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不論是什麼,過去一看便知道了!他本是個執拗的人。想到這裡,一振背後的飛翼,瞬間升上了高空!

你的姓氏,我的故事 「你等各回營地,我去去便回!」周啟低頭一掃下方的眾人,隨口吩咐了一句,漆黑的羽翼一扇,眨眼就去得遠了!

「主人!去不得啊!」木鹿大王見他升空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他的想法。急忙出聲阻攔。可話音剛一落下,視野中卻早已失去了周啟的影子!

頭頂的天幕越發暗淡!金光銀華卻越發的絢爛!在蒼茫的暮色中猶如凝成了兩道實質般的光輝,彼此交疊在一起。

隨著距離逐漸被拉近,周啟的視野中,巫神神廟的輪廓也愈發的清晰可見!

四面稜錐形,確實和金字塔很像。隨著周啟逐漸靠近,他先前心中升起的荒謬感卻逐步得到了印證。不但如此,隨著距離被拉近,他的眼中赫然多了一抹深深的驚訝!

他的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如同金字塔一般的神廟決然不是什麼海市蜃樓!而是實際真實的存在!

周啟奮力揮動飛翼,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木鹿大王透露的信息告訴他,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他心中那分神秘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並且不斷的提醒他,一定要進入其中,否則他一定會錯過非常重要的東西。具體是什麼他不知道,只是在潛意識當中感覺到,必定和自己腦海中長久以來困擾的一個謎題有關!

一排排密集的大樹,那一座座碩大的蒼翠樹冠將下方的大地盡數遮掩。如同一條深綠色的毯子。顏色是那樣的純凈!

不遠處,在樹木掩映之間,一座佔地數平方公里,從四邊形的底座到塔尖,足有上百米的巨大金字塔愈高高矗立在眼前!

周啟扇動飛翼,懸浮在半空。雙目凝注著這完全不可能出現在這個位面的建築,臉上一片凝重。先前他所看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當金字塔在他眼前顯露出全貌的時候,帶給他的是無與倫比的震撼!

呈階梯型逐漸往上遞進的塔身表面,粗糙的石刻,滿布被歲月侵蝕的痕迹!

周啟暗自用心神一掃!

「49層!」

為什麼是49層?他曾經默想過許多數據。卻無法將任何東西和49這個數字劃上等號!

周啟將飛翼一收,緩緩降落在近一丈方圓的塔頂。腳下傳來的真實觸感,將他心中的最後一絲疑慮打消!

神廟確實存在!無比真實地存在於他的腳下!

在與塔身接觸的瞬間,他想要進入其中的慾望,變得前所未有的強烈。

周啟以極快的速度,繞著金字塔飛行了一周。 柏先生的定製女友計劃 妖后很傾城 除了發現塔身上一個個方圓足有數丈大小的奇怪符號外,整座金字塔般的神廟嚴絲合縫,沒有任何的縫隙。更別說有能夠進入的大門。

「一定有進去的方法,自己沒有發現!」想到這裡,他將散發向周圍的靈覺感應迅速地收攏。縷縷神識潛入靈覺中,如雷達般地在塔身上自上往下逐寸地掃過!

「49!48!47!……」

隨著神識不斷往下推移,他的眉頭皺的越緊!腦海中,一副神廟的立體圖樣,如同電腦三維成像一般,也正從上而下地逐層生成。

直到神識落到地面!他已然沒有從塔身上發現任何可以進入的通道。

「難道會在地下?」周啟一面凝神思索,緩緩將靈覺透過了地表!

腦海中一片漆黑!以他變異后強大的靈覺異能,似乎受到了某種能量屏障的阻礙。竟然無法滲透地表!

「有古怪!」

周啟將靈覺一收,心神電閃。既然這樣,那就如之前進入地宮取寶時一樣!遁進去!

想做便做!

生怕遁地符的效力不足以支撐自己進入其中。周啟從塔頂一躍落到地面,在腳踩地面的瞬間,左手併攏兩指,指尖龍蛇飛舞,用劍指飛快地書寫了一道遁地靈符。往自己身上一貼!

隨著一道明黃色的光芒亮起,他整個人嗖的一下,在地面上倏忽不見!

而就在他身影消失的瞬間!

整個世界突然為之一靜!

林間的飛禽走獸,亦或是隨著晚風搖曳的樹枝。宛如看電視的時候不小心摁動了暫停鍵,詭異地陷入了靜止的狀態!甚至就連數百里之外,正在虔誠進行參拜的兀突骨等人也如同被人釋放了定身咒,如木偶一般保持著僵硬的姿勢趴伏在地上!

然而這一切,周啟全無所知!

耀眼的強光,如同正午的太陽,讓雙眼隱隱感到一陣刺痛。

「嗯?」眼前的一片光明,出乎了周啟的預料。讓他忍不住輕咦出聲。這與他預想中一片黑暗的場景截然是兩個極端!

這完全密閉的神廟中怎麼會有光?

待雙眼適應了刺目的強光之後,周啟雙目一掃,入目的場景再度讓他感到深深的震撼和驚訝!

這巨大的金字塔內部竟然是中空的!自己竟然像是走進了一間呈錐形結構的碩大的房間里一樣,在空曠而高大的的「房間」四壁,一塊塊足有數十平米的方形鏡面,將塔頂傳下來的光線層層反射,放大!

正是這被一道道折射的光線,將這巨大的空間照的纖毫畢現!

神廟內如同一個被搬走了所有傢具的大廳,四下空無一物。只在正對塔頂的位置孤零零地矗立著一根高約10米,黑乎乎的圖騰柱。在圖騰柱前,甚至連祭祀用的石台和桌案都沒有。

地面上堆積著直沒過腳踝的厚厚塵土,偶爾可以看到,一節節早已在風化后變得斑駁不堪的骸骨自灰塵中顯露。依稀從碎片中可以看出,他們都是人類留下的!

周啟神識一掃,僅露出地面的骸骨就不下數百具。一想這滿地的灰塵,他不由頭皮隱隱一陣發麻。這地面上堆積的究竟是灰塵還是骨灰?

略微平復下心中的些許忐忑,踩著沙沙作響的灰塵和骨骸,周啟緩步向著這大廳里唯一顯眼的圖騰柱走去。

黑乎乎的圖騰柱,看不出是用什麼材質雕成,靠近地面的部分如同圓木,表面上生有一絲絲的裂縫。在柱身3米之上。開始出現了一個個如同金字塔表面刻有的奇怪字元。看樣子像是某種古老的象形文字。

再往上,出現了一幅幅圖案。有宇宙空間,有日月星辰。還有一個個如同水母一般,額頭長有一隻巨眼,身軀生有無數觸鬚的巨大怪物!

而在這些怪物圖案的四周,一顆顆星辰如同米粒一般散落。與它們碩大的身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再往上,出現了各式各樣的生物圖形。所有的生物都是成雙成對,有雄有雌!在其中,周啟赫然發現了人類的身影。同時也看到了惡魔的影像!

周啟目光徐徐往上移動!

在圖騰柱的頂端,他看到了一隻碩大的眼睛。

睫毛,眼眶,眼瞳!幾筆粗陋的線條生動地勾勒出了眼睛的大體形狀。

他無法用語言形容這是一隻怎樣的眼睛。這隻雕刻在圖騰柱上的眼睛不論從那個角度看,都能感受到,其中彷彿正有一道目光,跨越了時間和空間,正如神祗一般注視著自己!

當周啟的雙眼落在這隻眼睛上的瞬間,他的目光就再也無法挪開!心中那強烈的念頭告訴他,呼喚他前來的原因,就隱藏在其中! 根本和劇情背景不相符,卻在南荒住民口中稱為巫神神廟的金字塔!

外形奇特,雕刻有大量不明符號和各類奇怪生物的圖騰柱!

以及那滿地疑似骨灰的的塵土和大量風化的屍骸!

所有的這一切,就如一個個謎團橫亘在眼前,讓周啟感到無比的困惑。

幾乎是下意識地,周啟將心神全部投向了圖騰柱頂端,那隻造型簡陋卻讓他感到頭皮陣陣發麻的眼睛。

透過意識,似乎有一陣陣他聽不到的聲音在呼喚著他。

遵從這縷意識的指引,心靈溝通異能不由自主地產生了作用。循著他的目光向著圖騰柱上的巨眼寸寸的接近!

是的!是它沒錯!越是接近,越發能感受到他的召喚!

就在周啟放開自己的心靈,分出一縷神識滲透如巨大的眼睛之際!

「轟!」

腦海中彷彿宇宙初開!

周啟只覺自己雙耳一陣轟鳴,隨著一陣強烈的暈眩感襲來,他驟然感到眼前變得一片漆黑。腳下一陣虛浮,彷彿來到了宇宙虛空,處於真空狀態時一般。

他心裡驀然生出一種異常熟悉的感覺。除了沒有那巨大的光幕,和無數的繁星之外。這感覺與每當任務結束時,回歸空間時的情形簡直一模一樣!

「嘶!」周啟暗自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懷有無比的忐忑。突然有這樣的感覺,讓他在感到驚悚的同時,也隱隱有幾分激動和期待。

呼喚自己意識的巨眼中,難道記錄著關於空間的秘密?

虛空中,一絲突然出現的光點劃破了眼前如同永恆般的黑暗。在一片漆黑中,是那樣的耀眼!

周啟猛吃一驚!

只見如針尖大小的光點,閃爍著若隱若現的微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正逐漸的變大。周啟知道,這是光點距離自己越來越近了。在這感受不到時空的黑暗中,不知道是自己正向這光點接近,還是這光點正向自己飛來。亦或兩者都是!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或許只是霎那,或許已過了千年。

在周啟心中驚疑不定之際,原本微不足道的光點,已然近在眼前!

一團如籃球大小的光團,散發著蒙蒙的青光,如同有著自己獨立意識的魂體,在虛空中幽幽飄蕩。

「這!」周啟驚疑不定地注視著光團,他清晰地感受到,勾起自己心中求知與共鳴的源頭,正在於此!

就在這時,眼前的光團突然猛的一亮!化作了一縷幽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嗖的一聲鑽入了周啟的眉心!

霎時!

周啟的整個意識海洋如同掀起了驚濤海浪。彷彿一片片被雜碎的玻璃,無數繁雜的意識片段帶著尖銳的撞角,刺激著他的神經!

有在愛琴海邊,他揮劍斬殺薛西斯時的畫面!

有在北方不死院中,他從院牆上跳下用火焰壺重創惡魔時的景象!

有如同黑客帝國中,數以億記的培養皿排列在巨大工廠中的場景。而他只看了一眼,便赫然從其中找到了自己的身影!

…….

一幕幕經歷過的,沒經歷過的畫面如過電一般在他腦海中流轉!

周啟完全被這一幕幕畫面驚呆了!為什麼自己會看到這些?為什麼這一切看上去會那樣熟悉!

隨著腦海中流轉的畫面進行到最後一幅!

他看到了地球!

他的視角就如同站在月球上,俯視著眼前藍色的美麗星球。視野中,這人類的家鄉乍一看與之前在科技頻道中看到的沒有任何分別!

可仔細一看,他卻發現,有無數肉眼難辨的觸手,密如蛛網地覆蓋在地球表面!這些粗大的觸手宛如無形。可周啟卻能清晰地感受到它們的存在。

就在他將意識循著觸手的軌跡,追溯向源頭的時候!

周啟陡然一驚!渾身寒毛倒豎!冥冥中他感到有一股無可比擬的強大意志,帶著從未感受過的壓迫感和威脅!從宇宙虛空中降臨!

是的沒錯!或許用警告來形容會更加的貼切!

周啟有種感覺,只要的他意識在敢於妄動分毫!他全身上下所有的一切將會在這龐大的意志下化作虛無!

而就在這時,他腦海中所有的意識碎片轟然破碎!就彷彿虛空中的億萬星辰同時發生爆炸一般!識海深處傳來一陣無法形容的劇痛,讓他忍不住悶哼一聲。緊接著強烈的失重感再度襲來,他的眼前再次變成了一片黑暗。

「呼……!」

騰柱前,周啟宛如從噩夢中進行。渾身上下彷彿剛從水裡撈出來一般,完全被冷汗所侵透。

就像溺水之人浮上了水面,他大口地喘著氣。感到口鼻處一陣粘濕,周啟伸手一抹,掌心裡全是血漬。

這麼說剛才自己看到的都是真的?看著掌心裡猩紅的液體,周啟微一沉吟,忍不住抬起頭,雙眼的目光再次望向那圖騰柱上的巨眼!

「嗯?」

周啟驚訝的發現,圖騰柱頂端的巨眼彷彿由活物變成了屍體,靈性全失,再也不能感受到如先前那般顫人心魄的魔力。

看來這一切應該和那光團似的魂體有關。失去了那團意識中感受到的魂體,這10米高的圖騰柱和死物沒有任何分別。

在原地默立半晌,周啟感到的心緒漸漸平靜。當即放開了靈覺,在神廟內細細一掃,看有沒有被自己遺漏的地方。除了腦海中多出來的一些記憶殘片,此行他可說是一無所獲。

就這麼回去?周啟目光一掃眼前,身形一展來到圖騰柱的近前,雙手抱住合抱粗的柱體用力向上一拔!

就在圖騰柱離地而起的瞬間。

「咯吱」隨著石板相互摩擦后發出的刺耳的聲響!

只見圖騰柱前的地面裂開了一個近丈方圓的孔洞。在一陣吱吱呀呀地機關升降聲里。緩緩升起一副長約兩米寬1米的石案。在石案正中,平躺著一具乾癟的屍骸,自周圍折射下來的光芒照耀下,屍骸身上一道明晃晃的霞光刺人雙眼!

周啟將巨大的圖騰柱放入了尼科爾斯的異度空間中收好。抬腳走到石案前。

公侯庶女 只見這具屍骸通體烏黑,隱隱透出石質的光澤,不知死去了多久。屍骸姿態端正,看得出來,應該是死後被人平放在石台上。唯一令周啟感到奇怪的是,他右手嶙峋的臂骨並未同左手一樣是放在身體的側面。而是曲起放在胸前!

屍骸右臂手骨半握,食指指天!反射霞光的正是套在食指手骨上的,一枚造型古樸的寶石戒指!

周啟頭皮隱隱有些發麻,同樣的姿勢,他以前曾經見過!那是初入任務時,在北方不死院的監牢中和他關在一起的那具活屍!兩者手指的姿勢可說是一模一樣!

「死亡只是剛剛開始!」他可是清晰地記得,那具活屍指向的地面上用鮮血寫成的話語!

周啟微一沉吟。伸手從指骨上將戒指輕輕取了下來。而就在戒指離開屍骸的瞬間!

「嘩啦」一聲,屍骸舉起的右臂寸寸粉碎。緊接著在他的一片目瞪口呆中,彷彿連鎖反應一般,整副骸骨頃刻間碎作了一團齏粉!

周啟尚來不及查看到手的戒指,就在這時,一陣輕微的顫動從腳下傳來。沒過多久,隨著顫動的幅度不斷加劇。他耳中隱隱聽到了一陣陣沉悶的轟鳴聲!

「不好!神廟要塌!」

就在他念頭剛一轉動的瞬間,大量的沙石和泥土,便從頭頂鋪天蓋地的落下!

「閃!這時不閃,更待何時!」那麼高的石廟倒塌下來,縱使不死也要掉層皮。這時周啟也顧不得廟裡還有什麼東西沒有被發現,匆忙捏了個劍指,畫成一道遁地符隨著黃光一閃向著記憶中的方向遁去!

就在周啟身形剛從廟宇里消失的瞬間!

巨大的金字塔石廟,隨著揚起的無盡塵土,在巨大的轟鳴聲中,迅速地沉向地面。而於此同時,隨著聲聲倦鳥啼鳴,走獸亂竄,外界陷入靜止中的世界又變得一片鮮活!

遠處,隨著黃光一閃,周啟悄無聲息地鑽出了地面。眼看已經快沉沒到頂端的神廟。他暗自擦了一把額頭不存在的冷汗。

此時他腳下的地面依舊顫抖個不休,神廟陷落的位置彷彿一個巨大的無底洞,瘋狂地吞噬著周圍的泥土和植物。原本入幕時分變得安靜的樹林,飛禽走獸紛紛大聲的鳴叫,瘋狂地逃向四周。

片刻之後,就在地面隆隆的顫抖聲終於結束的時候,眼前神廟所在的位置已經是形貌大變,一片狼藉。用滄海桑田變換來形容也不過如此。

周啟抬頭一看天色,臉上露出一抹狐疑。他清楚的記得自己進入神廟前後,都耽誤了不少的時間,按理說這太陽早該沉下山去了。可是眼前夕陽和初月卻依然高懸天際。難道自己進入神廟后,這外面的時間就沒有往前走過一秒?

想到這裡,周啟心中猛然一驚,所有的契約者不管在空間里經歷多長時間,返回現實社會之後不也是回到進入空間時的那一秒嗎?看來這座神廟出現在這裡,絕對不會是偶然。說不定就和空間有關。

幸好自己將那圖騰柱也帶了出來,記得上面有不少奇怪的字元,如果能解讀這字元的秘密,說不定就能夠就此探究到空間的秘密!揭開契約者身上的秘密! 眼見太陽已經沉下去大半,周啟飛翼伸展,在昏聵的天光中,緩緩向營地飛去。

兀突骨和木鹿大王等南荒將領,見他平安歸來,人人都長吁一口氣。懸著的心終於放下。周啟對此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尼科爾斯擬定的靈魂契約中,可是血淋淋地註明,如果他這做主人的出了什麼意外,這些人一個都別想活。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