promocarrie

劉安只感覺自己渾身一緊,立刻就明白這是一個陷阱,別墅內的幾人早就發現了他們,就等著他們自己送上門呢!

想明白的劉安立刻就向後退去,打算遠離這一片區域,最起碼先離開二級進化者的感知最大範圍。

他能活這麼久,靠的就是這一份謹慎,活著任務什麼時間都能繼續,但死了就真的什麼都完了,而且現在誰也不知道布下陷阱的哪幾人,對於他們都是什麼看法,畢竟能預知他們的存在,肯定也存在與他們相識的能力。

劉安雖然謹慎,可他根本就不能想象此時別墅內那人的心裡活動,他沒有親自經歷過秦思宇的恐怖,他只是單純的領了齊明的任務而已。

所以在他剛剛退出幾步后,別墅內的兩人動了,然後他就聽見了朱潛龍逃出來時喊出的那句話,臉色巨變的同時,也在心裡問候了朱潛龍全家的直系女性。

『操,你他媽害我!』

一個同樣在潛伏的進化者,在看見朱潛龍徑直向他跑去時,氣的大罵一聲就趕緊起身跑開。

朱潛龍對身前的動靜根本就漠不關心,他只是一邊留意著身後的動靜,一邊快速向著那個倒霉的進化者趕去,打算讓他拖延一下時間,因為身後秦思宇的動靜太大了。

在朱潛龍從門口逃離后,秦思宇慢他一步的也撞出了大門,只不過他出來后並沒有立刻就追上來,而是等了一下。等朱潛龍的身影,跟哪個倒霉的進化者形成一條線后,才在原地一蹲,整個人就再次騰空撲出。

快速奔跑中的劉安抽空回頭看了一眼,透過層層樹影看見秦思宇的舉動后,心中一寒,明白他這是想要找一個下手不擔責的借口。

『蠢貨,離我遠點!』

那個跑在前面的進化者已經快氣瘋了,他根本就不認識朱潛龍,可朱潛龍就像是狗皮膏藥一樣,死死的跟在他的身後,且他變向朱潛龍也變向。

『媽的,想讓我當替死鬼,我先送你下地獄!』

能混到現在這個程度,沒有誰是好相與的,那個跑前面的進化者,眼見是甩不脫朱潛龍,直接就是一個急剎向回撲來,打算先解決掉他或者逼退他。

他打的算盤很好,朱潛龍竟然想找他當替死鬼,那就說明他怕死,只要自己回身抱著同歸於盡的氣勢,一定就可以逼得他轉向,到時候自己就跟在他後面。

但他把一切都想的太好了,在他回身的那一刻他看見了兩個不同的景象,一個是秦思宇在月光中自空而降的身影,另一個則是朱潛龍殘忍的獰笑。

『謝謝你了兄弟!』交錯而過時,朱潛龍在那男子耳邊說了一句,然後整個人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嗬嗬!』

男子捂著自己噴血的喉嚨,看著自己視網膜上降臨的秦思宇,漏氣的說道:『我不認識他!』

『知道,我知道你不認識他,只不過你還是死在了我的手中!』秦思宇搖了搖頭道。

『為什麼……?』男子眼裡滿是迷茫。

『殺人了,快來人啊,殺人了!』前面朱潛龍的聲音突然傳來。

『原來如此,卑鄙!』男子怒眼圓睜,不甘的倒在了地上,脖子上一股血泉噴出。

『中計了!』

聽見這喊聲,劉安立刻意識到了不對,然後返身就向回跑去,但一切都太遲了,等他抵達現場,那個倒霉的二級進化者已經氣絕,場中再空無一人。

『誰殺的人?』

趁著劉安愣神,另外幾個潛伏者也先後趕了過來,然後就看見了場中的屍體。

『這是栽贓陷害!』邊上有人寒聲說道。

『證據呢,你沒看見就不要胡說!』另外有人不同意這一說法,且滿懷戒備的看著劉安與另外二人。

『追下去,追下去才可以知道一切!』

劉安咬牙,拔腿就繼續追了下去,作為齊明身邊的老人,他明白這二人特殊的關係,齊明一定會保秦思宇的,所以他需要有利證據。

儘管朱潛龍先發制人的逃跑,還利用那個倒霉蛋讓秦思宇停了一下腳步,但這一切在秦思宇的蠻力下都是微不足道了,他每一次屈膝蹲步,都遠遠勝於朱潛龍在地上奔跑,唯一有點贅余的,就是朱潛龍大聲之下引起的動靜。

那聲音不僅驚動了巡邏隊,還讓左右的其他住戶一個個反映了過來,一個個隱身在各個角落看著外面的這場追逐。

『你算的可真清楚,我故意的陷阱也在你的後備計劃中吧?』

秦思宇趁著再一次落地時喊道,然後雙腳在一棵樹上猛力一踏,那棵碗口粗的樹咔嚓一聲就自踏腳處折斷,與此同時一柄飛刀在黑暗中向著朱潛龍旁邊的一棵樹榦上射去。

『為你準備再多的計劃都值得,但想要知道這一切,那就看你先追上我!』聽著周邊越來越近的巡邏犬叫聲,朱潛龍的嘴角漏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秦思宇說的沒錯,他確實為了這次行動做了很多計劃,而且這些計劃是自發現秦思宇的那一刻就開始準備的,還是多人集思廣益下的結果。

這些結果包含了如何規避秦思宇的能力,如何讓他發現,又如何在他發現的狀況下逃離,甚至今天這邊的其他人,也都在他們的預料中。

他們對秦思宇的熟悉,簡直比秦思宇對他自己還熟悉,就像是秦思宇的影子一樣,了解他的一切。

在這場計劃中,他們唯一沒有料到的,或許就是秦思宇竟然具有精神感知那樣的能力。因為在他們自有的資料中,秦思宇只是嗅覺靈密一點,而這一點還是他逃出來時靈光一現想到的。

『你跑吧,我看你今晚能跑到那裡去,你放心我一定趕在巡邏隊到之前解決你!』秦思宇又追上一點,看著前方黑暗中的影子喊道。

微光視力下,秦思宇比戴有夜視儀的朱潛龍看得更清晰,那些朱潛龍刻意找的障礙物全都被他輕易地避了過去,然後直趨他身後。

朱潛龍用一面小鏡子觀察著身後,每次秦思宇快要追上后,他的速度就突然的爆起一下,然後迅速的拉開二人之間的距離。

但就在他快要跑到小區公園邊緣時,在他看到對面的別墅群按捺不住欣喜時,卻突然由心底竄出一股莫名的寒意,只一瞬間就冰澈他的五臟六腑。

『糟了!』

朱潛龍心裡一急,明白自己還是被秦思宇耍了,趕緊一個貼地滾,擦著自頭頂劃過的刀光滾落,只在原地留下一溜溜看不見的頭髮。

『卑鄙!』

朱潛龍氣的怒罵一聲,然後在地上一啪,整個人的身體就又彈了起來,然後又向外電射而去,險之又險躲過秦思宇的鬼刀三絕技。

『躲得挺快,你再試試!』秦思宇眼睛一眯,整個人的速度又快了一分。

別墅區近在咫尺,可朱潛龍就是趕不過去,只能被秦思宇的鬼刀貼著身體亂舞,然後帶起一株株血花。

『秦思宇,今天這一切我一定會找回來的!』

朱潛龍忍著再受一刀,然後速度突然爆發,直接從秦思宇面前消失不見,等再出現時已經是百米開外,然後身體又是一閃。

『好快,這是什麼速度?』

秦思宇吃了一驚,不明白這人怎麼突然爆發出那樣快的速度,簡直就像是瞬間移動一樣。

剛才秦思宇只感覺那人體內能量就像爆炸一樣,突然就沸騰了起來,然後再一眼已經出現在了遠方。

『誰在那邊,原地雙手抱頭站好,否則我們直接開槍了!』巡邏隊終於趕了過來,為首的也是幾位速度型進化者。

『麻煩!』

秦思宇無奈的嘆口氣,然後一蹲一跳,褲子的褲管直接炸裂,整個人也呈拋物線一樣躍上了半空,然後消失在面前的別墅后。

『噠噠噠噠噠…』一連串的子彈跟著秦思宇的軌跡追上了天空。

『媽的,這都是什麼人,怎麼速度這麼恐怖!』別墅的主人藏在窗戶後面,他本來是看熱鬧的心態,卻萬萬沒想到看到了這麼勁爆的一幕,不由得罵出了聲。 第二百五十四章交手郝仁

『秦宇他不會有事吧,怎麼動靜搞這麼大?』別墅內尹偉昌忍不住對坐在客廳的董瑞琪問道,實在是外面的槍聲與人聲越來越鼎盛了。

『你放心吧尹隊長,秦宇他自有分寸,不會做的太過的,也就是給暗中覬覦他的人敲個警鐘而已!』董瑞琪邊說邊摸了摸自己鼻子,秦思宇剛才給的量有點多了。

『就是尹隊長,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別看外面鬧得動靜大,可他們抓不住秦哥的把柄的!』侯岸喝了一口水,然後又給尹偉昌董瑞琪一人倒了一杯,酒後的人容易口渴。

『但願吧,這事我可真的擔不來,就是師長也得頭疼!』尹偉昌看著外面,顯得有點心不在焉。

連著閃移兩次,再次穩定身形的朱潛龍就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然後顧不得擦拭嘴角的血跡,整個人又重新向前跑去。

沒跑兩步,朱潛龍頭皮又是一麻,直覺告訴他秦思宇又追了上來,且離他不遠了。他剛舉起鏡子要看,就感覺自己肩膀上一痛,然後一柄刀把就出現在了他的身上。

『真他媽難纏!』

朱潛龍恨恨的吐了口血吐沫,再想發動能力,卻發現自己體內的能量根本就已經提不起來了,只能蹣跚著向著面前的建築物跑去。

『爺們就算是死,也要徹底的噁心你一把!』朱潛龍恨恨的想道,看了一眼眼前的龐然大物,然後挺身就撞開了門。

朱潛龍剛進去沒有半分鐘,秦思宇已經出現在了那龐然大物的門口,看著黑暗中那巍峨的建築,不禁的皺了皺眉。因為此時在那建築物裡面,正有好幾個璀璨的光斑開始活躍起來。

秦思宇數了一下,一共有六個光斑,其中四個已經達到了二級進化者的規模,剩下的兩個稍微暗淡點,但秦思宇覺得那也是個一級中期的進化者。

而在這些光斑中,有一個格外的耀眼,甚至已經比秦思宇自己還要亮上一絲,那是二級後期的程度。

『有趣的分佈,一二三,那究竟二是他,還是說那孤懸於外的一是他?』秦思宇雙手攥了攥,也推門走了進去。

黑暗的室內因為少了月光,就顯得尤為黑暗,連秦思宇自己也不得不在門口停了幾秒,才適應了這黑暗稍微的變化。

入得室內,立刻一股酒香加上食物的芳香就充斥於鼻端,反而那殘留於空氣中的淡淡血腥被遮掩了下去,秦思宇只得依靠自己的嗅覺與感知,跟著空氣中殘留的痕迹快速移動。

『叮!』的一聲,穿行中的秦思宇碰到了一個放在地上的鐵桶,然後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樣,只能不甘的停了下來,然後輕手輕腳的前進。

聽著那聲脆響,朱潛龍知道秦思宇已經碰到了自己臨時布置的一個陷阱,但他不以為喜,而是快速穿行到了前面大廳,然後拿起一瓶瓶的烈酒就向自己身上倒去。

『嘶!』

如潮水般湧來的刺疼一瞬間擠斷了他的神經,使得朱潛龍差點咬碎牙齒,實在是這些烈酒已經跟酒精的作用一樣了,由不得他不痛出聲。

但烈酒的效果也是出奇的好,最起碼他身上的血腥味被洗掉了不少,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股濃烈的酒精味。

朱潛龍咬著牙回頭看了看,然後就快速的向著樓上閃去,然後在一間傳來響動的房間門口顯出身形,又再一次在那響動又傳來時消失,整個人越發的像幽靈了。

秦思宇追著追著就明白追不上了,因為現在成了三三之局了,根本就無法分辨那個人究竟在哪裡,而且這邊的動靜好像已經被察覺了,另外一邊的三個進化者正快速向這邊而來。

秦思宇終於走出了后廚,然後來到了大廳的位置,而此時另一邊的走廊內,已經傳來了輕微的呼吸聲,他馬上就要被發現了。

秦思宇看了眼樓上,雙腳無聲在旁邊的柱子上連踹幾下,整個人的身形就拔高數丈,然後就聽見一陣陣嬌喘就傳進了他的耳朵。

秦思宇已經聞出了那股異常濃烈的酒味,正打算悄聲追過去,但他剛剛經過那扇門,一個憤怒的聲音就響了起來,但比聲音更快的,是一隻粗壯堅硬的拳頭。

『有種,竟然敢來看我的熱鬧!』話音未落,木製的窗戶突然全部破開,與此同時房內響起一個女人的輕叱聲。

這一拳直奔秦思宇頭上襲來,且勢大力沉,還沒有怎麼呢,秦思宇就感覺自己有一種勁風撲面的吹拂感,甚至感覺如果自己不躲,以他此時的身體強度,勢必腦漿迸裂。

危急關頭秦思宇腳下一搓,已經將身體擰了過來,然後一拳轟出,跟那隻破窗而出的拳頭撞在一起。

『轟!』

空中留下一個爆音,秦思宇整個人已經消失在了門前,但黑暗中卻各種咔嚓斷裂聲不絕,然後轟隆一聲,傳來一陣倒塌的聲音。

『夠力氣,就憑你這份力氣,再接我幾拳試試!』

哈哈大笑中,郝仁自破碎的門窗中跨出,然後就向秦思宇摔出的方向撲去,根本就不給他多說話的機會。

『你誤會了,我只是在追擊刺殺我的人,他剛才闖過了你門前!』秦思宇試圖解釋,可後面的話卻被撲來的郝仁拳頭又生生的堵了回去。

『誤會,誤會不了,我這邊剛才根本就沒有人過去!』郝仁喊了一句,手上的架勢更快了。

他已經大致猜到來者是誰了,整個金陵城敢跟他對轟力氣的,且還不認識他聲音的二級頂峰進化者,也就只剩下那傳聞中的秦宇了。

至於那闖過酒吧的刺客,他嚴重懷疑是自己派出去監視他的人,但為什麼秦思宇說他是刺客,這就得後面再細查了,至於現在打過再說。

『二級後期進化者,又出現在這邊的酒吧,再加上剛才室內的那個女人,看來面前這就是聯盟三柱之一的戰屍團團長郝仁了,他這是故意試探我嗎,難道剛才那人是他派的?』

秦思宇早就有懷疑了,此時看著對面那男人越來越鼎盛的能量波動,如何又猜不出他是誰,畢竟今天的流言中,他可是調戲了人家的女人,而且今晚還壞了人家好事。

『你們不要過來,我來陪他玩玩!』郝仁制止了聽見聲音趕來的其他三名二級進化者,示意自己要親自陪陪這個不速之客。

『你要玩,那我就陪你玩!』秦思宇心中暗道。

秦思宇力量雖然很大,且也遠勝於其他二級進化者,但那也只是與非力量專系的進化者對比,遇到跟他平級的郝仁,他在力量上立刻就不佔優了,只能勉勉強強的來回招架。

他雖然力量比不上郝仁,可他還有速度,他還有微光夜視,他還有超靈敏的聽力,再加上動態視覺,一時間也是跟郝仁打的不相上下。

但這樣一來,暗夜酒吧裡面的建築就算是倒了霉了,隨著二人戰鬥的碰撞,開始不斷的倒塌損壞。

『兄弟,你也算是夠厲害了,跟我拼了十幾拳,可硬是不落下風。但你以為這樣就算完了嗎!我還沒有動用全力呢,剛才也頂多是熱身!』乘著二人再次分開之際,郝仁徹底鼓動自己的能量,開始動用全力。

秦思宇的眼中,一顆耀眼的星辰開始冉冉升起,然後釋放出無盡的光和熱向他砸來。

『來吧!』秦思宇暗喝一聲,也徹底鼓動起自己的全部能量,然後向著撲來的郝仁就是一記鞭腿。

連環鞭腿掃出,空氣中不斷響起一聲聲破空聲,郝仁一時不敢強拭纓芒,只能開始用柔力支應後退,然後秦思宇就一腿劈在了一張木桌上。

『咔擦!』一聲巨響,木桌直接一分兩半,而乘著這個機會,郝仁重新撲了上來,然後兩人拳對拳,全都用上了自己最大的力量。

掌御諸天時空 『住手,你們是打算拆了我的酒吧嗎!』安婷憤怒的聲音在四樓響起,然後一束亮光刺破黑暗向著這邊照來。

『哈哈,痛快,好久沒有這麼乾脆的打一架了!』郝仁一拳過後直接退開,站在一邊看著對面的秦思宇,但剛才的那隻手卻背在了身後。

『現在可以讓我去找那個刺客了吧!』秦思宇揉了揉自己拳頭,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對面的郝仁。

『秦弟弟,怎麼是你?』安婷詫異的聲音在兩人頭頂響起。

『是安姐嗎,這邊是暗夜酒吧?』聽見安婷在演戲,秦思宇也配合了起來。

『怎麼不是我,又怎麼不是我的酒吧,你在這小區還見過其他酒吧嗎?』安婷輕叱,然後就是一陣蹬蹬蹬的下樓聲。

『嘿你們還認識,那可真是胡鬧了!』郝仁裝出一副尷尬的樣子,然後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頭。

『褚毅,你們三個趕緊在酒吧搜一下,找找看秦兄弟說的那個刺客,把他給我找出來,媽的害人精!』

『跟著酒味找,他中了我一飛刀,現在應該是用酒精味遮掩他身上的血氣了!』秦思宇絲毫不客氣,直接將最新的線索報給了他們。

『你看這乾的什麼事,你進來了也不喊一聲,這不就不會造成誤會了嗎,他是個粗人下手沒個輕重,你沒受傷吧弟弟!』穿著睡衣的安婷站在

秦思宇面前,或許是因為起來的匆忙,說話間幾縷頭髮不聽話的自耳後滑了出來。

秦思宇客氣了一下,就被一唱一和的兩人帶著去了其它的包廂,然後算是正式的跟郝仁見了面,也滿足他們的好奇心,說了一下自己剛才的事。

正在說話間,包廂的門被敲響,秦思宇眼皮動了一下,就見褚毅快步的自外面走了進來,看了一下在座的三人,尤其是正中的郝仁道;『團長,找到痕迹了,他從酒吧後面的下水道溜了!』

血族詭探 『這樣秦兄弟,你不是跟兇手照過面嗎,你將他的特徵以及能力寫下來,我明天一早就發動全團的兄弟幫你一起打聽,不然你豈不是白叫了安婷一聲姐!』郝仁看著秦思宇道。

『不用了郝團長,跑了就算了吧,實在是這漆黑一片,我也沒有看清,沒法找的!』

『你仔細回憶一下秦兄弟,有點線索也總比放棄強吧,他畢竟干下這事,這口氣咱不能就這麼咽下去,你放心姐姐支持你追蹤下去!』安婷勸了秦思宇一下,然後用眼神向郝仁那邊示意了一下。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