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當然他這個提議,被其他房主們一律鄙視,被林放直接拒絕:「這對沒賣的人不公平,所以不能。」

「啾,我要去跳太空!」

「去吧,你想死,我們也不能攔著你是不是。」林放說。 畢竟交通工程局咬定了要改道,目前地球天宮碗的房價還是個半死不活的狀態。那些之前爭著預購新樓盤的顧客都不見了,都採取了觀望態度。

之前求購地-月系統拉格朗日點、地-日系統拉格朗日點、求購月球的,也全部不見了,真是奸商。

不過,業主們總算安頓下來,懷著一份暴富的希望攥緊了手中的房子。

而像古魯米這些傾家蕩產的韭菜,聯盟也沒有任由他們去死,免得有損聲譽。這三百多位前業主還是有救贖機會的,之前金星被拆形成了大量隕石,他們可以替聯盟去打撈,撈得夠多就能換一套房子。

聯盟並沒有立即在盆滿滿推出新的房地產項目,現在如果賣不動,又會造成恐慌的。

但是,地球聯盟的總綱是,不能慫!一慫就全完了。

地球動物園之前選址在西伯利亞東邊沿海,所謂的鄂霍次克海的海岸邊,動物園一部分是建在陸地上,一部分建在海中。也是由拉庫扎鑫帶的創天星建築隊完成,今天開張沖喜。

此時,熊貓館門口十分熱鬧,剪綵儀式在這裡舉行,這裡是整個動物園的中心。

「真的不能退房嗎?」拉庫扎鑫悄悄地問林放,三體一起問,都認為這筆投資風險太大。

「真的不會改道。」林放擺擺手。

是時候剪綵了,他走向前方的直播鏡頭,星際記者和地球記者們都在拍著。

林放在中間,東墨彤弓、衛苗、阿柳大師等人在旁邊。眾人全都一副充滿信心的樣子——對拆遷降臨的信心。他們這次表現出的精氣神,將會大大影響投資者們的信心。

表情容易偽裝,但心情也不能給那些擅長心靈感應的混蛋種族有機可乘。

為此,他們全體接受了一次好巴畢的擬實夢境的衝擊,這個夢很簡單,地球被拆遷隊一炮轟爆!於是地球爆炸的場面深深的在他們腦海中縈繞來縈繞去,就像一個思想鋼印,短期內都會有效。

剪綵儀式在現場的歡呼和全球的歡騰中完成,動物園開始接待遊客。

這裡跟恐龍島一樣觀光設施齊全。動物有野生區域,有圈養區域,形成一個個自然生態圈。除了地球風貌,還帶有一點點創天星起源之地的異域風情感。

外星遊客欣賞動物,地球遊客欣賞動物和外星遊客。

而這裡的熊貓館,已是全球最大的熊貓館。彤彤、弓弓、帥帥、美美、靚靚、凈凈……每一隻熊貓都是誕生出來,而非製造出來的。

它們悠然地吃竹子、爬樹枝、被烏鴉薅毛,全然無視周圍遊客的存在。

一邊玻璃牆后,也是遊客成群,發出一陣陣讚歎聲,「好可愛啊。」「宇宙中最可愛的吧。」

衛苗也在痴漢的看著熊貓。

「衛先生,你好。」這時一名人形外星遊客走上來,卻是問道:「那種動物賣不賣?」

「熊貓?」衛苗皺起眉頭,正要冷笑,那當然不賣了,不準打熊貓的主意……

「不是,是那種,鼠類那種。」外星遊客指了指。

「竹鼠?」衛苗一愣。

不是所有地球人都知道,其實熊貓不只是吃竹的,有時候也會吃點竹鼠打打牙祭。熊貓、竹鼠和竹子的關係就像一場錯綜複雜的三角關係,熊貓是高富帥,竹鼠是屌絲。

但現在,被看中的是竹鼠???

「沒錯,就是那種動物,竹鼠。」外星遊客道,眼神有點發熱。

「為什麼?」衛苗想不明白。

外星遊客剛要說什麼,又停住,呵呵道:「就是覺得它們很可愛,想買幾隻回去給孩子當寵物。」

「賣不賣,我決定不了。」衛苗實話道。

星際之間,物種交流是一種常見的交流。地球物種倒不是不能販賣,雖然這樣會失去獨佔,但如果對方出價夠高,比獨佔的拆遷補償更高,那就好說了。

當下衛苗一個電話,把不知道在哪裡的林放叫來。

林放瞧瞧這遊客,「你是想宰了吃吧?」

「……真是瞞不了你。」遊客訕訕道,「一看到這種動物,我突然胃口大動,很想嘗一下。」

「那你開價多少?」

「你看一公一母兩隻,100萬銀河幣怎麼樣?」

明明是想買回去繁殖,還說什麼想吃。林放眯了眯眼睛,這裡面大有蹊蹺。

星際間有種職業叫動物販子,他們到處收購物種,遠至未知世界尋找新的物種。因為很多星球都有這方面的需求,有的是為了重塑生態,有的是為了斗獸,為了美食,為了寵物,寵物的寵物……

關鍵是,需要,會花錢購買。

這傢伙是個動物販子吧,肯定是有一條發財之道,才想要買下竹鼠。

「朋友。」林放不動聲色,「100萬太少了。」

「那200萬?」動物販子道,越發的捺不住,「500萬?1000萬?要不你開個價吧。」

1000萬?竹鼠?衛苗也察覺到不對勁了。

林放想要知道這背後的利益有多大,「一公一母兩隻,中華竹鼠,售價100億。」先把價格開大了,才能再慢慢降下來。

「100億!?」動物販子驚叫一聲,「林球長,你在開玩笑吧,要不起,100億真的要不起。」

林放還沒說什麼,卻見到那邊貓大寶、豆包和小遇、王蕭等一伙人走來,貓大寶說著:「你們看好了喵,這種愚蠢的黑白動物是怎麼好吃懶做的。」

「你在說你自己嗎?」林放走上去,為的卻不是貓大寶,而是豆包手中的一串松露子糖,他上去一把奪過,「哪來的松露子,對小孩身體不好。等會給你做豆包吃。」

「她爸爸給她寄來的。」貓大寶說,「吩咐了必須是給她吃。」

「哦?」林放大口大口啃著松露子糖,「怪不得這裡面有一股父愛的味道,那個混蛋在哪裡啊!!」

動物販子完全被晾到一邊,感覺林球長根本不想跟他談……他望了竹林中悄悄活動的竹鼠一眼,下定決心,走上去,「林球長,一口價,1億怎麼樣?」

「……」林放停住了,衛苗驚道:「有沒有搞錯!」

「1億?真抬舉這種貓中之恥了。」貓大寶嫌棄道。衛苗苦道:「熊貓是熊好不好,而且……」

這麼焦急的想用1億買下來,那背後得有多大的利益?是哪裡需要竹鼠?什麼星球願意出10億甚至更多購買這個物種?為什麼?竹鼠真正能值多少?

銀河實在太大,林放沒有頭緒,但他現在知道,竹鼠有個巨大的商機。

「不賣!」林放斷然拒絕,走到一邊,打給東墨彤弓嘀嘀咕咕一番,「怎麼套出秘密?」

「抓走,酷刑侍候。」東墨彤弓說。

林放立即轉身大叫起來:「來人啊,把那傢伙抓住!他侮辱我們的球寶熊貓,竟然認為熊貓不可愛,說竹鼠更可愛,豈有此理,重罪!」

衛苗茫然狀態中,王蕭已經撲上去把那名驚惶的外星遊客抓住了。 「講,你要買竹鼠做什麼?」

貝加爾太空港的一個陰森恐怖的倉庫里,那名人形外星遊客被綁在一張椅子上。

經查明,他名叫萊巴克恩,是內域種族「沖鴨人」。

沖鴨人原是努亞人,就是斯提夫-斯巴多-格蘭斯克的種族,以盛出美食家著名。五萬年前,有一夥努亞人忽然覺得美食很殘忍,投入了千仔蟲那個陣營,成了動物保護者。

因此,他們與族人爆發衝突,造反失敗后,被趕出努亞星。他們就在內域到處尋找,結果還真的找到了一個適合他們居住的無人星球,是個氣態巨行星的衛星。

那艘飛船上,他們的領袖激動大喊著:「沖鴨!」他們也激動大叫:「沖鴨!」

當時就是這樣,這夥人登上那個星球,從此有了新的家園。為了紀念那重獲新生的時刻,這個新家園被命名為「沖鴨星」。

當然也可以翻譯為「前進星」之類。不過看看他們的外形,雖然經過一些基因編輯以顯得與努亞人不同,那些味蕾被去掉了,不再擁有用手腳吃東西的本領,但他們仍然有著一個鴨嘴般的突出大嘴巴。

鴨之一字,還能顯出他們愛好動物的文化。所以沖鴨人是最好的翻譯。

「不用再裝了,你在入境種族一欄填了努亞人,可我們知道你是沖鴨人。」東墨彤弓嚴肅道。

即使是個笨蛋,也知道這事兒不對,隱藏身份是為了什麼?隱藏買動物的真實目的。

「沒有,沒有……」萊巴克恩鎮定地說,「我確實是努亞人,我買竹鼠確實是為了美食。」

他看了看林放、衛苗和那邊角落的小女孩,好像在尋找認同。

「這是真的,我來到地球后,在地球網路上發現有網紅以竹鼠為賣點,與竹鼠親密互動,然後轉頭把它宰了吃掉,火得一塌糊塗。我就想著抄這個點子,把竹鼠帶到銀河網路,把它帶回努亞星。如果它也能火起來,那我就發了。」

「不會火的。」林放說道,「這種事情,只有我們這些殘忍成性的地球人才會喜歡。」

這時候,豆包從角落走過來,拿來一碗氣味刺鼻的粘乎乎的東西。

「這一碗叫油膩膩的愛。」東墨彤弓微笑說,「努亞人是吧,你一定可以喝出它有什麼成分了。」

「不要……」萊巴克恩驚恐,「好吧,我是沖鴨人……我剛才只說了一點點假話,其實我是想把竹鼠賣到努亞星,一定很搶手的。」

「你是不見測慌機不流眼淚了。」東墨彤弓揮手,「上測慌機。」

然而,從豆包把測慌機推出來,到使用這台機器,萊巴克恩都沒多大反應,咬著牙關閉著鴨嘴撐過去了。他們都很意外,看來這個傢伙是塊硬骨頭啊。

「你們這是非法拘禁,非法用刑。」萊巴克恩威脅了幾句,「我要告到星際法庭!」

「沖鴨人。」林放想了想,「你不怕測慌機,但有些機器會怕的吧。」

「你是說?」東墨彤弓一驚,那跟測慌機的多用途不同,是真正的刑具啊。

衛苗倒吸一口冷氣,那機器非常的不人道,對於沖鴨人就更加冷酷無情。

「什麼……?」萊巴克恩咽了咽口水,不會是……!?

他望著那個小女孩從角落又推來一台機器,外形是由一些大小不一的星球組成,正是,對比機。

「別!你們可不能這樣做,我只是想買竹鼠而已。」萊巴克恩急忙大叫。

「不是的,你是偽造身份進入地球,圖謀不軌,被我們抓到審訊的時候還在謊話連篇。」林放懶聲道,「誰知道你打的是什麼主意,為了維護地球的和平,只能讓你嘗嘗這個了。」

與此同時,豆包已經給萊巴克恩戴上了對比機頭盔,按下開始。

萊巴克恩啊了聲,再次咬緊牙關,決心要挺過這一關,以自己頑強的意志!

東墨彤弓微瞪眼睛,林放吃起松露子糖減壓,衛苗嘀咕:「這種機器真不知道是哪個缺心眼發明的。」

「……」萊巴克恩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上帝視角的狀態,好像靈魂出竅了,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被綁坐在那裡,周圍有林放他們在看著。

一把無性別無情感的聲音在他的靈魂深處響起:「這是你。」

他還沒有回過味來,整個場景就變了,他的靈魂飄上了太空,清楚的看到地球,看著這顆行星在公轉和自轉。行星上有一處微小的光點被標出來,是他所在位置,貝加爾太空港……

那聲音又說:「這是地球。」

突然,一瞬間,他看到地球被放在別的兩顆行星旁邊,是天王星和海王星,體積都比地球巨大得多,65倍和57倍。又突然一下,天王星和海王星都變成小不點,土星和木星加入對比了。

這兩個龐然巨物!

地球已然只是一顆小彈珠了,土星和木星的體積是它的830倍和1321倍。

好大……萊巴克恩開始有些難受,突然,太陽加入對比!他頓時一下渾身冷汗,論體積太陽是地球的130萬倍!如果地球是點心,太陽會說塞牙縫也不夠。而他,一個細菌不如。

聲音說道:「這是太陽系。」

突然,太陽也變小了,天狼星加入對比,然後是北河三,再是大角星,這時候太陽已經成一顆小彈珠了。地球?在比它大幾千萬倍的恆星面前,用「微塵」來形容也變得不準確了。

「啊……」萊巴克恩痛苦出聲,宇宙好大,好大啊!沖鴨沖鴨,可應該往哪裡衝去!

接著,參宿七、雄牛座一等星……船底座伊塔星和星雲……

太陽已是一顆微塵,到了盾牌座UY出場的時候,體積相當於45億個太陽,2億億個地球。

「……」萊巴克恩承受不住了,嘴角有鮮血流湧出來,宇宙好大,自己好渺小,人生有什麼意義!根本一切都沒有意義,在宇宙面前,一切算得了是什麼……

一種難以名狀、不可言說、無法講述的心情,正在摧毀著他。

就在那些比盾牌座UY還大幾十億倍、幾百億倍的天體出來之前,對比機被關掉電源了。萊巴克恩也因此逃過了發瘋的災難。他喃喃道:「我講,我講……」

「現在可以講出真話了嗎?」東墨彤弓問道。 「我講,我講……」萊巴克恩吐著血地喃喃。

對比機的恐怖足以摧毀一個人的心智,萊巴克恩對此很清楚,在這瀕臨崩潰的邊緣,他哪敢再講假話。

「是一個引擎。」他的目光還有著些渙散。

「引擎?」東墨彤弓疑道,「什麼引擎?」

「你們知道多力星吧,有著頂級的飛船製造技術……多力星的哈比教授,『那件事』之後,大家都以為他不會再出現了……」

東墨彤弓用手機查看資料,哈比教授是多力星飛船引擎研發領域的一名大牛。

幾年前,哈比教授與鄰居妻子偷情,當了隔壁老王,而他這個鄰居是多力星的領袖。當光溜溜的哈比教授用床單下滑逃跑時不小心砸在街頭上,這件事就鬧得整個多力星都知道了。

在多力星領袖有所行動之前,哈比教授已經細軟跑,從此不知所蹤。

「你是說,哈比教授研發出了一種新的飛船引擎?」衛苗驚問,非常好奇,「是什麼引擎?」

「是的,他說他研發出來了……」萊巴克恩喘著氣,「一種新的躍遷引擎,具體怎麼樣我也不清楚,他沒說。但躍遷引擎啊,什麼新技術成功都賺大了。」

躍遷,是一種與曲速、超空間都不同的技術。

超空間通道的蟲洞技術可以視為是一種超遠距離的空間摺疊,而躍遷使用的技術與高維度有關。

不需要出發地和目的地有埠,只需要有精確的空間坐標,一艘飛船直接從太陽系躍遷到蓬萊星系。

然而現在的躍遷技術還不成熟,而且已經停滯上千萬個地球年了。跟一千萬年前還是那樣,躍遷毫無穩定性可言,明明要躍去蓬萊星系,分分鐘卻是到了沙海星系,到了未知世界、到了銀河系以外的空間,完全失去方向。

但最糟糕的還是一躍遷出來,就跟哪顆恆星或者什麼天體碰撞在一起,飛船爆炸,還帶來災禍。

由於躍遷成功率太低,低到約等於0,銀河聯盟法定全域禁止使用。就算不禁止也基本沒人用,誰還不珍惜一下自己的小命咋的,而且躍遷引擎還超貴,消耗的能源也貴。

「新的躍遷技術?」東墨彤弓雙眸亮了,那當然,如果是成熟的技術,絕對賺翻宇宙。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