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怪不得蕭家的人都很喜歡她,她真的是一個不錯的姑娘。

「嫂子,你別聽我媽胡說八道,她這個人就是喜歡八卦,而且嘴巴不饒人。」簫玉說道。

「放心好了,我沒有放在心上。」

楊紅玲和王蘭比起來,王蘭才是最可惡的。

至少,她和楊紅玲沒有什麼直接的衝突。

「嫂子,這幾天委屈你了,不如我帶你出去走走吧!」簫玉說道。

「我也想出去啊,可是你大伯母看的很緊,外面有人,根本不讓我踏出去一步。」

「這樣啊,那我得想一個辦法了。」簫玉說道。

顧言馨和簫玉在花園裡面聊了一會兒,然後蕭芸便過來了。

「大姐,你在吃什麼東西啊?怎麼就不叫我?」蕭芸一臉的吃醋。

「我和嫂子在吃糕點,這是那邊周記店鋪剛出來的新品,很好吃的。」簫玉說著,然後拿了一塊給蕭芸嘗嘗。

「好好吃啊,大姐,你有這麼好吃的東西,你居然都不叫我,還叫她這個破壞者,真是討厭。」

「蕭芸,你說話注意一點,嫂子畢竟現在是我們蕭家的人了,而且還是你的親大嫂,你怎麼能這麼說話,一點尊重都沒有。」簫玉呵斥道。

「大姐,我才不承認她是我大嫂,我大哥喜歡她,我可不喜歡她,像她這樣的人,也配嫁入我們蕭家……真是丟人。」蕭芸嘀咕地說道。

「蕭芸,其它的事情,我也不想說了,你和那個賀明,你們還沒有分手嗎?」

「為什麼要分手啊?賀明可好了。」

「蕭芸,你長不長腦子啊,賀明那個男人,我之前調查過他,他原本也算是一個富二代,四年前,他們家的生意就在走下坡路,然後四年以後,他們賀家,徹底的倒閉了,他現在就是一個一無所有的人呢。」

「大姐,你太勢利了,你怎麼這樣啊,人家沒錢了,你不允許我喜歡他了嗎?」

宮廷計:軍火狂妃 「大姐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這個賀明接近你,那是有目的的,他之前那麼渣,和你在一起,不過是看上了我們蕭家而已,你傻不傻啊?」

「我是傻,可是你們就不傻嗎?那個女人,也是看中了我們蕭家,你們不照樣讓她進門了嗎?」蕭芸指著顧言馨說道。

顧言馨感覺自己就這樣無辜地躺槍了。

「行了,我不跟你說了。」簫玉擺了擺手。 「哼!」 我家貴妃在煉藥 然後蕭芸冷聲一聲,便離開了。

兩人不歡而散。

「嫂子,蕭芸真的是無可救藥了,拿她沒有辦法。」簫玉無奈地說道。

「或許,等到她自己吃虧上當以後,就會明白吧!」顧言馨說。

「是吧,她太任性了。」

隨後顧言馨從簫玉的口中,得知蕭逸晗的一些事情。

自從蕭逸晗被老太太給教訓了,就學乖了。

然後他從醫院裡面出來的時候,便給老太太認錯了,老太太的目的是要蕭逸晗服軟,所以自然也就順著台階下了。

令顧言馨吃驚的是,蕭逸晗居然決定搬回來住了,和他們住在一起。

這麼久以來,這蕭家的人,還從來沒有這麼齊過。

所以顧言馨才能看到,蕭逸晗出現在蕭家。

大房和二房雖然心裡不高興,但卻沒有辦法,老太太都同意了,他們能怎麼辦了。

這一次,蕭逸晗就是白挨了一頓打,然後得到了一個教訓。

他總裁的位置,依然是穩噹噹的,所以大房和二房根本沒有討到好處。

顧言馨和簫玉一聊,便到了晚上了。

晚上的時候,一家人依然是坐在一起吃飯,然後誰都沒有理會誰。

蕭逸晗的表情依然是冷漠的,根本沒有看她一眼,似乎真的把她當成是陌生人了。

他真的放下了嗎?

晚飯過後,蕭逸楓讓顧言馨推著他進去了。

「今天晚上,我要洗澡。」蕭逸楓說道。

「啊……」顧言馨愣怔了。

洗澡……

「怎麼了?愣在哪裡做什麼?」

顧言馨半天才反應過來,「哦,好,我這就去叫阿九過來。」

「等一下,今天晚上,我要你給我洗。」蕭逸楓突然說道。

顧言馨:「……」

她傻掉了!

她沒有聽錯吧,蕭逸楓竟然讓她給他洗澡,有沒有搞錯啊!

「我……」

「怎麼了?不願意嗎?你是我的妻子,為丈夫洗澡,不是天經地義的嗎?而且你丈夫還腿腳不方便,你更應該照顧。」

「好吧。」顧言馨硬著頭皮答應了。

蕭逸楓說得對,她是他的妻子,這些事情,本來就是她應該做的。

躲得過今天,躲不過明天,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隨後,她開始給蕭逸楓脫下了西裝,然後再給他慢慢地解開皮帶……

但是,當只剩下一條小內的時候,她怎麼也下不去手。

因為她看見蕭逸楓那個地方命明顯是有反應的。

誰說蕭家的大少半身不遂,那方面不行?

都是謠言!都是假的!

她現在可是親眼看見了。

其實蕭逸楓的身材很好,真的很好……

「想什麼呢?」蕭逸楓問道。

顧言馨在和才抽回了思緒,「沒……沒什麼……」

「是不是在想我那方面行不行?」蕭逸楓反問。

顧言馨有些不好意思了,「不是,沒有。」

「那你繼續啊!」蕭逸楓說道。

顧言馨很不自然地伸出手,想要將蕭逸楓的小內也拖下來。

但還是沒有勇氣,她的手又縮了回來。

「怎麼了?下不去手嗎?」

「不……不是……」

顧言馨側臉,望著別處,然後用手去摸索著,她根本不敢去看那個地方。

「行了!照你這樣,我到明天也洗不了,趕緊把阿九叫進來。」蕭逸楓忽然說道。

顧言馨如釋重負,然後立馬朝外面奔去了,總算是解脫了。

然後,這時候蕭逸晗瞥了一眼自己身下,然後自嘲地笑了笑,只是面對她而已,居然就有了反應。

一會兒,阿九便進來了,阿九的力氣很大,順利地幫著蕭逸楓洗完澡了。

顧言馨一直在外面不敢進去,想起剛才的場面,她心裡便一陣的緊張。

「大嫂,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去休息啊?」這時候,蕭逸晗的聲音響起。

「……」

「怎麼了?被大哥趕出來了嗎?」蕭逸晗笑著問道。

然後,在顧言馨看來,是真的好諷刺。

他居然問這樣的話。

難道他真的想讓她和蕭逸楓睡在一起嗎?

顧言馨有種想哭的衝動,心裡無比的苦澀,這樣的心情,能明白嗎?

「多謝關心,我馬上進去給你大哥洗澡。」顧言馨說完,然後便進去了。

蕭逸晗聽后,臉色一下子就變了,然後在原地篡緊了拳頭。

顧言馨進去以後,看見蕭逸楓正躺在床上,依然是看著財經雜誌。

隨後,她自己上床便躺下了,然後背對著蕭逸楓,閉上了眼睛。

眼淚不覺得從眼角滑落,假裝自己睡著了。

「怎麼了?」蕭逸楓問道。

「沒什麼,很晚了,你早點睡覺吧!」顧言馨說道。

「可是我現在,很想要你。」蕭逸楓說道。

「……」

顧言馨仍然是背對著蕭逸楓的,根本沒有理會他。

但這時候,蕭逸楓伸手,將她給掰了過來。

「你就這麼不願意看到我嗎?」蕭逸楓問道。

「沒有。」顧言馨倔強地說道,眼裡含著淚水。

然後不爭氣的一下子便流出來了。

蕭逸楓的嘴唇,將她的淚水給吻了。

「告訴我,是誰欺負你了?是我媽媽?還是我妹妹?」蕭逸楓柔聲問道。

顧言馨有些小小的驚訝,自從婚禮過後,蕭逸楓許久沒有這麼溫柔了。

一向都是非常冷漠的,對她很暴戾。

顧言馨搖了搖頭。

「如果他們欺負你的話,你告訴我,我是你的男人,雖然我雙腿不方便,可是我仍然會保護你的,站在這一邊。」

顧言馨沒有說話了。

而這時候,蕭逸楓吻住了她的嘴唇,並且深入。

顧言馨沒有任何的反應,就好像一個木頭一樣,任人搓扁。

蕭逸楓今天晚上是有反應的,他很有強大的慾望,想要佔有她。

可是沒看到她流淚了,還有一句沒有靈魂的身體,他又於心不忍,然後鬆開了她。

只是摟著她慢慢地睡了。

顧言馨以為蕭逸楓真要佔有她了,誰知道,竟然像那天晚上一樣,只是吻了她,並沒有進行下一步的動作。

第二天,她照例伺候蕭逸楓起床洗漱,然後他們便上班去了。

顧言馨閑來無聊,然後一個人拿著剪刀,在花園裡面給花草修枝。 昨天蕭逸晗說的那番話,將她推入蕭逸楓的床上,她心裡仍然是在意的。

她終究還是放不下,他的一句話,就能夠讓她一整天不開心。

「嫂子!」蕭玉突然間過來拍了拍她的背。

「簫玉,你怎麼在這兒啊?你今天不去上班嗎?」顧言馨問道。

蕭家的人,每天上午,基本上都見不到人影,大多數人都去公司了,各有各的工作。

「嫂子,我今天是專門找你的,所以請假了。」

「簫玉,不用為了陪我請假。我一個人在家裡面,也很好過的。」顧言馨笑了笑。

「嫂子,我昨天說過,今天要帶你出去玩啊!」

「我出不去,王蘭的人,肯定不會讓我出去的。」

「走吧,你放心,有我呢。」

「那我去收拾一下吧。」

「不用了,還收拾什麼,你這樣已經很漂亮了,我的好嫂子。」簫玉說著,然後便拉著顧言馨走了。

「簫玉,萬一你奶奶看見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