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兩位神祇受到了驚嚇,他們沒有想到,需要神力,至少高級魔力的法術,竟然讓孫立成用最低級的法術實現了。因為過於驚愕,他們一不小心,竟然使用了孫立成經常說的地球網路語言。

正興奮著,孫立成的腦袋突然一昏,青銅刀已經脫離了他的控制,孫立成的精力耗盡了。

孫立成有些無奈的將這把青銅刀放到一旁,開始打坐恢復。地球上種花家的打坐在這個世界有特別好的精力恢復效果,等到孫立成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感覺自己的精力已經完全恢復了。

看洞外,已經漆黑,只有洞中的篝火發出溫暖的光芒。耐不住興奮的孫立成繼續開始用精神淬鍊這把青銅刀,他甚至忘記了腹中的飢餓。

三天過去了,孫立成滿意的放下了青銅刀。經過孫立成用精神不斷淬鍊,這把青銅刀已經脫胎換骨,從外觀上就與原來有了很大的不同,刀身的金屬光澤更加耀眼,顯得更加厚重。

拿著刀走到洞外,孫立成用爐火和火焰之力繼續煅燒這把青銅刀,待刀身變紅后,掄起一隻巨大的石錘開始鍛打。

隨著巨大石錘的落下,被集中到刀背的那些影響刀身強度的雜質不斷被剝離出去,刀身也變得筆直。鍛打完成後,孫立成找到一塊油石,潑上清水給青銅刀開了刃。

經過處理的青銅刀輕巧了不少,刀身明顯變窄。他在空中揮舞了一下,刀身過後隱隱聽得有破空之聲。

為了實驗一下這把青銅刀的威力,孫立成找到一顆小樹,碗口粗細,他用足力量劈了下去,只聽咔嚓一聲,小樹被攔腰斬斷,摸了摸,斷口平滑。孫立成仔細地檢查了一下刀刃,沒有發現什麼損傷。他覺得,這把經過自己淬鍊的青銅刀,鋒利程度竟然幾乎趕上了自己上輩子的那把上好的砍山刀。

…………

這天夜裡,睡夢中的孫立成聽見山間有大群狼在嘶吼,他趕忙爬起身來,拿起了武器趕到谷口處。

孫立成知道,這一帶除了幾隻孤狼,並沒有大的狼群。而這群狼明顯是從遠方遷徙過來的。

孫立成爬上自己壘的谷口石牆,放眼望去,在遠方大約有30多隻狼順著山腳前行。一隻高大威武的頭狼站在一塊大石頭上警惕的掃視周圍。狼群中不少狼的體型都很大,有兩隻狼的個頭兒甚至跟頭狼差不多,很是威武。

過了一會兒,頭狼似乎發現了正在遠處監視它們的孫立成,頭猛的轉了過來,目光陰冷,警告意味明顯。

孫立成目送狼群離開,等到天明后才返回。他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加強了山谷的防禦力量。孫立成布下了更多的陷阱,並在很多地方放置了投槍,也不再將獵物屍體放在山洞外進行冷凍了,而是通通扔進了儲藏室,防止血腥味飄散出去。

可是這樣就能防止危險了嗎?

孫立成知道是不可能的,而且他很快就會離開這裡,去尋找岩漿之神的碎片,尋找自己回家的路。 高大的松樹下,幾個灰白色的小腦袋探來探去,這是一群高原田鼠在覓食。

「嗖」的一聲,一道青光離著田鼠們大概有一米的距離鑽入了樹林。

「我靠……」,射失的孫立成不由得罵道。

「笨蛋……」,孫立成腦海中的兩位神祇齊聲罵道。

自從孫立成學會了精鍊青銅,他不但製作了青銅刀、青銅斧、青銅矛,甚至還製作了一批弓箭箭頭。

話說孫立成的弓箭也是經過了多次升級。最開始的時候,因為物資奇缺,弓臂是由長樹枝用火慢慢烤彎做成的,弓弦則是藤蔓做的麻繩,箭頭基本上使用獸牙。那個射程和威力,也就是騷擾一下獵物。

自從有了青銅冶鍊技術,孫立成將青銅部件運用到弓箭上,提高了弓臂的韌度和彈性,製成了複合弓。弓弦則是使用了一支魔獸的大筋,彈力十足。箭頭則使用經過淬鍊的青銅箭頭,雖然鋒利程度不如某些魔獸的牙齒,但更符合空氣動力學,飛行距離和飛行狀態有了巨大提高。整張弓箭的設計參考了現代弓箭,殺傷效果驚人。經過孫立成的實驗,三十米的距離,這張弓射出的箭可以沒入大樹近半,威力很大。

這一段時間來,孫立成一直積極向外進行探索。今天見到田鼠,孫立成估算了一下距離還不到三十米,就想試試自己的箭術。

結果,自信滿滿的他竟然在這麼近的距離上落空了,受驚的田鼠們四散奔逃。孫立成走過去,拿起自己射出的箭,感嘆道:「當個弓箭手還真是不容易啊!」

岩漿之神碎片滿頭黑線,扭頭問星辰之主:「你說這貨能夠讓咱們復活嗎?」

星辰之主面對這個問題有些難堪,他咳嗽了兩聲,回答道:「放心吧,看他製作的弓箭不是很好嘛。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的。」說完也不等岩漿之神碎片的反應,搶先一步沉睡了。

岩漿之神碎片看看星辰之主,再看看孫立成,一臉無語。

嚇跑了田鼠的孫立成繼續上路,他在路上採集了不少可以吃的植物,並通過試吃的方式找到了一些新的食物材料。

行走在山間,孫立成抬頭望去,積雪皚皚的雪峰之間白霧升騰,四周連綿不絕的峻岭阻斷了他的視線,周圍是略顯荒蕪的松樹林和矮小灌木叢,叫人一路走來感覺非常單調煩悶。

突然,孫立成聽到前方有河水衝擊石頭髮出的聲音,急忙按著身上的裝備跑了過去。等他跑上山坡,一條大河出現在他的面前。

曠野上,近二十米寬的大河彎彎曲曲的從左向右流去。根據孫立成所知,這周圍的大河就那麼一條,如果沒有猜錯,這就是自己以前見到的那條大河。他非常高興,自己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並且沿著河可以找回原來的營地,那裡儲備的物資可是不少。

人處在熟悉的地方或面對熟悉的人就會覺得安心,所謂他鄉遇故知就是這個道理,即使在另外一個世界也是如此。孫立成順著河流向上遊走去,很快就看到了熟悉的大雪山,那座巨大的瀑布應該就在山腳下。孫立成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走了半天時間,大草甸出現在眼前。遠遠的看去,一些肥大的兔子正在草甸上四處覓食。

看著這些兔子,孫立成不禁一陣嘴饞,他想起了狼兔肉的美味。

慾望遮蔽了理智,孫立成決定試一試。他找到一隻相對孤單的狼兔,小心地潛行了過去。身手大有長進的孫立成沒有驚動兔子,成功的躲到了距離兔子有二十米遠的一個灌木叢中。他抽弓搭箭,瞄準了那隻肥兔子,然後……

孫立成又一次射歪了。受了驚嚇的兔子猛地向前蹦了出去,並迅速向後轉頭,很快發現了偷襲的孫立成,一雙紅眼睛立刻變得猩紅無比。

緊接著,這隻狼兔仰天長嘯,大批兔子從草地的各個地方沖了出來。

射失了的孫立成早有準備,他快速地向狼兔們射了幾箭,併發出幾道炙熱火箭。當然,這些東西不可能傷害到兔子,但卻嚴重干擾了兔子們的陣形。

借著狼兔陣形散亂的機會,孫立成迅速逃了出去。

正在跟星辰之主討論狼兔的岩漿之神碎片,見到孫立成逃跑的是如此果決和冷靜,不由得有些愣神兒。而星辰之主則一臉不以為然說到:「沖這逃跑的水平,放心吧,他一定能夠完成任務的。」

熟悉地形的孫立成知道遠處有一個小山洞,那裡的地形易守難攻,能夠避免被狼兔們群毆。同時,狼兔們不可能離開自己的窩太長時間,所以只需要拖一會兒就可以成功脫身了。

孫立成現在的速度有了很大提高,很快就跑到了那個山洞。那個山洞在山腰處,只有一條小路可以通行,其他地方都是一人高的大石頭。很快,狼兔們就包圍了山下,他們試著沖了幾次,但都被孫立成的弓箭和火箭打退了,甚至還被射傷了幾隻,一時間竟拿孫立成沒有辦法。

狼兔們因為進攻不順,想得越發的暴躁,等一下吵成了一團。突然,一聲巨大的虎嘯在周圍響起,一隻身高近2米的巨型劍齒虎慢慢地走了過來。這隻老虎本來想去旁邊的小水潭飲水,沒想撞到孫立成和狼兔們的衝突。劍齒虎顯然感到自己的權威受到了挑戰,它不停向狼兔們吼叫,震得人耳朵生痛。

可兇狠的狼兔卻沒有被嚇倒,40多隻兔子很快佔據了有利地形,在那隻大肥灰兔子的帶領下擺開了陣勢,與劍齒虎展開了對峙,一時間山下吼聲連天。

孫立成憑藉直覺,認為這兩種動物是在交流。

他腦海中的星辰之主對岩漿之神碎片說:「這些地精帝國的魔獸軍的確厲害,一萬多年了,還是這麼兇悍。」

岩漿之神碎片點點頭,說道:「這些兔子的確厲害,而且跟地精一樣,根本殺不絕。沒辦法,我們只能使用神力不讓它們離開這裡,等著它們自然退化。萬年過去了,這些兔子的戰鬥力已經大幅降低,就是數量太多,尤其擺出陣形,一般的魔獸根本打不過它們。」

兩位神祇正在對狼兔進行討論,一道金光出現在孫立成的腦海。岩漿之神碎片神情一愣,自言自語:「有新能力覺醒了?」

孫立成驚喜地發現,自己突然能夠把兩種猛獸的吼聲理解個七七八八。

「上邊山洞裡的那隻獵物是我們的。」,狼兔在對劍齒虎說。

而劍齒虎的回答就一個字:「滾!」

原來是一種叫作「動物之友」的能力在孫立成的身體里覺醒了。擁有了這種能力就可以與動物進行交流,隨著能力的提高,交流就會越順暢。等達到一定程度,甚至能將動物收為自己的小弟,讓它們為自己衝鋒陷陣。

其實這項能力是隸屬於德魯伊的,通過神力製造的身體太過特殊,岩漿之神給予的知識又特別繁雜,很多被孫立成用地球的思維加以解釋后,就發生了異變。

見到這種情況,兩位神祇都有些茫然,想不出原因。不過在孫立成身上發生的奇特事情太多了,他們很快就恢復了平靜,繼續討論自己感興趣的問題。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相互恐嚇,最終大灰兔子領著狼兔撤退了。

孫立成從山洞裡冒出頭,向著劍齒虎打了個招呼。

吃飽了的劍齒虎明顯對孫立成不感興趣,用一生高亢的虎吼回答:「滾蛋!」

…………

孫立成眼前的營地已是滿目瘡痍,遍布野獸的痕迹,想來被不少猛獸光顧過。幸虧當時自己的準備充足,隱藏的物資還算完整。

因為有了新的住所,最開始的營地將被廢棄。他將營地里能夠帶走的物資打包,帶不走的,例如大件陶器就乾脆砸成碎片。陶器碎片可是好東西,製作陶坯的時候放入一些,燒出的陶器質量會更好。

經過一番整理,孫立成留下了幾樣最基本的物資,扛著大包小包向著下游自己的山谷走去。

返回山洞以後,他開始製作弩箭。

遠程打擊是不可或缺的,但糟糕的箭術讓上好的弓箭成了擺設。這也不怪孫立成,在古代,一個弓箭手至少需要幾年乃至十數年進行訓練。想明白了的孫立成決定放棄治療,他要製作另一種遠程打擊裝備──弩箭。

弩箭最大的優勢是可以將動能儲存起來,實現精確瞄準射擊。但是射速比弓箭低很多,一般一分鐘只能射出一支弩箭。身為一個老宅男,孫立成腦中有大量的現代弓弩知識,而用弩箭只需要很短時間就可以掌握。

這塊地方長滿了原始森林,那些高達三四十米的樹木質地堅硬,具有巨大的經濟價值。如果孫立成能將這些樹拉回地球,肯定能賣上大價錢,花天酒地只是分分鐘的事情。不過,YY並沒什麼卵用。

孫立成先砍來一棵硬木,用刀削成現代槍弩的模樣。木頭很硬,可孫立成擁有強大的力量和趁手的精鍊青銅工具,所以弩身很快就製作完成了。

強弩最重要的部件是弩弓和機栝。青銅具有良好的韌性,孫立成還擁有火焰之力和元素引導之力,加上他強大的力量,真是哪裡不合適弄哪裡。只需要他發出火焰燒一燒,意念想一想,用手調整一下就好了。

為了提高強弩的威力,孫立成用三條青銅條加強在一起做出了反曲形狀的弩弓。因為不會做偏心輪,他只能通過增強弩弓的強度來提高射速。

孫立成使用上好的魔獸筋腱製作弓弦,在關鍵部位還用青銅部件進行了加強。魔獸的皮革、骨頭和筋腱比一般的野獸強很多,特別是那隻巨牛的筋腱韌性和彈力更是好的出奇。原來那根筋腱安裝在了弓箭上,現在取了下來,安裝到了弩弓上,威力更大。

孫立成試著拉了一拉弓弦,以他的力量都有些費勁。他用最大的力量拉滿弩弓,等待了一會兒再放鬆,然後仔細進行檢查,看到弩弓沒有任何變形,說明弩弓的強度還是很不錯的。

給弓弩上弦有蹶張、壓桿和輪盤這樣精巧的上弦機構。孫立成想了想,以自己的力量,決定採用腳踏方式,就是蹶張上弦。他製作了一個腳踏器,安裝在弩身的前端,可以輕鬆地實現腳踏上弦。

為了提高弓弩的準確性,他還在弩身上製作了瞄準器。為了提高弩箭的射速,他製作了一個箭匣安在弩身上方。弩箭放入箭匣后,每一次上弦后都會有一支弩箭自動滾落到弩身的凹槽中,實現半自動化。

弩箭,孫立成採用的是青銅澆鑄法。他先澆築好一批短弩,然後用火焰之力和精神淬鍊對其進行精細加工。這樣的弩箭,規格統一,便於孫立成進行精確射擊,而且威力驚人。他在弩箭的後部製作了幾片斜向後的尾翼,能夠讓飛行中的弩箭旋轉,獲得更穩定的彈道和更強的殺傷力。青銅有良好的可塑性,只需要將射出的弩箭找回來,就可以循環使用。哪怕有一些損壞也很容易修復,節省了大量材料和製作時間。

強弩製作完畢后,孫立成進行了試射。在四十米的距離上,準確的將一棵海碗粗的大樹射穿,威力驚人!至此,孫立成擁有了可靠的遠程打擊手段,狩獵也不用像以前那麼辛苦了。

「兔子們,小樣兒!等著大爺怎麼收拾你們!」

孫立成揮舞著弩箭,狠狠地面向草甸方向說道。 自從製作出了弩箭,孫立成的打獵效率提高了很多。

嗖的一聲,強勁的弩弓將一枚箭矢狠狠的扎進了麋鹿的後腿,後者奔跑的速度立時降了下來。孫立成趕忙收起弩,抽出橫刀向獵物追去。眼看就要追上了麋鹿,孫立成的心頭猛然一緊,停下了腳步,警惕的看向右前方的小山坡。

不一會兒,一隻很是高大的野狼出現在了小山坡上,緊接著,大群的野狼嚎叫的從遠處奔來,迅速的將受傷的麋鹿圍在中間。

眼看到手的獵物被對方搶了,孫立成十分氣憤,但對方人多勢眾,特別是山坡上的那頭灰狼目光兇狠,讓自己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

在群狼撕扯麋鹿的聲音中,孫立成將刀橫在右手,緩步向後退去。

見到對手已然被嚇走,山坡上的灰狼目光中充滿了不屑,不由得發出了勝利的嚎叫,周圍的群狼緊接著附和,顯得很是猖狂。

自從這群狼遷移到周圍,便開始在這裡稱霸,很多動物都受到了他們欺壓,其中包括孫立成。這已經是第二次被對方搶走獵物了。雖有心反抗,但這個狼群至少有三十隻以上的成年灰狼,便只能無奈放棄。周圍的一些猛獸也曾經與它們發生爭鬥,但這個狼群的狼王非常了得,每次都讓對方身受重傷,甚至被直接殺死。於是,很多食肉動物都開始從這裡遷徙,去其他地方尋找獵物。就是孫立成,也打算等手頭的裝備做好以後,便離開這裡,去尋找岩漿之神的神格碎片。

因為有狼群的威脅,所以孫立成的狩獵目標重新放回了高山雪鼠和草甸田鼠。不很快,孫立成就發現狼群們已經把魔爪伸展到草甸邊緣。

這一次,狼群們碰到了對手,狼兔的數量可比狼的數量多很多。經過幾次小規模對峙,狼群都是無功而返。照這個架勢,孫立成認為兩邊打起來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每次孫立成走到草甸,都會不由自主長時間注視那條神秘道路,這讓岩漿之神碎片很是好奇。他向星辰之主詢問。

「我製作肉身的時候,最早是用到了地精帝國的地精屍體。估計地精帝國的遺迹裡面有什麼東西在吸引那些純粹的地精返回。以前都是由我親自控制身體,所以沒有發現異常。而現在由一個凡人控制身體,那些裝置就起作用了。」

星辰之主想了想說。

「很有可能就是你這個說法。地精帝國的技術還是非常厲害的。」

岩漿之神碎片點頭表示同意。

孫立成數次想沿著這條路向深處探索,但都遭到了狼兔的阻攔,只能無奈返回。

…………

山谷和草甸之間相距並不遙遠。這裡的氣候惡劣,食物並不充沛。特別是狼群到來以後,很多動物從這裡紛紛遷移了出去,讓狩獵變得更加困難。

隨著獵物的減少,灰狼們前往草甸的次數越來越多,與狼兔之間的矛盾越來越激化。終於,兩方的衝突爆發了。

那一天,正在外出狩獵的孫立成,聽到草甸方向傳來慘烈的狼嚎和狼兔的嚎叫就匆匆趕了過去。等到他快到草甸的時候,只見幾頭受傷的灰狼逃了回來,那頭以前威風凜凜的狼王也夾雜在其中。只不過,這次這隻狼王明顯身受重傷,一條腿不自然地拖在地上,顯然是瘸了。

等了一會兒,見到沒有其它的灰狼和狼兔,孫立成便悄悄地摸了過去。

草甸上一片狼藉,三十幾隻體型肥碩的兔子和近二十隻強壯的灰狼倒斃在草地上,流出的血液將這一片青草染得鮮紅,整個場面慘烈無比。雖然打退了狼群,但是狼兔也明顯受到重創,只有孤零零的幾隻兔子在放哨,全然沒有了以前的威勢。

看到戰場中間倒斃著一隻肥碩的高山羚羊,孫立成猜想,這可能就是這次衝突的誘因。不過,兩方的矛盾由來已久,爆發衝突也在情理之中。

看到狼兔受到重創,孫立成不由得心中一動。他從隱藏的地方爬起來,大咧咧的走向了草甸。

剛戰鬥完的狼兔們非常機警,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孫立成,嚎叫著向草甸方向發出警報。很快,十多隻狼兔就在大灰兔子的帶領下從草甸深處沖了過來。

孫立成手握橫刀,行走到草甸邊緣便停了下來,靜靜地等著大灰兔子。

大灰兔子的形象並不好,剛才的戰鬥讓它也受了好幾處傷。特別是連續施展魔法,使它的精神非常萎靡。面對孫立成的突然出現,它只能無奈地帶著手下前來阻擋。

面對狼兔們的恐嚇和吼叫,孫立成顯得十分淡定。見到狼兔們的狼狽樣子,他心裏面早樂開了花。所謂紙老虎都是靠吼的,他一眼就看穿了狼兔們的外強中乾,一步不退,顯得非常從容。

見到孫立成並沒有被嚇退,大灰兔子心裡十分著急。經過多次交手,大灰兔子知道孫立成並不好對付,它更怕拖的時間過長,一地的屍體引來更多的猛獸,那樣對狼兔群來說無異於滅頂之災。突然它感覺一個聲音在腦海中響起,經過分辨,它驚訝的發現這是孫立成傳過來的信息。

自從孫立成學會了動物之友,一直勤加練習,與動物們的交流越發順暢。剛才他見狼兔們受到了嚴重打擊,便想著趁機能不能做些什麼,於是趁著大灰兔子不注意便發動了技能,將友善的信息傳遞了過去。大灰兔是一隻魔獸,具有很高的智慧,肯定能理解自己的意思。

果然,只見大灰兔子身體一僵,很顯然接受到了孫立成的信息。但大灰兔子並沒有放鬆警惕,因為各種魔獸之間是可以交流的,孫立成的樣子雖然古怪,但也沒有讓大灰兔子對他能夠與自己交流多麼驚喜。

很快,孫立成就接收到了警告信息:「入侵的傢伙,馬上離開!否則我們會把你撕碎!」雖然動物之友的交流非常粗糙,但大體意思還是很明白的。

孫立成覺得好笑,「野獸就是野獸,即便成為魔獸,腦子還是這麼簡單。嚇唬人也不看看眼前的情況。」,他不由得在心裡暗道。不過也正是如此,孫立成才感覺動物之友這個能力非常的棒。這些野獸雖然兇猛,但是不會像人類那樣陰險狡詐,直來直去,應付起來讓人很是輕鬆。

孫立成在心中念道:「我是生活在這周圍的孫立成,沒有惡意。我進入草甸,是想看一看這條道路通往哪裡,並不是想與你們爭搶獵物。相反,如果我能在草甸中發現可以吃的東西,還可以分給你們一些。你們現在需要更多的食物來恢復族群,請相信我的誠意。」

孫立成當然沒有期望兩句話就能打動狼兔,這些動物沒有那麼容易被說服。果然,大灰兔子又明確拒絕了孫立成。

孫立成繼續說道:「我不是進裡面去狩獵,我的獵物足夠了。而且,你們現在肯定擋不住我。」說完就從背後拔出弩箭,上好弦向旁邊的一棵小樹發射了出去。只聽得嗡的一聲,弩箭穿透了小樹。

早見識過強弩威力的兔子們明顯一陣騷動,它們的牙齒齜得更大,「嗚嗚」的低吼此起彼伏。

借著弩箭的威勢,孫立成又從背包中拿出了一條烤制好的雪鼠後腿扔到了大灰兔子腳下。

這裡的雪鼠很大,長得跟小豬崽子一樣,身長能夠超過六十公分。一條後腿兒分量很足,而且這條腿是孫立成使用調料和鹽在火上精心烤制過的,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不免讓兔群又一陣騷動,孫立成甚至感覺大灰兔的眼睛明顯一亮。

說到這裡,不得不提孫立成的做飯手藝,在地球上,孫立成就燒的一手好菜。來到這裡后,他利用自己這副神奇的身體,品嘗遍了周圍的動植物,找到了許多「調料」,甚至有的讓孫立成感覺到驚奇。雪鼠雖然長得跟田鼠很像,但肉質鮮美,加上調料烘烤以後便是難得的美味,即便是孫立成腦海中的兩位神祇,看到孫立成做飯的直播也不免口水橫流,恨不得衝出去咬上一口。

「你不能夠進入草甸。如果你進行狩獵怎麼辦?這裡的食物不夠我們所有人一起吃的。如果你獵殺了獵物,我們的族人就會餓肚子。而且,你在這邊獵殺過田鼠,還打傷過我們的族人。」

這次大灰兔有些鬆動,它的心思向孫立成傳過來,說完,大灰兔子示威似得將鋒利的牙齒齜得老大。

在這個世界,今天你殺我,明天我殺你,大家都是獵物和狩獵者,根本沒有什麼種族仇恨。大灰兔子這樣說顯然是想要更多的食物。

「這隻雪鼠不是從草甸上狩獵得到的。如果你讓我進入草甸,每一次我都可以給你一隻雪鼠的肉怎麼樣?不過這次來的匆忙,等我回去就給你補齊。」

孫立成咬了咬牙,從背包里又拿出來一條鼠腿扔在了灰兔面前,並在心裡念道。

大灰兔子忍不住咬了一口,烤雪鼠腿的美味頓時讓它感覺嘴裡的味酶炸開。作為一隻野獸,哪怕是魔獸,它哪裡吃過這樣精心烤制過的食物。美味加上孫立成的承諾,終於讓大灰兔同意向孫立成開放草甸。

本來孫立成還害怕他進入草甸以後受到狼兔們的圍攻,但大灰兔子對他這個問題顯然非常鄙視,回應說:「既然我用我們的族群向你承諾,就一定不會攻擊你。而且我會告訴你一條可以避開其他狼途群的路線,但是你每次進入草甸必須給我們兩隻完整的烤雪兔。」

看看,有智慧就是不一樣,都能提供增值服務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