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這幾人表情凝重且略帶殺氣,林雲神念掃過後一切盡知。

呵呵,我道是什麼事情,原來是因為失蹤了幾名弟子的事情。

當然,飛龍首座自然不怎麼關心花門那邊的損失,也不怎麼在意那個一等弟子。只不過他於通天鏡內所見,這戰傾幾乎半日前還好好的,這怎麼突然就尋不到人了呢?

方才負責接引林雲的弟子在簫門峰內苦苦尋找,莫說一個人影,連妖獸們也都如蒸發了一樣,這才急急忙忙快速返回稟報。

與此同時呢,幾乎花門那邊的人就找上來了,說花門首座有請。

洛鴛回去以後,關於花門峰外那異常動靜之事推脫給了戰傾,她在此事上回答的極為聰明。

大家都知道簫門弟子戰傾傷了同門被罰閉關,既然林雲是從簫門峰出來的,以他那個脾氣,恐怕早就將戰傾給誅滅了。否則戰傾也不會讓林雲單獨一人進入到山脈深處。

所以洛鴛選擇這樣去回答,將矛盾從林雲身上轉移出去。除了看到玄冰劍之外,其餘一概不知,只說自己是逃回來的,只顧得逃命了。

男女弟子偷偷幽會之事飛龍肯定是不知情,可花門首座知道,且不說她究竟有何目的吧,在她看來,這戰傾必然是受了飛龍命令才誅殺花門弟子,便是要飛龍給一個交待。

飛龍首座這邊呢,自然在花門也安插了女弟子,了解到了花門那邊的情況。

「本首座問你,戰傾何在?」

林雲搖頭,「死了。」

「死了!?」 爺的寶貝:腹黑王爺萌寵妃 殿內人皆駭然!

「怎麼死的?」

「不知。」

如今可好了,花門首座要拿戰傾問罪,要他飛龍必須給一個交待。眼下戰傾失蹤,林雲說他死了,可林雲本就是同戰傾在一起的,究竟是發生了什麼?

某長老開口喊道,「林雲!此事茲事體大!你莫要胡言亂語!死的可是兩門各自的精英弟子!非同尋常!」

「死了便是死了,你讓我解釋如何死的,這如同是讓我解釋人如何生來,那便是男女交合。除此之外,卻叫我解釋什麼?」

這長老被林雲懟的無言以對,顯然那怒氣就要爆發了,恨不得當場給林雲一掌!

這時,門外有弟子來報,說花門首座又派了名弟子前來催促,要飛龍首座立即前往面談。這已經是兩刻鐘內第七次催促了。

「也罷!在場諸人,一起隨我去趟花門吧。」

花門的風景極為優美,到處開滿了漂亮的鮮花,有些於土壤中生長,有些於天空中懸浮,宛若身臨仙境一般,不負其名啊,和簫門那死氣沉沉的景象截然不同。

花門名列悟天劍宗第二,實力僅次於劍門,眾弟子們修行練習的也是勤奮。但飛龍視而不見,以免心中添堵,直接帶著長老們和林雲來到花門大殿,這裡乍一看像極了青樓妓院,只不過頗為安靜,不吵鬧罷了。

「飛龍師兄,別來無恙啊。」

「彩蝶師妹,有禮了。」 ?飛龍這話音剛落,便聽到殿外傳來,「彩蝶師妹!飛龍師弟!許久未見啊。」

半回頭一看,奇怪。

這不是彩蝶要興師問罪么?怎麼劍門首座紫雲還有琴門首座常玄也都來了?

莫不是她彩蝶請來幫著壓陣的?

好哇!原本四門之間互不結盟,如今這態勢是要被打斷了嗎?三門壓他一門?

這四位首座之間的輩分排名是以入門早晚而定,紫雲最早、飛龍其次、常玄再次、彩蝶最末,這也算是給眾弟子們做出個好的表率吧,所以不管他們誰的修為更高一些,便一直如此稱呼著。

「紫雲師兄,常玄師弟。」儘管飛龍不大高興,可招呼仍舊得打。

紫雲首座心思縝密,多少知道些今日之事,便笑道,「飛龍師弟,掌門處於閉關時期,師兄我暫代其職位。本不該打擾諸位,可有一事仍需我等共同商議后決定。」

他這意思非常明顯,就是告訴飛龍,我和常玄一起過來並不是要幫著彩蝶,而是另有他事,但也不能讓同門之間鬧的太僵。至於先談談哪件事,就且看等下情況如何吧。

嗯?紫雲瞄了林雲一眼,心中頓生疑惑。

今日他與常玄皆只身前來,彩蝶這裡也並無其餘弟子在左右,怎麼飛龍卻帶著幾位長老過來了?這就算了,怎麼還帶了個三等弟子?

飛龍揮揮手,示意幾位長老們離開,卻唯獨留下林雲,而後道,「紫雲師兄,先不說師兄有何要事,既然來了,便就請你做個主吧。否則,商議其他事的時候,怕不是彩蝶師妹要處處與我作對呢。」

「哦?何出此言吶?師弟師妹你二人之間是生了什麼矛盾?且說來聽聽。」

彩蝶陡然就是臉色一變,「哈哈哈!好!既然飛龍師兄開口了,那師妹我也不客氣了。師兄!你徒兒戰傾何在!?」

飛龍沉默許久不知該如何回應,還未有時間來得及了解情況,卻叫他如何回應?

這時,林雲冷冷道,「戰傾死了。」

殿內眾人都是眉頭一皺,目光紛紛看向林雲,各自都有著不同的感覺。

此人……

極不尋常!卻又尋不到究竟何處非同尋常!奇怪!

可他一個三等弟子被飛龍帶來,必有原因。

飛龍現在也是非常無奈,但林雲既已開口,他便問道,「林雲!本首座也想知道這事情的來龍去脈,你便就將簫門峰內所見如實告知吧!」

「簫門死了兩人、花門死了兩人。」

死了?全死了!?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你!你把話說清楚!」

「戰傾殺了如紅、如紅誅了戰傾,其餘二人亦是同歸於盡。」

林雲描述的風輕雲淡,就似乎在說著深秋那落葉一般,再正常不過。

「飛龍師兄!你帶名三等弟子過來,便就是要與我胡扯的?」

飛龍還並未於林雲口中了解詳情,聽聞他描述,頓時也是火冒三丈,凌厲的看著彩蝶,宛如眼中萬箭引而不發。

「彩蝶師妹!你可真厲害呀!培養出此等弟子!你可知本首座耗費多少心血才尋得戰傾那天之驕子!?」

現在飛龍只有一個想法,那便是彩蝶嫉妒他門下擁有戰傾這等天賦極佳者,所以派遣兩名特等弟子前往擊殺!

只不過……

不對呀!

飛龍轉念一想,其餘三門弟子若想進入簫門峰,勢必要經過小山門,如何不被發現?除非……

呼的一聲!飛龍震怒!那靈力於殿內四處激蕩!彩蝶亦不甘示弱!綻出同等力量的靈力對峙!

「住手!」紫雲喊道。

四門之間雖有嫌隙、競爭,可畢竟同宗同源,讓其餘之間不合便好了,若是真撕破臉皮動起手來,那也並非紫雲所希望出現的。況且掌門正在閉關,這時候同門相鬥,怕是出關以後也不好交待。

尤其是這二人不聽,靈力更盛,便惹得紫雲大怒,高喊道,「放肆!」

只見紫雲一腳踏地,整個大殿都發生了劇烈顫抖,土屑落下,落於眾人身上。

林雲心中睥睨一笑,這紫雲首座的修為凌駕於其餘三人之上,方才那踏地,在林雲眼中雖不值一提,卻立時讓飛龍和彩蝶停了下來。

「你們眼中當真沒有我這個師兄了嗎!?」

「不敢。」

殿內瞬間安靜。

沉默良久,常玄率先打破沉寂,「諸位,我看此事也不能全然聽信一個三等弟子之話。不妨等掌門出關我們將此事告之,再由掌門來定奪吧?」

飛龍揮揮手讓林雲離開,而後便慢慢開始商討正事。

林雲離開殿內,與簫門眾長老返回。

至於那所謂的正事,林雲神念掃過,原來是悟天劍宗要選拔數名弟子前往凌雲皇朝,參加數十年一次的盛會。

此事頗有機緣,林雲感知似是有什麼寶物要出世,如此甚好!

「你們看!那就是林雲!」

「聽說戰傾師兄都死了,他卻活著離開簫門峰。」

「是啊!十日之前他入門那日,動也未動便瞬滅了數名弟子。」

「好可怕!我們以後還是離他遠一些。」

不少人都在悄聲對林雲指指點點。

而林雲此時游弋於那石碑陣中,所有記載已熟記於心,過目不忘。

嗯。

這石碑上所記載的曲譜僅僅是些普通修行功法,莫說對林雲,便是對普通弟子們也算不上是特別高深。

但若將這些曲譜連為一體,便就別有洞天了。這簫門內隱藏的秘密不少,日後自當是一一將其探知。

從林雲入門那日起,還沒有去過他的廂房住處,房內有一人與他同住。

此人生的面惡,見到林雲那三等弟子的袍子之後更是毫不客氣,「出去!」

「愚昧之輩,你可知自己在同怎樣的存在說話?」

「呵?好個狂妄的三等弟子啊!你又可知三等弟子根本不配來一等弟子廂房入住?」

「是該清清螻蟻了。」

「放肆!劍來!」

此人一聲呼喚后駭然大驚!他自己那佩劍沒有喚出,卻見到凌空中的玄冰劍!

「你!玄冰劍怎會在你手中!?」

「你說呢?」

話音落,寒氣肆虐,瞬間將那人凍結成冰。林雲輕輕一吹,嘩啦啦便就破碎了。

爾等螻蟻之輩,豈能與本座真龍之尊同住?可笑。

(本章完) ?簫門弟子的人數清點和記錄,全是由內務殿統籌管理。這突然失蹤了一等弟子,自然是有人來查。

不過眼下內務殿並無特定主事之人,且發覺失蹤弟子與林雲同住,便就無人敢去深入,也就不了了之了。

稍晚些時候,玉真來到房間向林雲彙報。

「主公,屬下已從首座那探知。悟天劍宗不日之內將會舉行四門匯武,勝出的四名弟子前往凌雲皇朝。」

「本座已知。」

這事情林雲倒暫時不急,他吩咐玉真想辦法於今夜子時將石碑陣附近弟子支開。

萬欲妙體 「主公,這是為何?」

「叫你去,去做便是。」

「是主公!」

林雲心中一笑,這簫門的秘密即將就要被揭開了。等到了子時,玉真已經按照林雲的吩咐,引開了石碑陣周圍的弟子。

一天下來,經常有弟子在石碑陣周圍參悟。但他們多是不勤奮之輩,所以玉真稍加引誘便就將他們都給喊走了。

一個閃爍,林雲出現在石碑陣中央處,負手而立於空中。那一雙天帝金瞳頓時綻出金光萬丈,直衝高空!

嘩啦啦!

這一道道石碑彷彿是被激活了一般!發出輕微晃動的同時,卻沒有引起地面的震動。

呵呵。

雕蟲小技而已,想瞞過本座火眼金睛?

夜空中無中生有般的出現了紫色小漩渦,宛如是打開了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大門。

這便是隱藏於石碑陣周圍的域。

也不知是簫門哪位前人設置的障眼法,自以為將這域設置於簫門非常明顯的地方,便就會起到掩人耳目的效果。

可惜在林雲面前,那雙天帝金瞳可勘破這世界一切的真假虛幻,絲毫不得隱瞞。

呵呵,竟也不設置些特別的障礙。

嗖一聲!林雲化為一道弧光進入到這域中。在這紫色小漩渦徹底消失的瞬間,飛龍首座便就趕到。

「嗯?方才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是我的錯覺?」飛龍自言自語道。

林雲進入到的這域中空間頗小,就像是某人居住的普通房間,也確有一人於此處下棋,自己同自己對弈。

那是位白髮老者,身形時隱時現,頗為玄妙。

「咦?汝乃何人?如何進來的?」老者被突然進入的林雲嚇了一跳。

「本座想進便就進來了。」

林雲瞄了一眼老者面前的那棋盤,其上棋子皆為不凡之物,共八十八顆,每一顆似乎都受到極大量的靈力煉化。

「本座?哈哈哈!狂妄之徒!如實說來,汝乃何人弟子?」

那八十八顆黑白棋子對於林雲來說擁有極佳之功效,若能吞噬,必可令修為再一次提升!

林雲五指彎曲向前一抓,那棋子嗖的就飛過來了!

老者大驚!立刻釋放靈力阻攔,這棋子全部懸在倆人之間快速抖動,甚至都讓人看的有些模糊不清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