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徐子淇正是這個喊出五百靈石的男人。

身邊的嬌人嘴上說著太貴了,別買。可臉上已經笑開了花!誠然,一個男人願意付出如此大的代價,顯然是極為看重她的!

徐子淇心裡暗道:「一開始就喊出高價,必然能夠震懾住不少人!」

嘴上卻說道:「為了你,區區五百靈石算什麼!就算是一千兩千!我也不會眨一下眼的!」

因為現場沒有人競價,已經好一會,徐子淇一度以為這個價錢就能夠成交了!

可他的得意,沒能夠維持一分鐘。

場間就有人喊了五百零一!

徐子淇的笑容還能夠堅持,可正當他打算喊出六百靈石的價格的時候!

「一千五百靈石!」

讓徐子淇的笑容凝固了起來。 「表哥,要是郝蔓給我的是她的第一次?你信嗎?」

梁滿倉發出吃吃的笑聲,這是幾天來他的第一次發自內心的笑。「郝蔓拿走你的第一次我信,郝蔓的第一次估計在她沒有成年的時候就自己主動的破了,會輪得上你?」

「表哥,我再問你一次,你真的不知道劉培校屍體下面還有一個人?」賀豐收不想和他爭論郝蔓的事。

梁滿倉本來已經展開的臉忽然的又凝固了,說道:『我已經給你說過了,真的不知道。』

「你覺得那個人應該是誰?」賀豐收問道。

「我哪裡會知道是誰?」

「在劉培校失蹤以前,還有沒有人失蹤?」

「表弟,你問的問題有點偏了,每年全國失蹤很多人,紅溝附近也失蹤很多人,我哪裡會知道是誰?兄弟,我給你說,郝德本跑了,紅溝會安靜一陣子,借著這個機會,趕緊把咱們的廠子和商貿城做好,你要是覺得跟著你表哥表嫂干受委屈,回去以後我給你找幾間房子,買一二十台縫紉機,最好是二手的縫紉機,你先玩著,等手裡有了積蓄就辦一個大一點的廠子,招幾十個人干著,你生產的產品我幫你銷了,一年保證你能掙幾十萬,最低也能十幾萬,紅溝的事不要介入太深,劉培校屍體下面是誰?管他是誰?能把郝德本抓住了更好,最好能槍斃了,這樣紅溝能平安二十年。」 隱婚嬌妻:總裁心動百分百 梁滿倉逐漸恢復了自信,開始教訓起來賀豐收了。

「回去再說吧,但願我們能夠安全的回去,我回去以後在您的庇護下當一個小老闆。」

天色已經完全大亮,梁滿倉拉拉賀豐收,努了努嘴,賀豐收看見不遠處有人影晃動,有二十多人,一個個都是荷槍實彈,身上背著搶來的物資,中間幾個女孩用繩子綁著,穿成一溜,像一串螞蚱。

「我們歇一會,不要跟的太近,不要讓他們發現我們了。」賀豐收說。

「他們那麼多人,我們就是跟過去也沒有辦法解救那些婦女。」梁滿倉還是想打退堂鼓。

「跟上去嗎,至少知道他們的老巢。」

兩個人慢悠悠的跟著,不知道走了多遠,一直到了午後,才往一座山上爬,。山勢越來越陡峭,兩邊的樹木更是高大茂密,已經進了無人區的原始森林。看來快到他們的老巢了。

天近黃昏,來到山頂,通往山頂幾乎沒有路了,只見那些匪徒來到一處峭壁面前,峭壁上本來有一條上去的小路,可是已經被炸毀了。峭壁上忽然扔下兩道鐵索,匪徒們抓著鐵索一個個的往上爬去,那幾個女孩則是綁住了細腰,一個個的給拔了上去。

「已經找到他們的老巢了,看來這裡只有這一天上去的路,就是那條鐵索,我們上不去,不如在這裡給他們幾槍,打死幾個算幾個,然後我們就跑。」梁滿倉說。

「這樣的距離,我們不會打死幾個人的,要是匪徒們從上面下來,他們居高臨下的射擊,我們不一定會跑的了。」

「那咋辦?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他們上去?他們上去,把鐵索收起來,我們就只能幹瞪眼了。」

「不急,等一會兒他們都上去了,我們再想想辦法,看看有沒有其他上去的路徑。」賀豐收說。

「要是有其他的路徑,匪徒會這樣的費周折爬鐵索。」

匪徒們逐漸的減少,一直到最後,峭壁下空無一人,兩條鐵索收了上去,遠遠的看見峭壁上面有人影晃動,估計是守護鐵索的匪徒。這些傢伙真的會找地方,這裡不要說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就是沒有一個人,要想爬上山頂也是困難,看那山頂,卻是一塊平坦的所在,要不是這裡被匪徒佔據,這是一處修行的仙境。

天色完全黑下來,賀豐收兩人來到峭壁下面,往上望望,與天庭的星星相連。看來從這裡上去是不可能的,何況上面還有站崗的匪徒。

沿著峭壁下面轉悠,一直到了後山,後山沒有路了,前面是懸崖,不過抓住懸崖上面的一棵樹可以往上面攀爬。這裡峭壁更長,不過坡度沒有前面的峭壁大。如果摔下去肯定就是粉身碎骨,要是能夠上去的話就是這裡了。

「表哥,咱們多找一些藤蔓,編一些繩子。」

「編繩子幹嘛?」

「一會兒我上去,要是能夠把那些女孩解救下來,就抓住繩子下來,到時候你再下面接應。」

梁滿倉往上面看看。:「你能上去了?」

「差不多。」賀豐收覺得抓住樹根樹枝,加上攀岩的功夫,能夠上去。

「你就是上去了,能把那些女孩解救下來?」

「要是上面響起了槍聲,人質沒有下來。我也沒有下來。你就把繩子放下去,到了谷底,一直往北,一定能夠走出這一片原始森林,你就一個人回國去吧。」賀豐收說。

「表弟,不要逞強了,要不咱們一起回去吧。要麼直接回國,要麼回到山寨,給山寨的老者說一下匪徒的老巢,讓他們想辦法和匪徒交涉,我們也是仁至義盡了。」

「回去給山寨說,他們能怎麼辦,就是他們有辦法,再趕來的時候,這些姑娘也被他們給糟蹋了。」

「只要能活著回去就行了,山寨不是有東鼎他們嗎?你能領著他們把毒販的老窩端了,說明他們的戰鬥力還是很可以的。這裡的匪徒應該不多,他們一定會有辦法的。」

「表哥,你不要說那個東鼎了,東鼎就是匪徒的內奸,我懷疑山寨這一次的劫難就是東鼎勾結匪徒造成的,你想,匪徒都進寨子了,負責巡邏的寨勇就沒有發現?東鼎就沒有組織起來像樣的抵抗?要是寨勇積極的抵抗,這些匪徒說不定就進不來山寨。」

兩人說著,已經接好了長長的藤蔓。覺得長度差不多了,賀豐收扯住藤蔓的一頭,開始往上爬。

「表弟,要是真的不行,你就下來,不要逞強,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賀豐收沒有搭理梁滿倉,抓住峭壁上的樹根慢慢的往上爬。

終於來到了山頂,把藤蔓在一棵樹上拴好,賀豐收貓著腰往裡面走。走過一面牆壁,前面豁然開朗,原來這裡有幾排建築,看建築風格,應該是一座廟宇,不知道這裡的僧人是不是已經遭到了這幫匪徒的毒手。 「子淇,不然價格太貴就算了吧!」

「不行!」徐子淇剛剛說過就算兩千也不眨眼!

可真的到了這個價錢,說不心疼那是假的!

徐子淇牙都要咬碎了!

堪堪喊出了一千六百靈石的價格!

可幾乎是瞬間,價格就被人抬到了兩千!

徐子淇的指甲已經快要刺破手掌。正所謂死要面子活受罪,說的就是這樣的人!

而就在場間價格一路飆升的同時。

殿靈的聲音響起,「英龍龍涎!」

那聲音之中,似乎有些震驚!

「那是什麼?」雖然唐玉不解的問道,可是聽到龍這個東西,神情也緊張了起來。

「英龍乃是遨遊在海洋里的一種巨型亞龍。傳聞是龍和某種魚類的後代!龍涎乃是它體內的一種物質!」

「很有用嗎?」

「一種八品材料。」殿靈之後的解釋很是平靜!

可內容卻幾乎讓唐玉變色!

要知道,武將對應的靈器,也不過是五品!

八品!那是什麼樣的存在!唐玉沒有見過!可想也能夠想的到,那必然是極其珍稀的東西了!

「通常來說,八品的靈器極為稀有!比起武器來說,更加難以鍛造!可功能也更加的強大!在鍛造的過程中,為了保證成功率,都需要一種各種材料之間的中和劑!」

「而龍涎就是一種極為不錯的中和劑!」

唐玉愣了愣,慢慢說道:「也就是說,要煉製八品乃至八品以上的靈器,這個龍涎必不可少?」

「是中和劑必不可少……當然其它的中和劑,比起這個來,可能更難一些……」

這一刻,唐玉已經下定了決心!

這個英龍的龍涎,他勢在必得!

而經過這一陣的競價之後,價格暫時穩定在了兩千五百靈石。

出價者依舊是徐子淇。可此時徐子淇的笑容已經是相當的勉強了,甚至都不能用笑容來形容。

他身邊的女伴卻是一臉喜悅的樣子,顯然對於自己的價值,很滿意!

唐玉環顧四周,發現好像三樓二樓的人們,都沒有出價的意思……

猶豫了片刻,唐玉推開門,招招手,示意那個丫鬟進來。

那丫鬟心頭一喜,暗道:「就是有些大人物,喜歡在成功的競拍之後,來釋.放一下壓力。看來我的機會來了……」

可唐玉卻面無表情的說道。

「有什麼能夠隱藏身份的辦法嗎?」

丫鬟一愣,立馬反應過來。

「凡是二樓三樓的客人,身份都需要極高的許可權才能夠查詢到!而且您是三爺直接帶過來的,估計知情人就更加少了!」

「好!你現在進來,幫我報價!」

「公子,報多少啊?現在價格是兩千五百靈石!」

「五千!」

「五千?」那丫鬟眼睛瞪大,可也沒有問為什麼。

在一邊的傳音靈器之上,小聲的喊出了五千靈石的價格!

五千靈石!

這個價錢讓徐子淇不由的望向了空中。

雖然神情依舊,可他的心情,卻為之一緩。這個價格似乎在說:終於解脫了!不用背負這樣恐怖的價格了!

「這個價錢……」徐子淇還沒有開口。

那身邊的佳人已經主動湊了過來。

「太貴了,算了吧,你的心意我已經明白了……」

看著女人飽含春水的眼神,徐子淇反而有種因禍得福的感覺。

而三樓的另外一個包間之中。

「二哥,差不多能出手了呀!還是說,你想等那塊大的?」

說話的正是夏怡公主。

而二皇子卻笑眯眯的問向王四豆。

「你想要那塊大的,還是想兩塊都要?」

「啊?這個太珍貴了!不行不行……」

王四豆連聲拒絕。

「嘿,我二哥既然問你想要大的還是兩塊都要!那你應該從這兩個裡頭選一個。不能亂來嘛!」

「可是……」

王四豆還想說什麼,卻被二皇子攔住。

「行了,那就兩塊都要吧!不管什麼場合,你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冷王梟寵:庶女嫡妃 二皇子微笑著說道。

哪有少女不懷春,對於這樣溫柔而且霸道的話,王四豆根本沒有什麼抵抗力。

「這樣不好……不好……」

王四豆的聲音,已經低的自己都有些聽不見了。

雖然王家產業極大,關係也很雄厚,可是對於子女的教育,那是相當嚴格的。

雖然王四豆身份尊貴,可是平時能夠接觸到的資源並不多!對於這種裝飾品,也就格外的動心。也就是,嘴上說著不想要,可心裡卻很想試試成為獨一無二的天之驕女。

「夏怡,出價吧,一萬!」

二皇子淡淡的說道。

似乎一萬靈石對於他來說,就像是九牛一毛而已。根本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當這個報價傳到大廳的時候。

現場有些沸騰了!

「呼,一萬靈石!有人瘋了吧!就算討好公主也不至於用這麼大的代價吧!」

「這才是真正的大家族吧,為了這麼一塊裝飾品,隨手就是一萬靈石!真想知道究竟這個東西,最後花落誰家!」

「嗨,等幾天,你看什麼大型宴會上,誰的香氣最為獨特,那不就知道了嗎?」

……

而唐玉所在的包間之中,那個丫鬟也睜大了眼睛看著唐玉,等待著唐玉的下一步安排。

唐玉淡淡皺起眉。

心中暗道:「也不知道競拍的人是為了紅顏一笑,還是身邊也有大能,知道這個八品材料的秘密!」

「若是為了紅顏一笑,不妨將這個小的讓給他。但是萬一他對於大小都勢在必得,知道龍涎的秘密,那就不妙了!」

唐玉陷入了猶豫,不知道應該主攻這塊小的,還是想辦法弄那塊大的!

底下的拍賣師已經非常激動。

「有一位神秘的客人,出價一萬靈石! 錯愛之候補情人 一萬靈石,可是今天本場拍賣的最高成交價!這塊奇異香料,足足賣出一件五品靈器的最頂尖的價格!」

「也不知道,是哪一位幸運的女士,在最後能夠得到這一塊奇異的香料!不過,不管是誰,得到它的女士,都將成為未來近十年乃至二十年的焦點!所到之處必定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