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葉筱柔哪裡還有之前的柔聲細語,和著準備上陣的英氣樣子,滿心的驚訝還有厭惡…嘴上說著不熟練,這三支箭齊發還一支不差的中了箭靶心,真是個表裡不一的賤胚子。

鳳沐璃自然是滿眼的笑意讚揚,揚起著這是他的炫兒的眼光!可是不過一秒……

「你是哪裡來的手帕!」不是問句,是斥責! 195

東方莫君像是鬼魅一般的,直取舞依炫的咽喉,就連鳳沐璃也一時難以反應。

東方莫君反手扔掉舞依炫,奪過手帕,他一直懷揣珍惜的手帕,立馬走上前,走到被摔到柱子邊的舞依炫身邊,一步一步緊湊沉重。

鳳沐璃來不及接過舞依炫,一切發生得太快。趕到舞依炫身邊,面具早已搖搖欲墜,不過鳳沐璃那裡顧忌這!

「炫兒,炫兒…」他怕她醒不過來。

「好痛,沐璃…」帶這些哭腔,但是舞依炫不會哭的,因為這些傷痛。「咳咳…」一口老血噴涌而出,這個君國皇帝還真是狠!血染衣襟,滲透入里。

「你是哪裡偷來的?」東方莫君直逼舞依炫,那模樣恨不得把舞依炫吞了,碎屍萬段。

鳳沐璃抱住舞依炫,「放心,別說話了。」低聲撫慰舞依炫。抬起頭來,「這個仇我會報的。」現在不是時候,他得去找玉無雙。

「哼,真是愚蠢。」東方莫君一陣嗤笑,他還不夠格!

鳳沐璃抱著舞依炫起身,「滾!」凌厲的雙眼直入心底,淬寒三尺。

這樣的目光,他只在一個人身上見過。東方莫君竟然愣住地硬生生地退後半步。一瞬又清醒,「你敢如此放肆,和本皇……」

「莫君…」

明鏡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東方莫君的身後,抓住了他的肩膀。轉而對鳳沐璃說道,「快帶人去治病。」又塞了一顆藥丸給鳳沐璃,「信得過我就給她吃下去,快。」

鳳沐璃點頭感謝,匆匆地抱住舞依炫遠去,踏著輕功趕向馬車那裡。

而那銀色狐狸面具掉落在地上。

在場除了說話的人,沒有幾人反應的過來。

舞舜粲說,「我們也去璃府吧。」他很擔心舞依炫。這一切來的太快,他都沒有看清楚是怎麼發生的。

「嗯。」赫連兄妹齊聲點頭。木葵和鳳沐心還有鳳沐英一早追了出去但是趕不及鳳沐璃的腳程。

「怎麼辦?怎麼辦,小舞會不會有事?」鳳沐心早就哭作一團,「木葵,怎麼辦?」

木葵也是眉頭緊鎖,半點沒有要鬆開的跡象,「回璃府。」希望玉無雙救得了。

「對了,無雙在璃府。」鳳沐心就著袖子抹了一把臉,「木葵,走,快去璃府。」抓著木葵的廣袖晃啊晃的。

「六姐,別擔心,你先冷靜。五哥會有辦法的。玉公子在應該有辦法的。」鳳沐英也是急得不行,但是慌是沒有用的。他這話都不知道是安慰自己還是安慰鳳沐心他們了。

「木葵,我們一起去璃府。」赫連曦追過來,他沒想到木葵對舞依炫這麼的關心。

「恩。」木葵應聲。

隨後一大幫子人向錦皇辭行,錦皇也恩准了,雖然不知道這事態。

明鏡一直站在東方莫君的旁邊,「你是怎麼了?對著一個孩子出手。你何時這麼殘忍了?」責備,明鏡有些生氣。

「我並不覺得。」殘忍,他的殘忍抵得過那個人嗎?

東方莫君輕輕地拍拍手帕,似是在撣去塵土,輕疊起來放於心房。

這手帕…明鏡緘默了,怪只怪那女子撿到了那手帕…「還望那女子有救。」

「嘀嗒!」東方莫君腳邊的掉落的面具被踢到了。狐狸?是那個孩子的?他明明厭惡所有人觸碰他的東西,所以他一出手就是針對那孩子命脈,但是這一次他手下留情了,否則那孩子在他第一次出手就死了。

鬼使神差的,他撿起了面具,剛才他就是因為這面具而手下留情的。

銀色的狐狸,他覺得這應該是一隻火狐,一條通體火紅的像流動的血液一樣的火狐。

真的是!

他竟然發現在面具後方暗扣那裡有著一隻手繪的小狐狸,一隻火狐…

窒息!對,他有些喘不過起來的感覺。蒼白的手指有些顫抖,指尖輕輕地描繪起來那隻…火狐。

不知怎麼的,東方莫君像是沒站穩似的,差點一個踉蹌跌倒在地。

「君皇陛下。」在一旁的宮女們忙要上前扶住,但是卻縮了縮手,她們害怕。

好在東方莫君站住了,右手從胸膛處拿出一塊手帕,那塊陳舊的手帕。

一模一樣,畫的一模一樣,繡的一模一樣…難道,難道?「阿沖,你看,你快看。」起先的哽咽,接著是顫抖,他需要一個人來幫他,幫他看一眼,是不是一模一樣?

明鏡大失變色,他怎麼了?

本已經超前走了兩步的人又大步走了回來,「你在亂說什麼?」他是明鏡,他竟然叫出了那個字眼。

「你看,你看,這是綉帕。」東方莫君又驚又喜,顯得有些語無倫次,「你看,看這個,這個地方,是不是一模一樣,你看清楚,是不是的?」旁觀者覺得那君皇手上的東西他真的拿的穩嗎?

那是何物?為何拿著這般的驚恐?為何瑟瑟發抖?

為何那東西要了剛才那個孩子的命?

「一模一樣。」明鏡顯得也有些慌張無措,「這是…」

「是她的,是她出現了。」

「她…回來了,回來了…」幾乎聲不見聞。其他人退避三舍,而站在東方莫君身邊的明鏡,不是不可聞而是,哽咽聲塞住了所有的話語。

「去找她嗎?走吧。」明鏡扶住東方莫君。

「好。」

多少年了,明鏡都快忘記他曾經記憶中咧著嘴笑得那樣燦爛的東方莫君了。

「錦皇陛下,我與君皇有急事要離開,還請海涵。」

明鏡還是存有一絲理智,但是他同樣不聽使喚的手告訴他他也在極限的邊緣。

「要事要緊。」錦皇真的是快被弄得暈頭轉向了,這怎麼事情接二連三的。剛才的事情他還沒弄清,這邊君皇和明鏡公子有急著走了,似乎情緒起伏很大。

錦皇看得出這君皇和明鏡公子是至交。

急急忙忙地兩人便走了。走的時候東方莫君又一個踉蹌,好在有明鏡在一旁。隨行的人也緊跟身後,匆匆離開皇宮。這一次沒有那個紅衣女子唐蕭。

剩下的人滿是疑惑,滿是好奇。不過這場宴會還是不歡而散了。

淑妃真是有些坐立不安了,怎麼剛才還是活蹦亂跳的孩子一轉眼就命在旦夕了。

「看來這沐心的朋友是得罪了君皇陛下了吧,沒想到這君國的帝皇竟有如此高的武功,看來那孩子是危在旦夕。」德妃一撇八字眉,一臉的可惜。可誰知道是真是假。

「不過還真是掃興,好好的一個玩樂之餘竟出了這等晦事,著某個人一回來就接二連三的出了事情,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賢妃似乎看法很多,不過對今日的事還是幸災樂禍居多。

葉芙等了一會兒才開口,「好了,出了這等事少說為好。這是君國惹的事還是交由陛下定奪了。葉紫,派人去看看璃府什麼個情況,那孩子如何?」

淑妃亦是沒插什麼話,現在她只求小舞安全地醒過來就好。之後的事情再說吧。

———————————————————————————————————————

馬車行駛在車水馬龍的街上,到底是逼急了鳳沐璃,要不是怕有個萬一…不過最終他還是抱著舞依炫飛檐走壁,他等不及,炫兒更是等不及。這雖然明鏡給的葯他餵給了炫兒,似乎好轉了些情況,但是本還有意識的人徹徹底底的昏了過去。

血漫過衣襟,漫過外衣,裡衣,與著肌膚相貼。也淬浸了那塊紅色的東西。

「玉無雙……」

……

「如何?」 一醉沉歡:小妻太撩人 心急如焚地看著為舞依炫搭脈的玉無雙。

「傷及心肺,肋骨骨折,看樣子傷的不輕,周身也有不少的淤青。」玉無雙嘴巴抿成一條線,「但是好在及時救治,用了葯護住了心肺,也止住了血,骨折不是很重。」

「性命保住了。」

「這次傷的不輕,看樣子出手的人若是在重些真的是藥石無靈了。所以休養要不少日子。還有最大的問題就是醒不醒的過來。」

他自然知道出手之人有多狠,「什麼叫醒不醒的過來?」

「她現在雖然心脈都護住了,但是現在她真的是一呼吸就如同火燒一般的疼痛,不是一般人熬得住的。發燒是一定的,若是這燒退不下去,很有可能就成了活死人了。所以今夜是關鍵,就看小舞能不能自己挺過來了?」玉無雙抓住了額前的頭髮。

「你就不能想些法子嗎?」鳳沐璃暴戾起來,揪住了玉無雙的衣領。

玉無雙也有些怒了,但是到底是壓下去了,「我知道你關心小舞,我就不關心嗎?要是幫得上我會不做嗎?」玉無雙很少大聲,他這一次也是幫不了了。

「我只能用一些藥物壓制她呼吸帶來的痛苦,但是最終還是要靠她自己。」他真是無能,朋友危在旦夕怎麼也幫不上忙。做醫者的最大的苦楚,也便是竭盡所能也不能幫得了患者半毫。清秀的男子,狠狠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以此發泄。

「我知道了。」鳳沐璃握住舞依炫的手,他又一次的沒有保護好她。又一次眼睜睜地看著她在自己面前倒下。

「我會守著她的。」寸步不離。

玉無雙說,「你看著她我去熬藥。」拉下眼瞼也遮不住玉無雙的痛心。

璃府的今天大概是迎來了這些年人數最多的一天。

「出什麼事了?」唐希匆匆地趕了過來,後面跟著一個女子。 196

玉無雙剛從院子里出來,正好撞見唐希。

「小舞受了重傷。」帶著嘆息。

唐希神色一驚,「怎麼回事?又受傷了?傷的重嗎?沐璃呢?沐璃在哪受傷了嗎?」他就知道一回京都准沒好事,可是這接二連三的也太緊密了些吧!

是他!唐蕭瞳孔微微加深,沒想到在這裡還會見到這孩子。

「沐璃沒事。只是小舞受傷了。」玉無雙蹙眉,怎麼唐希帶了個女人回來?「這是?」

唐希做不得介紹,唐蕭先行開口了,紅唇在紅色面紗下依舊若隱若現,「小女子唐蕭見過玉家大公子。」

「她…」她知道他的身份?玉無雙嚇得落荒而逃,不得了了,身份暴露了,他得回老家避避風頭了!

方向先沖向廚房!

這孩子還是這麼可愛!唐蕭緬懷的笑笑,轉頭回來卻發現唐希一臉的探究,不過話終究沒說出口走向了舞依炫的房間。

唐蕭卻是勾唇一笑,接著隨著唐希的腳步走了進去。

「小舞兒,怎麼又受傷了? 妖孽鬼相公 怎麼回事?」

蒼白如她,毫無血色的唇瓣和臉龐告訴他舞依炫傷得很重。

鳳沐璃微嘆口氣,粗略地和唐希說了一遍事情的經過。

「因為一個手帕?」

「怕是吧!昨夜遊湖時,炫兒撿的手帕,本是想問是誰丟的,畢竟當時只有我們在場的。看來那東方莫君先行到了。」鳳沐璃充滿了怒氣和恨意。

「那塊手帕是他的!」唐希肯定。

鳳沐璃默認。

「那孩子可還好?」唐蕭擔憂地問。剛剛看到這孩子的臉她嚇了一跳,不是驚嘆她的傾國傾城,而是…

「只願炫兒能夠熬得過今日才好。」鳳沐璃多想這份負擔痛楚他來承受就好,但現在他也不好受多少。

「唐蕭姑娘隨唐希出去吧,我想一個人守著炫兒。」唐希聽得出鳳沐璃竟然對唐蕭帶著幾分尊敬,接著鳳沐璃又說,「唐希去看看外面。」

「好吧,你在這裡好好照顧她吧,有事情我們就在外面,無雙也去煎藥了。」唐希知道鳳沐璃不想有人打擾到舞依炫。

「走吧,唐蕭姑娘來就是客,不過現下只能是怠慢了。」唐希朝著唐蕭說。唐蕭倒是一臉的不在意,「我倒是沒什麼。還希望小舞姑娘安然度過。」

唐希覺得這個女人的身上有著太多的秘密,多到他一時間不知道該從哪個探究起。知道的是他會一個一個的逐一打開這些秘密。不可否認的是,他清楚他對這個女人有著濃厚的興趣。

「先出去吧。」唐蕭開了門邁了出去。

果然這兩個一出來不多時,這前院就冒出來不少的人。

「唐希,情況如何?」木葵開口問。

鳳沐心一嗓子吼道,「唐希哥哥,小舞有沒有危險?無雙呢,他怎麼說?」抓著唐希的袖子就是不撒手。眼淚一把鼻涕一把的,好在唐希不嫌棄。

唐希望著一大家子人說,「大家稍安勿躁,大夫說了,小舞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不過現在沒醒過來。熬過今夜的話也就沒事了。沐璃現在在裡面照顧著,小舞需要靜養所以大家就不要去打擾了。」

「等著小舞醒了再去看吧。」這小舞兒還真是好人緣!這麼多人為她擔心。

「不行我現在就要去看。」 狗仔甜妻:暮少,別亂撩 鳳沐心忙不迭就要往裡面去,不過被人給攔了下來。 浮光深處終遇你 「你們攔著我幹什麼?」

「沐心,小舞現在是受了重傷,你去能夠幫上忙嗎?你不是大夫。」

「況且大夫也說了小舞需要靜養,你這麼一去萬一有什麼意外呢?傷心自責的是你,但是受苦的還是小舞。」

木葵指責道,毫不留情,她現在只把舞依炫的身體放在第一位。

鳳沐英也和著,「六姐,咱們就在這裡不要去了,你也看到了依炫受了多大的傷。要是你擔心不如再次靜靜地等候,和依炫一起挺過難關,你要相信依炫。五皇兄在裡面不會有事的。」

他何嘗不想去看看舞依炫呢?但是一切為了舞依炫的身體著想才好,他們這一進去就不會是只有一個人的。何況五皇兄的脾氣,他看得出來不會允許的!

赫連兄妹、舞舜粲也覺得說的有道理。

「可是…」鳳沐心就是不放心。

「怎麼這麼多人?」從遠處來的玉無雙嘟囔著,放下手上的葯盤,掏出人皮面具戴上,這下好了!端著葯盤自顧自的走進人群中。

鳳沐心一看帶著人皮面具的男子過來了,一看這不是上次在宴會上的人嗎?是玉無雙!「無…」

沒喊出來就被玉無雙陰鬱地眼神吞了回去,第一次見到玉無雙還有這種樣子。

「進去吧。」唐希對著無雙說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