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洪錚面色冷峻,此時,眾人都反映了過來,首先殺到的是楚因!只不過在楚因來到洪錚的身前時,洪錚氣質變了。

他駭然的發現,洪錚的背後,竟然出現了一對黃金翅膀。每一片羽毛都如刀一般,上面更是跳動著火焰。

洪錚雙翅一展,宛若鯤鵬,展翅擊天,更有一種雄距滄海的氣息。洪錚一個跳躍,直接在棲魔洞中飛了起來,一腳踏向楚因的天靈蓋!

此刻眾人所在的位置,乃是棲魔洞兩千丈處,壓力大的嚇人。此刻,就算是天寵,都已經不能御空飛行了。只有修為達到了靈體大境才可以。但此刻已經完美催動鳳凰翅的洪錚顯然不在這個行列。而楚因,因為沒有了魯班魔裝的加持,此刻舉步維艱,如同陷入到了泥沼中。

所以,洪錚這一腳,結結實實的踏在了楚因的天靈蓋之上!

這一刻的洪錚,是極其驚人的。只見洪錚,全身金光瀰漫,尤其是背後一對鳳凰翅,更加的增添了他的英氣。他雙翅緩緩展動,每次扇動,都帶起了大片的火焰,燒的虛空都是扭曲。

「死!」白玉珩此刻已經殺到,臉上的殺機絲毫的不加以掩飾。

洪錚冷冷一笑,依舊一隻腳踩著楚因的天靈蓋。

「白玉珩,我要殺你,誰都攔不住!」洪錚聲音冰冷,帶著楚因,不斷後退。 楚因此刻想還擊,但之前與洪錚一擊,已經受了重傷。此刻,這棲魔洞的壓制力量,讓他一時之間難以行動。

「給老夫死開!」楚因畢竟是孕骨巔峰的強者,半個呼吸的時間,便是已經反映過來。催動全身法力,準備全力擊殺洪錚。他十塊脊背大骨完全飛出,化為一柄柄飛劍,將洪錚籠罩。

白玉珩一拳,也是到了身前,此刻的洪錚,似乎已經陷入到了絕境中。但洪錚絲毫不懼,他再次冷笑:「有本事,你們追下來!」

而後,他踩著楚因的頭顱,瘋狂的下降,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經下降了九百丈!

兩千丈,其實就已經是那些天寵的極限了。兩千九百丈,可以說,除非是天賦蓋世,或者是修為異常強大,否則的話,難以承受。

楚因乃是孕骨巔峰的修為,在這壓力之下,脊背大骨化為的神劍,竟然寸寸的崩裂!就是洪錚自己,在這壓力之下,也是全身龜裂!

「噗!」洪錚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依舊頂著壓力,依舊在下降。而白玉珩在兩千五百丈處,已經停了下來。因為這裡,差不多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啊!」楚因面色痛苦而又猙獰,一聲聲的骨骼斷裂聲不斷的出現。此刻他已經虛弱無比,沒有一絲的攻擊力。眾人在棲魔洞上方俯視著下方的洪錚,不少人都是面色洪錚。

「洪錚,你好狠,我要你死!」一名老者抱著康有倫,瘋狂的怒嘯。這老者,聲音尖細,頭髮雪白,充滿陰柔的氣息。他是康有倫的護道者,修為也是在靈體大境。但是方才洪錚出手,他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前後也就一個呼吸的時間,但是想不到就是這一個呼吸的時間,人皇地的太子竟然就被擊殺!

他抱著康有倫,只感覺同體冰寒。因為他看到了康有倫的傷勢,有著不寒而慄的感覺。

康有倫的致命傷勢,乃是眉心的一個指洞。那一指,直接點碎了康有倫的顱骨,並且將康有倫的元神擊碎。這還不是最為恐怖的,最為恐怖的是,康有倫全身上下,有兩百零六個指洞!

這也就意味著,康有倫全身上下的每塊骨骼,都是被點碎!

他不明白,到底是怎樣歹毒的神通,才能造成如此可怕的傷勢。他想起了朝拜王,朝拜王的身上,同樣的被點出了兩百多個指洞,手法似乎都是一樣。

「你們有沒有發現,洪錚出手的目標很明確,像是演練了無數遍一樣。」有人開口。

「對,我也感覺到了,出手的時機,方位,都是無比熟練。」

「難不成他看出了布局?」有人猜測。

一直沒有動靜的詹璇璣此刻開口:「不是演練了無數遍,而是他分析出來的。他根據每個人的表現,分析而出,與結果絲毫不差。」

說道最後,詹璇璣臉上也出現了動容之色:「楚因擅長左手劍,所以楚因如果出手的話,必定是站在右邊。白玉珩如果要出手,必須要離楚因三丈,因為這樣才是最好的出手方位。而他在出手擊殺康有倫之後,也猜到楚因會殺到,所以楚因才被洪錚踩住了頭顱。洪錚真的很可怕,心有超脫意不說,心智更是駭人。短短時間內,就分析出了你們的布局。此人心智如妖,狡猾無邊,又極為的心細。給他時間,年輕一代,恐怕是沒有敵手了!」

眾人一聽,再回想方才洪錚的戰鬥,絲毫不拖泥帶水。一個個均是呆住了,臉上都露出了駭然之色,這年輕人怎麼會如此的可怕?

七彩天雞與大茶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眸中看出了一抹駭然。洪錚在分析的時候,他倆還不屑一顧,但是事實證明,這一切,與洪錚分析的,絲毫沒有出入!

「放下楚因。」鳳蒼宇一身白衣,宛若一尊真仙。他眯著眼睛,背後一尊蛟龍緩緩出現。楚因是他的護道者,以他的高傲,他不允許楚因被洪錚擊殺。

洪錚腳踩楚因,背負一對黃金翅。髮絲披散,全身瀰漫金光,連瞳孔都是金色的,冰冷而又無情。

「雲海宗,我忍你們很久了!」洪錚淡淡開口,「十年前,在荒漠圍殺我。在進入祖地之前,還出動孕骨高手,對我出手。真當我洪錚是好欺負的嗎?」

楚因此刻痛苦無比,也是無比羞怒。雲海宗三大掌教,都是靈體大境的修為。而他在穿上魯班之後,能夠勉強算是靈體大境的高手。他自然有自己的高傲之處。但是沒有想到,今日會被一個後輩踩著頭顱。

「放我,我們一切好商量。否則的話,我一旦出手,雲海宗必定會發兵洪家。你洪家,擋不住我雲海宗的鋼鐵洪流。」楚因開口,面色扭曲。因為壓力越來越大,他全身的骨骼已經碎的差不多了,要是再繼續下降下去,他最後一定會全身爆裂而死!

「你在威脅我?」洪錚眯起了眼睛,動了殺機。

洪王地那名老者眸光閃爍,隨後似乎是做了某種決定,大喝一聲:「奴血,莫要猖狂。」

而後,那老者,陡然間祭出了一把血紅色的紙傘。這紙傘,都有些破破爛爛了。傘面破爛,上面沾染了不少鮮血,都已經乾涸了,呈烏黑色。傘骨像是木頭製成,都快要腐爛了。但是沒人輕視這把傘,因為這傘,爆發出了滔天的氣息。那烏黑色而又乾涸的血液,竟然爆發出了宏大的景象。巴掌大小的血跡所在,出現了宏大氣息。裡面演化出了一方乾坤世界,世界中,有一道人影執劍而立,像是凝視著外界。

洪錚只看了一眼,心中危機感大生,背後的汗毛都是豎了起來。

「天羅傘!」 大國智能制造 詹璇璣目光一閃。

「奴血小輩,真當我奈何不了你么?」老者冷冷一笑,撐開了紙傘。頓時,四周的壓力竟然被擠開了。老者執傘,緩緩從虛空邁步而來。他走的很慢,很顯然,縱然有天羅傘,他也是受到一定的壓制。

「慢著!」

一道聲音傳來,眾人一愣,向旁邊看去,開口的赫然是白玉珩。

白玉珩嘴角噙著一絲冷笑,緩緩向老者走去,道:「我倆一起,今日定要將此子斬殺在此地!」 兩大靈體大境的高手同時從上方逼壓而下,白玉珩與洪家那名老者相比,更為的強大。此刻的白玉珩,站立天羅傘下方。軀體之上綻放出了三道光芒,第一道,赫然是眉心。那裡,有兩把劍形印記交叉,一黑一白,閃爍發光。第二道,乃是她的右手,一尊雪白的玉蟾虛影盤坐,雙眸充滿殺機的看向洪錚。第三道,則是她的腹部,三塊骨排列,構建成了一處劍陣。

這就是靈體大境的高手,白玉珩已經在身上刻畫了三種大陣。兩儀劍陣,玉蟾望天陣,以及三骨陣。

三種血肉大陣被白玉珩完美催發,表明了此刻的白玉珩已經動了殺機。她推動血肉大陣而行,每走一步,軀體都綻放出了白色的護體神光。將她軀體護住,異象極為的驚人,宏大無比。血肉大陣之中,甚至有無數閃電在遊走,劈啪作響。

「等等。」一名老者開口,他正是古魔地的蕭離。之前在朝拜王所在的大墓中,感謝過洪錚。他的修為只有孕骨巔峰,此刻已經難以再下降。

「原來是古魔地的道友,何事?」白玉珩抬起頭,問道。

「之前在朝拜王所在的大墓,如果沒有洪錚小友,恐怕我們都死了,你們這樣做,時不時有些不厚道了?」蕭離皺著眉頭。

「對啊,你們這是忘恩負義啊!」龍馬地的那名的中年人也是隨聲附和。

「哼,我洪王地洪家要殺人,誰敢阻擋。」洪家那名老者冷哼,「古魔地,龍馬地,不過是四階掌控地,我洪家,可是六階掌控地。」洪家老者說完,眼中出現了驕傲之色。因為掌控之地實在是太多,大小不一。所以修士們又將掌控之地劃分了等階。這品階,有著嚴格的等級。

乃是根據掌控之地內的天才,修士,門派,資源,疆域劃分。當然,最為主要的還是巔峰高手的數量。要是一個掌控之地出了荒王境界的帝者,那麼就算再貧瘠,也會被劃分為超階的掌控之地。

雲海宗算起來,方圓三十萬里,只能算做三階掌控地,處於邊荒。

龍馬地的人頓時大怒,一名年輕人站了出來,身穿一身紅色長袍,很是喜慶。衣物之上,還印有雙喜大字。他面容普通,沒有絲毫出彩的地方。但是他的額頭上,竟然出現了兩隻彎彎曲曲的龍角!

「如果我不同意你們對洪錚出手呢?」年輕人開口,兩隻龍角開始發光,居然爆發了一縷縷的至尊氣。呈紫金色,一圈又一圈的擴散。同時,他右手一展,手中出現了一尊鐵八卦。銹跡斑斑,邊角都被腐蝕了。但是這八卦一出現,白玉珩與那名洪家老者眼中都出現了濃濃的忌憚之色。

「王隆錦,你是王隆錦。」洪君臨眯起了雙眸,「早就聽說過探花王隆錦之名,有你在,龍馬地升為五階掌控地,指日可待啊。」

王隆錦微微一笑,鐵八卦一翻,頓時,光芒沖霄,氣沖斗牛。王隆錦所在的空間,被巨大的八卦虛影籠罩。那裡,自成乾坤,隱隱可以看到,有鳳凰飛舞,異獸奔走的畫面。還有祥雲繚繞,真龍騰雲駕霧,吞吐大荒雷電。

王隆錦對洪錚善意一笑:「洪兄,我叫王隆錦,很榮幸認識你。洪兄天資驚人,朝拜鼓,我也擊不碎,愧對探花寵之名。」

洪錚面色平靜,心中有些感動。王隆錦這個舉動,代表了龍馬地,站在了洪錚一方。

「王兄,這是洪某的個人恩怨,要是將王兄牽扯進來,那有些不好。」洪錚也是一笑。

「沒什麼好不好的,有些人的作風,我看不慣了。」王隆錦笑道,巨大的八卦帶著他們一行人,緩緩向下方走來,推開棲魔洞的壓力。

「隆錦,停下。」就在王隆錦前行的瞬間,一道聲音在王隆錦的耳邊炸響,「現在不能得罪洪家,洪家的老怪物現身了。」

「什麼,他不是得了道症,陷入永恆閉關了嗎?」王隆錦眼中出現了驚色。

棲魔洞眾人聽到這話語,一個個都是打驚。所有人都知道,洪王地的老怪物代表了什麼。洪王地雖然是六階掌控地,但是這些年來,威勢氣運有些下降。因為發生了兩件大事。

第一件,就是洪家那名叱吒風雲近三千年,俯視各路高手的老怪物,在百年前患上道症。道症是一種無解的魔症,就算是這個老怪物也沒有辦法破解。以他超強的修為,到現在,也只剩下幾十年壽元。幾十年看上去很長,但對於這種高手來說,只是一閉關的時間。

所以,洪家老祖陷入到了永恆閉關,減緩自身生機的流逝。

第二件事,只有老一輩的人知曉。洪家另外一脈,講究的混血為王。他們成功衝擊了三十族混血,五十族混血,甚至百族混血。三十年前,洪家搭上了一條神秘勢力,據說成功衝擊了萬族混血。

當初消息一出現,震驚了整個東荒。就連東皇圖騰殿都去詢問情況,準備破格將洪王地提升為七階掌控地。但是,二十八年前,一個神秘人出現,洪家防守形同虛設。神秘人帶走了萬族混血,百族混血,從此失蹤。

這兩件事情,讓洪家威勢一年不如一年,甚至周圍不少的掌控之地,謀划橫渡十萬大山,滅掉洪家。龍馬地與古魔地,同洪家對上,未嘗沒有這個心思。但是誰都沒有想到,這個節骨眼上,那老怪物竟然出關了。

「難道他的道症已經痊癒了?」

「可能性不大,道症根本就不可能痊癒,他頂多比普通人多活上一段時間。」

「算算時間,我與老怪物,快兩千年沒見面了。」詹璇璣喃喃自語。

「哈哈,都聽到了吧,我洪家老祖復甦了,現在誰敢出手?」 惡魔小爹:偷個寶寶鬥你玩 洪家老者哈哈大笑,眼中露出了譏諷之色。

洪隆錦面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他明白剛才出聲的是誰,是他的父親,通過秘寶隔空傳來。一尊帝血大妖——八卦龍馬!

「父親,消息屬實嗎?」王隆錦問道。

威嚴的聲音傳來:「屬實,我已經見過他一面了,他一縷分身剛剛跨過十萬大山,向雲海掌控之地去了。而且喃喃自語,他找到道症的希望了。」 探花王隆錦臉色陰沉了下來,隨後眼中露出一縷歉意之色:「洪兄,對不住了。」

洪家的老怪物,名氣實在太大了。簡直就是一個瘋子,曾經橫掃上百掌控之地。最為恐怖的戰績就是,與妖神殿對上,一掌擊碎妖神掌控之地的十萬巨峰。

洪錚心中一凜,但並不變色,對王隆錦一抱拳:「王兄不必如此,好意在下心領。」

說完后,洪錚眼眸冷了下來,掃了一眼洪家那名老者與白玉珩。

「殺!」白玉珩爆喝一聲,轟然出手。眉心兩儀劍陣幻化,憑空出現兩把神劍。化為兩把長虹,一黑一白。一道白光一道烏光糾纏在一起,帶起長長的尾光。劍氣瀰漫,化為兩道長長的煙籠,若兩尊太古魔龍,不斷咆哮,向洪錚擊殺。

刺啦,虛空隱隱都是在扭曲,尖銳的破空聲響起,讓人變色。

洪錚冷冷一笑,踩著楚因的頭顱,身軀再次下沉,此刻,已經達到了兩千九百九十九丈,只差一丈,便是能夠進入三千丈的範圍。

這一丈,宛若天塹一般。 丹道宗師 洪錚再次噴出一口鮮血,心中警兆大生。他有一種直覺,要是再下去這一丈的話,那麼自己一定會斃命。一道道磅礴而好大的威壓從四面八方擠壓而來,可以看到洪錚的肌體都是有些扭曲。尤其是他的臉龐,更是多了數十道縱橫交錯的傷口!

而楚因,慘叫一聲,奄奄一息。實力越強,受到的壓力也就越大。

兩儀劍陣潛行了數十丈之後,速度慢了下來,但鋒銳不減,依舊在不斷的向洪錚欺來。

「你再潛行一丈,你就會死。」白玉珩聲音冰冷,抬起了右手,那裡,一尊玉蟾虛影閃爍,燈籠一般的眸子冷冷的盯著洪錚,充滿殺機。

此時,洪家老怪物也決定出手了。他容顏蒼老,雙目微閉了一下,再次睜開的時候,可以看到眼眸中,有日月沉浮,斗轉星移的景象。

「死!」他出手,緩緩轉動手中的天羅傘。洪家天羅傘,擁有赫赫凶名。上面沾染了數十塊巴掌大小的血跡,都乾涸了。傳說,那可能是真仙的血液。

洪家老者完美的催動了天羅傘,隨著傘體轉動,這把破紙傘爆發出了漫天光華。景象極為的驚人,氣息宏大無比。一縷縷恐怖的氣機擴散,尤其是上面十來塊巴掌大小血跡,徹底復甦。當先一塊血跡爆發出了一道璀璨神光,撼動霄漢。那塊血跡,衍化為一方天地乾坤,裡面一道模糊的人影仗劍而立。

轟!隨著天羅傘的轉動,那塊巴掌大小的血跡被甩了出來,等於就是那一方乾坤出來了!

頓時,整個棲魔洞都是狠狠一震,所有威壓竟然有了一瞬間的停滯。那一方乾坤,化為了十幾丈大小,形狀不規則,像是一方世界被硬生生的打碎一般。但是,威力是恐怖的,那份乾坤,狠狠向洪錚撞擊了過去!

棲魔洞再次震動,像是承受不住這一方世界的壓力一般。

洪錚心中充滿了生死危機之感,背後汗毛都是豎了起來。

洪錚還未動,大茶壺與七彩天雞化為兩道流光,沒入到了棲魔洞下方,並且不斷的下降。

「老闆快跑,這把傘很恐怖。」大茶壺的聲音遠遠傳來,卻是已經不見了蹤影。

公主嫁到,王爺請用心 「那兩道光是誰,怎麼可能視這裡的威壓為無物一般?」

眾人議論紛紛。

洪錚看著上方若星辰一般撞擊而來的一方乾坤,眼中出現了果斷之色。背後鳳凰翅推動,綻放出了兩縷黃金仙光。他閃動鳳凰翅,踩著楚因的頭顱,狠狠沖了下去!

啊!一聲凄厲的慘叫傳來,眾人瞳孔都是狠狠收縮,竟然見到,楚因的軀體在這一刻,四分五裂!他的神魂想要逃出,但似乎被禁錮了,然後化為了點點光雨,消失在了空間中。雲海宗一代高手,就此隕落!

三千丈處,被迷霧隔絕,隨著洪錚的進入,迷霧散開,眾人見到了裡面的景象。那是一個黑洞,宛若一尊太古巨獸張開了大口,擇人而噬。

「不要進去,棲魔洞也發生變故了,那可能是歸墟漩渦,一旦下去,可能再也出不來了。」李輕依見狀,面色大變,隨後也沖了下去。

噗!李輕依面色蒼白,嘴角流出了一絲鮮血。

「輕依,別衝動。」鳳蒼宇喊道。

「滾開!」李輕依一聲輕喝,雙手划動,施展出了逆亂三招,推開四周威壓,想洪錚衝去。

洪錚有一種感覺,要是自己進入到這黑洞之後,真的可能會隕落!

他站直了身軀,轉過身,回頭看著那一方乾坤。

「怎麼,怕了,你這個奴血。」洪家老者冷笑,跟隨那一方乾坤,追逐了下來。

轟隆隆!那一方乾坤碾壓虛空,爆發出了轟隆隆的驚世大音,虛空扭曲的不像樣子。乾坤還沒到,洪錚只感覺自己已經被鎖定死。而且,那浩大的氣勢,已經逼近。罡風吹的洪錚肌體滿是傷口!

「我覺得,死的應該是你。」洪錚依舊面色平靜,瞳孔中出現了一縷縷精光。精光透體而出后,竟然化為兩條虛幻長龍,在虛空中咆哮。他看著那一方乾坤,緩緩抬起了右手。全身法力涌動,湧入到食指中。他食指上的一枚古銅色的戒指被點亮,然後,轟擊出了恐怖到無邊強烈氣勢。

那氣勢一出,所有人都是變色。光是氣勢,就如此的恐怖,這是什麼法寶?

洪錚終究還是準備動用朝拜王的三擊,但是他不準備擊殺白玉珩,只擊殺洪家老者!

戒指的氣勢,不斷的在增強,一聲聲呢喃聲從戒指中傳遞了出來。開始時候很小,到最後,宛若雷鳴,振聾發聵,整個棲魔洞,都是這呢喃聲!

「《朝拜經》!」詹璇璣心中一凜。

這呢喃聲,正是在誦讀《朝拜經》。

《朝拜經》是朝拜者獨有的經文真法,威力恐怖無比,一旦完美爆發到極致,可以輕易崩滅一方星空。 洪家老者面露不屑之色:「天羅傘可是洪家祖器,威力不是你這個奴血所能夠知曉的。你這個破爛戒指,就不要拿出來獻醜了。」

洪錚昂起頭顱,看著洪家老者,冷笑:「你一口一個奴血,我倒是想問問,誰給你的權利?」

那方乾坤速度很快,眨眼之間,離洪錚只有十丈的距離。他只感覺自己頭顱都快要龜裂了,神魂要崩碎。

要不是有棲魔洞的威壓所阻擋,洪錚毫不懷疑,自己早就會肌體崩碎而死!

「誰給你的膽子,說這是破爛戒指?」戒指中傳來一道威壓無比,威勢浩蕩的聲音。然後所有人都見到了令他們驚駭無比的一幕。

只見戒指中,直接衝出了一道身影。這身影,乃是虛幻的,年輕無比,看樣子只有二十歲左右。他手執一把巨劍,足有門板大小。他全身黃金色,虛幻的身體內,一道道閃電遊走。全身都處於巔峰狀態,爆發出的氣勢,更是讓所有人驚恐。

「巔峰歲月的朝拜王!」只有洪錚清楚這人影是誰。

隨後,人影看向了那一方乾坤,眸中神光驚天,化為了兩輪神燈一般,直接驅散了棲魔洞的黑暗。巔峰歲月的朝拜王舉起了手中的門板大劍,狠狠一劈。那是一道從九天之上降臨的光,劃開了黑暗。一道十丈長的劍光迸發,劍光銀白,鋒銳無比,無堅不摧。

如切豆腐一般,那一方乾坤,直接被切為了兩半!而劍光並不停,速度極快,斬向了洪家老者。

洪家老者瞬間面色大變,連忙舉起天羅傘抵擋。天羅傘與劍光交擊,發出了鏗鏘之音,火花四濺。棲魔洞中,下起了火花雨,密密麻麻。宛若黑暗中亮起了點點星燈,有種異樣的美。

「這把傘不凡。」所有人心中都有這麼一個念頭。

但是天羅傘在洪家老者手中並不能發出巔峰威力,那傘,被擊飛。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