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走,我們去找林飛,殺了他替馬騰兄弟報仇!」

語罷他率先向著林飛走去,眾人也是緊跟其後。

一行人皆是雄赳赳氣昂昂,一時間看起來竟也頗有氣勢,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

林飛看著這群人向著自己走來,領頭的是一個長相英俊帥氣的年輕人,曹斌緊緊跟在他身邊,一副鞍前馬後的樣子。

看來此人正是曹斌的表哥,大二藝術學院學生會主席司馬飛龍。

不過他也不懼,縱千萬人,吾往矣。

只見林飛昂然而立,身上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顯露無疑。

遠處,教學樓六層的一間教室內。孔有德正看著這一幕,眼中有著震驚之色,嘴裡喃喃著:

「此子,將來必成大器。怕是這京城大學的池水容不下這條金鱗,早晚會一飛衝天啊!」

…… 眾人一齊來到林飛面前,曹斌率先站了出來,不是他不怕林飛,而是身後的這幾十號兄弟讓他覺得很是安心。

「林飛,今天我表哥親自來教訓你,識相的話趕緊過來跪地求饒,說不定我表哥心情好的話還能放你一條生路,你要是反抗……呵呵,格殺勿論!」

只見他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典型的狗仗人勢。

林飛直接無視這傢伙的話,瞥了一旁的馬騰一眼,頓時讓其身體一顫。

見識過林飛厲害的馬騰對其已經生不出反抗之心,只是就這麼讓他去揍曹斌他也的確下不了手。

他看了一眼林飛,顫巍巍地說著。

「飛……飛哥,我今天要是立功了你能不能讓我做你小弟,留在你身前鞍前馬後啊。」

林飛沉吟一會兒后說道。

「也罷,這次你若能表示忠心,留下你也未嘗不可。」

聽了這話馬騰頓時大喜,彷彿看到了一條未來的康庄大道,經過這片刻的相處,他就已經看出了林飛絕不是池中物,早晚一天會得遇風雨化成龍。

自己跟在這樣的人身邊才真是真正的前途無量啊。

最後他咬了咬牙,為了以後的光明前途今天拼了。

「林飛,你……你這個廢物東西竟然敢無視我!今天我一定會讓你付出血一般的代價!」

曹斌見林飛這對自己**裸的無視,頓時怒不可遏,大聲是咆哮著。

忽然他見到那個被稱為馬哥的人緩緩走了過來,想到剛才自己已經被兄弟們敵視,現在不好好表現一番恐怕以後都吃不了兜著走。

御君有術,重生嫡女不打折 當下他神色放緩,臉上擠出一抹燦爛笑容,笑呵呵地走了上去。

「呵呵,馬騰兄弟原來你沒死啊,太好了我和兄弟們都擔心死了。你沒事就好,林飛那個廢物沒欺負你吧?」

說著他還親切地拍了拍馬騰的肩膀。

忽然,啪的一聲響起。

曹斌只覺得臉頰一陣火辣辣地疼痛,原來又是馬騰狠狠抽了他一巴掌。

「我……尼瑪!」

曹斌心中滴血,想自己往日是如何風光,哪個敢對自己不敬?

人家都是一口一個曹少地親切叫著,甚至還有不少妹子主動投懷送抱。

可是今天這是怎麼了?

先是表哥司馬飛龍,現在又是馬騰這個無名小卒,竟然紛紛給自己摑耳巴子。

「馬騰你竟敢打我!」

曹斌指著馬騰,一臉惱怒。

「我怎麼了?你做錯什麼你不知道?」

馬騰看著他神色不善道。

「我做錯了什麼?」

聽了馬騰的話,曹斌一臉懵逼。

「你竟然叫飛哥廢物,這就該打!」

馬騰冷哼道,似乎覺得不解氣忽然又身形一動。

半生荒唐半生你 接著又是一陣慘叫響起,原來是馬騰捏住曹斌指向自己的手指,沒等他反應過來就用力一扭。

咔嚓一聲響起,曹斌這根手指就已經廢了。

馬騰跆拳道黑帶的名聲可不是蓋的,平日里兄弟們對他恭敬有加,尊其為馬哥,自然有其實力原因。

別看剛才他在林飛面前如何低聲下氣,那是因為二人之間的差距實在過大,反抗唯有死路一條,所以他才不得不臣服。

可面對曹斌以及司馬飛龍一行普通人時,他卻是氣場十足。

只見此刻曹斌面容扭曲地坐在地上,眼淚都疼出來了。

「你……馬騰,老子跟你沒完!」

曹斌扭曲地吼著,聲音像是來自地獄的厲鬼。

這時司馬飛龍也是走了上來,看著在地上疼的打滾兒的曹斌他也是眉頭一皺。

「馬騰你怎麼回事?你可知道他是誰?」

「他是誰?」

馬騰面無表情地說道。

「他是我表弟!你為何要這麼對他?現在我不管你什麼原因,立馬給我表弟下跪道歉!」

司馬飛龍神色冷厲,一副不容置疑的模樣。

就當我們從沒認識過 「表哥,還是你對我好,嗚嗚。」

曹斌見司馬飛龍替自己出頭,哭哭啼啼地上前抱著他的大腿說道。

司馬飛龍此刻怒火中燒,這曹斌雖然是廢物一個,但是怎麼說也是自己的表弟,馬騰竟敢當著自己的面打曹斌,那不是打自己的臉嗎?

這股惡氣他必須出出來。

他站立在原地,等著馬騰向自己下跪,然而等了半天卻是沒見反應。

「馬騰,你竟敢違背我的命令!」

司馬飛龍指著馬騰,氣得渾身顫抖。

「呵呵,原來我馬騰在你心中是如此不堪,他曹斌算什麼東西,想讓我給他下跪,做夢!」

馬騰忽然一聲冷笑,像是看透了什麼東西。

一直以來他就忠心耿耿地跟在司馬飛龍身旁,為其鞍前馬後,任勞任怨還立下汗馬功勞。

沒想到只因為今天自己打了這個廢物,司馬飛龍就要自己跪下來給廢物道歉。

看來他根本沒有把自己當做兄弟,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跟他念舊情呢?

接著他又看向司馬飛龍身後的眾人,神情懇切地說著。

「兄弟們,剛才的事你們也看到了,司馬飛龍根本沒有把我們當兄弟看,只是把我們當做他身邊呼來喝去的一條狗!」

眾人面面相覷,剛才的事他們的確看見了,當時他們還曾替馬哥覺得不公,現在想想連馬哥都是如此,那他們在司馬飛龍心裡又算什麼?恐怕連狗都不如!」

見兄弟們都是沉默,司馬飛龍也有些慌了,這些兄弟都跟了他們這麼長時間,要是都跑了他可就成了光桿司令,到時候有有誰願意替他效命,他又到哪裡去裝逼呢?

只見他臉上擠出一抹微笑道。

「兄弟們剛才我不過是開玩笑,放心,你們在我心裡那是比爹媽還親的親人,不是像馬騰說的那樣!」

接著他又神色不善地看著馬騰道。

「你這吃裡扒外的狗東西,竟然居心叵測想要離間我和兄弟們的感情。」

「枉我平日里對你這麼好,把你當做親兄弟,還器重你,我真是瞎了眼。說,你是不是背著我投靠林飛了?」

他心裡早就懷疑了,這馬騰三言兩語就讓兄弟們仇視自己,只要不傻就能想到肯定是有了新主人。

而他剛才又和林飛一陣竊竊私語,明顯二人只見有著貓膩。 沒錯,現在我已經是飛哥的小弟,正因為如此我猜才清了你的真面目!」

馬騰昂然說道。

聽了他的話,眾小弟面面相覷,沒想到以前最忠心的騰哥都投靠林飛了,他們又該何去何從?

「飛哥,你走了我們該怎麼辦?」

頓時有人出聲問道。

「兄弟們,聽哥一句勸,識時務者為俊傑,大家都投了飛哥,以後飛哥帶你們吃香喝辣!」

馬騰言辭懇切地說著,聽得林飛額頭直冒黑線,這還是剛才那個跪地求饒的馬騰嗎?

其實聽了馬騰的話,林飛心裡忽然有了一個想法。

以前自己總是孤身一人,連隨便的阿貓阿狗找麻煩自己都要親自出面解決,不免有些浪費時間。

也許,是時候該有屬於自己的勢力了。

接著他也看向眾人,開口道。

「馬騰說的沒錯,你們誰要是願意跟隨我,我以後可以保證讓你們吃香喝辣,即便不願跟隨我也沒關係,只要自覺離開不插手這事。但是——」

林飛話音一轉,忽然厲聲說道。

「你們今日誰要與我為敵,別怪我施展雷霆手段讓他生不如死!」

這句話暗中夾雜著真氣,聽在眾人耳中頓時讓其人猶如醍醐灌頂,只覺得耳中打鳴眼冒金星。

眾人暗中思索,說實話他們與林飛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今日前來尋他的麻煩完全是看著大哥司馬飛龍的面子上。

其實他們中大多數都聽過中醫院少年天才林飛的名聲,仔細思索,凡是與他為敵的人似乎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曹斌就是一個血淋淋的教訓,以前他是多麼意氣風發,彈指間無數少女投懷送抱,人送外號緋聞小王子、情場毒聖。

可是自從得罪了林飛,先是身遭毒打,繼而身敗名裂,現在又如喪家之犬一樣人人喊打,可謂說可憐至極。

而林飛呢?還不是軟玉溫香難怪,每天活的如此滋潤。

這麼一想,眾人意識到他們正在與林飛為敵,頓時覺得脊背一陣發寒,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都市之神級宗師 再看看不遠處已經宣布對林飛效忠的馬騰,他們心中似乎有了決斷。

……

「你們想好了嗎?」

馬騰出聲問道,見眾人沉默心道有戲,自己還要加一把火。

「進一步是生,退一步是死,何去何從你們自己選擇。當然作為兄弟我不得不提醒你們一句,大家都是京城大學的高材生,走到外面那是天之驕子,何苦為一個狗賊曹斌賣命?……」

「馬哥我願意跟隨飛哥!」

這次還沒等他說完,忽然有人舉手道,一邊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很好,以後跟著我不會讓你們吃虧。日後只要你聽命於我,每月八千元工資外加五險一金都是小問題。」

林飛點了點頭,威嚴道。

「多謝飛哥,以後小的就是為你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辭。」

那人一聽頓時感激涕零,沖林飛點頭哈腰地感謝。

林飛擺擺手示意他不必再說。

有了這人的前車之鑒,頓時不少人紛紛向著林飛走了過來,皆是表示效忠。

林飛給予他們第一人同樣的工資待遇,眾人又是一片感謝聲。

有了這些人的例子,越來越多的人從司馬飛龍那邊跑到林飛的陣營中,轉眼間司馬飛龍那邊竟然只剩下曹斌一人!

起初他們來的時候可是滿打滿算接近五十人,原本打算定要將林飛給就地正法,沒想到林飛只是略施小計就讓這些人紛紛倒戈,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啊。

「司馬飛龍,現在你還想教訓我嗎?」

林飛冷喝道。

不遠處的司馬飛龍臉色難看至極。

剛才眾人離開時他雖然心裡著急,但是身為學生會主席的威嚴讓他沒有張開口研究。

到了現在這個情況,他就是後悔也沒用了。

「哈哈,沒想到我司馬飛龍竟然也有眾叛親離的那一天,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司馬飛龍忽然仰天大笑,一副蒼涼的模樣。

眾人見了以前大哥這幅模樣,皆是於心不忍,在想自己這麼做是否值得,誰知司馬飛龍接下來的話卻是讓他們對其徹底死心。

只見司馬飛龍指了指眾人,怒罵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