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羅陽本身就不想來人民醫院做醫生,還是譚勝美再四懇求,他才同意的。

若知道還要過一關考驗,恐怕羅陽就不幹了。

譚勝美看出羅陽是一個人才,覺得不將他招攬到人民醫院,遲早也會被其他醫院奪去。

這事宜早不宜遲,她便先下手了。

譚勝美略作介紹后,眾醫生便立刻向羅陽提問了。

先是問理論知識,羅陽搖頭。

后又問跟誰學醫,羅陽還是搖頭。

鄒青雄冷笑道:「你到底有什麼能力?」

看到羅陽被眾人問得啞口無言,譚勝美也替他著急。

羅陽是她推薦來的,若只是個花瓶,譚勝美也會丟臉。

「我會看病。」羅陽淡淡道。

若非經歷過不少大場面,在這嚴肅的會議室里,羅陽難以保持淡定。

鄒青雄和在座的醫生都鄙夷地笑了。

「譚醫生,你介紹的這個少年,吹出來的吧?」鄒青雄冷笑道。

一句話將譚勝美說得臉都紅了。

「譚院長沒有吹牛,我沒有你們那麼多理論,但我治病經驗不會比你們少。我謙虛一點說,經驗比你們在坐的任何一位都要多。」羅陽正色道。

跟他的正經不同的是,鄒青雄等醫生聽了卻哈哈大笑起來,彷彿聽了一個有趣的笑話。

《神農經》醫術篇的醫術,那可多了。

羅陽得到《神農經》,腦海便有了它裡面醫術篇的所有醫術。

他並沒有信口開河,確實比會議室的所有醫生加起來的治病經驗還要多。

只是他們不了解羅陽而已。

起先,鄒青雄幾乎是板著臉來跟羅陽談的。

他本身就不太相信譚勝美的話,主要還是聽說聘請的是一個少年。

總裁有毒:丫頭,你不乖! 一般而言,做醫生的,擁有豐富經驗的,必是上了年紀的。

哪有少年神醫?

是以,在還沒有見羅陽之前,鄒青雄在心裡就先存了一個偏見:想他只是懂一點醫學的皮毛。

及至羅陽來了,經過眾醫生一提問,見他無法回答,鄒青雄更相信自己的猜想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鄒青雄倒是挺佩服羅陽的勇氣的。

換了別個少年,在這種氣氛里,早就驚慌失措了。

反觀羅陽,卻頗為鎮定,而且始終臉帶笑容,這份度量和從容,倒很難能可貴。

俊俏總裁我不愛 憑這一點,鄒青雄向羅陽比了個大拇指。

「人才,人才。以後你做業務員應該會有很大的前途。」鄒青雄指點江山道。

聽了這話,羅陽臉不紅,譚勝美的臉更紅了。

在場的醫生都搖頭而笑,一副沒眼看的樣子。

若非不願看到譚勝美丟臉,羅陽會說一聲「告辭」而離開。

好好的日子不過,偏要來人民醫院做醫生,羅陽還真沒有多大的興趣。

瞥見譚勝美低著頭,滿臉羞窘,羅陽心生憐憫。

「鄒院長,說那麼多幹什麼。你們不相信我會治病,那讓我來試一試不就清楚了嘛?在這裡說再多,能證明我不會治病?」羅陽氣定神閑道。

「好!看在譚醫生的面子上,就給你一次機會。但願你不是吹牛專家。」鄒青雄說道。

不過,有醫生有異議。

「讓一個少年在這裡胡鬧,會給我們醫院帶來很壞的影響。」

「就是嘛,譚醫生也太兒戲了嘛。」

「你們看看他,什麼都不懂,只會張口亂吹。他本身就腦子有病,得治啊。」

……

…… 因為回來的地方距離石王超王都並不遠,所以眾人很快便趕回了石王朝,秦昊和林江兩人沒有前去王宮,這一次林江準備陪著林軒好好的吃吃喝喝一起回一次封印之地,而石阿歸和石倩玉則是回到了王宮,稟告這一次的事情。

「你現在可是石王朝的駙馬,你不帶我好好的逛一逛,大吃大喝一頓!」

秦昊看著林江微笑的說道,他們一起從封印之地走出,最終活下來的只有他們兩人,所以兩人的感情非常的深厚,畢竟他們可是一起經歷了太多事情。

「當然,喝個三天三夜,然後告訴他們一聲,看看倩玉要不要一起跟我回去,回去看看兩位老人!」

林江笑著說道,說道後面的時候有幾分傷感,出來了這麼多年,一直想要回家一直找不到回家的道路,此刻封印之地的封印解開了,到時候封印之地又是一番風雲不知道又要死去多少人,因為封印之地傳出很有可能擁有尊級遺迹,到時候整個東荒都會出動,甚至西荒的人已會到來參與其中。

「準備喝酒!」

秦昊聽見了林江的話嘆了一口氣說道,他已想找親人,只是他的親人全部都消失不見了,他完全找不到,所以秦昊此刻想借酒消愁。

「好!」

林江已知曉秦昊的情況點了點頭笑了笑說道,直接帶著秦昊前去了石王朝最大的酒樓,金滿樓。

金滿樓擁有皇室背景,而且歷史悠久和王宮一樣的悠久,歷經了數百年的光景,裡面的菜肴極多,而且各種花式已特別的多,有各國的美女演奏,還有拍賣場,五花八門,當然進入到金滿樓還需要身份,沒有身份的人事完全不可能進入到裡面的。

「駙……」

林江和秦昊剛到金滿樓門口,便有人看見了林江的到來頓時恭敬的叫道,只是話還沒有說完便被阻攔了下來,他可不喜歡張揚,不想讓所有人都知曉他來這裡喝酒了,他不喜歡政治。

「石阿歸的包廂準備一下,我們去哪裡吃飯!」

林江對著這人小二笑了笑說道,然後直接丟給了他十兩銀子,頓時小二笑口顏開的帶著林江和秦昊前去了石阿歸的專人包廂,這個包廂除了石阿歸併只有林江能夠來這裡吃飯了,其他任何人包括大王子,石阿勝都沒有辦法。

寂和 「所有特色都上一份!」

林江對著小二笑著說道,小二聽見了恭敬的點了點頭快速的離開了,他可是非常喜歡林江和石阿歸的到來,兩人到來便會給他帶來很大的財富,而且非常大方經常給他們一些打賞。

「來咧!」

金滿樓上菜的速度極快,林江準備點一些酒水,但是被秦昊組織了下來,他空間戒子裡面還有很多酒水,就不用浪費了。

「喝!」

秦昊拿出了一缸酒水,足足數百斤放在地上,然後給林江裝了一碗他自己已裝了一碗大聲的喝道。

「咕嚕咕嚕!」

很快兩人喝下的酒水下喉,非常的暢快,兩人一邊喝酒,一邊吃肉將所有事情拋去了腦後,此刻兩人心中的想法便是喝酒,其他任何恩怨情仇都不管。

「喝!」

不過半個時辰林軒拿出的酒水便去掉了大半缸,兩人都有了醉意,彼此訴述說這些年經歷的事情,談論這些年吃過的苦,受過的傷。

一時間兩人沉寂在了悲傷之中不能夠自拔,一人訴說一邊吃喝,完全不管不顧,兩人說話討論的聲音越來越大,宣洩著心中的不爽快,很快兩人嘈雜的聲音傳入到了整個酒樓,而這道聲音又是從石阿歸的包廂傳出,很多人敢怒不敢言,因為能夠開啟這個包廂的人整個石王朝只有兩人。

一個人是石阿歸,一個是當今駙馬林江。

「他娘的,是誰敢打擾本公子看戲,是不是不想活了!」

一間包廂裡面,一位同樣喝醉的公子哥聽見了嘈雜的聲音,讓的下面唱戲的戲子都停止了下來,不知所措,他們可是沒有遇見過這種情況。

「公子,小聲一點,那個包廂裡面是林江駙馬爺!」

他的侍從聽見了公子哥如此大聲,生怕被包廂裡面的林江他們聽見,阻止自家公子不要如此大聲,不然他們可不會有好果子吃。

無敵師叔祖 「哼,老子張橫在石王朝還沒有怕過誰,就連大王都要找老子幫忙才能夠奪得王位,他一個靠女人上位,成功進入到王宮的小子算個屁!」

公子哥張橫聽見了侍從的話直接一巴掌將他抽飛了,聲音大聲的喝道,而且害怕包廂裡面的林江和秦昊聽不見,專門走出了自己的包廂對著林江兩人的包廂嘶吼。

「張公子您喝醉了,我讓你送您回府!」

金滿樓的掌柜看見了張橫居然如此對著林江所在的包廂嘶吼,生怕林江聽見了滅掉了張橫,要知道整個石王朝非常的緊張,石阿歸和石阿勝兩位爭奪皇子的位子越來越激烈,站位的人已全部選好了各自的人選,張橫的父親,當朝丞相便是選擇石阿勝這一邊。

「老子沒有喝醉,而且老子說的是實話,林江不過是靠一個女人而言,老子會怕他,一個小地方出來的人,老子會怕他?」

張橫聽見了掌柜的話,滿嘴酒話不可一世的大聲喝道,完全不將林江放在眼中,將林江貶低的一文不值。

「哼,別人最起碼有實力,你他娘的除了有一個好家室,別人甩你幾條街了!」

這是在場大都數人的心聲,畢竟林江的名聲在石王朝非常的不錯,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經常樂善好施,幫助需要幫助之人。

「林軒你給老子滾出來,你打擾老子看戲了,你馬山給老子道歉,並且跪下道歉!」

張橫這一聲實在太大聲了,聲音壓過了金滿樓眾人,傳入到了林江和秦昊的耳中,讓的喝醉的兩人皺起了眉頭,尤其是秦昊非常的不爽。

此人居然怎麼囂張狂妄,居然讓他兄弟跪下認錯,看來他是找死了。

「秦兄算了,我自己來解決!」

林江的酒氣少了幾分,看向秦昊笑著說道,然後率先一步離開了包廂,看見了下面喝醉了的張橫,眉頭皺了起來,臉色非常的難看,但是想到了石阿歸還是選擇算了。

「將張大公子抬回去吧!」

林江看著金滿樓的掌柜吩咐的說道。

「諾!」

金滿樓的掌柜可是王宮之人,當然聽從駙馬的命令安排人準備將張橫送回府邸,誰知道張橫直接動手打人了。

「林江你給老子滾下來,你搶了老子的公主,害的老子每天只能夠夜夜買醉,老子今天要滅了你!」

張橫打退了掌柜安排的人對著林江怒罵道,宣洩著心中的不暢快,非常的不爽,他前面因為大王子的吩咐一直忍著林江,今天喝醉了他可是完全不管不顧。

「誰敢罵老子兄弟,想死嗎?」

秦昊從包廂裡面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搖搖欲墜,因為兩人喝醉都沒有用玄氣逼退酒氣,此刻秦昊喝的實在是太多了,醉意很深,對著張橫冰冷的喝道。

「爺爺罵的你又能夠耐我何?」

張橫聽見了秦昊的話,看見秦昊一臉醉意而且不是石王朝的人,完全不將秦昊放在眼中冰冷的大聲喝道。

「給我死!」

秦昊還沒有出手,瞬間有一個人出手直接一拳滅殺了張橫,張橫直接被打成了肉餅。

「大哥你走了居然不叫我,怎麼把我忘記了!」

殺死了張橫的人正是天晴,天晴終於找到了秦昊,聽見有人和秦昊叫囂瞬間斬殺了此人然後對著林軒悲憤的大聲說道。

「我兄弟來了,上來吃肉喝醉!」

秦昊看著天晴斬殺了張橫滿意的點了點頭叫天衡走了上來直接拉著天晴大吃大喝,林江一臉頭大的看著兩人,這兩個人心太大了吧,闖了大禍居然還能夠吃得下,喝得下。

林江已經派人前去告訴了今天發生的事情,而且林軒已經將酒氣全部逼了出來,隨時防止接下來轟動整個王都的大事,張丞相唯一的兒子張橫被斬殺了。

「張橫被人斬殺了,張丞相的兒子被人斬殺了!」

一道道興奮的聲音傳遍了整個王都的大街小巷,張橫的名聲在王都實在是太差了,此刻他被斬殺了無數人興奮,無數人歡呼,老天開眼了,終於斬殺了這個紈絝子弟。

「什麼,張橫被林江他們殺了?」

稟告完畢的石阿歸剛準備去找林江和秦昊,便得到了這個消息直接震驚的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這個事情的發生。

「趕快帶我去!」

石阿歸大聲的對著這位親衛說道。

當然一瞬間這個事情傳遍了整個石王朝所有官員耳中,張丞相更是帶著他的親衛隊直接敢來了金滿樓包圍了整個金滿樓,大王子石阿勝得知了這個消息已趕來了金滿樓。

不出半個時辰整個金滿樓所有人都離開了,唯有秦昊,天晴還有林江三人在裡面,而且金滿樓外面更是被包圍的水泄不通,任何人都不可能進出。

「林江你們給我滾出來,我要你們給我兒子賠命!」

一道蒼老有勁的聲音傳入到了正在大吃大喝的秦昊和天晴,林江三人的耳中。

「剛好吃飽喝足了放鬆一下!」

秦昊雖然表明醉了,但是心理可是非常的清醒,對著天晴大聲的說道,於是兩人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看著將金滿樓圍的水泄不通的眾強者和士兵臉色出現了一抹冰冷的笑容。

「滾!」 會議室里響起一陣哄堂大笑。

眾人還道羅陽會大怒,結果他依然保持著儒雅的鎮靜,並沒有要罵人的意思。

鄒青雄等醫生倒更佩服羅陽的心理素質了,也不便再笑他。

譚勝美已脖子都紅了,她咬了咬牙,準備豁出去。

「羅陽是我推薦來的,如果他是個浪得虛名的人,我願意辭去副院長的職務。」譚勝美鄭重道。

「譚醫生,這個玩笑開不得。」鄒青雄擺手。

「不,我拿我的信譽來跟大家賭。請給一次機會他展示他的醫術。」譚勝美堅定道。

自從在醫院認識羅陽后,譚勝美也托朋友打聽過羅陽,得知他在小樹林集市一帶有小神醫之稱。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