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鞠了一把腦門上的汗水,他這才充滿歉意的沖嬈嬈鞠了一躬。

「抱歉,秦太太,我家王子他有點心理疾病,常常活在自己的夢中和現實世界有時候分的不太清楚。如有冒犯,還請不要在意。王子殿下他沒有惡意的!」

「原來是這樣啊,沒事的。」

「我也要回去了,告辭。」

嬈嬈大度的說著,目送著一主一仆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視線里。

說不出為什麼,看著那位中年王子,嬈嬈的心裡忽然生出了一抹不舍。

可是她沒有記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和他認識。

而且,這位「有病」的王子,這內家功夫,真的不是一般高,就算是放到世家,那也是站在巔峰的。

胡思亂想之間,肩膀忽然一沉。

那是一陣熟悉的腳步,嬈嬈老遠就察覺到了。

一回頭,果然看到吳賀。

「想什麼呢,這麼出神,雖然你這皮膚好,可也不能這樣暴晒啊,怎麼?是不是不放心你家秦琛出去談生意,所以這還想來查查崗?」

女人輕笑著,拉著嬈嬈直接躺在了沙灘的躺椅上。

嬈嬈好笑的看著她,無奈的攤攤手。

「你一下子問我這麼多,讓我回答哪一個才好?」

「怪我嘍?」吳賀意味深長的拖著尾音,將一塊冰鎮西瓜丟進嘴裡:「那就一個個說唄。」

「好吧,不過你不要再吃冰西瓜了,本就是寒性,你還懷著孩子,吃多了對子宮不好的。」

嬈嬈說完,將她面前的西瓜光明正大的挪到了自己面前,一邊悠然的吃著,一邊說道。

「剛才遇到了一個奇怪的王子,問我是不是什麼希希,我說不是,然後他就走了。」

「奇怪的王子?」吳賀愣了幾秒,隨即便道:「你說的那個是汶萊的王子啊,世界第一有錢的男人啊,可惜啊,的確是心理有問題,怎麼治都治不好。」 「汶萊王子?世界第一有錢的男人。」嬈嬈小聲重複道。

吳賀奇怪的看著嬈嬈,伸出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

「喂喂,回魂啦!你該不會是看上人家了吧?」

「嬈嬈,雖然姐姐倒是不反對你拋棄秦琛去找別人,不過你也別找他呀。」

「為什麼?」嬈嬈下意識的接道。

吳賀神經兮兮的看了一圈四周,頗為神秘的壓低聲音悄聲說:「說來也很奇怪,這汶萊王子年輕的時候,那可是耀眼世界的人物,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去了一趟咱們洛華國,回來之後整個人就有點不對勁了。」

「明明他都沒結婚,可偏偏說自己是結婚了的,還說自己有個夫人,長得貌美如花叫希希,可是不管汶萊王派出了多少去查,都無法查出這個叫做希希的女人,而且那個女人的畫像,這位神奇的王子自己也無法用筆畫出來。可是他偏偏就是要說自己和人約定好了要去把人接回來,這世界各地的到處亂跑,整個人的神經也是一會正常一會不正常。 最美的流年裏 加上你,這是不知道多少回他把路人甲乙丙給認成希希了,有幾次還把人家姑娘拉回去了。」

「汶萊國王和王后想著只要自家兒子開心,不管是什麼樣出身的姑娘他們都可以接受,可詭異的事情再度發生,這汶萊王子只要和他認為的是希希的人相處不超過24小時,就會覺得自己看錯了。再把人家給趕走,當然,按照王室的作風,這些姑娘都是得到補償的,甚至還有人專門跑到他會出現的路上去求偶遇,瞎貓轉死耗子,就算是被認錯拆穿,也能獲得一大筆錢。」

「那是真有這個希希嗎?」嬈嬈有些不解,難道這汶萊王子和自己一樣,也失去了一些記憶嗎?

比如自己就不記得秦琛和吳賀了,但是再次見面時,那種彼此關係的紐帶是不會隨著記憶的丟失而缺失的。

吳賀聳了聳肩,咬著吸管喝的暢快。

「那就不知道了,心理學家說這可能是王子受了外界的刺激,自己假象出來的,希希可能並不是一個人,而只是一個代號而已。不過這事誰都說不準,他在商業和政事方面還是很厲害的。在藥物的控制下,他每天犯病的狀態,也就幾個小時,過去就好了。」

「不過這汶萊國王也是極其有意思的,還真的給他找了一個阿聯酋的公主,名字就叫希希。」

這麼6的么?

嬈嬈歪著腦袋,任由海風肆意的在臉上擊打。

不知道出於什麼,她總覺得這個所謂的希希並不是像別人所認為的只是一個代號,她記得男人眼中的深情和溫柔,就像是秦琛第一眼看到自己。那是穿越一切時空和記憶的眷戀。

「好啦,你怎麼了?表情這麼嚴肅!」

嬈嬈苦笑,清甜的西瓜在此刻都失去了滋味。

「沒事,我就是覺得這汶萊王子也挺可憐的。」

「噗嗤!」吳賀沒忍耐住笑了。

正想說話,卻見嬈嬈的眼睛上多了兩隻雙手。

「夫人,你在說誰可憐呢!我才是最可憐的好吧,你看你在這裡享受著日光浴,我卻還要為了生計而奔波。」

一道無比哀怨的聲音自嬈嬈身後響起,熟悉的氣息讓嬈嬈心中穩穩。

輕輕的在眼睛上的雙手拍了一下,嬈嬈笑得很甜。

「那怎麼辦,不如我們換換,我替你去啊!然後你把你所有的錢都給我好不?」

「唔?夫人你缺錢了嗎?」秦琛忽然挪開了雙手,下一秒嬈嬈的手中已經多了一台電腦。

「給我這個幹嗎?」

秦琛努努嘴,指著上面那個賬戶道:「這個是個人賬戶,不牽扯公司,你想要多少隨便花,還有這個。」秦琛說完,又從兜里摸出了兩張卡。

「唔,這個是自打認識你開始之後就存的家庭賬戶,這個是你在公司的分紅。」

「我在公司的分紅?」嬈嬈吃驚了。

她什麼時候參與秦琛公司的分紅了!

看著自家媳婦成功被嚇到,某男異常嘚瑟。

得意洋洋的划拉著超級本的屏幕,調出一份份股權轉讓文件。

日期都是五年前的,還有著鮮紅的手印。

吳賀八卦的掃了一眼,頓時驚得從椅子上坐了起來。先是瞪大眼睛死死的盯著秦琛幾秒,忽然宛如餓狼一般撲向了一臉懵逼的嬈嬈。

「天啊!原來這是真的!你真的不是SR最大的股東!我就說怎麼個人富豪榜上你始終拼不過汶萊那個精分患者!嬈嬈才是。」

「嬈嬈啊,你要照著我啊,老娘的下半輩子可就指望了,哦不,還有你的乾兒子,看在你未來乾兒子的份上,讓我參加SR冬季滋補系列的研發吧!!!」

吳賀激動的拽著嬈嬈的手腕,把嬈嬈晃悠的眼前都是小星星。

秦琛笑而不語,靜靜的側目看著自家媳婦生動的臉頰,只覺得無比幸福。

「小……賀賀……你先放開我啊……什麼SR最大的股東,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這個公司的著名不是叫QID嗎?和SR有什麼關係。」

「吳賀,你好好說,沒見我媳婦都要被你給晃暈嘛,她要是不舒服了,別說冬季系列不帶你,四季都不帶你!」秦琛眉頭輕蹙,忽然間有點擔憂嬈嬈要是和吳賀走太近是不是有點不太好,這個瘋婆子,把自己的小媳婦帶壞了怎麼辦?

要知道嬈嬈如今身手的段位……那可是……

心中有點苦,說不得,說不得。

可惜的是,秦琛的威脅現在在吳賀面前全然沒有威懾力啊!

吳賀翻著眼睛,賊兮兮的沖嬈嬈笑著。

「秦琛,你說的不算!別忘了大股東擁有決策權,哈哈!」

「還有嬈嬈,你失憶了不知道,我給你解釋一下,SR的前身就是QID,原本是秦琛的爺爺和父親創辦的,後來因為秦琛父母去世,導致了企業一直瀕臨破產,也就是秦琛從國外回來之後,將QID從破產邊緣挽救了回來,然後一步步回到了正軌,在之後秦家內部出現了一些問題,QID和老秦家正式分離了,再後來因為五年前你的消失,秦琛為了思念你,將女兒起名秦思嬈,公司改名為SR。」

「至於我剛說的股份,秦琛在五年前做了一份股權讓渡書,你有著SR的百分之70的原始股!在後來sr資產結構重組和融資下,這個比例一直保持在51。我要是沒猜錯的話,秦琛只是代行人,包括到現在,秦琛應該拿的還是按照職位的分紅和股權,這些年真正的賺的錢,都在你手裡。還有20,是在兩個孩子的手裡,不過現在也是秦琛在監管。」

「所以說……我其實是富可敵國?」

嬈嬈的手忍不住抖了。

SR那麼多企業,每年創造的那麼多利益,竟然最後的收益人,是她這個連SR組織架構都不知道的閑人……

這也太天方夜譚了!

這下吳賀不晃悠自己,嬈嬈也覺得眼前一片眩暈。

信息量太大,她接受不了啊。

不敢置信的看著秦琛,卻見男人無比淡定的蟲她微笑著。

「是的,沒錯,所以夫人,我昨天真的沒有說謊,我最值錢的,就是我自己了……」

因為……最好的都給了自己啊。

嬈嬈久久無法消化這個消息,好像在夢裡,又好像在現實。

她……

何德何能擁有這些啊。

也難怪小蘿莉總說秦琛扣門,其實男人並不是摳,是因為他一直拿的都是,執行總裁和挂名董事長的錢……

雖然也不少吧,但是他開銷也不少啊。

一筐種子走天下 「為……為,為什麼要這麼做?」

嬈嬈哆嗦著,只覺得手裡的超級本彷彿有千斤重。

綜家有家規 「沒有什麼為什麼,微博上不經常說嗎?看一個男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看他遠不遠為你花錢,我仔細想想,反正我一個人男人,除了工作也沒有什麼別的愛好,夫人都不在了,我要這些錢有什麼用。」

秦琛蹲在嬈嬈面前,將文檔關閉。

他拉著嬈嬈的手,溫柔而又認真。

「而且,我這個人也挺無趣的,除了工作和你,好像也不知道能幹什麼……若不是當年我帶回來了思嬈,可能這五年……」

秦琛止住了話題,堅強如他,卻也不敢去想如果說嬈嬈真不在了會是什麼樣子。

他的深情,他的付出。

讓人想不感動都難。

眼淚順著臉頰無聲的流淌著,在陽光的直射下宛如一顆顆晶瑩璀璨的珍珠。

在秦琛眼底,那更是比珍珠璀璨的東西。

「別哭啊,怎麼了嬈嬈,是不是我說錯什麼話了。」

妖孽總裁寵妻不膩 秦琛手忙腳亂的說道。

嬈嬈搖頭,聲音細如蚊哼。

「沒有,我就是覺得我不值得你這麼做,而且,你就不怕我拿了這麼多錢,直接去找別人了,或者是永遠都記不起你了?」

秦琛一怔,發現嬈嬈是在意這些,隨即心放了一半。

他拉起嬈嬈的手放在心口,好似這樣便能鏈接兩人的心跳一般。

「不怕……忘記了就忘記了,我們現在不也重新認識了。」

「至於你去找其他男人。」秦琛頓了頓。

「我還真的沒想過,不過你覺得,這世界上,還能有人比我更愛你嗎?」

四目相對,交織著激烈且絢麗的色彩。

明明是秦琛自戀的話,可聽在旁觀者吳賀的耳朵里。

卻是不能不敢動,她忽然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再剛離婚就來這裡!

還碰到了秦琛!

也讓她明白了,什麼才是愛情美好的樣子…… 她為什麼要找虐嘛!

吳賀不得不承認,在這一刻,她的內心是羨慕的。

為什麼明明是兩兄弟,這差距就這麼大呢!

想到那個人,吳賀的心忍不住抽搐。

尤其是吳家的私家偵探在機場偶然發現蘇慕辰竟然和一個和嬈嬈長得很像的女人來了M國,她真的是不知道該氣該笑。

他喜歡嬈嬈,吳賀現在已經看淡了。

畢竟他當初在自己之前就已經認識嬈嬈了,可是這蠢貨竟然連真的假的都分不清。

吳賀忽然有點懷疑自己的智商了,她竟然和這麼個蠢的男人,生活了幾年?還有了孩子?

手下意識的摸向腹部,吳賀忽然做出了一個自認為無比英明的決定。

那就是!絕不讓蘇慕辰,靠近自家兒子!

絕不!

省的被拉低了智商,帶壞了兒子!

……

在秦琛的堅持下,嬈嬈終於放棄了把股份轉讓給秦琛的念頭。

而且,在她的要求下。

秦琛打開了指紋對比系統,將嬈嬈的指紋,和當年錄入在系統庫里的指紋進行了比對。

事實勝於一切。

嬈嬈的指紋的和當年被秦琛弄股權轉讓書的時候重合。

「所以說,我本來就是你的妻子。」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