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噯——要不要我幫你開到起點啊,我怕你開過去,天都亮了。」周圍人笑出聲。

「小姐姐,注意方向啊,要撞到樹上了。」

宋風晚站在邊上,有些焦躁,湯景瓷會開車,因為她還找傅沉借了車獨自開車去了趟古玩市場,但是……

國內外的方向盤位置不同,她還把傅沉車子前燈都撞裂了,還蹭掉了一大塊漆。

最主要的是,還弄了不少違章在上面!這水平……

顯然很菜!

她方才也瞧見了賀奚開車的模樣,顯然不是一個檔次的。

當她將車子挪到起點時,宋風晚急忙跑過去,「湯姐姐,還是別玩了,沒必要的。」

「這人就是腦殘,和她計較什麼啊,罵幾句,就當聽狗叫了!」

「誰會和一個小畜生一般見識啊。」

湯景瓷攥著方向盤,「她可沒狗可愛?別拿他們在一起比。」

婚非得已 湯景瓷怕狗,那是本能,但更厭惡賀奚這類人。

「湯姐姐……」宋風晚也打了電話給喬西延,試圖讓他來阻止,某人不接電話啊,待會兒湯景瓷要是輸了,事情真的無法收場了。

「你要不要去熟悉一下賽道?別待會兒輸了說我欺負你。」這條路,她十五六歲就在上面跑了,蒙著眼都能開過去。

「不用,開始吧。」湯景瓷示意宋風晚退開點。

「……」宋風晚著急。

「不用擔心!」湯景瓷安撫她。

宋風晚都要哭了,怎麼可能不急,她都打電話給傅沉求救了,可是他山高皇帝遠的,根本夠不到啊。

兩輛車子停在同一起點,比賽一觸即發。

段林白站在一處最佳觀賞點,坐在椅子上,嗑著瓜子,還朝喬西延示意了一下,「吃不?」

喬西延直視湯景瓷的那輛車,無心理會他。

「別緊張,這賽道挺安全的,周圍設施很完備,就算出點事,我那車子安全性能很好,人也不會受傷的。」

他這話說完,喬西延一記刀眼射過去。

卧槽,這麼凶?

「小老闆,賀奚下了50萬,買自己贏,現在湯小姐這邊賠率很高!」

卧槽,賀奚這麼自信的?

「幫我下一百萬,買湯小姐贏!」段林白挑眉。

穿越之貓咪不好惹 喬西延沒作聲,就在小助理回來,告知下注成功后,比賽也開始了……

**

宋風晚就站在邊上,當即就傻眼了。

賀奚的車子,幾乎是貼著地面直接竄出去的,而湯景瓷居然還在發動車子?

短短數秒,兩人之間已經拉開了不小的距離,賽車這東西,分秒必奪,宋風晚此刻是真的想哭了,您老倒是動啊……

段林白也傻了眼,偏頭看向助理,「小江,我車子裡面有油嗎?」

「油箱是滿的。」

「那別的方面……」

「剛年檢保養過,沒有任何問題!」

「那它特么怎麼不動啊!」段林白都以為自己車子壞掉了。

就在大家的一片嬉笑起鬨聲中,車子緩緩動了,進而車速逐漸加快,但也不及賀奚的……周圍噓聲越來越大。

「我去,老子一百萬要血虧了!」段林白嘴角抽搐著。

賀奚看到她車子一直沒動,還故意放慢了車速,就這水平,還好意思和自己大言不慚?

垃圾東西!

鬼夫夜敲門:乖乖嫁了吧 待會兒就讓你跪地求饒!

湯景瓷對段林白車子不熟,光是熟悉各項性能就折騰了很久,直到她看見遠處賀奚車速變慢了,微微挑眉,笑容從容,賽道長度她評估過了……

時間上是有把握的!

眸子眯著,手指輕輕鬆了下方向盤,又狠狠握緊,臉上笑容收斂。

渾身氣場都陡然變了。

大家在外面,自然看不到她的神情變化,宋風晚還大聲喊著,「湯姐姐,注意安全!」

湯景瓷嘴角微微勾起,冷感的五官,斂去了最後一絲笑意,眾人只聽見一聲油門的轟鳴聲……

扯落摩擦地面猝然響起的刺耳聲,那輛藍色超跑,緊貼著地面,像是疾風閃電般瞬間化為一道虛影……

周圍風聲鼓動著,宋風晚只能看到車子飛快離開自己視線範圍,周圍噓聲停滯,似乎都沒反應過來,車子就飛出去了。

賽道是環形一圈,此刻兩輛車都離開所有人視線。

只有段林白與喬西延的位置可以看到兩輛車的疾馳軌跡。

段林白本以為她是靠著一股蠻勁,狠踩油門,車子才飛去的,但是這裡有彎道,車速飆起來,稍微控制不住,車子都能飛出去。

喬西延手指攥緊,微眯著眸子,冷冽又嚇人,死死盯著那道藍色的光影。

「卧槽——她是嗑藥還是打雞血了,忽然這麼猛!不會出事吧!」

可是當她過了兩個彎道,逼近賀奚車子的時候,段林白就明白了……

這特么絕壁是個高手!

深藏不露那種。

賀奚完全沒想到湯景瓷會追上來,一邊開車,一邊還得觀察她的動向,眼看著她車子與自己幾乎并行,呼吸急促,有點慌了神。

可是她再加速,她還是緊貼著自己,甩不掉一樣。

宋風晚站在原地,有些焦躁。

聽到車子引擎轟鳴聲,她一顆心都懸了起來,兩輛車幾乎同時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追上了?」人群爆發出了熱切的討論聲。

「這肯定是意外,還說不准誰會贏呢!」

「我去,我壓了一千給賀奚,這個賠率,我得虧死啊!」

……

就在逼近終點,賀奚準備再發力的時候,湯景瓷瞥了一眼身側的車子,薄唇一勾,手指收緊,打破并行的局面……

她熟練地打著方向盤,車身在某一刻,幾乎是漂移的,將賀奚車子瞬間甩了出去,車輪摩擦地面,刺耳的「刺啦——」聲。

車子衝破終點,行駛了一段距離才緩緩停下!

賀奚見她衝到終點,自然毫無鬥志,車子慢悠悠晃到終點,抓著方向盤的手,俱是熱汗。

周圍除卻風聲,異常安靜。

所有人都嚇傻了,一時不知該歡呼,還是該雀躍。

「贏了?這麼快!她明明有實力早點超過賀奚的,還特么一直貼著她,和她并行,她這是成心耍她的吧!」段林白樂了。

這湯景瓷果然是她的搖錢樹,又要大賺一筆了,哈哈……

「我跟你說,她開車的時間絕壁不短,我都沒她這速度!」

段林白愛玩,什麼都會碰一下,自然明白,有些事是靠天賦,但也需要後天練習,光看湯景瓷這架勢,也知道絕壁是個老鳥!

壓根不是小菜雞好嘛!

喬西延一直緊繃的神經,瞬間鬆弛。

「喬少爺,你師妹這麼厲害,你知道不?」段林白嘿嘿笑著。

喬西延悶不做聲。

**

賀奚還處於極大的震驚中沒回過味來,宋風晚卻小跑著到了湯景瓷車邊。

重生帶著紅包群 車門打開,只瞧見高跟鞋先被丟了出來,湯景瓷這才下車,優雅得體的穿上鞋子,動作很舒緩輕柔,好似方才開車的壓根不是她。

「湯姐姐!」宋風晚激動地都不知該說什麼好,看得她眼神,完全就是迷妹樣。

「嗯。」湯景瓷沖她笑著,直接朝著賀奚的車子走過去。

她五官本就生得冷感,有點無欲無求的味道,大步走過去的時候,身上像是帶著股風,倨傲,冷意懾人……

周圍人退避三舍,生人勿進。

高跟鞋聲音清脆傳來,停在賀奚車邊,抬手敲了下車窗。

「下來!」

簡單粗暴,沒有一點餘地!讓她趕緊滾下來!

賀奚深吸一口氣,她是挖坑想羞辱這兩人的,誰知道會把自己埋進去!

「尼瑪,離太遠聽不到啊!」段林白著急跳腳,可是他在京城,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這麼跑過去湊熱鬧,似乎有失體面,弄得他很著急,「我們要不要去前面觀戰?」

而一言未發的喬西延,在隔了數秒后,才忽然說了一句:

「她在國外上學的時候,應該沒好好學習。」

湯景瓷今年25,23歲畢業的,入社會時間不算長。

就如段林白所說,這不是一朝一夕能練成的,應該花了不少時間。

段林白瞥了他一眼,真想和他說一句:

兄弟,這時候,你只要歡呼就好了,別特么這麼多廢話,你這樣以後是娶不到老婆的!

------題外話------

三更結束,求個月票呀~

希望系統不要抽風,更新得及時點【捂臉】

**

此處應該有掌聲,哈哈~

晚晚:(???)

表哥:她沒好好學習!

湯姐姐:…… 初春入夜,京城涼意瀟瀟,冷風過境,宋風晚還忍不住打了個冷戰,乖巧安靜地站在湯景瓷身側。

湯景瓷穿著一件經典款的風衣,襯得身高腿長,衣角鼓起,烈烈生風。

她神色平靜的又敲了下車窗。

「方才疾言厲色聲討別人,現在輸了就慫了?」她聲音譏誚。

「我輸了,讓我下跪,你輸了,我只要你一句對不起。」

「外強中乾,不過如此!」

湯景瓷語氣上揚,激將法誰不會啊。

賀奚若是此刻大大方方下車,乖乖道歉,她或許還能高看她一眼,方才叫囂得厲害,此刻卻像個懦夫般躲著,任誰都瞧不起。

「原來是有賭約的?」周圍不少人看客,都是方才圍攏過來的,這一塊酒吧多,湯景瓷長得又好看,有美女比賽,不問緣由想來湊個熱鬧的不少。

「認賭服輸啊,該幹嘛幹嘛,躲在車裡算什麼回事?」

「要是一開始就輸不起,就別比賽,真是孬種!」

……

賀奚攥緊方向盤,手腳冰涼僵硬,她想過湯景瓷可能有這方面的經驗,但也想不到是箇中高手。

賽車這東西,一般人家是玩不起的,車子裝備也是極燒錢的,她心底認定湯景瓷就是個十八線網紅,自然沒金錢和時間在這上面揮霍。

弄得她現在騎虎難下。

而周圍的議論聲也是甚囂塵上,又多是男性,噓聲不斷。

她想過直接開車跑掉,可是這樣,她已經就真的沒法在京城混了。

賀奚咬著牙,還是硬著頭皮下了車,湯景瓷往後退了兩步。

她垂著頭,幾乎是咬牙狀得說了幾個字,「我道歉,對不起!」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