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沐靈夕看著宮佑冥臉上那濃濃的擔憂神色,心中卻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她不想騙他,但是關於靈之境就連她自己都說不清來歷,她又該怎麼告訴他實情。

宮佑冥見沐靈夕一臉的猶豫神色,卻是接著開口說道。

「你的那些秘密我從不想知道,但是也請你考慮一下我的感受,那樣眼睜睜的看著,卻什麼也做不了的我,內心是多麼的煎熬。有那麼一瞬,我甚至開始痛恨我那束手無策的無能!」

沐靈夕眼神驚愕的看著宮佑冥那似是祈求般的擔憂。 沒過多久,葉天便是來到了林氏家族的大門口處,門口的幾個侍衛看到葉天的身形,自然是不敢有片刻的遲疑,當即便是迎了上來。

葉天面色凝重的看著幾個侍衛,開口便是問道:「你們的族長恢復的怎麼樣了?」

「回葉族長,尚且卧床,依然無法行走。」

那其中一個侍衛聞言,不敢有絲毫遲疑,當即便是抱拳回道。

「能開口說話了吧?」

葉天也是沒有停頓,當即便是這般說道。

而那侍衛聞言,此時也是不敢再答話,生怕自己說錯了什麼話,他回頭看了看自己的同伴,也是沉默了良久。

葉天看了他一眼,當即便是說道:「把門打開,讓我去看看他。」

聞言,那侍衛卻是紋絲不動,片刻之後,他的同伴卻是趕緊說道:「葉族長請隨我來。」

如今的葉天在整個天池城之中可謂是名聲大噪,他們的林族長如今也是重傷,依然卧床無法起身,面對葉天,他們自然不敢有絲毫的不敬。

葉天順利的進入到林氏家族之中,而正在院落之中的林通正好看到了葉天的身形,當即便是迎了上來。

「葉族長,您怎麼來了?」

林通此時抱拳躬身,看起來很是恭敬的樣子,甚至比對他自己的族長都要恭敬。

而葉天看到他那謙卑的樣子,當即也是嘆了一口氣,而後說道:「我來看看你們家族長,恢復的怎麼樣了。」

對於林通這個人,葉天也有一定的了解,雖然表面上看起來,他似乎很老實憨厚,可葉天知道,他能夠在林氏家族擔任大長老一職,那自然也是有兩把刷子的,以之前葉天對林氏家族的各種了解,也可以判定,這個林通也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

不過,畢竟現在的葉天沒有林通的把柄,而且從目前來看,林通也沒有做過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所以面對林通那謙卑的姿態,葉天自然也是沒有什麼反感。

而林通聽到葉天此時的話,當即也是再度說道:「多謝葉族長的挂念,族長現在已經勉強可以開口說話了,只是,依然無法行走。」

葉天看著林通那嘆息的模樣,當即也是再度說道:「行,能說話就行,帶我去吧。」

林通聞言,卻是微微怔了怔,葉天看得出來,此時的林通很想用理由搪塞或者阻止自己,而葉天此時也是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靜靜地看著他。

葉天也想試試林通現在的態度,如果他可以想要搪塞自己,或者阻止自己的話,那麼說明林通也很可能和林耀一起攪進了這件事當中。

此時的葉天目不轉睛的盯著林通,良久之後,林通終於是開口說道:「好,葉族長請隨我來。」

葉天看得出來,林通說出這句話,自然是做過一番思想鬥爭的,也正是這個原因,讓得葉天對林通這個人也是更加高看了幾分。

姜果然還是老的辣,林通這個老傢伙,表面上不動聲色,然而心中全部都是花花腸子,他說出的每句話,做出的每件事,都不像是看起來那麼簡單的。

驕妻勝火 不過葉天也知道,自己現在盤問林通,也盤問不出什麼,所以也是沒有什麼遲疑,直接跟在林通的身後,對著林耀的房間走去。

進入到林耀的房間之後,葉天當即便是看到,林耀躺在床榻之上,看起來一副很是虛弱的樣子。

而葉天此時也是沒有絲毫遲疑,直接是走到床前,不過此時的林耀依然是閉目不睜。

葉天轉過頭,看了看林通,而後再度轉頭看了看床上的林耀,當即也似乎是明白了些什麼。

葉天覺得,他們知道自己這兩天一定會來,所以他們之前就有了準備,時時刻刻防著自己,而今天,自己來的時候,林通想必已經是知道了,他也一定提前通知了林耀,一定要讓林耀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閉目不睜。

不過這對於葉天來說,顯然無法搪塞葉天,葉天當即便是對著林耀說道:「如果你要執意如此的話,我只能從那五個風墟國的人身上找出一些什麼東西了,不過你要知道,問他們,和問你的性質是完全不一樣的,至於後果,我想你也很清楚。」

葉天短短的一句話,卻是讓得那緊閉雙目的林耀睫毛劇烈的抖動了幾下,而後便是猛然睜開了眼睛。

看到這一幕,葉天卻是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仔細想一想,如今,最不想讓那五個人風墟國的人活下來的,應該就是這個林耀的。

葉天方才之所以說出那樣一句話,也正是為了試探一下,看看林耀和那五個人的死有沒有關係。

可是,看到此時的林耀睜開了雙眼,葉天也是可以確定,那五個人一定不是林耀派人殺死的。

可是,這卻又讓葉天心中不解,既然不是林耀做的,那究竟會是誰呢?

不過眼前的林耀已經是睜開了眼睛,此時的葉天也是沒有絲毫遲疑,當即便是再度說道:「你應該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我也一定不會輕易下決斷,在查明事情的真相之前,我絕不會善罷甘休的,所以,你有什麼就說出來吧,或許還能有所轉機。」

葉天自然不會告訴他那五個人已經死了,一定要給林耀造成足夠大的心理壓力,只有這樣,他才有可能說出一些什麼。

果不其然,葉天的話音落地,林耀的額頭之上已經是大汗淋漓,葉天看著林耀額頭之上的汗珠,心中自然也是明白了一些什麼。

「轉機?呵呵,都事到如今了,你還如此假惺惺的,難道這就是你父親交給你的,做國榜第一家族族長的訣竅?」

林耀此時冷笑了一聲,儘管他依然很是虛弱,可說出來的話卻是絲毫都不示弱。

然而,葉天聽到這樣的話,自然不會有絲毫的情緒波動,因為現在距離真相越來越近了,葉天自然不會受到任何外界因素的干擾。

不過,林通聽到林耀說出的這句話,卻是極為緊張的皺了皺眉,林通自然也聽得出來,葉天這是故意給林耀下的套,就等著林耀鑽進去呢!

當即,林通也是覺察到事情的不對勁,直接是走到了林耀的面前,而後對著林耀說道:「族長,葉族長今日親自登門,咱們可不能因為逞一時口快,而擾了葉族長的興緻!」

此話之中的意思,不僅僅是此時的林耀聽了出來,就連葉天也是聽了出來,林通這自然是在提醒林耀,不能如此輕易的說出些什麼。

果不其然,隨著林通的話音落地,林耀的表情也是再度一變,而後便是不再說話。 沐靈夕眼神驚愕的看著宮佑冥那似是祈求般的擔憂。

是她的不顧及,讓他感到了擔心。

現在卻還要如此小心的保護自己那敏感的小心思。

宮佑冥!

你的這份珍惜與呵護,我又該拿什麼回報!

原本她以為自己只是單純的穿越了,僅僅是方式比較特殊而已。

但是現在,一件件奇怪的事情都出現在自己的身上,最開始的雲凰印記,後來的靈之境,以及那神秘的女子,還有影琦和火精靈……

她到底有著什麼複雜的身世,她根本無從得知,她現在就像是一更被捲入激流的小草一般,在那激蕩的漩渦中隨波逐流,根本沒有自己選擇的餘地,就像是自己所走的每一步,都已經提前被人安排好似得。

「你相信我嗎?」

沐靈夕看著宮佑冥那關注的神色,輕聲問道。

宮佑冥聞言,只是淡然的看著沐靈夕說道。

「這句話,不是該問你自己嗎?你相信我嗎?」

沐靈夕被宮佑冥的反問問的一愣!

是啊!她相信他嗎?

是相信的吧!

但是她所表現的,以及今天所問的,卻全都是對他的不信任。

雖然她有自己特殊的原因,但是這並不是她隱瞞他的借口。

看著宮佑冥那絲毫沒有埋怨的神色,沐靈夕最終選擇了信任。

「之前沒有告訴你,並不是因為不信任你,而是就連我自己這麼長時間以來,都還沒能很好的接受。」

沐靈夕淡淡的說道,現在說的話,時機也算差不多了吧!若是他不能接受,那麼現在離開,對於兩人來說應該是最好不過了吧!

宮佑冥聽到這裡,心中竟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在看到沐靈夕臉上那複雜的神色之後,宮佑冥竟是心疼不已。

「我不想你因為信不信任這樣的原因,而說出你不想說出的事情,等你哪天真正覺得必要的時候,再告訴我吧!我現在只是想確定你是安全的!」

但是沐靈夕卻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抬起自己仍舊布滿裂紋的手臂,輕撫上宮佑冥那英俊的眉眼。

「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現在告訴你,你也好有個心理準備。」

宮佑冥聞言,心中頓時一緊。

「你……想說什麼?」

只要是關乎她的!他的心總是無法淡然處之。

沐靈夕勉強露出一抹微笑,安慰的說道。

「放心吧!我沒事! 總裁,請放手! 只是有些事情難以理解罷了,你就當是聽故事吧!」

見宮佑冥似是放心了些許之後,沐靈夕這才將久埋在心中那從不敢提及的秘密說了出來。

「也許你不相信,在這個世界之外,還存在著另一個跟這裡完全不同的世界。在那裡,生活著很多很多在你們看來非常弱小的人類。」

「那些人類,不會修鍊,也不會任何的武功,他們只是通過自己的智慧,發明出很多供他們使用的物品,來滿足他們的生活。那裡的人不崇拜武力,他們崇拜金錢,有錢的人則擁有更好的生活!」

「而我就是那群人中的一員。」 此時的葉天看似表面上對著一切猶如未聞,然而卻是瞭然於胸,當即,葉天便是再度對著林耀說道:「林族長,誰都不願意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可既然事情出來了,咱們自然要想辦法解決不是嗎?一味的逃避,總歸不是辦法。」

「什麼事?我什麼都不知道,你都在說些什麼?」

果不其然,在林通的提示之下,林耀此時也終於是按捺下了自己激動的心情,此時也是死不承認的如此說道。

葉天聞言,表情也是微微一變,對於葉天來說,那五個人的線索已經斷了,自己現在只能從林耀的身上找出一些東西來,可林耀如果一直這樣死不承認的話,葉天還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

眼看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此時的葉天也很清楚,屬於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當即,葉天便是再度說道:「林族長,還記得我之前說過的話嗎?我對林氏家族的恩情,是不會忘記的,即便你真的犯了什麼錯誤,我也不會像處理別人那樣處理林氏家族,只要你說出來,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

命中注定偏愛你 「呵呵,你還真是能說,差點把我擊殺,現在還說什麼好聽話?你以為我會相信你?」

林耀此時卻是再度變得有些激動了起來,說話的同時,他的身體也是劇烈的顫抖著。

這一幕,讓得一旁的林通也是再度緊皺眉頭,林通最擔心的就是林耀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一旦激動起來,便很有可能犯錯!很有可能說出不該說的話!

而這,也正是葉天想要達到的目的!

果不其然,此時的葉天依然是一臉凝重的看著林耀,再度說道:「當時十大家族皆在,我自然要做做樣子,而現在只有林氏家族和我,你還怕什麼?」

葉天此時所說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將林耀的情緒帶起來,不管是讓他憤怒也好,激動也罷,只要情緒被帶了起來,那麼他所說的話,也自然有更大的犯錯機會!

「我說,你就不要費心思了,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的,有本事,你就去問那五個人,只要你又足夠的證據,怎樣對我都無所謂,可是,想要從我這裡得到什麼訊息,你還是省省吧。」

林耀此時彷彿也是反應了過來,他似乎已經看透了葉天的心思,當即便是如此說道。

「你可不要逼我,一旦我從那五個人的嘴裡翹出來什麼話,那可不僅僅只有我葉氏家族知道,只怕整個天池城都知道了,到了那個時候,你想要全身而退,可就不可能了。」

葉天自然也能看出來,林耀已經是做好了死不承認的準備,所以此時的葉天也只能是如此說道。

而林耀聞言,卻是再度冷笑了一聲,旋即說道:「你儘管去查,只要有證據,我甘願束手就擒!」

「林族長,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我也就明人不說暗話了,那五個人的確聽不懂我們天越國的語言,然而,你不要以為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如果你非要逼著我找一個風墟國的人來對質的話,我想那可不是你最好的選擇。」

葉天此時也是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再度如此說道。

葉天此話自然知識為了讓林耀的心中衡量一下,反正這件事遲早都是瞞不住了,此時的葉天給了林耀兩個選擇,一個是自己主動承認,而另一個,則是從那五個人的嘴裡知道些什麼。

當然,這只是葉天想要傳達給林耀的信息,畢竟那五個人現在已經不在了,想要從他們嘴裡知道些什麼,已經不可能了。

但葉天依然這樣對林耀說,也自然是為了威脅林耀,警告林耀。

片刻之後,葉天便是發現,自己的話的確是管用的,最起碼此時的林耀已經開始有些不安了起來,從他那不斷抖動的眼神上,葉天便是能夠看得出來。

林耀此時再度沉吟了良久,然而卻依然是嘆息道:「你還是走吧,不要浪費我恢復傷勢的時間了。」

葉天聞言,心中卻是有些急躁了,看著想要讓林耀自己親口說出來,還是有一定的難度的。

當即,葉天便是再度說道:「你可知道,僅憑你協我父親為人質這件事,我就足以撤銷你的國榜第四家族族長的身份!」

「哈哈,身份?那些都是浮雲,我從來都不在乎,你若想要撤銷,便撤銷吧,我絕對不攔著你。」

林耀自然也聽得出來,葉天這是在一步步的緊逼他,逼迫他說出實情,可是林耀更清楚,自己一旦說了出來,完全沒有任何僥倖的可能,畢竟林耀自己也知道,自己犯得是一個什麼樣的罪名。

不過此時的林耀依然是裝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當然,這只是他嘴上說說而已,他若是真的不在乎,也不會去做這件事了。

不僅僅是林耀自己的心中明白這一點,葉天自然也是清楚,此時的葉天也是再度對著林耀說道:「林族長,你我之間現在就只有這點溫情脈脈了,難道你真的要徹底將這絲溫情扯斷?」

總裁壞壞,晚晚愛 葉天此話落地,林耀終於是不在說話,他心中自然有一桿秤,自己犯得是什麼事,他很清楚,而葉天可以對他使用什麼樣的手段,他也非常清楚。

林耀知道,如果自己一直就這樣死不承認下去,真的能躲過去也行,可問題是,他根本沒有辦法躲,不管他躲到哪裡,最後的結果也都只能是一樣的,他只能面對葉天的問罪,只能看著一切不願意發生的事情發生在他的面前!

而林通此時也是再度緊張了起來,葉天的話一句比一句鋒利,句句都像是利劍一般,刺在林耀的心口之上,這樣的話,勢必會讓林耀的內心越來越動搖。

之所以能夠如此清晰的感受到這一點,是因為林通自己對這件事非常清楚,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和林耀此時的心態是一樣的,都是希望能夠瞞天過海,讓這件事就這樣靜悄悄的過去了。

可是,林通和林耀都知道,這件事一旦發生了,便不會悄無聲息的過去,葉天也絕對不會這樣輕易的放過他們。

「你好好考慮,我今天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沒有得到你的答覆之前,我不會離開。」

葉天不打算給林耀留任何的餘地,當即便是再度如此說道。 「而我就是那群人中的一員。」

說道這裡,沐靈夕靜靜的看了宮佑冥一眼,不知道他是不是能接受自己所說的這些匪夷所思。

宮佑冥在看到沐靈夕那有些猶豫的眼神之後,卻是緊緊的將沐靈夕摟進了懷裡。

雖然沐靈夕所說的話,確實讓他有些震驚,但是在將真實的她抱進懷裡的那一刻,無論她所說的事情有多麼的難以理解,他也都可以做到泰然處之。

「那你一定是那群人中最美的!」

宮佑冥感受著懷裡人兒身上那溫暖的觸感,一邊輕柔的說道。

沐靈夕原本有些忐忑的心,在宮佑冥那輕柔的語調中,再次安定下來。

「那裡美女如雲,我根本連邊都沾不上!而且,在那裡,我並不是現在的樣子!」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