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如此一想,一片紅暈襲上了余鳳凰的臉頰。

經過這麼多天的思想鬥爭,余鳳凰從一開始的排斥,到後來的猶豫,最後已經變成了期待。

反正已經成了唐玉的人,侍寢那自然是遲早的事情。

可打開門一看,卻發現,唐玉懷裡還抱著一個女人。

「這?」

「她受涼了,又是姑娘家的,不好交給別人,你來照顧照顧她!」

唐玉將思緣交給余鳳凰之後,轉身就要走。

可卻被余鳳凰叫住。

「這就要走嘛,要不多待一會?」

余鳳凰大著膽子說道。

「嗯?幹嘛?」

「就是,就是想讓你跟我多待一會……」

雖然屋裡黑,可是唐玉卻看的清楚,余鳳凰臉上分明有一股嬌羞之色!

「哈哈,你照顧她早點睡吧!」

唐玉決然的消失了。

余鳳凰看著空洞的門口,跺了跺腳。

卻一句話都說不出。

余鳳凰一番靈氣灌輸之後,思緣很快從那種迷糊的狀態中蘇醒過來。

「這裡是?」思緣迷迷糊糊睜開眼,看見余鳳凰大驚道。

余鳳凰自然是一番解釋。

「你怎麼這麼晚被老爺送回來,還受了涼?」

思緣不知道余鳳凰是什麼人,可看起來余鳳凰的氣質非凡,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思緣自然不敢隱瞞。

「我是被唐公子,買來的!這是我的賣身契!」

「你也是被買回來的?」余鳳凰心直口快的說道。

天命為凰:毒醫三小姐 「也?」

「嗯,我也是被買回來的!」余鳳凰直接承認道。

「對了,你花了多少啊?」

思緣猶豫了好幾下,才幽幽慢慢的開口道:「五千萬兩!」

「五千萬兩銀子?嗯,也不是很多!」

余鳳凰說的倒是氣定神閑,可看在思緣眼中就完全不同了!

畢竟五千萬已經值當十多個醉燕樓的花魁了!

思緣還想問,可卻被余鳳凰直接按在了床上。

「別的事情,就別問了,受涼了要好好休息!」

在充滿疑惑的心態中,思緣艱難的睡去了!

而唐玉,則是回到後院,繼續完善靈陣。

次日一早,唐玉去了軍部,跟尉遲德說了一下昨天伍秋瑞的情況。

尉遲德也是頗為無奈,只是說另有安排。

時間匆匆流逝。

數天過去。

期間數次,思緣朝著余鳳凰問起,關於唐玉的事情。

可余鳳凰只是簡單說說,從來不詳細介紹。

而這些天里,唐玉也沒有找過她們,思緣和余鳳凰就這麼安靜的在唐府裡頭住著。

龍衛的事情,都步入正軌,唐玉主要的精力也都放在唐府的聚靈大陣上。

而且有了軍部尉遲德資助的那一大筆資金,唐玉的聚靈大陣,一下就從摳摳搜搜變得遊刃有餘了。

連日來的忙碌,聚靈大陣終於就要完工了。

一切的工序,都已經就緒,就差最後的一步了! 「我的車被一塊大石頭攔住的時候,你在哪裡?」郝冰之問道。

「我在山下。」

「這麼說我已經從你面前經過了,你沒有攔我的車?」

「是,你的車從我面前經過,但是我在路邊的小樹林里,本來我想用一塊石頭或者放倒一棵樹橫在路中間攔住你,可是看見你的車過來了,我又放棄了。」

「為什麼要放棄?」

「我覺得該說的我已經都給你說完了。你要是諒解就諒解,不諒解我就是跪下來你也不會諒解。乾脆我就等著住號子,聽天由命。沒有必要和一個女子糾纏。寧可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大不了判刑三年。」

「小子挺有骨氣。為什麼要上來救我?」

「聽見上面傳來了不一樣的動靜,我本來已經開始往山下走了。走了幾步,我覺得還是回來看看,我在路邊的小樹林里已經潛伏兩個小時了,萬一你被劫持了,或者是被人殺死了,我耍流氓的事情可能就結束了,但是我來的時候見到過上山下山的人,警察要是查案,一定會懷疑到我,咱們有仇恨,我有作案動機,有作案時間,又在發案現場,就是最大的嫌疑人,要是扛不住訊問,一招供,吃一粒花生米足夠了,誰給我喊冤昭雪。我救的不是你,我救的是我自己。」

「沒有想到你這個傢伙思維挺縝密,會為自己打算。這是你提前編好的吧?我會調查的。不怕你狡辯。」

「請郝總調查。郝總要是沒有其他事我就走了。」

「你不是來求情的嗎?」

「我決定不再求情了,是死是活你決定。你不但可以以強、奸的罪名把我送進去,還可以以搶劫殺人的名義把我送進去。當然都是未遂。數罪併罰,判上十年二十年,我這一生就交給你了。」賀豐收說完,扭頭就出了別墅的大門。

回到出租屋,已經很晚了。陳小睿半夜才回來,一進門,「呼」的就給了賀豐收一拳頭。

「你要幹嘛?」看著怒氣沖沖的陳小睿,賀豐收不知道她為何出手這樣重。

「幹嘛?你看看我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你找來的人下手咋這麼重?真的就要把我往死里打,不是我會一些功夫,真就成了他們手下的鬼魂。」

「你說什麼?我找來的人?哪個是我找來的人?」賀豐收更加不解。

「今天晚上那四個攔路的不是你安排的人?」

「天地良心,我真的沒有安排人來打劫郝冰之。我還以為是你安排的人,你自導自演的戲,當時我還怪你為什麼不給我說一聲。後來我看劫持郝冰之的兩個人出手狠辣,才出重手把他們趕走。」

「那幾個人真的不是您安排的?昨天晚上咱們不是已經商量好的嗎?你會臨時變卦?」陳小睿不相信的問。

「是,是我臨時變卦了,本來已經找好了人,他們只要接到我的電話,就會立即趕過來,埋伏在山上。但是我覺得那樣很卑鄙,萬一哪一個傢伙出手重了,會傷到你和郝冰之,真的就會命案。」賀豐收說。

「你沒有安排人,我沒有安排人、會是誰要劫持郝冰之?難道會有第三人?今天晚上的行動明顯就是針對郝冰之的,晚上上山的車輛很少,郝冰之每天晚上都開著車上山的別墅里休息,那伙人顯然對郝冰之的生活習慣很了解。」

「郝冰之剛回來,誰會對她有深仇大恨?」

沉默了一陣,賀豐收問:「郝冰之對你怎麼樣?」

「今天晚上她挺感激我的。對你的態度是將信將疑,換做誰都會懷疑你的。」

「今天晚上是真的給郝冰之解圍的。那兩個傢伙出手不凡,我是真心的出手,郝冰之應該能夠看出來。」

「睡覺吧,等著郝冰之怎樣處理你了。」陳小睿打了一個哈欠說。

省城,著名的投資公司的老總高峰不得不放下身段,帶著律師到司法部門奔波、高峰這些日子真的想給自己幾個嘴巴子,玩了一輩子鷹,老了被鷹啄了眼睛,以前都是他玩弄別人,玩弄別人的錢,最後划拉進自己的口袋裡,怎麼見了郝蔓就鬼迷心竅,一下子就打給她了八千萬,還簽訂的協議。郝德本涉嫌殺人,不見了蹤影,沒有了郝德本的郝氏集團還是郝氏集團嗎?郝蔓劃了一張大餅,他一個老頭子會吃上嗎?紅溝確實不錯,但是要長期的投資,沒有靠譜的合作夥伴,沒有強硬的後台,只怕沒有見到勝利的曙光,已經成為先烈了。高峰現在想著就是怎樣把錢要回來。

郝蔓之前做了各種的資料,幾乎無懈可擊。郝蔓不同意,一下子把錢拿回來真的不好說。這是經濟糾紛,要是走法庭的程序,就是官司打贏了,只怕貨幣貶值,往來花費,到時候回到自己口袋裡錢也不會剩多少了。高峰這些天就找熟人托關係,看能不能按詐騙犯罪立案,要是夠上了刑事犯罪,把郝蔓拿下就容易多了,不怕她不把錢乖乖的退出來、

奔走了一天,效果不明顯。 無敵師叔祖 案件明顯是經濟糾紛,除非有證據證明郝蔓虛構了事實,隱瞞了真相,才能以犯罪立案。今天晚上陪著一個法律專家喝了不少酒,聽這位專家說案子辦起來比較麻煩。正垂頭喪氣的走著,看見寬廣的馬路邊上有一家富麗堂皇的洗浴中心,就一頭扎進來,奶奶的,好好放鬆放鬆,不能因為生氣把那個地方憋壞了。

站在窗前發獃的郝蔓忽然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不是高峰嗎?難道這個老頭子嗅到了什麼?直接來這裡找她來了。再看,發現就高峰一個人進來。郝蔓正想著要不要躲一躲。忽然一個念頭上來,一個老男人來這裡消費,縱然你有錢,房間里就有洗澡的地方,來這裡不是找樂子的是幹什麼?既然你來找樂子我就讓你樂呵夠。

高峰在大池子里沖洗過後,就開了一個房間,舒展一下肥豬一樣的五短身材,看看床頭柜上的保健按摩價格表,笑了,這些是掛羊頭賣狗肉,有幾個來做中醫保健按摩的?就按了桌子上的電話號碼。

不一會兒,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 唐玉看著連日來艱苦的成果,很是滿足。

原本數百丈的空地,現在已經是靈氣密布,四周的陣基也是嚴絲合縫。

就連殿靈都說這個工藝不錯。

「終於要完成了!」

唐玉一聲感慨。

「經過我這些天的研究,發現,這個靈陣還有一個提升極大的可能!」

殿靈的話,讓唐玉突然一下子來了興趣。

「哦?什麼可能!」

「前些天你不是得到了一件靈器,泰山鼎嗎?」

「經過我的研究,發現只要在陣法的運行上,稍作改動,就能夠將這靈器加入到這個大陣之中去!讓靈陣多了攻擊和防禦的手段!不僅僅能夠加速你的修鍊,還能夠保護這個宅子!」

「當真?」

泰山鼎到手之後,唐玉也研究過一番,可沒有想到,這個東西,居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不過,以它現在的屬性來說,能夠抵擋的攻擊還不是很強!大約只有武官三重左右吧!但是你要是能夠找到一個匹配的靈魂來當它的器魂!那不要任何力量的幫助,抵擋一個武將三四重的人,也很輕鬆!」

殿靈向來不說假話,而能夠抵擋住一個武將,也讓唐玉為之一振!

「多的不說了,先把聚靈大陣弄起來再說吧!」

很快,唐玉按照殿靈的指示,將泰山鼎灌滿靈氣。

整個泰山鼎瞬間就被金色的光芒包圍了起來。

泰山鼎凌空飛到空中,徐徐開始變大!

一丈、兩丈……很快整個泰山鼎已經到達了十多仗。

依舊懸浮在空中,猶如一尊寶剎般莊嚴。

「落!」

隨著唐玉的一聲喊,泰山鼎穩穩噹噹的落在了地上。

旋即,四周的各色靈氣縈繞在莊嚴的泰山鼎周圍。

整個院落之中,靈氣瞬間變得充盈無比!

唐玉感受著這十足的靈氣,便知道,這個聚靈大陣,成了!

沒有多想,唐玉便盤腿坐下,開始了打坐修行!

這聚靈大陣之中的靈氣,比起外面的那些地方來說,強了何止千倍!

唐玉只覺得比起在異度空間之中,還要暢快!

就在唐玉閉目修鍊的過程中,泰山鼎突發異變。

從鼎尖上滲透出一股土黃色的能量,慢慢的流淌到唐玉身邊。

轉眼便是三日後。

唐玉睜開眼。

看著眼前的泰山鼎,心裡一陣感慨。

「呼,運氣真的好啊!」

「這泰山鼎內,積攢了千年的土埋神力,居然為我所得!」

原來,三天前,那股從泰山鼎之中,噴發出的土黃色能量,是千年來,泰山鼎不斷吸收土地,從中積攢下的天地元氣!

而那些天地元氣,還經過了泰山鼎的淬鍊,變得更加精純了。

此時唐玉的實力,又是一番爆裂的增長,已經來到了武將四重!

身體內的靈氣,更是海量的增長了一番。

若不是唐玉覺得靈氣繼續增長可能會影響到操縱,那麼泰山鼎之中的力量,還能夠讓唐玉再修鍊個三天。

「這地方不錯,讓余鳳凰也進來修鍊一番吧!」

唐玉打開門,卻發現余鳳凰正站在門口,看著泰山鼎的頂。

「也不知道爺爺怎麼樣了!」余鳳凰還是有些挂念余項的,哪怕余項對於這個孫女,的確不怎麼親!

「想家了?」唐玉的聲音,打斷了余鳳凰對於余家的思念。

余鳳凰強擠出一絲笑容道:「我這不是在家嘛,以後唐府才是我家!」

看到余鳳凰那神情之中的一抹憂傷,唐玉突然才發現。自己對於重金買下的這個人,根本不了解。

「給我講講你過去的故事吧!」 闊少的私寵甜妻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