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去你的,家裡都有一個了,外面還有無數個,你到底還是不是人,這個世界有這麼多光棍你絕對是罪魁禍首,小心下輩子永遠都做太監。」

剮了他一眼,江緋色把頭扭向店裡。

怎麼空的?

怎麼這麼空,一個人也沒有,奇怪?

剛才她沒注意,現在仔細一聽,好象這幢大樓,變得好安靜阿。

這怎麼回事阿?

驕妻勝火 「喂!該不是叫你手下把這裡的客人全都滅了吧?」江緋色抬頭懷疑的看著穆夜池,覺得很有這種可能,因為他這人做事全憑自己喜好,才不會對別人多加考慮的。

「我在你心裡就這麼壞嗎?」

穆夜池莞爾,都下班了當然沒人了,不過他確實是挺壞的,要不然一年前也不會因為仇恨而讓那個女人對他恨之入骨了。

「你的壞用眼睛就能夠放大看,壞氣橫生,從骨子裡透出來的。壞人!」

江緋色沒有注意到他的臉色,說得理直氣壯。

「好象被你說中了,我的確這麼壞。」眼底沉了沉,穆夜池忽然沉默了下來,只是抱著江緋色的動作沒有鬆開。

一出店門,顧瀾和幾干保鏢全都愕然。

敢情他們的少爺真的甩開會議在這裡把妹?而且還用了這麼大半天,還用抱的走出來?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他們有jq?

雖然不敢太表現得明目張胆,但是眾人眼角那點yy的想法和他們表現出來的無數幻想氣氛,江緋色和穆夜池自然是看得真切。

江緋色狠狠在暗裡擰著他皮肉一把。

真是混蛋,看看他的手下,都把他們兩個人想成什麼樣子了,難道他們還以為他們真的在裡面那個那個嗎?窘死人了。

被她一擰,穆夜池臉色一正,聲音和表情又恢復了他一慣的冰冷。

「還不快去開車?都愣著做什麼?」

冷淡的話一出,手下也就全散開各自準備著自己的崗位之事。

等江緋色坐上穆夜池的車,她忽然想起了一件大事,一個被她忽略掉的人,陸北霆他應該氣到不行了吧。

小手一拍腦門,江緋色拿出手機一看,屏幕上滿滿的,全是他打來的電話和簡訊。

完蛋了,這次真的讓他死心了吧。

剛才她手機是放在他們櫃檯里,他們為什麼也不來叫下她呢?真是沒良心。

「在看什麼?你男朋友?」

身邊的穆夜池一側身,就看到她寶貝的捧著手機出神,臉色不悅一擰,很快又恢復如常。

「跟你又沒關係!都是你害的!」江緋色扁扁小嘴,按下陸北霆的號碼。

「陌塵嗎?你這丫頭怎麼消失這麼久?你知不知道我已經在警察局,你在不打電話過來我就報警了。」

陸北霆估計是急壞了,電話一接通連問是不是本人都沒問就一大竄的話。

雖然這話聽起來很是婆媽,但是江緋色可是聽得心窩暖成一團,喜笑著小臉嬌嗔應話。

「去嘛! 網游之王者再戰 去警察局也好,人家等下就去找你去,衣服可沒買到呢,下次保證不敢這樣了。」

末了她還嬌笑的撒嬌了一句。

滿臉的喜笑開顏,溫柔的輕聲細語,自然無比的撒嬌,穆夜池聽著就是這麼的刺耳。

「你男朋友對你可真好,怪不得你不答應我。」

冷淡的聲音,沒有了剛才的模樣,聽起來像是無比的諷刺。

「懶得跟你解釋!」江緋色對他的忽冷忽熱應該算是習以為常,所以她並沒多大的意外和有什麼別的猜測。

「真是可惜,如果他知道現在正跟他甜言蜜語撒嬌的女朋友,剛才還跟別的男人纏綿,不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呢?」

「你丫的給我停車,我要下車!」江緋色瞥了眼冷著臉的穆夜池,到嘴的話咽了回去,大聲喊著。

開車的是顧瀾,沒有少爺的命令他可不敢隨便停車。

「喂!你沒有聽到嗎?我讓你停車!」江緋色瞪著穆夜池,聲音尖銳。滿臉怒氣。

「林陌塵,不要惹我生氣,否則沒什麼好果子吃。今天晚上我要你陪我用晚餐。」

隱婚摯愛:前夫請放手 穆夜池對她的話和激動不為所動,依然沒有下令顧瀾停車。

「你做夢!」

江緋色冷冷應話,在穆夜池的冷眼裡忽然拉開車門。

「你這女人,找死嗎?」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穆夜池憤怒一吼,眼眸不可置信的看著被他及時拉回來的女人,這裡可是高速公路,就算她跳出去沒有丟了小命,這來往急速賓士的車可是絡繹不絕,她就這麼想逃離他身邊,即使是被車輛輾得碎掉也甘願嗎?

他不知道,把她拉回來那一刻,他的心有多麼的害怕,害怕她像那個女人一樣,從此在他的世界里消失。

如果有機會,他很想對那個人說一句:他會離婚是因為他想要跟她重新開始,沒有仇恨,沒有複雜關係,他把自己全部放大到她面前,讓她知道他心裡的喜怒哀樂,他心裡隱藏起來的看不到的陰暗,悲傷,痛苦。

可是不知道哪裡出了錯,他幡然醒悟的時候她已經消失。

江緋色用力甩開穆夜池,對他的舉動十分反感,「你是我的誰嗎,拉住我做什麼,你沒有資格管著我的生死。給我放手,你現在要麼看著我跳下去,要麼你把車靠邊停讓我下車。」

冷清無情的話打斷穆夜池的思緒。

他嘴角抿得緊緊的。望進她倔強的雙眼。

江緋色一眼不眨,沒有避開他的眼神,固執冷漠。

她是真的,沒有鬧脾氣,沒有假裝。

穆夜池手一松,移開了視線,淡淡的吩咐,「顧瀾,把車找個位置停下。」

顧瀾愣了愣,低聲應道:「是!」

這個女孩太倔了,剛才也讓他嚇了一大跳。

就算是他們這些大老爺們,估計也沒多少個人敢在這麼跳下去,而且這個女孩兒的出現似乎讓少爺有很多不可思議的舉動。

也許少爺能復出會振作,還是因為她,看起來是好事,就是江小姐……

從一年前江小姐出事離開人世以後,他很久沒有看到少爺有除了冷漠頹廢之外的情緒了。。

車停下,江緋色話也沒吱一聲,打開車門跳下車。

幸好這裡還能攔到tx。

她知道穆夜池在看她,她知道不能讓陸北霆來接她。

所以她攔了車,報了個不是跟陸北霆約好的地方。

「少爺,要不要跟上去?」顧瀾皺了皺眉,問少爺。

穆夜池眉宇淡淡一皺,「不用,回去。」

「是!」顧瀾神情一愣,沒在多說什麼,應了聲,車子又重新往高速上行駛而去。

少爺的事情,他不想過多問,因為他知道少爺心中有一道深深的疤痕,在外人看不見的地方,時刻都在宛如魔鬼吞噬這少爺。

車內的穆夜池墨眉擰得很緊,手握得發白,望向車窗外的眼,黯然,一沉在沉。

*……

高級優雅的餐廳內。

江緋色顯然心不在焉。

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手裡精美小巧的湯勺在她手裡被她胡亂擺動,小臉很安靜,櫻花瓣好看的唇抿得緊緊,不說話,亦是皺著秀眉。

「怎麼了?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一旁的陸北霆看她這樣,便柔聲的小聲關切。

「什麼?」江緋色抬起尖尖的下巴,被他忽然響起的聲音嚇了一大跳。

她抬起頭,意識到是陸北霆再問話。

「我看你好像有心事,怕你因為上次去警察局的事情困擾。」陸北霆體貼的找了借口安撫。

江緋色回過神,伸手把額前髮絲理了理,輕笑應話,「謝謝,沒事。」

陸北霆笑了笑,也沒在說什麼,「沒事就好。」

「那天真是抱歉,你一定非常生氣吧。」江緋色喝了口清茶,揚著小臉朝他主動表示愧疚。

「我像是這麼小氣的人嗎?倒是你,沒事就好,我不是小氣的人,別擔心。」陸北霆笑容溫暖,指指面前美食,很自然轉移了話題:「很好吃。」

他似乎很喜歡這一份新鮮美味的日本料理,吃得十分盡興。

「那你多吃點,我還很飽,吃不了什麼東西。」

相對於他的盡興,江緋色就顯得心事重重。

真是該死。

她真的不是故意要在這個時候想起穆夜池,但是她真的在思考他,滿腦子都是他,猜測他的種種可能,導致她現在對陸北霆尷尬又抱歉。

他低下小腦袋佯裝著專心吃料理的樣子,很心虛的不敢去跟陸北霆相望,也很害怕他忽然問她那天去哪裡的細節。

她一向討厭說謊,實在編製不出讓人可信的借口。

不過陸北霆如此溫柔的人,即使知道了大概也只是包容的溫柔一笑吧,畢竟又不是她主動去招惹穆夜池,她跟陸北霆之間,更不應該生出曖~昧的想法……

江緋色小心的偷偷揚起眼角望了望陸北霆他,心思百轉。

「陌塵。」

陸北霆張開嘴正想叫眼前的女人,一陣悅耳的手機鈴聲把他的話打斷。

鈴聲的來源,是江緋色的包包。

「那……我先接個電話。」 烙印嬌妻:爹地,媽咪又跑了 江緋色剛才還在緊張著他不知道要問她什麼,所幸這鈴聲讓她鬆了口氣。

「好,那你接吧,我吃著等你。」

江緋色點點頭。

她發現是個陌生似乎又有點熟悉的號碼,狐疑的按下聽鍵。

「您好!我是林陌塵。」

小聲的接聽,她在猜測著對方的身份。

「是我!」

低沉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熟悉而遙遠,卻江緋色心神一震。

這聲音,她太熟悉了。

是穆夜池。

沈生不見了,就輪到他陰魂不散的出現嗎,這該死的老天爺。

「對不起,先生您打錯電話了,我不認識您,再見!」再也不見。

江緋色假裝著不認識他,果斷掛上電話。

可惜,她才坐回位置不到幾秒,手機在次響起。

瞄了眼屏幕,江緋色果斷忽視。

「怎麼不接?說不定真是多年不見的朋友,有什麼事情找你呢?」

電話響個不停,陸北霆也有些疑惑的說道。

「我不認識,要不……你幫我接怎麼樣?」江緋色忽然把手機遞給陸北霆,有些惡作劇。

最好陸北霆的聲音能讓穆夜池知難而退,穆夜池這樣的男人,絕對受不了。

看她小臉上狡黠的表情,陸北霆無奈又心甘情願的點頭,「好吧,如果你不方便,我來幫你接是最好的事情。」

江緋色特別開心的把手機遞給陸北霆,眉眼笑容都軟了寒冷,「謝謝,你真好。

陸北霆嘴角盪起一抹笑容,惹得江緋色有些羞愧。

「你是哪位?」

「……!」

電話那頭在聽到男人的聲音時,果然沒有反應。

江緋色和陸北霆對望一眼,以為他是放棄了。

「我是穆夜池,麻煩你把手機拿給林陌塵接聽。」

在江緋色以為穆夜池放棄的時候,他冷淡的聲音忽然響起。

江緋色鬱悶的看了眼陸北霆,不知道要不要接他遞過來的手機。

算了,躲不了。

「麻煩您別來打擾別人的時間好嗎?我真的不認識你。對,就算因為工作等原因,我們有幸見上一面,也沒必要麻煩穆總裁你親自打這個電話,我實在無福消受。」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