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宋有成不願意搭理馬氏,但是卻不代表趙氏就願意讓自己兒子被兒媳婦這麼指著鼻子罵了。

「馬氏,你想幹什麼?」趙氏嚯的一下站了起來,指著馬氏的鼻子問道,還真別說趙氏這下還真是有氣勢,一下就將馬氏給嚇住了。 馬氏臉色刷白,一臉討好的樣子。「娘,我就是跟他開個玩笑。」這老太太也太護短了,自己也沒說什麼呀。

只是這馬氏自己也不知道想一想,你都當著人家親娘的面指責人家兒子是個死人了,你覺得親娘會無動於衷嗎?你多大的臉?

馬氏覺得自己受了委屈,小姑子,婆婆,丈夫都看不起自己。但是自己又無計可施。

「玩笑是這麼開的?」趙氏可不是這麼好糊弄的。

玩笑當然不是這麼開的,宋有成也不是能任由馬氏欺負的,如今沒有表態也不過是因為宋有成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必要。

馬氏委屈的朝宋有成看了一眼,只要這時候他能出聲幫自己說句話就好了,起碼娘就不會這麼針對自己了,只是馬氏選擇性的遺忘了,剛才可是她自己罵宋有成是個死人的,既然是個死人了又怎麼可能會幫著她說話呢?

馬氏肚子里的憋屈暫且不提,反正也掀不起什麼大波浪。

「二哥,府城那邊到時候就得要那你多看著了。」宋離道。

宋有成雖然是臨危受命,但是既然自己妹妹都這麼看得起自己了,那自己怎麼的都得幫著阿離看好了。

「至於金華縣那邊還是由三哥看著。」畢竟之前也一直是三哥在那邊聯繫的,所以現在讓三哥繼續看著也算是在情理之中。「至於縣城的幾家鋪子可就都交給大哥你了。」宋離道。

宋有業一聽要將縣城的幾家鋪子都交給自己看管,立馬就著急起來了。

「這怎麼能行?」讓他看著一間也就是了,可是縣城裡面那可是有四五間鋪子啊,自己哪有這麼大的本事?這不是為難自己嗎?

「怎麼不行?再說了大哥要是不行,不是還有大嫂能幫著你嘛。」宋離道。

原本就憤憤不平的馬氏聽見宋離的這話,立馬就更加不高興了。「憑什麼大嫂就能去,我就不能去?」

宋離一個眼神掃了過去,到底是為什麼難道還非得要我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說清楚?

馬氏總覺得宋離的眼神透露的信息太多,而且一看就明白自己真要是這麼做了,倒霉的肯定還是自己。所以在宋離還沒有回話的時候,馬氏就選擇閉嘴了。

陳氏雖然也坐在旁邊聽著,但是卻不認為這些跟自己有什麼關係,直到聽見宋離說讓自己也去縣城裡面幫丈夫忙的時候,才驚訝的抬了頭。

「讓我也去幫忙,不好吧!」陳氏有些猶豫。

最好不相見 「有什麼不好的,家裡有你二弟妹照看著,你還擔心個啥?」反正現在趙氏對大媳婦跟小媳婦都很滿意,就是這個兒媳婦馬氏不是那麼的中意,不過要不是馬氏自己作的,趙氏也不會是這樣的態度。

馬氏委屈的不行,可是卻什麼話都不敢說,最近這段時間她在家裡的日子可不怎麼好過,所以她還是的放聰明一點。前兩天娘家二嫂來找自己了,說是自己現在的日子好過了,娘家過得這麼艱難讓自己想法子弄些銀子給娘家,幫著娘家渡渡難處。

馬氏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二嫂楊氏是什麼意思?但是二嫂告訴她,如果她不乖乖幫她弄到銀子,那麼她就會將當初她準備將宋離嫁到娘家的事情宣傳出去,到時候讓她被宋家給趕出去。

馬氏沒想到當初自己是一心為了娘家,雖然事情沒有辦成,但是如今二嫂卻拿著這件事情來威脅自己。

「就是,大嫂你就去試試,說不得將來你還能跟阿離一樣呢。」周氏也在一旁勸說著。

自己有什麼本事陳氏自己心裡還是很清楚的,但是聽著這麼多人都勸自己,陳氏的心裡也還是很高興的。別的不說就說這兩年家裡確實變化大,但是相對的自己跟丈夫相處的時間也就短了,如果真的可以的話,那自己不就是多了跟丈夫在一起相處的時間了嗎?所以這事兒怎麼看都是划算的。

「那行,到時候我就跟著有業一起去。」陳氏道。

她答應了?她竟然真的答應了?馬氏似乎不敢相信,這陳氏怎麼就敢答應了呢?

「大哥,到時候有大嫂跟著你去幫你,這下你應該放心了吧!」宋離道。

宋有業從陳氏答應了要跟著自己一起去之後,早已經樂呵呵的分不清東西南北了,至於宋離現在跟自己說了什麼他是完全都沒有聽進去。

「還有鎮上的幾家鋪子就交給爹娘了,家裡的田地什麼的到時候直接從村裡找人回來做。」宋離道,自家上次又在臨鎮添置了二百畝的田地,如今家裡差不多有將近五百畝的地了。但是這還是沒有算上當初江大竹給宋離留下的那一千畝的地,所以真要是算起來這就有一千五百畝了,不過那一千畝江大竹是寫在宋離的名下的,所以宋離也就沒有打算說出來。

更何況宋離不認為那一千畝的地就是給自己的,江家還有兩位老人家呢,所以這地也就是自己先暫時看管起來,等到時候自己是要還給江家的。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們都曉得。」家裡這麼多的田地真的要是都自己種的話,可能多半累死都弄不出來,所以他們已經租賃出去了三百來畝,剩下的一百多畝就是留著給自家種的。這還是因為宋離的堅持,要不然宋華豐是絕對不會讓宋離租賃出去的。

「還有江家那邊,到時候爹娘也幫著多看顧一點。」宋離道。

他們家現在跟江家那邊的關係也緩和了不少,而且自從知道宋離當初嫁給江大竹是為了幫忙,而且如今宋離已經跟顧寧在一起了,趙氏對江家那邊就更加沒有什麼意見了。

「放心,江家那邊肯定幫忙看著。」其實有時候趙氏還是有些心疼江氏的,好不容易養大個兒子結果為了瞞著她就要死了的事實居然就這麼走了,而嫁了人的大閨女又不是個孝順的。唉,這過得都叫什麼日子?

「對了,我還從縣城請了為先生回來。」宋離想起自己請回來的陳岩。

「好端端的請先生回來做什麼?」他們村裡又沒有私塾請個先生回來做什麼? 卧槽!

焰眉頭皺了起來。

這個青年沒道理糊弄自己,這個金屬球應該是值這麼多錢,還是說這個暗夜魔就是錢多,任性?

不過焰不管這其中的原因,給錢就行,「行吧,錢拿來,這個就是你的了。」

「等等!」

「尊敬的客人,剛才是我看走眼了,這個確實更加值錢,我們商店現在願意出一萬兩千魔晶購買你的金屬球!」魅魔突然插嘴道。

哼!當我傻啊。

焰冷笑一聲,「你們商店還真是誠信經營啊。」

「兄弟,錢拿出來吧,這個球是你的了。」焰還是決定把金屬球賣給這個暗夜魔,少點魔晶又不會死,他就要氣一氣這個魅魔。

「爽快!」暗夜魔直接掏出錢來。

焰掃了一眼,怎麼回事,居然是12000魔晶。

暗夜魔嘿嘿一笑:「本來我就是需要這個,沒想到你真願意便宜賣給我,我也不讓你吃虧,說實話,這個價錢還不算貴。」

「那謝謝了。」焰也不是個矯情的人,坦然的把錢裝了進去,遇見這檔子事,這個店是沒啥子好看的了.

兩人隨便閑聊著走了出來,那暗夜魔也是個自來熟,聽說焰還有東西要賣,便叫焰拿了出來,順便給焰估了個價錢。

這個暗夜魔似乎對於辨認各種材料非常擅長。

他解釋說,這個金屬球表面上看好像只有少量的秘銀。

但問題出在秘銀的分佈方式上。

這些秘銀和周圍的普通金屬結合的非常好,甚至可以說是融合在了一起!

這一點是非常不同尋常的。

據他所知,需要用到一種很珍貴的添加劑,這種添加劑價格甚至超過秘銀本身。

一般基本沒人會這麼土豪去干這種完全划不來的事情,所以這個金屬球最值錢的其實不是秘銀,而是裡面肉眼檢查不出來的銥星添加劑!

錯嫁驚婚:總裁輕點愛 「以後有什麼稀有材料可以找我,我照單全收,」年輕暗夜魔留下自己的號碼就和焰道別了。

焰雖然強烈要求請人家吃一頓好的,但是畢竟大家都不熟,既然人家要走,焰也沒有堅持。

那行吧!

我也不想去商店了,不知道為什麼每個商店都找那麼丑的雌性在那裡站台。

焰拿著暗夜魔給的名片,收進兜裡面,自言自語道。

名片的材質很不錯,摸起來很舒服,看來是有錢人啊。

焰還沒有自己的通訊戒指呢。

感覺實在是太土了。

深淵世界的魔法異常發達,空間戒指一般都帶有通訊功能,焰覺得自己是時候去買一個了。

畢竟焰現在已經有幾個臭錢了。

看了看自己戒指裡面的錢,嘿嘿一笑。

有錢的感覺真好。

感覺這個錢挺好掙的啊,同時焰也意識到,探索異界絕對是一門暴利生意。

運氣好搞到一些稀有材料的話,抵得上賣幾百個腎了。

四處逛了逛,焰來到了專門販賣魔法物品的地方。

這個地方挺有特色的,統一的裝飾風格,由橫縱兩條街組成,一條叫做制杖,一條叫做販劍。

兩條街相交的地方是個十字路口,那裡擺了很多的桌子,熱熱鬧鬧的,似乎是在舉辦什麼活動。

一個巨大的惡魔頭形狀的氣球飄在十字路口的上空,氣球拉起了一條橫幅。

橫幅上面寫著,制喪水大抽獎活動!牛逼人生的起點!

聽起來就很有意思!

焰看看城市中間的高塔,上面的魔眼還瞪得大大的,說明現在還是中午。

既然時間還充裕的話……

就過去湊個熱鬧吧。

很多惡魔在那裡買一種牌子。

焰站在十字街那裡,看著別的惡魔玩了一下,焰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這是一個抽獎活動。

一大排的妹子,隨便找一個上,去報一串13位的數字就行。

如果和搖號結果一樣的話,就可以大獎拿回家!

大獎是什麼呢?

一等獎是一個看起來很牛逼的披風,叫做血色降臨。

二等獎是一個黑得發亮的蛇頭戒指,是一枚通訊戒指,外帶一百立方的空間。

三等獎是一個很酷的面具,有偽裝的能力。

戒指好啊!不是正好要買戒指么?

焰心血來潮,突然有種想去試試運氣的衝動。

焰雖然個子小,但是力氣可不小,直接擠開前面的惡魔,來到報號台前。

給我來一個牌子!

閣下,你能不能不要蹲著!我看不到你的臉,沒法給你錄像。

裡面的服務員故意笑著說道,大家都知道羊角魔是矮個子,這個服務員明顯在笑話焰。

惡魔們就是這樣,即使城市裡面不能夠動手,辱罵譏笑別人也是很爽的。

周圍被焰擠得不爽的眾人也都哈哈大笑起來。

卧槽,我還以為只有自己這麼能搞事呢!

看來這樣的人才到處都是啊!

焰眼神一冷。

「怎麼滴,你到底買不買啊?不買就麻煩走開點,不要影響了別人發財!」站台的妹子不屑的說到。

雖然她自己也僅僅是高級初階,但是耐不住她有兩個大寶貝啊!胸越大,戰鬥力加成越高。

挺一挺胸,周圍的老表們也都幫著她說話。

氣勢上瞬間壓倒了矮個子羊角魔。

焰呵呵一笑,不秀秀肌肉的話,別人都想上來踩上幾腳。

「小個子,走開點,你礙著大爺我看這位小姐姐了。」一個一臉邪氣的高挑惡魔走了過來。

迎風飄揚的黃黃頭髮,代表了他放蕩不羈的內心。

黃毛單手推在焰的胸口。

結果是焰站在原地,紋絲不動,那個黃頭髮接著用力推,結果把自己憋得滿臉通紅。

卧槽,碰上硬角色了!黃毛內心鬱悶。

他乾脆雙手齊上,準備強行把這個逼給裝完!

另一隻手也按在了焰的胸膛上。

焰冷冷一笑,真是不知死活啊!

一股壓迫性的力量從焰的體內迸發出來,黃毛首當其中,嚇得他雙手一縮,失去平衡,直接摔在了地上。

周圍瞬間一片安靜。

一股詭異的壓迫感瀰漫在四周,冰冷刺骨而又帶有一絲不可描述的威壓,彷彿面對高高在上的存在一般。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這個羊角魔的氣息好恐怖!

自從焰沐浴了龍血以後,他就發現,自己也部分給巨龍改造了,他的血脈之力還是太弱,被龍血侵襲,所以他帶上了一部分的龍威,混合著他自己惡魔的氣息,形成了一種詭異的威壓。

這股威壓焰現在還不能收放自如,剛才釋放的太猛,一下子威壓擴散的太遠,馬上就引起了監視者的注意。

街道兩旁樓頂的石像鬼紛紛褪去石化的狀態,閃爍著黑芒的眼睛向這邊望來,嚇得焰趕忙收緊威壓。

小黃毛,感謝這個城市的秩序吧!

那黃毛乾脆的躺在地上裝死,站台的魅魔也被焰血紅色的眼睛看得身子一抖,嚇得低下頭不敢言語。

焰上去隨便抓了一個牌子,把一個魔晶丟在卓子上面,便徑直走了出來,兩邊的惡魔自動的讓開道路。

焰走出惡魔堆,用爪子刮掉玉牌上面的一層膜,下面是一個圖案,畫的是一個只有一隻翅膀的小惡魔。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