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正在這時,山坡上的草叢裡傳來一陣簌簌聲,突然就冒出了二個穿著鎧甲孤魂野鬼。過了片刻,又有三個孤魂野鬼從一片低洼處站了起來,身上還掛著幾根長滿尖刺的灌木。

「只有我們三個啊,萬一遇到鬼將怎麼辦?」其中一個鬼魂抱怨了一句,踮起腳尖巡視周圍。

「看、快看,前面還有二個,他們去了峽谷那邊。」

「還愣著幹什麼,趕快過去啊!」三個孤魂野鬼不敢大聲呼喊,一躍而起就朝著峽谷那邊飛去。

來到近前,他們才發現峽谷內已經聚集著十多個孤魂野鬼。雖然互不相識,但也倍感親切。

「怎麼這麼慢,是不是睡著了?」蹲在旁邊的那個鬼魂皺了皺眉頭,說話的語氣帶著一絲不悅。

「從現在開始,你們都要聽從我的命令。這次的任務事關重大,絕不能發生意外。」說話的那個鬼魂昂首挺胸,似乎在展示自己強壯的身形。

「我們為何要聽你的命令,萬一你做了錯誤了決定,我們豈不是要跟著遭殃。」

「大家都是奉命行事,你管好自己就行了。鬼司都尉只是讓我們回枉死城稟告消息,並沒有說要聽命於誰。」

那名鬼魂皺了皺眉頭,似笑非笑地說道:「看樣子你們是想較量一下!」

「來就來,誰怕誰啊!」蹲著那個鬼魂站了起來,右手已經握住了刀柄。

「快,快躲起來,河岸邊有動靜!」也不知是誰喊了一句,十幾個孤魂野鬼四散而逃。

片刻過後,一白一黑二道身影就落在了河岸邊。他們在周圍探查了一番,就朝著峽谷這邊走來。

「回稟二位鬼使,河對岸沒有打鬥的痕迹,但這裡有魑魅魍魎留下的氣息!」說話的那名女子正是山瑤,她從半空中緩緩而落,身後還跟著二名灰衣女子。

「鬼司都尉一定是來過這裡,我已經看到了打鬥的痕迹。」白無常邊走、邊說,剛剛進入峽谷就停住了腳步。因為招魂幡上面的金色符咒突然亮了起來!

「奇怪,這裡怎麼會有孤魂野鬼?」白無常嘀咕了一句,扭頭看向黑無常。

「還不出來,難道想魂飛魄散?」黑無常扛著滅魂斬走了過去,透亮的聲音在寂靜的峽谷里回蕩了好幾遍。

其中一個鬼魂扒開草叢看了一眼,起身大喊:「大家不用怕,是黑白鬼使!」

「你們從哪裡來、為何要躲在這裡?」白無常快步上前,皺著眉頭問道。

「我們是跟著鬼司都尉來這裡尋找七彩石,後來就遇到了……」

聽完那個鬼魂的講述,黑白無常的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難怪會有成百上千的厲鬼進入黃泉洞窟,原來是在供養裡面的鬼王!

「此事關乎冥界的安定,還請山瑤姑娘護送他們回到枉死城。鬼司都尉和鍾馗並不知道有鬼將軍的存在,我和黑無常要過去幫忙。」

山瑤遲疑了片刻,扭頭看向旁邊的二名灰衣女子,「我可以讓月兒和靈兒護送他們。我擔心魑魅魍魎的安危,所以要跟你們一起去。」

白無常點了點頭,急忙催促道:「事不宜遲,你們可以出發了!」

「還請二位鬼使保護山主,我和靈兒一定會護送他們回到枉死城!」月兒鞠身行禮,邁開步子就朝著那群孤魂野鬼走去,另一名女子緊跟在後。

「我們也出發吧,無論如何也要找到鬼司都尉他們!」話音剛落,白無常飛身而起,呼嘯著飛向那座山峰。

「你放心,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危險我都會保護你!」黑無常看了看山瑤,一步踏出就衝到了半空。 接連翻過了五座山峰,林燦就找了一處平緩的山坳安頓下來。二百名孤魂野鬼被分成了八個隊列、呈環形鎮守此地。

一路跟隨的鬼將越來越多,估摸著也有七十多個,厲鬼也有好幾百。他們並沒有發起攻擊,而是站在遠處的樹梢上、觀望著山坳里的一舉一動。

隨著天色逐漸變暗,能夠看到的景物只有十米之外的灌木叢。所有的孤魂野鬼都在抬頭仰望,從他們惶恐不安的面容就可以看出心裡的緊張。

「林都尉,萬一我們守不住怎麼辦?」鍾馗突然問了一句,低沉的語氣顯得憂心忡忡。

「我們還有二千一百六十五支弩箭,對付厲鬼是綽綽有餘。那些鬼將就不好說、但也要拼盡全力。」

鍾馗緩緩轉身,目不轉睛地看著那群孤魂野鬼。現在的局勢相當於兵臨城下,而且是敵眾我寡。拼盡全力又能怎樣、在他看來也不過是『垂死』掙扎!

「林都尉,你的身上沒有護身符咒,所以就用不了冥界的隱魂符。如果實在守不住,你可以帶著魑魅魍魎先走。」

林燦沉默不語,臉上的神情比任何時候都要凝重。他有系統賦予的技能,還有無堅不摧的血魂刀,那群孤魂野鬼又該怎麼辦?

弩箭總有用完的時候,用朴刀對付鬼將無疑是蚍蜉撼樹。逃、又能逃到了哪裡去,難道那群鬼將就不會追擊?拼到最後、有可能是全軍覆沒啊!

正在這時,一陣陰寒的風浪從遠處呼嘯而來。樹枝伏倒、搖晃不止,地面的枯葉被捲起之後紛飛而落。

「稟告鬼將軍,他們已經被困在了山坳里。大約有二百個鬼魂、四個鬼怪,其中就有鍾馗和另一個懂術法的鬼使。他們攜帶的兵器是弓弩和朴刀,還有刻著符咒的弩箭。」

「鬼司衙門?既然來了就別想『活著』離開。阿坤,你帶著三百個厲鬼去試探一下,摸清他們的位置,也要消耗他們的弩箭,其餘的鬼將見機行事。」

「遵命!」阿坤飛身離去,很快就召集了一群厲鬼。

……

「林都尉,我怎麼感覺不對勁。剛才的那道氣息極其陰冷,難道是鬼將軍?」鍾馗仰望夜空,心裡的憂慮比之前更加深沉。

林燦正要開口詢問的時候,就聽到了喻氏鬼怪的呼喊,同時也感受到了陣陣陰風、撲面而來。

「魑魅魍魎,保護孤魂野鬼!」林燦突然喊了一句,對著夜空就轟出了三道火焰掌。

其中一道火焰掌飛向了正前方,另外的二道火焰掌朝著孤魂野鬼的那邊飛去。漆黑的夜空突然被照亮,緊接著是一支支弩箭飛射而出,被擊中的厲鬼好似一個個『火球』從天而降!

鍾馗毫不猶豫的施展術法,陰陽劍瞬間出鞘,循著火焰掌的軌跡擊殺了七個厲鬼。

李氏鬼怪吹出了風旋,喻氏鬼怪衝到了半空,王氏鬼怪和梁氏鬼怪守著二邊的山坡。如此嚴密的防守,可以說是滴水不漏。

片刻過後,周圍的一切又被黑暗吞噬。看不到半空中的身影,也不知道那些厲鬼是逃走了、還是躲在某個地方,準備捲土重來。

砰、砰,接連二聲悶響在孤魂野鬼的隊列中爆開,頓時就傳來一陣凄厲的慘叫。

「怎麼回事?」林燦皺著眉頭問了一句,邁開步子就跑了過去。

「好像是術法,有濃郁的黑霧纏繞在鬼魂的身上。」梁氏鬼怪低頭看了一眼,大聲回應道。

「一定是鬼將軍,只有鬼將軍可以施展術法。」鍾馗急忙解釋,抬手就召回了陰陽劍。

「散開、全部散開,八個隊列保持十米的距離蹲在地上。」林燦來不及多想,對著漆黑的夜空轟出了一道火焰掌。

借著火焰的光亮,他看到了一個全身布滿黑色鱗甲的身影。白色的眼珠,紫色的面容,手裡還握著一柄寬刃重劍。

「還愣著幹什麼,吸干他們的陰氣就可以增長實力,一起上!」鬼將軍的聲音還未消散,所有的鬼將和厲鬼猛撲過去。

「大家不要慌,看準了目標才能發射弩箭。」林燦抬起雙手,對著夜空不停地轟出火焰掌。

鍾馗的陰陽劍飛了出去,轉眼就有一個個厲鬼被穿透了胸膛。栽落地面的同時,慘叫聲不絕於耳,很快就化作了一片黑霧。

咻、咻、咻……

一支支弩箭接連飛出,擊中厲鬼就冒出了炙熱的火焰。夜空越來越亮,周圍的一切也能清晰地看見。

三十多個鬼將分別圍住了王氏鬼怪和梁氏鬼怪。李氏鬼怪吹出了一道道風旋,雖不能擊殺厲鬼,但可以阻止他們撲向旁邊的一群孤魂野鬼。

喻氏鬼怪在半空中飛馳而過,被卷進黑霧的厲鬼紛紛掉落。

「邪月斬,邪月斬……」林燦邊跑邊喊,一道接著一道的紫色光環從他的身上擴散而出。片刻過後,就有一道道紫色月牙衝到了半空。

鬼將被紫色月牙擊中以後就從半空中栽落。沒有黑霧升騰而起,也沒有聽到系統提示音,4800點經驗值換來的結果也只是將他們擊傷!

「這小子懂的術法還不少,真是麻煩啊!」夜空中的鬼將軍皺了皺眉頭,抬手就揮出了二道漆黑如墨的光刃。

「少主小心!」喻氏鬼怪看到了鬼將軍的偷襲,想要過去幫忙已經是來不及。

砰,其中的一道光刃轟在了林燦的胸口,另一道光刃被鍾馗的陰陽劍擊潰。

林燦摔倒在地,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讓他渾身發抖。更為詭異的是、光刃潰散的時候就化作了一片濃郁的黑霧、就像附骨之蛆吸附在他的身上。

「林都尉、你沒事吧?」鍾馗飛身而起,轉眼就來到了林燦的身旁。

「這、這是什麼術法?」林燦艱難地爬起,一臉茫然地看著身上的黑霧。

喻氏鬼怪也來到這邊,單膝跪地、無比焦急地說道:「少主,他們已經撐不住了,要抓緊時間撤退!」

林燦沒有給出答覆,而是對著那邊轟出了幾道火焰掌。看到的景象是奔逃的鬼魂、以及傷痕纍纍的三個鬼怪。

『真的要撤退嗎?真的要丟下他們不管不顧?』林燦捫心自問,一時之間也難以做出抉擇。

他想到了最壞的結果,也看到了『兵敗如山倒』的局面。唯獨忽略了真正的對手,而且十分強大。 五秒鐘的沉默彷彿過了半個世紀那麼長,林燦終於下定了決心,「鍾馗,你過去幫他們。喻氏鬼怪、麻煩你把我送到半空中,距離鬼將軍越近越好,我有辦法對付他!」

聽到這番話,鍾馗的神情是無比驚訝。只要解決了鬼將軍,剩下的麻煩就不足為慮,可他實在是猜不出林燦究竟有什麼樣的辦法!。

「林都尉,你的傷勢、不要緊吧?」鍾馗仰起頭問了一句,心裡擔憂的同時、又有幾分好奇。因為他看到林燦身上的黑霧正在慢慢消散,胸口位置還有淡金色的光霧在流轉。

「沒事。我們走!」林燦毫不在意的回應道,喻氏鬼怪縱身一躍就衝上了夜空。

「鬼司都尉,我們來了!」話音剛落,就看到一白一黑二道身影呼嘯著沖向這邊,在他們身後還跟著一名白衣女子。

「山、山瑤,你怎麼來了?」王氏鬼怪驚呼一聲,看到飄然而至的身影就覺得全身充滿了無窮無盡的力量。抬臂橫掃,揮拳猛砸,一個個厲鬼在他的身前魂飛魄散。

「林都尉,你自己小心,這裡就交給我們!」鍾馗大喊一聲,快步跑向那邊。

……

滾滾風浪席捲而去,一道道火焰掌從林燦的身前飛出。照亮了夜空,也看到了懸浮在前的那名鬼將軍。

「你是想逃走嗎?沒那麼容易!」鬼將軍接連揮出了二道黑色光刃。

過了片刻、他才意識到對方並沒有逃走的打算。而是不顧一切地沖了過來,很顯然是為了對付自己。

砰,砰,黑色光刃擊中了喻氏鬼怪的肩膀,劇烈的疼痛讓他皺起了眉頭。同時也感覺到身上的陰氣正在快速流失,就像裝滿水的陶罐、突然出現了一個破洞。

「邪月斬!」林燦大喊的同時,又有三道火焰掌飛了出去。

鬼將軍輕而易舉地避開了火焰掌,當他看到數米長的紫色月牙時、毫不猶豫的衝上了夜空。

他並沒有循著一條直線逃走,而是上下起伏,七彎八轉,就是為了甩掉緊追不捨的紫色月牙。

可他並不知道邪月斬可以任意穿梭,只是輕輕地閃了一下就轟在了他的身上。

如此迅猛的攻擊並沒有讓鬼將軍受到重創,只是在那黑色鱗甲的表面撕出了一條條細密的傷口,而他依舊在夜空中疾速飛馳。

林燦皺了皺眉,小心翼翼地爬到了喻氏鬼怪的肩膀位置,隨即說道:「衝到最高的地方俯衝而下,說不定可以封住他的退路。」

話音剛落,喻氏鬼怪改變了身姿、呼嘯著衝上雲霄。

林燦也沒有十足的把握攔住鬼將軍,追了這麼久始終與對方隔著一段難以逾越的距離,事到如今只能賭一把!

如果對方改變了方向,他所做的一切就是無用之功。經驗值浪費了不說,那群孤魂野鬼恐怕是『死傷』大半,想想都覺得氣憤不已。

大概過了一分鐘,鬼將軍突然停了下來。他轉身巡視了一遍,周圍寂靜無聲,漆黑的夜空好像只有他自己!

「這小子還真是個大麻煩,一定要想辦法除掉。」鬼將軍輕聲自語道,正準備返回山坳那邊的時候,就聽到了呼呼作響的勁風席捲而來。

緊接著是二道炙熱的火焰驅散了周圍的黑暗。其中一道火焰從鬼將軍的頭頂劃過,另一道火焰照亮了十米之外的夜空。

「停!」林燦毫不猶豫地喊了一聲,整個世界突然就安靜下來。

喻氏鬼怪定在了半空,身上纏繞的黑霧也停止了翻湧。鬼將軍就像一尊仰望星空的石雕、略顯驚訝的神情帶著一絲殺意。

已經飛遠的二道火焰靜靜地懸浮著,釋放出的亮光比之前弱了一些。。

林燦抬手就轟出了一道火焰掌,飛出十多米就停在了半空。他低頭看了一眼,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

鬼將軍的身影距離喻氏鬼怪不算太遠、也不是很近,估摸著也有三十多米。

「這黑燈瞎火的真是麻煩,要是能飛就好了!」

林燦是一臉無奈,早知道是這種局面,就該晚一點喊停。可他又擔心鬼將軍逃走,所以在看到對方的時候就喊出了口令。

遲疑了片刻,林燦就開啟了控制面板。點開宿主資料就出現了一片銀白色的文字。

宿主:林燦

資質:弱

技能:火焰掌(初級熟練度,使用一次消耗100點經驗值。)

邪月斬(初級熟練度,使用一次消耗300點經驗值,攻擊範圍30以內。)

冰封咒(初級熟練度,使用一次消耗1000點經驗值,攻擊範圍10米以內。)

經驗值:137050000

系統等級:4

時間暫停功能:4分鐘。使用一次、休眠4個小時。

看到經驗值所剩不多,林燦也沒有那麼在意。只要擊殺鬼將軍,經驗值就會劇增。可問題的關鍵是、他夠不著啊!

如果從這裡跳下去,然後抓住鬼將軍一起墜落。萬一摔在了岩壁上怎麼辦,能不能站起來還真是難說,所以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時間暫停值一秒一秒地減少,林燦還是沒有想到辦法。他低著頭看了看鬼將軍,又看了看喻氏鬼怪,心裡突然就萌生出一個『值得嘗試』的想法。

當他蹦起半米高、又落在喻氏鬼怪的背部時,就感覺到龐大的身影晃了晃,同時也下沉了一點點。

這個重大的發現讓林燦欣喜不已,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蹦跳。

剛開始的時候,喻氏鬼怪的身影是慢慢的下沉。隨著林燦蹦跳的頻率越來越快,就有了一種緩緩飄落的感覺。1分56秒過後,已經下移了二十多米。

林燦擔心喻氏鬼怪會受傷,就換了一個位置繼續蹦跳。時間暫停值還剩26秒的時候,鬼將軍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喻氏鬼怪的右側,而且是觸手可及。

錚、林燦拔出了血魂刀,走上前就劈開了鬼將軍的頭顱。強勁的力道讓那漆黑的身影緩緩下墜,懸浮在前的半個頭顱還在輕輕的晃動著。

直到這一刻,他才如釋重負,後退幾步就坐在了喻氏鬼怪的身上。抬眼看了看控制面板,右下角顯示的時間只剩8秒。

等到數字歸零,一切恢復如初。火焰掌繼續墜落,鬼將軍的身上冒出了一片濃郁的霧氣,喻氏鬼怪的身影呼嘯而過。

【系統提示:擊殺鬼將軍,增加20000點經驗值。】

「少主,鬼將軍不見了,剛才還看到了他的身影!」喻氏鬼怪大聲說道,圓鼓鼓的眼睛不停地巡視周圍。

「鬼將軍已經被我『殺』了,立刻趕赴山坳那邊!」林燦答覆了一句,緊接著就把血魂刀送入了刀鞘,臉上也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林燦回到山坳的時候,那邊的打鬥已經結束。周圍看不到厲鬼的身影,逃走的鬼將也不知道躲在了什麼地方!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