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能夠為你效勞是我們的榮幸!」西河和木通兩人受寵若驚。

「我的身份希望兩位大師能夠替我保密,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周寒一語雙關。

「行,這個沒有問題的。」西河和木通兩人連連點頭,他們先是沾了周寒的光,得到了龜息符。然後周寒又搞定了那殘缺魂兵,不然他們兩個老頭子說不定已經交代在這裡了,撇開周寒的身份不說,他們二人在心中對周寒已經頗為感激,自然明白周寒的話是什麼意思。

「那就謝謝兩位大師了。」周寒謝過。

「那我們兩個老頭子就先回去了。」西河和木通兩人離去。

「你們兩個也立即回去朝武盟彙報我們在婀娜國的一切,我在婀娜國保護周寒的安危,暫時就不回去了。」廖大虎的目光在婀娜盟主的身上轉悠了一下,給自己找了一個留下來的理由。

那兩名先天之境中期的人點著頭,正欲離開,周寒叫住了他們:「等下。」

「周寒,你還有什麼事情嗎?」廖大虎狐疑問道。

「我的身份問題,你們就不要上報了。」周寒這個身份畢竟是假的,若是武盟高層得知了,說不定立即來讓自己搬出師父老人家的威風去收拾西岐武盟,到時候周寒可沒有轍了。

要知道,周寒可是跟著西岐武盟有著深仇大恨,他若真是世外高人弟子,恐怕早就依靠師父對西岐武盟下手了,哪裡還會被對方搜尋的到處躲藏。

「這個……」那兩人看著廖大虎,廖大虎微微愣了一下,便是點著頭,「照著周寒說的去做便是。」

「嗯,知道了。」那兩人立即離開了。

「周寒,我有點納悶呢,你既然是世外高人的徒弟,為什麼你不……」周寒知道廖大虎想要說什麼,打斷了他的話,「你是想說我為什麼不藉助我師父來報仇,告訴你吧,我是想要自己報仇。」

「周寒,你真是這樣想的?」廖大虎驚疑的看著周寒,他可是巴不得立即滅了西岐武盟,哪裡還管是不是自己動手報仇。

「人總是要成長的,能靠自己就盡量靠自己。這九幽婆的例子你也看見了,雖然她是符師,可以依靠符籙或者武技來戰鬥,但她卻太依靠魂兵了,一旦魂兵依靠不上,她就沒什麼本事了。我現在就算能夠藉助師父他老人家來滅了西岐武盟,但我自己卻失去了成長的機會,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周寒一副很嚴肅的樣子。

「好吧,你要這麼想,我也沒有辦法。」廖大虎只好作罷,周寒一直對武盟瞞著身份,看來最開始他就是這麼想的,廖大虎也不強求了。畢竟他懷裡還揣著那聞來的傳音符籙呢,一旦大運武盟有個什麼急難,聞來和寧波兩位大師趕來,這可是很強大的助力外援了。

再退一萬步講,周寒現在是這麼打算,等到大運武盟真正危急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到時候恐怕也輪不到周寒選擇了,他自己也會向他師父求援吧。

「婀娜盟主,我們要在你們這小住幾日,麻煩你們了。」周寒看著婀娜盟主。

「哪裡,哪裡,你們幫婀娜國解除了滅國之禍,婀娜國感激不盡,怎麼還敢怠慢。」婀娜盟主非常恭敬的說道,她是個很聰明的女人,看出來藍蕁兒和西河等人都不是普通人,之前這些人離開的時候,她也不好客氣挽留,畢竟人家根本看不上。

現在周寒和廖大虎主動要求留下,婀娜國自然要用最真誠的態度招待歡迎了。畢竟她看出來,周寒可是比藍蕁兒等人更加來歷不淺。

「兩位,我們的女皇一定非常的想要見你們,要不我們立即去見我們的女皇陛下?」婀娜盟主恭敬請示道。

「可以,這個是必須的。」廖大虎笑意怏然,眼神不住的在婀娜盟主身上打轉。

「那請兩位跟我們來。」婀娜盟主前面引路,周寒和廖大虎兩人跟上。

「周寒,這牌子你要還是……」廖大虎把那個藍蕁兒給的牌子拿了出來。

「這個牌子你就留著上交武盟吧。」周寒的態度很隨意,自己已經獲得藍蕁兒和南宮無痕等人的信任和羨慕,到時候歷練直接可以跟明月帝國高層打交道,這牌子其實可有可無。

「哈哈,那我就留著上交武盟了。」廖大虎笑嘻嘻的把牌子收了起來,然後就把目光看在了婀娜盟主的背影上。

婀娜盟主的背影看上去頗有點虎背熊腰的味道,廖大虎知道那一定非常有勁。廖大虎之前娶了兩名女子,那腰太細了,干那活兒的時候總是不給勁。若是換了這婀娜盟主,那一定非常的給力吧。

周寒看著廖大虎的眼神總是在婀娜盟主的身上轉悠,尤其是是那豐滿的下面部位,周寒的眉頭微微皺了皺。貌似之前廖大虎曾經多次偷偷觀摩婀娜盟主,甚至在跟那九幽婆對戰的時候,這廖大虎還借口跑去了婀娜盟主那裡,看來這傢伙留下來保護自己是一個理由,第二個理由肯定是在打這個婀娜盟主的主意啊。

廖大虎活脫就是一個狗熊大漢,婀娜盟主的體格也是膘肥身健,這兩人倒是有幾分郎才配女貌,哦不,財狼配虎豹的韻味。

「大虎哥,要是對方已經婚配了,你……」周寒的話沒有說完,廖大虎笑眯眯的打斷道,「不會的,我敢保證婀娜盟主還沒有嫁人。」

「呃,你從何得知?」周寒問道。

「你看這婀娜盟主的走路姿態,那兩條腿閉的那麼緊,幾乎連縫隙都沒有,這顯然還是個黃花大閨女,沒有被破身……」廖大虎一副經驗非常老道的樣子。

「呃……」周寒無語的很,他怎麼就沒有看出來。 重生之侯府毒后 那婀娜盟主的腿間之所以沒有縫隙,完全是婀娜盟主的兩條腿太粗了,把縫隙都給填滿了。怎麼到了廖大虎嘴裡,就變得這麼……

卧槽,這都啥跟啥啊,自己什麼時候居然思想這麼不健康了,周寒惡寒不已。

也就是這麼擋的工夫,婀娜盟主突然停住腳步,轉過頭來,表情有些不滿的瞪了廖大虎幾眼,顯然廖大虎的剛才的話都被她給聽見了。

「嘿嘿……」廖大虎被逮了個正著,表情頓時就不自然起來了。

「廖大哥,多美已經有了婚約,請你尊重一下多美。」婀娜盟主樊多美雖然瞪了廖大虎幾眼,但還是不敢太凶,畢竟對方是中等王朝的人,而是還是幫忙解除了婀娜國危機的客人。

樊多美說完,便是扭過了頭去。

「周寒,幫個忙唄。」樊多美轉過身了去,廖大虎看著周寒,表情有些尷尬。

「幫你什麼忙?」周寒好奇問道。

主君的甜心有點咸 「這婀娜盟主咱看上了,等會你在婀娜女皇面前,幫我提個親唄。」廖大虎的臉色很是不好意思,本來他打算自己直接在婀娜盟主面前提親的,但這婀娜盟主有了婚約,而且剛剛廖大虎又被對方給抓了正著,廖大虎的厚臉皮頓時就厚不起來了。

「你沒聽人家說已經有婚約了嗎?」周寒皺著眉頭,這寧可拆一座廟,不拆一庄姻緣的道理他還是懂得的。

「有什麼婚約又如何,只要她還沒有嫁人,咱就可以把人搶過來。」廖大虎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這小國家的盟主結婚,多半是因為政治原因,咱是下等王朝武盟的人,只要你把金口一開,那婀娜女皇求之不得呢。」 「大虎哥,這事情我,我,我……」周寒支支吾吾為難的很的時候,那樊多美再次轉過頭來,這次是那種咬牙切齒的瞪:「廖大哥,你若是再胡言亂語,多美真生氣了!」

「嘿嘿……」廖大虎臉色又顯得不自然起來,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周寒在一邊看著又好笑又好氣。

看著周寒的表情,廖大虎的故作強硬面子梗著脖子:「咱跑了婀娜國一趟,順便弄個老婆回去有什麼大不了的。倒是你這個傢伙是個榆木疙瘩,白白錯過了一場大好姻緣。」

「怎麼又扯到我身上來了?」

「你沒注意到那藍蕁兒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樣了嗎?對方可是明月帝國國師的孫女,你若是找個機會把她辦了,娶進門來……」廖大虎的話沒有說完,周寒沒好氣一腳踹去:「滾!」

藍蕁兒看自己的眼神不一樣,是因為自己把她唬住了。再說了,自己的身份畢竟是假的,將來就算被對方戳破了,估計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因為周寒沒有做過對她不利的事情。若是自己做了對那藍蕁兒不敬的事情,恐怕到時候麻煩就大了。

廖大虎這傢伙,看著女人就像打了雞血一樣,周寒不想跟他一般見識。

「哎呦,真是可惜,咱大運武盟少了一個強大的政治外援,周寒……」廖大虎還發著牢騷,周寒氣惱道,「等會我會在婀娜女皇面前讓她早日給婀娜盟主完婚,斷絕你的念頭。」

「別別別啊,那太不夠意思了……」廖大虎頓時慌亂起來,連忙湊到周寒面前,「周寒,這事情你必須要幫我撮合一下,以後上刀山下火海,聽憑你一句話。」

「哼!」周寒哼了一聲,不理會廖大虎。

說話間,婀娜盟主樊多美領著周寒和廖大虎來到了婀娜女皇的議事朝廳。由於活死人的造成的損失,婀娜女皇已經將朝堂里的文武官員全部派去收拾爛攤子了,這議事朝堂上除了兩名年邁的婀娜朝臣和婀娜女皇外,另外還有幾個臉色兇悍的男子,這幾人態度傲慢,顯然不是婀娜國的人。

「皇上,我們尊貴的客人來了。」盟主見著皇上不用行禮,樊多美假裝沒有看見朝堂上那幾個神色兇悍傲慢的男子,對婀娜女皇提醒道。

「尊貴的客人,請座,請座!」那臉上原本有些難堪和慍怒的婀娜女皇見著周寒和廖大虎,負面情緒頓時化為了最誠摯的笑容。婀娜女皇知道,如果沒有周寒,她們婀娜國必然完蛋了。

「尊貴的客人?」朝堂上那幾個傲慢兇悍的男子見狀,朝著周寒投來不滿和憤怒的表情。

他們到來,婀娜女皇態度不冷不熱。而這兩人出現,婀娜女皇頓時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這自然令他們心中不平衡了。

「他們是何人?」其中一個傲慢男子用不善的語氣詢問婀娜女皇。

「你們又是何人?」廖大虎突然像被踩了尾巴的狼一樣跳了出來,周寒不意外廖大虎的反應。那幾名傲慢男子之中有一個使勁朝著婀娜盟主擠眉溜眼的人,婀娜盟主卻一直避著此人,不敢直接流露心中的憤怒,顯然婀娜盟主不敢得罪對方,但廖大虎就不同了。他看上了婀娜盟主,豈能忍受別的男子當著他的面調戲婀娜盟主。

「哼哼,我們的身份說出來,嚇死你!」那對婀娜盟主擠眉溜眼的男子語氣高傲的很。

「求嚇死!」廖大虎一副拭目以待的樣子,臉色沒有半點忌憚。

「他們是黑風寨……」婀娜盟主在廖大虎的耳邊小聲說道。

黑風寨?

廖大虎一愣,他對於黑風寨倒是有幾分聞言。

黑風寨是一個山賊寨子,寨主是個獨眼龍,為人兇殘狡詐,實力好像已經晉入了真氣境了。

而這個獨眼龍的麾下,有著四大金剛,這四大金剛也都是半步真氣境的實力,下面那些先天之境後天之境的人也有好幾十個。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黑風寨雖然只是一個寨子,但其實力已經接近了下等王朝武盟。像婀娜國這些小國家,連盟主的實力都才區區先天之境後期,在黑風寨面前,也不過一隻羔羊罷了。

黑風寨經常打劫欺負像婀娜國這樣的小王朝,這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實了。

看著廖大虎愣神的樣子,那個對婀娜盟主擠眉溜眼的男子頓時氣勢又漲了數分,語氣更是顯得驕橫:「怎樣,嚇著了吧?」

「哈哈,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黑風寨的幾條小泥鰍!」廖大虎哈哈大笑起來,半點沒把對方放在眼裡。

黑風寨雖然實力不弱,但在大運武盟面前,還是小菜一碟。

「那你們是……」對方見著廖大虎的樣子,氣勢頓時停滯了,莫非對頭來歷也不小?

「他們二人是大運武盟的。」婀娜女皇連忙說道。

「大運武盟的?」那幾人頓時哧溜一下沒有了聲息,大運武盟他們黑風寨惹不起。

「他們真是大運武盟的?」那個對婀娜盟主擠眉溜眼的男子狐疑的看著婀娜女皇。

「他們才是真正來幫婀娜國解除活死人危機的人!」婀娜女皇正色道,她心中對眼前幾人可是非常的惱火。

婀娜國遭遇了活死人危機,曾經朝他們求救,這些人卻是陽奉陰違,趁機狠狠敲了婀娜國一筆竹杠不說,卻沒有派出半個援手來。待到這活死人危機一解除,這些人馬上就打著援兵的幌子出現了,說是他們幫忙婀娜國解除了危機,而且還要求立即讓婀娜盟主下嫁過去,這簡直是不要臉到了極點。

婀娜盟主和黑風寨結親,也是婀娜國萬般無奈之舉,因為若是不同意,他們就要攻打婀娜國。婀娜女皇何嘗不知道黑風寨把婀娜盟主弄過去的主要目的是當做生育工具,婀娜盟主潛力不小,和真氣境的人生育,後代很有可能有機會晉入真氣境。

但婀娜國是個小國,惹不起對方,這股怨氣婀娜女皇只有往自己肚子裡面咽。

「你們來這裡做什麼,趁我還沒有發火的時候,趕緊滾蛋!」廖大虎一看婀娜女皇的臉色,就知道這幾個傢伙肚子裡面裝了壞水。

「哼,我們黑風寨雖然惹不起大運武盟,但你不要忘記了,這裡不是大運王朝的地盤!」 重生八零嬌嬌媳 那幾人的臉色變得逐漸穩定下來,眼前這兩人一個先天之境前期實力,另一個先天之境後期實力,他們五個人兩人先天之境中期實力,三人先天之境後期實力,他們現在處於優勢一方,若是被對方一兩句話嚇走,那真是顏面無光。

「聽你們的意思是不滾了?」廖大虎眉毛一挑,火氣上來了。對方來婀娜國肯定是不懷好意,自己要順手弄個老婆回去,自然要幫著娘家人了。

「那你得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那幾人針鋒相對起來,對方這般挑釁,他們是不可能咽下這口氣的。哪怕對方是大運武盟的人,只要把他們兩人殺了,再封了婀娜女皇等人的口,又有誰知道是他們殺的人!

「尼瑪逼的,看來真……」廖大虎火冒三丈,刷的一下子拿出了武器,正要動手,婀娜盟主連忙拉住他:「廖大哥,住手!」

「尊敬的客人,萬事以和為貴,切莫動手啊。」婀娜女皇也是連忙圓場,不管是大運武盟的人,還是黑風寨的人,婀娜女皇都不敢讓他們打起來。有句話說的好,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哼,看樣子你們是要找死了,那就成全你們!」五個黑風寨的人也是刷刷拿出了兵器,他們本來就是強盜山賊,心狠手辣。只要做了對方就沒有人知道,斬草除根是他們向來的套路。

「哈哈,幾條黑風寨的小泥鰍也想要在老子面前獻醜,老子今天就好好教教你們怎麼做人!」廖大虎笑罷,便於撲上去,卻被周寒一把抓住。

「周寒,你別阻攔我!」廖大虎對吼道,這男人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向來是必須要好好表現一下子的,哪怕打不贏,這口氣不能輸。

更何況,廖大虎現在代表的是大運武盟。

「收拾人有很多種方法,不一定非得親自動手。」周寒語氣淡然,對方眼前有著實力優勢,硬碰硬他和廖大虎必然要吃虧。

「那你……」廖大虎狐疑的看著周寒。

「你站在一邊看著便是了。」周寒沖廖大虎笑了笑,一副我若是搞不定,等下你再上也不遲的意思。

「那,那,那就這樣吧。」廖大虎神色遲疑了一下,同意了。

周寒足智多謀,手段又多,或許他真能夠收拾對方吧。廖大虎神經雖然大條,但還是知道如果真動起手來,他討不了什麼便宜。

「周大師,你……」黑風寨那幾人不知道周寒的厲害,婀娜盟主豈能不知道,連藍蕁兒等那般高手聯手都搞不定的魂兵,他一下子就能夠收服。今日若真讓周寒弄死了那黑風寨的人,他日黑風寨必然會找婀娜國的晦氣,這便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周寒知道婀娜盟主在擔心什麼,伸手打斷了她的話。 弄死對方,周寒是沒有辦法的,周寒唯有把對方嚇走。這樣一來既保全了大運武盟的面子,又避免婀娜國將來遭到黑風寨的報復。

「幾位,婀娜國是我大運王朝的附屬國,每年給大運王朝上供,這也就是說婀娜國的事情也就是我們大運王朝的事情,如果你們現在識趣離開,我可以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若是執意要動刀戈的話……」周寒腦海裡面的祭靈一動,頓時間,那個殘缺魂兵憑空出現在周寒的身邊。

雖然祭靈現在還沒有抹除九幽婆在殘缺魂兵身上的精神痕迹,但九幽婆已經死了,也就沒有人再能夠給這殘缺魂兵輸送指令,就算是祭靈也無法直接操控這個殘缺魂兵。

殘缺魂兵沒有指令,自然也就相當於無主之物了,沒有任何的威脅力和攻擊力了。

殘缺魂兵被周寒弄了出來,就那麼靜靜的站在周寒的身邊,一動不動。

「呃……」黑風寨的那幾人見著突然出現在周寒身邊的殘缺魂兵,幾人先是嚇了一跳,然後臉色就慢慢變得難看起來。

他們雖然不知道這殘缺魂兵是個什麼玩意,但這玩意散發出來的氣勢比他們的寨主還要恐怖可怕。這玩意若是動起手來,估計他們直接會被秒殺。

廖大虎見著周寒使出這麼一招,頓時就眉開眼笑起來:「哈哈,周寒,乾的漂亮,馬上讓這魂兵殺了他們!」

什麼,魂兵?

聽聞廖大虎的話音,那幾個黑風寨的人頓時駭然不已。他們聽說過魂兵,這玩意只有符師才搗鼓的出來。而且這玩意據說殺不死,能夠越數級戰鬥。

更加恐怖的是,最低級的魂兵,實力可都是相當於真氣境一段的高手。而眼前這具殘缺魂兵的氣勢比黑風寨的寨主還要強勢,顯然這殘缺魂兵至少是相當於真氣境三四段的高手了。

「別,周大師,你別殺他們。」婀娜盟主和婀娜女皇都是連忙開口求情,這黑風寨的人死在這裡,他們婀娜國肯定會遭到報復的。雖然說婀娜國可以向大運王朝尋求幫忙,但大運王朝不可能日日夜夜幫忙守護的。

況且黑風寨是強大賊窩,使陰招打悶棍什麼樣的下三濫招數,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他們最擅長了。

「殺不殺,這可不是我說了算。」周寒故作漫不經心的看著那幾個黑風寨的人:「如果他們執意要動手,那我也沒有辦法了。」

就算周寒能夠給殘缺魂兵下指令殺了這幾個黑風寨的人,周寒也不會這麼做。他們和周寒並沒有直接衝突,犯不著殺人,而且眼前大運武盟的處境不太好,不適合樹立更多的敵人。

更何況周寒根本無法給殘缺魂兵下指令,他只能利用這殘缺魂兵來嚇唬對方,以達到驅離的目的。

「周寒,可不能便宜了他們,不殺也行,最起碼廢了他們的修為。」廖大虎嚷道。

周寒故意不搭理廖大虎,目光看向那黑風寨的幾人:「你們幾位考慮好了嗎?要不要動手?」

「誤會,這絕對是一個誤會……」黑風寨幾人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連忙把兵刃收了起來,對周寒不停的哈腰道歉。

開玩笑,對方把魂兵這樣的大殺器都祭出來了,就算他們寨主在場也不是對手,他們怎麼還敢跟對方動手找死。

「周寒,不能放過他們……」廖大虎的話還沒有說完,周寒打斷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冤家宜解不宜結,你們幾位說是不?」

「是是是!」黑風寨那幾人把頭點的像啄米的小雞。

「很好,你們記住了,這婀娜國是大運王朝的附屬國,以後你們黑風寨若是再欺辱婀娜國,那麼……」周寒的話沒有說完,黑風寨那幾人的頭搖的像潑浪鼓:「不敢了,不敢了,決計不敢了……」

「那就……」周寒頓了頓,然後道:「滾吧……」

黑風寨幾人哧溜一下,連忙跑了個精光。

「周寒,你為什麼要放過他們?」廖大虎很是不理解的看著周寒。

「因為我無法控制這殘缺魂兵。」周寒在廖大虎的耳邊小聲解釋道。

「啊,你……」廖大虎的嘴巴張的老大,周寒這招可真是危險啊,若是沒能唬住對方的話,那豈不是就不妙了。

「謝謝周大師替婀娜國解圍。」黑風寨的人跑了,不管他們後面會不會捲土重來,但短時間內,他們肯定不會再來了,婀娜女皇對周寒再次報以衷心的感謝。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