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當羅陽直勾勾地透視著施雲的上圍思索時,雙喬,安玉瑩和唐桂花都嗤一聲笑了。

「牛仔!看什麼看那麼入迷?」唐桂花拍了一下羅陽的肩膀。

羅陽嚇了一跳,回過神來。

「哈?哦,我在思……」這個借口真的已用爛了。

每次要用時,都不好意思再說出口。

「嘿,小雲姐這套睡衣是班長的吧?」羅陽窘笑道。

施雲點頭,她的身高跟洪佳欣差不多。

雙喬,安玉瑩和唐桂花還笑意盈盈,顯是在笑羅陽。

「小雲姐,要學好英語,多問大喬姐和小喬姐,她們是大海龜。」羅陽指了指雙喬。

若只說「海龜」,在場的人還道是「海歸」。

現今多了一個「大」字,就連施雲也知道羅陽是說「大海龜」了。

唐桂花,安玉瑩和施雲都吃吃地笑著。

雙喬則含笑幽怨地拋了個白眼給羅陽。

「好個牛仔!繞著彎兒來罵我們。」喬在水爬了過來。

「小喬姐,別激動。你是海龜,我是海牛啊。大家鄰居。給點面子,別過來。」羅陽笑道。

其他美人笑彎了腰,眼淚都流出來了。

「姐,他太欺負人了。快來,咱們教訓他。」喬在水加快度爬行。

在喬在水爬過來時,雙人床會晃。

這麼一來,喬在水的身子也微晃,她俯身時,兩座飽滿的雪山墜了下去。

在她爬動時,兩座雪山隨之晃動,搖搖欲墜。

羅陽看得兩眼都快直了,對於擁有透視能力的他而言,這簡直是一場視覺的盛宴。

腦海里又浮現出當時幫林喜欣通奶的情景,微微一想,體溫便升上來了。

隨後喬悠思也爬過來,透視著雙喬的上圍,羅陽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大喬姐,小喬姐,有話好好說,大家君子,動口不動手。別動粗。」羅陽往一邊退去。

他身後就是唐桂花。

原先羅陽伸手拉施雲坐在床沿上時,唐桂花便吃醋了。

後來用手去擰羅陽,又擰不動,只得暫時擱下醋意。

現今見雙喬要教訓羅陽,唐桂花便也摻和一份。

唐桂花從後面抱住羅陽,不讓他退走,嬌笑道:「姐妹們,快來,是時候教訓教訓他了。」

忽然之間,羅陽的脊背感受到兩團彈性的溫柔在擠來擠去。

他又興奮地哆嗦了幾下。

「安姐,小雲姐,快來救我。」羅陽輕輕晃著。

每晃一次,緊貼在背脊上的彈性溫柔便漾來漾去的,頗為有趣。

若倚在施雲的胸前,多半是沒這種享受。

這時喬在水已爬到了羅陽的腳邊,便騎坐上去,直接坐在他的小腿上了。

唐桂花受到了啟,便先向後挪臀。

當她后移時,羅陽因雙腳被喬在水騎坐住了,無法跟著後退,上半身便緩緩地睡在床上了。

喬在水過獨木橋似的,雙手扶住羅陽的大腿,一步一步將臀往他的大腿移上來,目的自然是要讓出位置給喬悠思。

喬悠思也已爬過來了,吃吃地笑著,學著妹妹的樣子,也騎坐在羅陽的小腿處。

陡然間,羅陽只覺喬在水的手掌按錯了位置,肉跳了一下。

喬在水左手還是按在羅陽的右大腿處,右手則連忙縮了回去。

「牛仔,我不是故意的哈。」喬在水笑道。

「你們都要坐我身上?別這麼殘忍哈。饒了我吧。」羅陽求饒道。

在一旁觀看的安玉瑩和施雲都掩嘴而笑。

施雲是不便開口幫羅陽。

安玉瑩則不同了,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見雙喬已騎坐在羅陽的腿上,喬在水大有要騎坐在羅陽小腹的趨勢,便連忙勸道:「你們別坐在牛仔身上呢,他會扁呢。」

唐桂花和雙喬聽了,都嗤一聲笑了。

彼時唐桂花還沒有騎坐在羅陽身上,她還是坐在床上,雙腿正好夾著羅陽的腦袋,用手按住他的頭,不讓他動。

「管他哩,反正不是老娘扁。」唐桂花笑道。

一面說,一面要騎坐到羅陽身上。

羅陽抬起兩臂,便按住了唐桂花的雙腿,不讓她起身。

「桂花姐,別上來。」羅陽笑道。

「不行,今晚一定要教訓你。姐妹們,快來。」唐桂花主要在招呼施雲。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彭!

煙霧之中再次傳出了一道清脆的聲響,然後眾人看見了三個血人直接從煙霧之中被拋了出來,宛如斷線的風箏,飛出了數百丈都沒有停止下來,三人的身影都要撞到堅固的石牆上面的時候,秦昊皺起了眉頭。

「救人」

秦昊對著天晴說道,然後兩人瞬間沖了出去阻止了三人撞在石牆之上,三人可沒有玄氣保護,若是撞在了石牆之上,這三人很有可能被自己害死。

「噗!」

一大口鮮血自三人的喉嚨之中直接吐了出來,臉色蒼白,身體在劇烈的顫抖,戰雲超和隆寒夢看著救下他們兩人的秦昊雖然不敢相信,但是依然感激的說道。

「沒事,你們先恢復吧!」

秦昊搖了搖頭說道,將兩人放在了看台上面恢復傷勢,天晴已將劍聖放到了安全的位置,這一戰三人兩敗俱傷,各自都受了不輕的傷勢。

「那邊已快要結束了!」

秦昊和天晴安置好了三人然後看向了空中其他地方的戰況,趙強那邊的戰鬥已經接近了尾聲,最後一個人被趙強最終一劍斬殺了,趙強受了一些輕傷回到了秦昊和天晴的身邊。

「趙兄厲害!」

天晴看著過來的趙強憨厚的笑著說道。

「沒有你強!」

趙強聽見了天晴的話戰意盎然的看著天晴然後認真的說道。

「額!」

趙強的話落下,戰意盎然的看著天晴,頗有一番準備和他一戰的想法。

「好了,你們兩人想要戰鬥一番,等到離開這裡再說,現在還是不要戰鬥了!」

秦昊看著趙強那雙眼之中的戰意,戰意都已經化形了,讓的天晴身上的戰意已調動了起來,立刻阻止了下來,現在可是在水元洞府裡面。

「好!」

天晴和趙強聽見了秦昊的話戰意沒有絲毫的弱下去,但是答應了秦昊的話並沒有在這裡戰鬥,他們已知曉此刻兩人之間戰鬥起來會對他們的形式非常的不利。

「給我滅!」

另外一邊的戰圈已越來越激烈了起來,玄羅已經斬殺了對方兩人,只剩下一名對手,但是此刻玄羅搖搖欲墜受了很重的傷勢,隨時都可能倒下,最終玄羅拚命一招,用傷勢加重的方式讓的對手被他斬殺。

「噗!」

玄羅斬殺了對方狼狽的吐出了一大口鮮血然後昏迷了過去從空中墜落了下來。

「我去!」

趙強看見了這一幕對著兩人說道,然後快速的沖向了不遠處的玄羅,將玄羅救了下來,沒有讓玄羅的身體墜落到地上。

「給他吃下!」

秦昊丟出了一顆丹藥丟給了趙強說道。

趙強聽見了點了點頭將丹藥放入到了玄羅的嘴中,丹藥化為了一道精純的藥力最終注入到了玄羅的身體裡面,快速的恢復著體內的傷勢。 「居然來到了這裡!」

十人出現到了這座深林,天晴驚訝的說道,言語之中多了幾分深深的恐怖和難以相信。

「天晴你知曉這個地方?」

秦昊聽見了天晴的話頓時詢問的說道,他對這裡可是完全一無所知。

「嗯,我聽老爹說過,第四層乃是三個地方組成,我們進入到第四層會隨機傳入到三個地方,至於是什麼地方則是隨機性的,而這三個地方,中央深林便是最危險的地方」

天晴聽見了秦昊的話嘆了一口氣輕聲的說道,依然還有幾分不相信居然真的來到了這個地方。

「噢?為什麼是最危險的地方?」

秦昊聽見了天晴的話頓時眉頭皺了起來追問道,其他人同樣沒有說話全部都看向了天晴,顯然都想知曉這裡到達是什麼地方,讓他們剛來到這裡便感受到了一股恐懼之感。

「因為這個地方並不在水元洞府,而是在外面,這個地方在外面有另外一個別名,黑暗深林!」

天晴嘆了一口氣說道,心中還是不願意相信來到了這裡。

「你說什麼?這裡居然是黑暗深林?你不是和我們開玩笑吧?黑暗深林可是在水元洞府外面,而且還是連接五個世界的地方!」

劍聖,戰雲超,隆寒夢,趙強一大堆了解的人聽了天晴的話頓時不相信的喝道。

「那你們覺得那個地方剛進來便能夠感受到深深的恐懼,讓人生出無力之感?」

天晴聽見了這些人的追問不爽的喝道,雖然他已不不想相信,但是不得不承認這裡便就是五行小世界最危險的地方,黑暗深林

「確實如此!」

這些人聽見了天晴的話已沒有發怒,很快便安定了下來,只是天晴告訴他們這裡是墮落之林,讓他們一時間無法接受而已,但是安靜了下來仔細一想便覺得除了那個地方,已猜不出其他地方了。

「看來這個洞府主人是想讓我們死在這裡啊!」

戰雲超終於不甘心的說了一句,對能夠活著出去已經不抱任何的希望了,只有知曉黑暗深林的人才知曉這片無邊無盡的深林到達有多大,有多麼的恐怖,不然又何以被稱為五行世界的禁地。

「我不相信,我要離開這裡!」

隆寒夢作為一個女子心理承受能力還是弱了一些,她非常不甘心的喝道,然後轉身離開了人群準備找到離開這個地方的出路,戰雲超和另外兩位其他島嶼的人已跟著隆寒夢離開了,離開的四人除了戰雲超擁有理智,其他人都失去了理智不相信這裡便是黑暗深林。

「我們怎麼辦?」

趙強和劍聖兩位領頭人看向秦昊,著急的詢問道,他們已想跟著隆寒夢他們一起離開尋找離開這裡的道路,但是秦昊沒有發話,他們是一個隊伍已不敢擅自離開。

「先不要急,就算這裡真的是黑暗深林,我們慢慢想辦法離開,這裡我們所有人都不熟悉,到處亂走只是多了幾分死亡的危險,天晴你先告訴我關於這裡所有的信息!」

秦昊看見了眾人,一股無形的壓力壓在了眾人的心口之上,讓的他們強制安靜了他們,強制的穩定了下來,心理的恐懼少了幾分。 其實施雲也不便上床坐到羅陽身上。

安玉瑩就更不會了。

彼時喬在水想要坐到羅陽大腿,卻看到了他偉岸的一面,便像是有一座珠穆朗瑪橫亘在她面前,難以坐過去。

於是喬在水只得沿著羅陽的身體往前爬,直至爬到他上半身去了,才回頭瞅了瞅,然後小心翼翼地將圓臀坐在他的小腹上了。

「桂花,快點。」喬在水笑道。

唐桂花兩腿被羅陽的雙臂夾壓住了,起不來。

「你幫我拉開他的手。」唐桂花笑道。

「好咧。」

喬在水便伸手去拉羅陽的手。

可是她拉不動,隨後便搔羅陽的胳肢窩。

羅陽也怕酸,何況是鬧著玩的,兩臂便往身體夾回。

這就相當於不再用手臂去夾壓唐桂花的兩腿。

唐桂花是可以動了,喬在水的兩隻手掌卻被羅陽胳肢窩卻夾住了,抽不回去。

由下向上,斜斜透視喬在水的上圍,因她想要抽回兩手而晃著嬌軀,上圍也隨之而漾了起來。

羅陽好想伸手去幫喬在水托住搖搖欲墜的兩座雪山。

正在考慮時,唐桂花已雙手撐住床面,要把身子挺過來,騎坐在羅陽的身上。

只是羅陽兩腋夾穩了喬在水的雙掌,喬在水的兩手直楞楞地伸著,唐桂花難以把圓臀移到羅陽胸膛。

「在水,你快縮手。」唐桂花笑著催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