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等眾強者們耐不住,衝上去和神之聖騎士戰鬥,實力大大的消耗后,他和奧米加諾便會全力施展召喚之術,將天使召喚下來。

連帶著八名召喚下來的天使,他們就有十個相當於鍊氣九層的修真者,到時候保證神之啟示錄到手不過是小菜一碟。

說不得,還能順便將在場的眾強者一併葬了,為以後基教統一整個世界祭一下旗。

莎洛斯想得很美好,如果事情照著他所說的發展,那確實如他所願。

問題是,世事往往沒有那麼容易。

就在莎洛斯得意,眾強者進退不得的時候,又有異狀出現。

只見天空之中出了陰雲密布,可見種絲線閃動,隨後一縷黑色絲線從天際落下,這讓進退不得的眾強者紛紛一怔。

因為那道黑色絲線,赫然便是落在了鬼殤婆婆那裡。

之前葉天的一番所為,使得太上忘情宗徹底出局,原本沒有人再去注意鬼殤婆婆了。

這突然的一幕,讓眾人有些疑惑,不知道又發生了什麼情況,也紛紛望了過去。

可卻意外的發現,那道黑絲並不是落在鬼殤婆婆身上,而是落在了鬼殤婆婆帶來的那個何雨欣身上。

「搞什麼?何雨欣這是怎麼了?不,應該不是何雨欣做的,難道是鬼殤婆婆的手嗎?」

葉天看到這一幕,也是眉頭皺起,目光緊緊盯著被黑絲纏住的何雨欣,心中極為的疑惑,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此時此刻,只見何雨欣被黑絲纏繞之後,雙手展開,漂浮而起,雙眼無神,黑色的瞳孔完全消失不見了,只剩下了眼白,整個人如同昏迷了過去一樣,顯得極為奇怪。 婚在愛情燃盡時 這時候,鬼殤婆婆卻欣喜若狂,看著何雨欣被黑絲纏繞,頓時跪拜了下來,恭敬道:「恭迎太上宗主大人降臨!」

那黑絲已經開始隱入何雨欣的身體,似乎被吸收一般,直到黑絲完全被吸收,消失不見了后。

何雨欣才如同重新蘇醒了一樣,原本無神的雙眼變得有神,只是卻不同於以往的靈動,反而是一種徹底的空洞無情。

一眼掃過,無論是人是物,都不足以讓這空洞無情的眼神有所波動,似乎整個天地與之沒有任何關聯一般。

冷漠!絕情!

看到這一幕,葉天一下就反應過來了,知道眼前的這個何雨欣已經不是原先的那個何雨欣了,因為這種感覺和之前水柔控制夜星雨的身體一樣。

也就是說,如今的何雨欣已經被另外一個人控制了。

「這又是什麼情況?操控何雨欣的這個人是什麼人?難道也是何雨欣的前世嗎?

應該不會這麼寸吧?哪個誰的前世,都讓我碰到了?」

葉天眉頭緊皺,正在自言自語,使看著鬼殤婆婆跪在那裡,口中喊著恭迎太上宗主大人,便明白了過來。

何雨欣並不是覺醒了前世,而是被那什麼太上宗主大人附身,有點類似靈異小說中的鬼附身,不過效果當然遠強於所謂的鬼附身了。

只是,那太上宗主大人是什麼來頭?」

正在葉天疑惑的時候,往日沒有詢問便不會出聲的系統,居然主動的在葉天心中響起。

「叮!宿主,我早已經提醒過你,不要招惹修鍊了太上忘情宗的人,你偏不聽。現在好了,你看,狠角色來了!」

葉天一愣,,也顧不得吐槽系統這次的突然出聲,在心中問道:「狠角色?這個太上宗主大人是什麼鬼?

不會就是你提醒過我的,那個惹不起的改變太上忘情宗極於情之法的存在吧?那不對啊!這家不是已經不在地球嗎?」

要是真的話,那對方的實力得強到什麼地步?

這樣的人物至少不遜葉天遇到的最強者,那位以詩入道,卻反而仗劍逍遙的詩中劍仙李太白了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葉天想不緊張都不可能了,畢竟他現在才只是鍊氣期,連還沒達到築基期。

憑藉這樣的實力,葉天哪可能有信心能對付這種存在。

系統回應道:「叮!那倒不至於,眼前這位狠角色只是太上忘情宗的前宗主,如今太上忘情宗最強存在,實力達到練氣巔峰。」

「哦!這還好!這還好!」

聽到這裡,葉天頓時鬆了口氣,只要對方不是那種強得無法用道理形容的存在,那一切倒還好說。

練氣巔峰嘛,不過就比練氣九層強一階而已,還不至於到無解的地步。

「叮!宿主,雖說鍊氣巔峰只比練氣九層強一階,但實力卻不是練氣九層可比。

你知道這次為眾勢力卻要奪取有成就半神之法的神之啟示錄事。

可出動的卻只是實力達到練氣九層的強者,而不是那些鍊氣巔峰的至強者呢?」

「咦!對呀!這確實是個問題?」葉天皺眉,自然想不明白,所以直接問系統了,「這是什麼原因?」

「叮!很簡單,因為天地能量不足!」系統回應道,「之前末法時代加劇,像高階修真者只能躲到最後的靈地帝龍谷或者洞天福地之中,無法自由外出。

這也是為什麼宿主之前能夠在華國橫行,卻很少遇到高階修真者的緣故,因為他們離開靈地之後,補充將跟不上消耗,所以自然不會離開。

至於那些非人類的存在,則因為天地能量的衰減,到了無法支撐自身的活動,只能依靠進入沉睡,來減緩能量的消耗!如果末法時代傢具恐怕這些強大的存在,將會徹底在沉睡之中死去!」

聽到這裡,葉天若有所思,說道:「也就是說,最近這段時間,會突然出現這麼多的強者,其實和我之前的波斯運行有關,對嗎?」

「叮!是的!宿主之前的波斯一行,雖然阻止了修羅索姆的陰謀,但封印之地的解封也不可逆轉的開始。

天地能量得以漸漸恢復,那些陷入沉睡的強大黑暗生物才會醒來,可相當於鍊氣巔峰的那些至強者,仍舊沒有辦法自如活動。

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前來搶奪這本神之啟示錄的強者,才到清一色只有鍊氣九層的實力了!

可眼下,太上忘情宗的宗主附身於何雨欣,實力頓時便堪比真真正正的練氣巔峰修真者了。

而練氣巔峰的修鍊者,他們不反本身實力比鍊氣九層強大,更重要的是他們還能夠部分運用天地之力。」

「天地之力?」葉天低呤道,「聽這名字,似乎很吊的樣子?」

「叮!是的!這是能夠用自身很少的一部分力量,勾動天地之間的偉力,從而施放出遠比秘法更強數十幾倍的威力。

到了這個程度,修真者所施展的秘法,也不再是秘法,而被稱之為道法,近道之法!」系統回應道。

「卧槽!這麼高大上?那這下豈不是玩大發了!

真真正正的練氣巔峰修真者附身,那戰鬥力得嚇死人吧?

對了,何雨欣呢?這樣的附身,對她會有傷害吧?」

葉天不由得嘴角一抽,覺得頭皮有些發麻。

「叮!是的!雖然他們修鍊的功法相同,所以傷害遠低於附身其他人,可這畢竟是外力附身。

時間越久,受到的傷害便會越高!越到後面,受到的傷害越深,也越發無法挽救!」系統回道。

葉天皺眉道:「那怎麼辦?我現在的實力,對上練氣九層倒還可以,但對上練氣巔峰的話,恐怕沒有勝算啊!」

他這次過來,便是為了帶何雨欣回去了,怎麼也不能讓何雨欣出事。

系統回道:「叮!宿主如果提升到鍊氣九層,便有勝算!畢竟太上忘情宗的宗主只是附身,需要不斷的消耗自身的神魂力量。

雖然能發揮出鍊氣巔峰的實力,可能持續的時間不多,如果宿主發動全力攻擊,將其壓制,迫使其不斷消耗神魂力量,那便能其力量耗盡,自行退去!」 在葉天和系統對話的時候,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的何雨欣,眼神空洞無情的看著鬼殤婆婆,問道:「鬼殤,是你?你為什麼召喚了?

這是哪裡?之前你不是說在爭奪神之啟示錄吧,怎麼好像受傷了?難怪會召喚我?出什麼事了?藍欣兒和慕容霜呢?」

面對太上宗主,鬼殤婆婆不敢怠慢,連忙將之前發生過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太上宗主皺著眉頭,怒道:「廢物!你們三人來說太上忘情宗的最強力量,如今一起出動,居然一人生死,一人重傷,還有一人叛門,簡直是丟我太上忘情宗的臉!」

鬼殤婆婆連忙磕頭叫道:「是!弟子有罪,還請宗主懲罰。

可現在神之啟示錄如果不能到手,對我宗將是天大損失。

所以弟子這才斗膽,喚太上宗主大人降臨,以挽狂瀾於既倒!」

「你的事先記著,待我先處理了這些人再說!」

獵妖高校 太上宗主聽了鬼殤婆婆這話,冷哼一聲,倒也不好出手教訓鬼殤婆婆。

畢竟現在太上忘情宗的高層力量只剩下鬼殤婆婆了,不好再有損失,只能暫時壓下,之後處理。

當下,太上宗主那雙空洞無情的眼看向眾強者,環視一圈。

眾強者只覺得魂魄一顫,有一種如山壓下般的感覺襲來,額頭頓時有冷汗冒出。

他們知道會出現這種情況,這是因為眼前這個太上忘情宗的太上宗主,實力強大得可怕。

可怕到只是這樣一個眼神,就蘊含著強大的精神衝擊,給他們帶來了近乎精神崩潰的壓力。

邊上,亞爾梓咽了咽口水,失聲道:「這是巔峰強者嗎?

不然,光是這目光掃來的壓迫感,怎麼會讓人有種無力抵抗的感覺!

可問題是,巔峰強者不是沒有辦法活動嗎?難道那修真者可以例外?」

亞爾梓身邊的索倫說道:「不!修真者雖然要其他的修鍊者能力更加全面,但也不可能無視這天地規則!

而且剛才那般變動,應該是那個鬼殤婆婆用了什麼秘法,引來了那個巔峰強者的靈魂降臨,並非是本體到來。」

「這樣說,不就沒有什麼可怕的?畢竟它只是靈魂降臨,並不是本體到來啊!」拉爾夫問道。

「不,恰恰相反!」索倫沉聲道,「因為那身體不是他的,完全可以沒有任何顧忌,反而能在這天地規則限制之下,施展本體到來所不能施展了一些的攻擊手段!」

因為意外發生,那突然降臨的強大力量,讓一眾強者們都聚在一起,包括基教強者也在內。

所以這時候,莎洛斯離亞爾梓等人並不遠,聽到這話,也是臉色難看起來,說道:「沒錯!如果這個巔峰強者動起手來,我們沒有一個人能擋住!」

「這下糟糕了,如今別說搶奪神之啟示錄了,能不能保住性命,估計都是個問題了。」

婆鳩爾天也是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神情無比的擔憂。

此時此刻,要不是這天地變幻,一時間沒有辦法離開,眾強者都有直接逃跑的念頭。

這個巔峰強者一出手,估計直接便能一網打盡,眾人想逃都逃不了。

這時候,太上宗主環視了一圈,目光本來已經從葉天的掃過,突然間又挪了回來,死死地盯著葉天。

下一刻,她那空洞無情的眼神一變,第一次有了情緒,那是一種非常複雜的情緒,有不甘、有懷念、有甜密,更有近乎實質化的痛苦和怨恨。

在這樣的情緒變化下,附身在何雨欣身上的太上宗主一指葉天,厲聲道:「負心人,你還敢出現在我面前!」

這話一出,葉天都愣了,完全沒明白是怎麼回事。

你誰啊?我們認識嗎?完全不熟的好不好?你這樣誹謗,我真的好嗎?

與此同時,在場眾強者的目光都落到了葉天身上,一個個眼帶八卦的,似乎很想知道這裡面愛恨情仇。

當然了,更讓他們高興的是,如果這突然降臨的太上宗主將目標盯上了葉天,那對他們來說,自然再好不過了。

不過很快,太上宗主的神情一變,再次恢復了空洞無情,冷聲道:「不,不是,你不是他,雖然長得很像,但不是就不是!

也對,他在這天地受限的情況下,帶著那女人離開,又怎麼可能還回得來,是我妄想了!」

聽到這話,一眾八卦的眾強者大失所望,沒能進一步的劇情推動,實在是讓人心痒痒。

至於葉天,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心中也更加疑惑,他總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如果說之前波斯時,莉莉絲公主錯認他,當成了她年輕時的摯愛,只是巧合的話。

那現在呢?

這個太上忘情宗的太上宗主,也將自己認錯了,雖然很快便確認認錯,但很明顯自己是和某個人很像。

而且這人已經離開很久,還是帶著心愛的人,再結合和自己長得很像這點,怎麼看都像是自己失去信息很久的父親啊!

呃……難道自己的父親年輕時,很風流嗎?連這走偏路子的太上忘情宗的太上宗主也能搞定?

不過這太上宗主年紀應該不小了吧?父親真是好胃口……

葉天囧囧的想著。

這時候,恢復了空洞無情的太上宗主冷聲道:「很好!現在我將這些人都殺了,搶到神之啟示錄,成就築基,再去找那個負心人!」

說著,太上宗主看向了眾強者,目光空洞,如同在看死人一般,語氣輕蔑道:「你們是自己動手,還是要我費點力送你們上路?」

卧槽,這逼裝得666,比我還能裝逼!

葉天心中嘆服。

眾強者聽到這話,都是紛紛嚇得有些肝膽俱裂,要不是逃不掉,恐怕早就逃了。

面對此景,太上宗主皺眉道:「也罷!你們既不說話也不動手,那表明你們是想讓我費力動手了! 情伐 那好,就讓我先選個開始吧!」

說話間,她的目光便在眾強者當中巡遊而過,眼神空洞,如看一堆花花草草一般。 見此情況,眾強者紛紛一怔,互相看了一眼,心中都在祈禱著自己不要是那個倒霉鬼,讓這個巔峰強者第一個拿來開刀。

鬼殤婆婆突然出聲,指著眾人中的葉天和慕容霜,厲聲道:「太上宗主大人,請您先殺那個葉天和慕容霜!

葉天是您所附身之人的痴情之人,之前又殺了藍欣兒,誘導慕容霜叛門,實乃我太上忘情宗的大敵!至於慕容霜,叛門小丑,就更該殺了!」

葉天倒也不意外,這個鬼殤婆婆要是不這樣做,才真叫見鬼了。

只是讓葉天疑惑的是,鬼殤婆婆讓那個太上宗主殺自己的理由中,居然沒有完整版太上忘情劍錄這條。

這是她故意隱瞞,還是一時激動,所以給忘了?

至於慕容霜,這時候依舊面無表情,好像真的將所有感情,包括害怕、恐懼都斬個乾淨一般。

此時,眾強者倒是幸災樂禍,這個葉天要是先被那巔峰強者殺了,他們一定會拍手叫好。

畢竟葉天剛剛登場時,可以說是極為狂妄,不斷地挑釁眾人,眾強者早就想殺了他了。

所以這時候,葉天要是被這個巔峰強者殺了,只會大快人心的!

太上宗主聽了鬼殤婆婆的話后,望向了葉天,淡然道:「嗯?你也姓葉?和那個負心漢一定有關係,難怪會長得這麼相像!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