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題外話—三更一~ 姜錦炎瞪圓了眼睛。

姜雲卿見狀起了逗弄之意:「怎麼,瞧你這模樣,是不想給我寫信?那便算了吧,反正到時候你身子想必也沒什麼大礙了,讓別的大夫替你調養也行……」

「不行!不要!我就要姐姐!!」

姜錦炎連忙起身,腿上撞上了桌子角,卻好像完全感覺不到疼似的,只顧著急聲說話:

「姐姐醫術最好,有姐姐替我調養,我不要別的大夫,我會好好聽話吃藥的,姐姐……」

姜雲卿見他急的臉都紅了,可憐巴巴的望著自己,一副像是被人拋棄的小狗似得,忍不住伸手薅了一下他腦袋,拉著他衣袖將人拉著重新坐了下來。

「這般冒冒失失的做什麼,剛才不過是逗你的。」

「你的身子想要調養好,少說需要半年時間,我可不放心將自己的病人交給旁人來診治。」

「更何況我之前替你祖父調配的藥丸只夠一個月的,我手邊缺了一些緊要的藥材,等回去大燕之後,我害的配藥力更好的藥丸給老爺子續命,怎能跟你斷了聯繫?」

「等你回去之後,還得跟你祖父商量一下,到時候盛家得留幾個人在大燕京城,方便送東西來去才行。」

姜錦炎明白了姜雲卿話中的意思之後,眼底頓時綻放出欣喜之色。

姜雲卿回了大燕之後,也依舊願意跟他通信?

她沒有想要回去之後便不再理會他?

姜錦炎強壓著心底喜悅,有些遲疑的試探著說道:「那我以後還能去大燕找姐姐嗎?」

他怕姜雲卿反感,連忙道:

「就是以後盛家的生意做去了大燕,我能去順便見見你嗎?」

姜雲卿淡聲道:「大燕那麼大的地方,腿又長在你身上,你去不去是你的事情,我還能攔著你不成?」

「只是你若要去的話,記得安排好赤邯這邊的事情,別叫魏寰察覺了你跟我還有來往,否則到時候惹得魏寰動怒,反倒是牽累了盛家和你自己。」

姜錦炎聞言再也壓不住臉上喜色,頓時咧嘴露出個大大的笑容來。

「姐姐放心,我會的。」

姜雲卿見他這般喜形於色的模樣,彷彿得了天大的寶貝,笑得眼睛都彎了起來,她眼中也忍不住柔和了些。

到底還是個孩子。

姜雲卿伸手拍了他一下說道:「好了,別傻樂了,跟我去藥房,我先替你扎針,等一會兒葯湯熬好之後再洗個藥水澡。」

「好!」

……

姜雲卿直接帶著高興的都快找不著北的姜錦炎,去了竹樓里單獨開闢出來的藥房那邊。

那藥房所在的地方原本是間普通竹屋,後來被姜雲卿命人改造成了藥房,一踏入其中,就能聞到一股濃郁的藥草味道,屋中裡面擺放著一個大大的葯櫃,裡面全部都是藥材。

而靠右的方向則是一張大的紫檀木桌,上面放著許多看上去十分複雜的製藥的東西,有小爐子和罐子,還有一些瓶瓶罐罐。

屋中放著個大大的浴桶,靠窗的地方則是擺著一張花樣繁複的藤椅。 怎麼聽著,好像更委屈了似的。

實在沒辦法將他清朗的形象與委屈包聯繫在一起。

顧念晃了晃腦袋,迅速說了聲:「我馬上就到。」

楚昭陽還不忘囑咐:「別開快車。償」

顧念甜甜的「嗯」了一聲,其實並不想掛電話。

但楚昭陽不放心她一邊開車一邊講電話,硬是將電話掛斷了。

楚昭陽掛了電話,吹著外面的風。

臨近夏日,風也帶上了一絲暖意。

即使是夜晚,也不覺得涼。

相反,相比於會所那房間里烏七八糟的香水味兒,聞著就讓人頭暈噁心,還是外面微涼的風更讓人覺得清爽。

「楚少。」身後不遠處,傳來一聲叫。

楚昭陽不動聲色的轉身,就見安慕顏跑了出來。

在他面前停下,氣喘吁吁地。

這時節穿的衣服少,安慕顏也挺會穿。

寬肥的針織開衫襯著她嬌小的身材更加楚楚,裡面的T恤又勾勒出她姣好的線條。

也不知她是有意無意,奔跑后呼吸起伏劇烈,連帶著胸口也跟著益發的明顯,吸引人的眼球。

至少,這會所門口經過的人,以及會所的保安,都瞪直了眼的落在她的胸口。

下面又只穿了一條短褲,一雙筷子腿筆直修長,將她身材上的優點全都凸顯了出來。

可楚昭陽卻一點兒都沒看在眼裡,不耐煩的往後退了兩步,拉開距離。

「有事?」

「楚少。」安慕顏不著痕迹的轉了個角度,遠遠看去,就像是被楚昭陽護在懷裡似的。

男的高大挺拔,長身玉立,女的嬌小纖柔。

畫面很美。

「我不知道於市長是抱著……那種心思。」安慕顏面露尷尬,又歪了歪頭,顯得天真,萌萌的。

她的粉絲最喜歡她這模樣,就連男人也是。

「我不想你誤會我。」安慕顏甜甜的笑,「重新介紹一下吧,我叫安慕顏,很高興認識你。」

楚昭陽掃了眼她伸過來的手,而後無視掉,只點了點頭,表示見過。

安慕顏的手僵在空氣中,尷尬的不行。

真是,還從沒遭遇過這種冷遇。

收回手,安慕顏又揚起明媚的笑:「楚少剛才沒吃飯吧?」

楚昭陽:「……」

安慕顏並不氣餒,越冷的男人,反而更加激起了她的鬥志。

她在娛樂圈這麼個泥水潭子里,什麼樣的事情沒遇過,什麼樣的人沒遇過?

越知道,越是楚昭陽這樣面冷得,一旦上了心,那就是死心塌地,罵不走,打不走。

原本只是想要借著楚昭陽往上爬,而現在,安慕顏改變主意了。

與其藉助,還不如直接把這個男人把握住。

楚昭陽長的這麼好看,帶出去,也是面上有光的事情。

一想到自己會迎來的羨慕,安慕顏便激動地紅了臉。

在月色下,越發的皎潔。

「我也沒吃,也不知道虞城有什麼好吃的。」安慕顏歪頭想了想。

這一招,屢試不爽。

每次她做出這個表情,那些男人都恨不得把身家都給她掏出來。

喜歡她喜歡的不行。

可楚昭陽,卻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外界早說楚昭陽為人極冷,安慕顏再接再厲道:「楚少,不如咱們去吃個飯吧。」

說著,安慕顏露出狡黠的笑:「就不管裡面那些人了,咱們偷偷走。」

楚昭陽輕嗤,這故作狡黠的樣子,怎麼看怎麼裝。

還偷偷走。

他是光明正大告辭了的,誰跟她偷偷走。

真不如他家念念,從來不裝模作樣。

就連偶爾使壞的時候,眼睛里那賊兮兮的表情都靈動的不行,讓他又氣又愛,完全拿她沒辦法。

想到顧念,楚昭陽的表情不自覺地放柔,完全忘記了面前還站著一個安慕顏。

安慕顏卻誤會了,因為楚昭陽柔和的態度而欣喜。

她掛著甜美的笑,便朝楚昭陽靠近一步。

鞋跟好似踩到了什麼似的,腳下一歪,便朝楚昭陽跌了過來。

楚昭陽想也不想的閃開,已經抬腳,準備把安慕顏給踹出去。

結果正看到顧念開車停在了路邊,下車往這邊走。

楚昭陽一喜,就直接朝顧念走過去了。

安慕顏踉蹌了兩步,險些直接栽倒在地上。

好歹是演員,為求逼真,她是真的故意硌了自己一下。

這會兒驚魂未定,搖搖擺擺的好不容易站穩,轉身就看見楚昭陽握住了一個女人的手。

長的,也不怎麼樣嘛!

沒她好看。

安慕顏撇撇嘴。

可剛才還冷著一張臉,連句話都不說的男人,這會兒表情卻柔的不像話。

在月光下,那張臉彷彿都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柔光,讓人嫉妒。

他現在臉上的表情,就跟剛才一樣。

安慕顏這才知道,楚昭陽剛才臉上露出的溫柔,壓根兒就不是對她。

銀獅的獵物 恐怕,是想起了前面那個女人吧。

洪荒之妖皇逆天 「讓你又跑一趟,累不累?」對著顧念,楚昭陽的話又多了起來。

—題外話—三更二~ 姜雲卿讓姜錦炎褪了外衫,解下了上衣,光著背脊趴在藤椅之上,替他施針。

季姑姑跟著徽羽一起過來送沐浴用的葯湯的時候,就瞧見這幅場景。

姜錦炎也不知道是吃痛還是怎麼的,滿頭大汗的趴在椅子上,手中拽著姜雲卿的裙擺嘴裡低聲嘟囔著什麼,而姜雲卿就那麼著手在他光溜溜的背脊上扎針。

「疼……」

姜錦炎瑟縮著輕叫。

「疼也忍著。」

姜雲卿低斥了一聲,「誰叫你之前斷了葯,還敢那般糟蹋身子的,忍著!」

姜錦炎有些委屈的垂著眼睛,手裡抓著姜雲卿的裙擺時更用力了些,姜雲卿見狀直接將裙擺扯了出來,皺眉說道:「衣裳都快被你扯破了。」

姜錦炎抬眼有些可憐巴巴的,小手張著懸空落著,一副無處安放的架勢。

姜雲卿有些無語:「別拿這幅樣子對著我,我不吃你這一套。」

姜錦炎不說話,就那麼瞧著她。

姜雲卿:「……」

「你是男兒,不是女子,做什麼弄出這幅可憐巴巴的模樣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怎麼你了。」

姜錦炎依舊不說話,只是癟著嘴。

姜雲卿被瞧得險些翻臉,這小王八蛋是摸准了她吃軟不吃硬,用這幅面孔得了好處之後學會得寸進尺了?

「姐姐……」

姜錦炎軟軟糯糯的叫了一聲。

姜雲卿剛才硬起來的心腸瞬間土崩瓦解,只覺得他這軟綿綿的聲音像極小貓,那可憐巴巴的模樣更是讓人手癢。

姜雲卿忍了又忍,到底沒忍住,伸手在他腦袋上撓了一下,嘴裡低聲說了他幾句,然後手指在他頭頂上輕輕按著,替他緩解著身上的疼痛。

姜錦炎見姜雲卿又氣又惱又無奈的樣子,側著腦袋在她手心裡輕蹭了蹭,高興的笑眯了眼睛。

……

姜雲卿對姜錦炎半點都不避忌,兩人之間更是沒有什麼男女大防,甚至舉動之間還有種說不上來的親密。

季姑姑嘴唇動了動,想說兩人這般情況有些於禮不合,盛錦煊年紀再小也是男子,而姜雲卿更是郡主,跟盛家公子這般「chi身luo體」的在一起,實在太過不合規矩。

若是叫人看了去,還不知道會說出什麼話來。

「徽羽姑娘,郡主和盛公子……這是不是不太好?」季姑姑低聲說道。

徽羽看了她一眼:「有什麼不好的。」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