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季洛辰低眸看著懷裡就沒消停過的人,直接抬手打在了那人的後腦勺上。

「你放開我!你放開我!你聽見沒有?!放……」離落瑤雙眸一震,接著便是昏迷過去。

……

葉雨晴是沖著進來的:「落落呢?!」

樂宇軒就站在旁邊:「在裡面休息。」

葉雨晴一進去,看到的就是躺著的單薄身形。

跑到那人前,左看看右看看的。

「落落沒事吧?」夏陌歆走進來,眉心微擰。

葉雨晴抬眸:「沒事,應該是和之前一樣,身體超負荷了。」

夏陌歆踱步走近,眉心越來越擰:「我看看。」

葉雨晴想後退了幾步,給她讓出位置:「嗯。」

夏陌歆看了會兒之後,才開口道:「沒什麼,身體負荷倒是沒超,但為什麼後腦勺紅紅的?」

「紅紅的?有嗎?」葉雨晴走進,看了下:「還真有誒,怎麼搞的啊?」

季洛辰坐在旁邊,嗓音不平不淡:「我打的。」

葉雨晴扭頭:「你打的?!」

夏陌歆也是眉心微擰的看著他。

這人,不是喜歡落落來著的嗎?

怎麼又打落落啊?

季洛辰不慌不忙:「離落芊掉下去了。」

「什麼掉下去?落芊掉哪兒去哪兒啦?!」何禹微一進來就聽到這句話。

季洛辰抬眸,視線落在那道還睡著的人身上:「掉懸崖下面了。」

「懸崖?!」

何禹微是最激動的:「什麼懸崖?!怎麼就掉下去啦?!發生什麼啦?!」

季洛辰眉心微擰,抬眸嗓音淡淡:「安靜點。」

何禹微怎麼可能冷靜的下來:「到底發生什麼了?!」

「不清楚,我去的時候就已經掉下去了,離落就趴在懸崖邊上,一隻手還垂在懸崖那。」季洛辰視線落了回去:「扶他起來之後,還一直要去救離落芊。」

說到這裡,季洛辰眸光微深。

像是在想什麼:「離落認以前識她嗎?」

葉雨晴眉心微擰:「嗯?什麼?」

季洛辰抬眸:「離落之前認識離落芊嗎?」 葉雨晴聞言,手指都是一頓。

夏陌歆倒是回答了,卻不像以往一般嘴角淺笑,而是眉心微擰:「這件事,你不應該問落落嗎?」

關於後腦勺的事,夏陌歆也大概明白了。

應該就是離落瑤想下去找離落芊,但季洛辰不準。

又說不服,只能採取暴力方式了。

這些事,葉雨晴也懂,只不過。

該說的還是要說:「那你也不能下這麼重的手啊!你看看我家落落的後腦勺,紅一大塊,可能痛死了。」

季洛辰眉心微擰:「我只是打了一個穴位,讓她暫時昏迷,至於紅色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夏陌歆在時候開了口:「紅色的地方確實不是季洛辰打的。」

葉雨晴扭頭,自然是不會懷疑夏陌歆的,眉心微擰:「你發現什麼了嗎?」

夏陌歆從旁邊站了起來,一雙淺綠色的眸子有些深:「是金屬性的魔法造成的。」

「金屬性?」葉雨晴眉心擰著。

夏陌歆點頭:「嗯。」

接著轉頭,對著季洛辰問了一句:「你去的時候還有看到其他人嗎?」

季洛辰眉心微擰:「沒有。」

夏陌歆嘴角揚了下:「也對,沒有人會做了壞事還在那等著人來發現的。」

那人的做法,她應該是最了解的了吧。

莫紀羽一愣:「你知道是誰了?」

夏陌歆現在已經能控制好情緒了,抬眸對著他一笑:「怎麼可能,只不過是問問而已啦。」

葉雨晴看著夏陌歆嘴角的淺弧,再加上她剛剛說的話。

也知道是誰了……

呵,真的是,無聊。

花之雙翼 不過,為什麼會離落瑤和離落芊呢?

離落芊才剛來不久,不會惹到她的啊……

至於離落瑤,她也沒有和她強莫紀羽啊。

要找麻煩,應該也是找夏陌歆的麻煩啊。

為什麼……

「嗯?」葉雨晴眸光落在夏陌歆身上,眉心微擰了下:「陌歆,你怎麼啦?」

夏陌歆以為她是再說自己對這件事的看法,眉眼彎彎:「沒什麼啊。」

葉雨晴知道她是誤會了:「我是說,你的手怎麼啦?」

「手?」夏陌歆低眸,眸光落下間,還帶著疑惑:「怎麼啦?」

葉雨晴踱步走上前,抓起了她的手:「起紅疹了。」

夏陌歆還是眉心微擰的:「紅疹?為什麼會起紅疹啊?」

葉雨晴看著她的手,眉心擰著:「你是不是碰什麼不該碰的東西了?」

夏陌歆想了下:「沒有啊,我剛剛一直和你在一起,沒碰什麼啊。」

莫紀羽眸光落在離落瑤身上:「是不是離落?」

葉雨晴眸光微移:「落落?她不會帶讓我們不舒服的東西的。」

夏陌歆眸光落在離落瑤的腦後:「是不是那個紅紅的地方?」

葉雨晴過去看了下:「你不對金屬過敏啊。」

夏陌歆眉心擰著:「不是那個,是不是那個?」

葉雨晴瞬間就懂了:「應該不會吧,會有人隨身帶那東西嗎?」

夏陌歆這句話是用精神力說的,「她,好像蠻喜歡那個東西誒?」

葉雨晴站起來,走到了夏陌歆身旁:「你有帶葯嗎?」 夏陌歆搖頭:「沒有,我已經很久沒有過過敏了。」

葉雨晴扶額。

真的是,還真是很久很久沒過過敏了……

自從知道夏陌歆對那東西過敏之後,家裡就再也沒出現過那東西了。

莫紀羽在旁邊站了起來:「到底是什麼?」

葉雨晴滿著按住夏陌歆的手腕,頭也沒回:「茴香。」

重生嫡妃:皇叔,等一下 「茴香?」莫紀羽眉心微擰。

葉雨晴那處膏藥在給夏陌歆塗著:「陌歆從小就對這東西過敏,小時候過過一次敏,從那以後家裡就禁茴香了。」

莫紀羽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個小盒子,伸手遞給了夏陌歆:「葯。」

夏陌歆抬眸:「什麼葯?」

莫紀羽嘴角微勾,笑意淺淺:「過敏葯。」

葉雨晴轉頭看了他一眼:「陌歆的茴香過敏,普通過敏葯治不好的,只有專門的葯才可以。」

莫紀羽笑了下:「這正好就是可以治茴香過敏的葯,很好用的。」

葉雨晴接過來:「真的?」

莫紀羽嘴角笑意不減:「真的,很管用的。」

葉雨晴將那葯拿出一粒,餵給了夏陌歆:「先吃著。」

夏陌歆吃下那葯之後,才抬眸說了一句:「謝謝。」

莫紀羽嘴角弧度微深:「沒事的,我也有個朋友是這樣的,每次一過敏就很難好,後來專門去找人煉了這個葯,不過到現在也沒怎麼用過。」

葉雨晴坐在夏陌歆旁邊:「為什麼?那人沒過敏不是好事嗎?你怎麼看上去不太開心?」

莫紀羽低眸,嘴角像是又勾了下:「她現在應該還是對這個過敏,只不過,我不知道她什麼時候過敏了。」

葉雨晴一愣,眸光微移在接觸到夏陌歆的眸時。

眉梢輕挑,嘴角的斜弧微微揚起:「你為什麼不知道啊?」

莫紀羽抬眸,笑容乾淨易碎:「有些東西變了。」

葉雨晴「哦」了一聲:「她不對這個過敏了?」

莫紀羽笑了下:「那倒不是,她的茴香過敏沒那麼容易治好的。」

葉雨晴笑著打趣道:「那你到底是想讓她好,還是不想讓她好啊?」

莫紀羽嘴角笑意淺淺:「當然是想讓她好啊,她每次過敏的時候全身起紅疹,每次都撓的渾身疤,上藥又怕疼,每次看著都心疼。」

當醫生遇上不正經系統 夏陌歆因為這最後一句話,雙眸像是出現了些以前沒有的想法。

葉雨晴眸光微移的看了夏陌歆一眼,嘴角笑意略深:「所以,你喜歡她?」

莫紀羽倒也坦然:「是啊,每次都覺得她特別可愛,就想逗逗她,不過每次她都不理我。」

「逗逗她?還不理你?」葉雨晴略微偏眸,看了一眼頭有些微低著夏陌歆:「那還真是稀奇,她不喜歡你?」

莫紀羽嘴角笑意是越來越深:「怎麼會,這點自信我還是有的。」

葉雨晴「哦」了一聲,嘴角笑意更甚:「不過,你剛剛說的那些癥狀和我家陌歆還挺像的,就是我家陌歆不怕塗藥疼。」

莫紀羽偏頭,視線落下:「那還真是難得,她每次一扣,就好把皮都得扣破的那種,葯塗在肉上,著實是疼了些。」 葉雨晴笑了兩聲:「是吧,我家陌歆就不是,我在旁邊看的都疼,她就是不叫,一聲都不出,明明看上去就很疼,就是一聲不吭,裝!」

季洛辰抬眸,雙眸微眯:「你在旁邊看著?不是你給她上藥?」

葉雨晴扭頭,一臉淡然:「是啊,落落給她上藥,可仔細了,每一個破了的地方都得塗。」

季洛辰聞言,雙眸像是眯了眯:「離落?」

葉雨晴嘴角又深了下:「怎麼了嗎?季少爺有意見?」

季洛辰向後靠了點,嗓音輕嘲:「呵,男女有別,你不知道嗎?」

夏陌歆在這時候也扭頭說了句:「季少爺莫不是喜歡我們家落落哦?」

季洛辰「呵」了一聲:「怎麼可能。」

夏陌歆嘴角笑意深深淺淺的,帶著點不知名的意味:「怎麼不可能,愛情不分國界,更別說是性別了。」

季洛辰不慌不忙,淡淡的輕嘲:「那夏小姐莫不是喜歡我們家紀羽哦?」

夏陌歆聞言,嘴角的笑是真的有點凝固了:「怎麼可能。」

季洛辰像是故意學著她之前的語氣:「怎麼不可能,愛情不分國界,更何況你們之間可沒有什麼障礙。」

夏陌歆嘴角笑意略深:「算了吧,莫少爺可是光汐四大家族之一的唯一繼承人,我可高攀不起。」

身後,莫紀羽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原本就停在夏陌歆身上的視線就這麼凝在了那。

高攀不起嗎?……

葉雨晴聞言,側眸看了一眼夏陌歆。

只見那人笑意略深,眉眼彎彎,上了丑妝的臉上,不見一絲慌亂。

就像是……

在陳述一件事實……

可是,心裡,一定很難受吧……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