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聽好了,九尾!」春野櫻繼續說道,「我要求你現在就退出鳴人的身體!」

「你很在乎那傢伙嗎,小妞?」九尾咧著嘴,露著滿嘴鋒利的尖牙,冷笑。

「是又如何?」

「那麼,我拒絕!」九尾斬釘截鐵地說道!

「你說什麼?!」

兩對眼睛冰冷的目光同時落在九尾身上。

一雙是令他忌憚不已的萬花筒寫輪眼,少女冰冷的視線像針扎一樣,刺在他身上。

另一對綠寶石般的雙眸,眼裡並沒有瞳力,卻很奇怪地,給九尾帶來了更強的壓迫力!

然而九尾到底是活了幾百上千年的老怪物,殺過無數人,也被無數人殺過,這種程度的殺意,還不足以令九尾畏懼!

「我說……」感受著須佐能乎腳上的力度越來越驚人,九尾仍然混不在意地冷笑。

「我拒絕!」

砰!

九尾被須佐能乎直接踩進了土裡!

「有種、你們把我殺了!」九尾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土裡傳出來,仍然是那麼桀驁不馴,充滿殺氣,「我死了,過一段時間還會繼續復活;但漩渦鳴人死了,就會永遠地死去!」

「混蛋!」宇智波櫻氣得銀牙緊咬,「你找死!」

「哈哈哈哈!」九尾在土裡狂笑,「你們不敢殺了我,甚至不敢打我,因為漩渦鳴人的身體,還在我的體內!」

「九尾,」狂笑中,九尾突然聽到了春野櫻那熟悉的清冷而平靜的聲音,高高地傳了下來,「你該不會以為,我們真的拿你沒辦法了吧?」

九尾的笑聲戛然而止。

「你應該知道,每一對寫輪眼都有它獨特的能力。」春野櫻仍不緊不慢地說道,「而她的這對寫輪眼,掌握了一種獨特的幻術,名叫『別天神』。」

明明天氣並不冷,九尾卻突地打了一個寒顫。

「別天神的能力,可以徹底地改變中了這個術的人的想法,像修改文字一樣修改一個人的意志!」

「比如,我可以將九尾你對人類強烈的憎恨,修改成對人類情不自禁的親近和友好,並視鳴人為你永遠的主人!」

須佐能乎鬆開了腳。

九尾緩緩地從地上爬起來,不再癲狂大笑,只是臉色陰沉,死死地盯著春野櫻。

它知道春野櫻沒有騙它。

「我再重複一次,九尾,」少女冷冷地說道,「把鳴人的身體和意識還回來!」

【晚上碼字真的太辛苦了,這一章從十點碼到凌晨四點,吐血,一點靈感都沒有,用的時間最長碼出來的效果最差消耗的精力最多……】 「你在威脅我,人類?」

九尾伏地了頭顱,緊繃著身體,用它那雙兇狠的獸眸死死瞪著春野櫻。

「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春野櫻平靜地回答。

九尾安靜了幾秒,突地狂笑起來!

「呵呵吼吼吼——!」

越是狂笑,它的表情越是猙獰!

「你以為,這種威脅會對我有效嗎,愚蠢的人類!」九尾終於停止狂笑,充滿戾氣地說道,「你很在乎鳴人吧?他的生死,可是掌握在我手裡!你敢用寫輪眼控制我,我就先殺了他!」

少女眼一瞪,小臉霎時間冷了下來。

「你、找、死!!」她咬著后槽牙,冷冷地、一字一頓地說道。

一旁的宇智波櫻亦是俏臉突變,怫然不悅地猛一揮手:「哼!」

隨著少女的動作,須佐能乎猝然抬腳,狠狠地踩向九尾的頭顱!

轟!

霎時間地動山搖,碎石崩裂,整塊大地都晃了一下!

待灰塵沉降,翠色巨人已經把九尾踩在腳下,手中螺旋巨劍高高舉起,鋒芒對準了九尾的腦袋!

「咳咳!」九尾狼狽不堪地在巨人腳下掙扎著,扭頭望向懸在半空的大劍,又一次大笑起來!

「哈哈哈呵呵——!」笑聲虛弱而癲狂!

它一邊笑著,一邊說道:「來啊!殺了我啊!殺了我,鳴人也活不成,因為現在我們兩個是一體的!」

春野櫻寒著臉,冷冷地望著腳下瘋狂的九尾,一時間無言可對。

她本以為九尾是擁有智慧的妖獸,便可以對話,卻忽略了它的怨恨!

也是,傳說九尾是極端的仇恨的集合,對一切都充滿了恨意,哪有這麼簡單便能與它溝通的!

這麼多年來,她從未想過要了解九尾,從未考慮過與它交流、談判的事情,此刻面對如同刺蝟般扎人的它,便頓時感到無從下手。

真的要用別天神嗎?

春野櫻有點踟躇,這一招看起來立竿見影,但是她知道,別天神絕不能濫用,否則後患無窮,很有可能會影響她對鳴人後續的謀划!

本尊還在猶豫不決,宇智波櫻這邊卻已有了決斷。

「九尾,別小看寫輪眼的威力……」她摸著左眼,沉聲說道,「不要逼我對你動手!」

說得越多,九尾反而越發把兩個小櫻的謹慎當成了虛張聲勢和色厲內荏。

「哼!」

它冷哼一聲,竟不顧自己還被巨人踩在腳下,便悍然凝聚出一顆黑色查克拉球來!

「尾獸玉!」

那凝實而危險的黑球,蘊含著無窮的威力,九尾此舉赫然是想轟炸連自己在內的這整塊區域!

「不惜同歸於盡也要進攻嗎?好一頭兇狠毒辣的妖獸!」

宇智波櫻心中暗忖,眉梢一挑,臉色不見絲毫慌亂,卻是早已做好應對的準備——

「幻術-別天神!」

「直視我,雜種!」

瞳孔內四角風車瘋狂旋轉,將奇詭妖異的瞳力轉化為一道眼神,貫注入九尾腦海深處!

順帶的,巨人一腳將九尾踢開,查克拉黑球脫口而出,歪歪斜斜地射入不遠處的海中。

妖狐慘叫一聲,倒飛出去!

轟!

尚未完全成型的尾獸玉已經威力驚人,轟隆一聲在海里炸開,頓時將無數海水撐成一個半球,強烈的光芒從水球中迸射出來,映照得須佐能乎只剩黑白兩色,光影斑駁,明暗分界。

九尾喘著粗氣從地上爬起來。

「該死!」它捂著眼睛,語氣中帶著幾分驚懼,「你對我做了什麼!」

少女們好整以暇地跳下須佐能乎,走向九尾。

「別天神。」走在前面的宇智波櫻意味深長地說道,「我已經警告過你了。」

九尾的動作猛地僵住。

「你改變了我的意志?」它低吼著問道!

宇智波櫻微微一笑。

少女們赤著腳,光潔白皙的玉足踩在滿是碎石的地上,腳步輕盈明快。碎石子被嬌嫩的腳丫踩踏,發出細微而有規律的咔嚓聲,聽得九尾心煩意亂。

櫻不緊不慢地,款款向九尾走去。

「不,」宇智波櫻豎起食指,搖了搖,說道,「我說了,這只是個警告。」

「我只是暫時性地,在你充滿瘋狂的腦子裡,添加了必要的冷靜而已。」她頓了頓,微微歪頭,說道,「當然……還有少許對我的畏懼!」

妖狐的呼吸猛地一頓。

「畏懼?!」它怒吼一聲,瞪大了眼睛望著走在最前面的女孩,「老夫會畏懼你這樣的小女孩?」

它猛地揮爪,鋒利的指尖以毫釐之差砸在少女面前的土地上,一雙比車輪還大的獸眸充滿威脅地盯著眼前的少女。

「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宇智波櫻對九尾的威脅絲毫沒放在眼裡,輕鬆地笑了笑,說道:「至少你開始懂得冷靜了,不是嗎?」

九尾望著自己的爪子,一時間默然無語。

的確,如果是剛才的它,聽到這樣挑釁的話,早就不管不顧地發起進攻了,哪會精準地把爪子落在不傷人的位置!

腦海中,有一個聲音制止了它的過激行為。

冷靜,然後才能思考。

這些年以來,九尾第一次感覺自己的思考如此清晰!

至於畏懼……

雖然口頭上嘴硬,但內心深處,九尾真的沒有對少女深深的忌憚嗎?

一個眼神,便改變了他的想法(雖然暗地裡它並不排斥當下的這種改變)!

這雙恐怖的萬花筒寫輪眼,讓九尾想起了幾十年前它被那人奴役的經歷,那是它這一生最屈辱的經歷,也是它這一身怨恨的源泉之一!

眼下的這個女孩,雖然力量未必超越了那人,但那幻術的威力,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九尾不肯承認,但事實便是如此,它深深畏懼著這雙眼睛!

「我曾經幾次被寫輪眼控制、奴役!最後一次,就是在十幾年前你們所謂的九尾入侵事件里,當我從幻術醒來時,我發現自己正在被你們人類攻擊,最後被四代目火影封印到漩渦鳴人體內……」九尾終於平靜下來,冷冷地說道,「所以我痛恨寫輪眼!」

「我更痛恨被你們人類用寫輪眼控制的感覺!」妖狐用爪子在地上犁出幾道深溝,繼而恨恨地說道,「我不是你們人類的工具,更不是被寫輪眼奴役的寵物、奴隸!」

宇智波櫻斂起了笑容。

她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九尾,我並沒有用寫輪眼控制你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回到鳴人體內,恢復人柱力的封印狀態!」

九尾嗤笑一聲。

「我好不容易才逃脫了那個監獄,你以為我還會回去?」

少女臉上怒意一閃而過,沉聲說道:「別得寸進尺了,九尾!我說了,我不想用寫輪眼控制你,不代表我沒法用寫輪眼控制你!」

「別天神的威力你已經試過了!老實說,剛才我才用了一丁點瞳力,要是我全力以赴,便是永遠地控制你也不在話下,看在鳴人的份上我好聲好氣跟你說話,別給臉不要臉!」

少女厲聲怒喝九尾!

妖狐的臉色霎時間變得極為難看。

心底的怒火一波盛過一波,但卻始終沖不破腦子裡那道名為「冷靜」的堤壩!是以九尾還能控制住自己的動作,強迫自己平靜地聽她說下去。

宇智波櫻深吸一口氣,將語氣緩了下來:「我知道你心有不忿!但是鳴人是你的人柱力,一旦你破封而出,鳴人就會死去,所以這就是我的底線,你絕對不能完全破除封印,殺死鳴人!」

「鳴人是死是活與我有什麼關係?」九尾冷笑,「鳴人死了,我正好自由了!」

「錯,你絕對不會得到自由!」少女危險地望著九尾。

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驚人的瞳力和查克拉在瞳孔中緩緩運轉著,散發著懾人的威壓。

「好驚人的查克拉!」九尾下意識地豎起毛髮和條條尾巴,喉嚨不安地低吼!

「你敢動什麼手腳,我就會跑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你,用別天神徹底扭曲你的意志,讓你永永遠遠不得自由和安寧!」她瞪著妖異的寫輪眼,表情冷峻,說道,「好好考慮一下吧,你是有著漫長壽命的尾獸!是要在今後漫長到沒有盡頭的歲月里飽受別天神的折磨,還是回到鳴人的封印中,忍耐一下?」

「要知道,人類的壽命是短暫有限的……不過是區區幾十年時間罷了!」

「我再說一次!我無意用寫輪眼控制乃至奴役你,除非你挑戰我的底線!」

一手胡蘿蔔一手大棒……不對,胡蘿蔔沒有,大棒倒是又粗又硬,這樣的威嚇,若是之前的九尾,只怕早就一頭撞了過來,不顧一切地發泄它的怒火了!

但是冷靜下來,九尾發現自己也別無選擇。

宇智波櫻還在繼續勸說:「九尾,你也看到了,最近忍界有一個強大的組織在收集尾獸!你敢破封而出,就算沒有被我找到,也早晚會被他們抓出,成為他們的工具或者奴隸,甚至是……材料!」

妖狐眼神開始閃爍。

「是『曉』組織……」它緩緩說道,「自來也跟鳴人說過它的事情。剛才是你在跟他們戰鬥?」

九尾把目光投向本尊。

「是的……」春野櫻本尊幾步走上前,低聲說道,「與曉的首領佩恩做了一場……」

她轉頭瞥了一眼分身的眼睛,少女們對視一眼,本尊幽幽說道:「對方擁有一對名為『輪迴眼』的眼睛,非常強大,力量甚至還在完美萬花筒寫輪眼之上!」

九尾在聽到輪迴眼時微不可查地僵了一下。

那不是……他的眼睛嗎?

「你居然能在那雙眼睛底下逃得性命……真是了不起!」九尾冷笑一聲,話是讚許,可語氣卻像是在可惜春野櫻為什麼沒死在佩恩手上。

「也罷,老夫暫時就先繼續寄宿在人柱力體內吧!」

不知為何,春野櫻總覺得九尾的話語有點外強中乾的心虛。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