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這羅蘭制衣就好像是這個小孩子一樣,而我就是東大娘,若只是單單聽信他們的,恐怕……」

雖然唐玉理論知識不少,可實際的應用卻不多,而今卻被意外的點透。

憑藉唐玉的聰明,一下就領悟了其中的關鍵。

「所以說,還是要想辦法之間見見趙思衣才是關鍵!」

對於剛剛獲得的情報,唐玉都留了三分的懷疑。

想了想,唐玉朝著上次的陵園裡走了去。

按照唐玉的想法,陵園一來不吉利,少有人去。二來地方本來偏僻,就算是被發現了,也容易跑。

待到天色摸黑,唐玉又一次的經過那條小河,潛伏到了陵園之中。

可這一次,似乎整個陵園都是空的,似乎連一個人都沒有。

小心翼翼的潛伏到陵園之中,看著上次跟尤鐮在地上翻滾過的花園,看著熟悉的宮殿。唐玉更是多了幾分謹慎。

可就在離開花園,進入到宮殿之中的時候,唐玉突然感覺到了一道禁制。

「前面危險!」殿靈的聲音,忽然傳來。

「怎麼?」

「前面有一道很強大的禁制,似乎是從血脈出發的,威力極強,你根本承受不住!」殿靈眼裡的提醒道。

可唐玉,卻並沒有立馬離開,反而像是能夠看到那道禁制一樣,緩緩走到那禁制面前。

凝視了良久之後,突然伸手。

果然,唐玉眼前本來平平無奇的空氣中,突然多了一道光幕,而最離奇的是,唐玉的手居然毫髮無傷的穿了過去。 從基地出來,到了國道上,賀豐收拍打著駕駛室,要求停車,司機就像沒有聽見一樣,一直把賀豐收快拉到了紅溝才停下。

「剛才為什麼不停車?」賀豐收怒視著司機。

「這輛車沒有中途停車的權利,更沒有中途上下人的權利。我在這裡停車已經是破例了。」司機不屑的說道。

賀豐收攔住一輛過路的公交車,往悶罐子車回來的方向前行,這裡里那女子的家庭住址有三百多公里,是里省城最偏遠的山區。

倒騰了幾輛車,終於快到那個山村了,想著要去一個陌生人家,最好買一些禮物,就買了一些禮品賺了一大包。可是往前已經不通車了,就一路打聽,背著背包走了幾個小時的山路,才來到那個只有十幾戶人家的山村。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山下已經綠意盎然了,這裡的果樹才含苞欲放,這個村子就叫桃園山村,聽名字是世外桃源,走在山道上也是世外桃源般的景緻,只是這裡太偏僻了,偏僻的外人很難進來。

果園裡一個婦女在整理果樹,賀豐收問了張璐家是不是住在這裡?

婦女勉強聽懂賀豐收不大標準俺爹普通話,狐疑的看著賀豐收,大概是被他身上的禮物吸引了,知道來的不是壞人,就隨手指了一下:「最東邊的那一家。」

走到那戶人家,山村的房子本來就破敗,這一家更是寒酸,兩間石頭砌的房子。一間廚房,勉強有一個院落,一道木門。賀豐收上前拍拍門,好久,裡面一個孱弱的聲音問道:「誰呀?」

「我,來找張璐的。」

門開了,一個佝僂著身子,面色憔悴,蓬頭垢面看不出實際年齡的女人打開了院門。「你找誰?」

「我找張璐。大娘。」賀豐收覺得婦女有六七十歲。

「張璐,小璐回來了?」婦女反問道,看她目光獃滯,像是神經有問題。

「大娘,我是張璐的朋友,來找張璐的。」

思君能有幾多愁 「張璐你們一起回來了?進屋吧?」婦女盯著賀豐收肩上的禮物包,說道。

賀豐收往屋子裡看看,雜亂無章,透出一股難聞的混合氣味。就說道:「我不進屋了,就在院子里等她一會兒吧?大娘,這是糕點,您嘗嘗。」賀豐收從包里拿出一袋子花生餅,打開,還沒有拿出來,婦女就一把奪過去往嘴裡塞。

婦女大口的吃著,賀豐收跟她問不出來什麼,就在院子里吸煙,這是一戶什麼樣的人家啊!可以說是家徒四壁。抽了兩隻煙,外面進來一個中年男子,男子像是從田間回來,渾身的塵土,看見賀豐收,上下打量了了一番,沒有驚訝,大概是有人給他說家裡來了客人。

「大叔。您回來了。」賀豐收判斷這個男人應該是這家的男主人,遞上去一支煙。。

男人在院子里的一塊石頭上坐下,點上煙,深吸了一口「你來找鄭璐?」

「是,我來找張璐,大叔,您是······」

「我是張璐她爹。你來找她有事?」

「我是張璐以前是同時,好久沒有聯繫上她了,就按著她身份證上的地址來了。」賀豐收來的時候已經想好了說辭。

男人又上下打量賀豐收,嘴裡的香煙不幾口就吸完了,賀豐收連忙遞上一支。

「你是張璐的朋友?」男人問道。也是,如果不是男女朋友,哪一個人會發瘋了找到這個山溝里來?

「是。張璐是不是回來了?」賀豐收順著男人的話說。

「憑什麼讓我相信你是張璐的朋友?」

「你讓張璐來見我不就知道了。」賀豐收說道,他想,只要張璐來了,憑那個眼神,憑張璐曾經看過他的身體,她一定會認出他來。他也一定能夠認出她來。

「張璐好幾個月都沒有回來。」男人說道。這在賀豐收的意料之中,憑這個髒兮兮的院子,他就知道張璐可能沒有回來,一個青春愛美的年輕女孩不會把家裡照顧成這個樣子。

「張璐在哪裡打工?你能給我她的地址嗎?」

「不能,因為我不相信你是張璐的朋友。」男人直爽的說。

賀豐收想了想,從兜里掏出那枚戒指遞給男人。「這個你應該見過吧,張璐一直戴在手上的。」

男人接過戒指,在夕陽下仔細看了,又看看賀豐收,說道:「我認識這個戒指,的確是我女兒的。不過我真的說不上她現在哪裡打工,我可以幫你問問,她是和鄰村的一個女孩一起出去打工的,那女孩一定有她的地址。你看,孩子,天馬上就要黑了,你就住下,我明天去問。」

「好,大叔,那就麻煩你了。」

「不要客氣,你大老遠的來,拿這麼多東西。 盛世嬌寵:不良王妃撩又甜 你先坐,我準備飯菜。」男人回屋去了,然後從屋裡出來,手裡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大砍刀。

男人不說話,掂著大砍刀蹲在院子里,在磨刀石上「滋啦滋啦」的磨了起來。

獨家寵妻:冷漠夜少很會撩 男人磨刀磨得細緻,不斷的掂起砍刀,在眼前看看,用手指試一試刀鋒。男人磨了很久,一直還在磨。「滋啦滋啦」的聲音令人心煩意亂。賀豐收又不寒而慄的感覺。

「大叔,你磨刀幹啥?」

「這刀好久沒有磨了,我怕到時候不鋒利,刃卷了。」男人答非所問。

「你是要往往外面砍柴?」賀豐收不知道家裡來了客人,為什麼要這麼長時間的磨刀。

「不是,是準備砍人。」男子說著,斜眼看了一眼夕陽,嘴角一絲猙獰的笑。

賀豐收瞪大了眼睛。見他驚懼的樣子。,男子笑了,說道:「給你開玩笑,準備殺雞子。」

殺雞子沒有必要這麼長時間的磨刀吧?

「不要麻煩了,隨便吃一點就行了。」

「你大老遠的來一趟不容易,我等這一天都等了二十年了。」男人說。

看來男人真的把自己當做未來的乘龍快婿了。未來女婿上門,哪有不殺雞宰羊的?

磨了刀,男人雞窩邊去。天剛黑,雞子都進了雞窩。男子抓住一隻大公雞,大公雞「咯咯」的叫,男子一腳踩住雞子的頭,一刀下去,雞頭和雞身子斷開。 「和我想的沒錯,經過上次的傳承之後,我對於這裡來說,應該算是自己人了!」

唐玉印證了自己的判斷。

其實唐玉的判斷過程還是有些誤差的,雖然結果看起來沒有什麼不同。

進入了宮殿的唐玉,更是小心翼翼的走著,生怕一個不注意,觸碰到了什麼機關。

在唐玉的想象中,皇室陵寢,裡面機關暗道巨多,而且個個生猛,不易抵抗。

轉過一個彎,唐玉突然聽見了一點響動。

於是,屏氣凝神的朝前面悄悄的摸了過去。

長長的過道,裡面有一道暗紅色的門,而響聲就是從那門裡發出來的。

「呼!!」

「嘶,呼!!」

那種聲音,像是什麼遭受重傷了的猛獸一樣。

唐玉壓著步子,慢慢靠近,越靠近,就越是能夠感受到那種粗壯的呼吸聲。

走到那暗紅色的門前七八步的時候,唐玉似乎都能夠聞到裡面的腥臭味。

霎時間,唐玉靈魂之力乍起,朝著裡面飛去。

剛剛穿過門,就發現了一隻巨大的蜥蜴,被關在屋裡的深坑之中。

坑的大小,剛剛好把那隻巨大的蜥蜴完全關起來,但是顯然沒有足夠的空間留給它活動,而且渾身是血,顯然是受了重傷。

而靈魂,也是較為虛弱的。

「這是幹什麼呢?」

經過一番細緻的觀察后,唐玉還發現,這深坑之中,似乎並不是完全密封的。

底部有一些流通的小孔,通向別的地方。

而這隻巨大的蜥蜴所流出的鮮血,就通過這些小孔流走了。

這個房間,似乎只是為了放它的血。

猶豫了一下,唐玉還是推開了門。

而開門的一瞬間,那隻巨大的蜥蜴,就好似發狂了一般,努力一躍,想要跳出深坑。

可剛剛站起來,那深坑上面就閃爍起一陣閃電。

噼里啪啦之後,那隻巨大的蜥蜴就再沒有了動靜。

這時候,唐玉才發現,原來這坑的表面上又一張細密的黑色的網。

若不是剛剛發射過閃電,在這個幽暗的房間之中,一般人還真的看不到。

而被閃電電過之後,那巨大的蜥蜴後背上,又多了許多傷口,鮮血再度徐徐流出。

「甚是殘忍啊!」唐玉不禁在心中感慨,雖然眼前這東西並非人類,可也是一條生命啊。

就在此時,唐玉突然聽見了一個聲音。

「救救我!」

清清楚楚的三個字,唐玉嚇了一跳,立馬四顧。

可什麼都沒有看到!

「難道是高手?」唐玉立馬進入了戰鬥的準備狀態,靈魂之力全開,隨時準備迎接那個高手。

可轉念一想,「不對啊,若是敵人,為什麼要說救救我呢?難道是?」

唐玉將目光轉移到了眼前這個巨大的蜥蜴上。

「救救我!」

「你會說話!?」唐玉驚恐的看著眼前的這東西,不禁後退了兩步。

「救……」

經過一番簡單的交流之後,唐玉發現,眼前這個巨大的蜥蜴,並不是完全會說話,只是會簡單的幾句,大約說話的水平就跟兩三歲的孩提差不多。

「你想離開這裡,重獲自由?」

蜥蜴點頭。

「可我應該怎麼幫助你脫離這張大網呢?」

蜥蜴搖頭。

於是,唐玉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到這裡來,主要是想要打聽情報,順便聯繫趙思衣,救它必然要弄出巨大的動靜,說不定會因小失大……」

這麼一想,唐玉心中有了決斷。

「蜥蜴老兄,今天恐怕不能救你了,若是有機會,下次來放你離開!」

唐玉說罷,轉身就要離開。

而唐玉剛剛轉身,那蜥蜴就如同發狂一般,再度高高躍起,重重的撞擊在了電網之上。

噼里啪啦!一通電擊之後,又是幾聲哀嚎。

唐玉甚至能夠看到那大蜥蜴眼角的淚水,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唐玉也是無能為力啊!

搖了搖頭,唐玉還是狠心的離開了。

有了這一遭經歷之後,唐玉的心裡不禁沉重了許多。

「這種吸血的惡毒之事,只怕和國師甘龍逃不開關係,先前趙思衣就是在幫甘龍煉製陰屍兵。說不定這個鮮血就是關鍵的材料……」

對於那些事情,唐玉實在是不太了解,就只能夠胡亂猜測一番。

最後,唐玉又在宮殿之中胡亂轉了轉,一塊布簾之後的立柱上,用指甲淺淺的留下了一個玉字。

而且還將那布簾做了一點特別的記號。

「希望趙思衣能夠看的到吧!」

而此時的趙思衣,正在被諸多人堵在自己的宮殿之中。

宮殿門外,茗妃、成王……還有好幾個趙思衣的長輩,都站在門外。

加上他們的僕從手下,門外足足圍了七八十人。

宮殿內。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