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說起來,你們這次去空桑山,最大的收穫應該是《天書》,我看了之後,對道法修鍊大有助益。」鬼王似乎看出了幽姬的心思,笑了一下,道:「自古以來,我聖教中便傳下四卷《天書》,可惜如今多已流失不見。我們鬼王宗能有今日的風光,便是多靠三百年前上一代鬼王祖師偶然得到了《天書》第二卷。只是在那第二卷中,雖然道法精深,玄妙莫測,但總綱文字,關鍵法訣,卻是緊承著第一卷而來,所以這數百年來,我鬼王宗也只能與合歡派、長生堂、萬毒門三大宗共分天下。如今你帶回了《天書》第一卷,已是大功一件,勝過任何法寶十倍。」

此時的鬼王雖然已是天下最頂尖的人物,但他的修為與道玄、雲易嵐、普泓和毒神等人相比,還是差了一線。在得到《天書》第一卷后,功力才再做突破,與道玄等人達到同一個境界。

「對宗主有幫助就好。」幽姬說道。

……

又過了兩天。

這日傍晚,沈望正在房間里研究玄火鑒,系統的聲音忽然響起。

【叮!】

「你觸發了一條支線任務,請到東海〖流波山〗進行打卡。」

沈望心中一動,暗暗想道:「莫非夔牛今日就要現身……」

也不怪他會這麼想,因為每次觸發支線任務,都是在有大事發生的時候。

「轟……」

就在他的思緒轉動間,外面忽然傳來一道打雷般的巨響。

沈望離開房間,飛上空中,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立時看到一片赤紅色的火光,仔細看去,卻是一道火焰化成的巨龍在空中翻湧咆哮,將半個天空映得通紅,連烏雲都染上了金邊。

「難道是田不易在與人鬥法?」

沈望神色微動,立刻摧動法訣飛了過去。

在這個島上,能造成這種聲勢的,除了他懷裡的玄火鑒,也就只有田不易的仙劍『赤焰』了。

當然,在趕赴戰場之前,他也沒有忘記最重要的事情:「打卡!」

【叮!】

「打卡成功,支線任務完成,恭喜你獲得一張【經驗卡】!」系統的聲音響起,一張虛擬卡片出現在沈望面前。 暗幽族通海港口

人們常說,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但是,司辰從來不相信天命,他從來都是心之所向,素履以往,即使生如逆旅,也會一葦之航。

此刻,司辰獨坐在窗前,仰望著海上的那輪明月。

今夜,他又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從夢中醒來,他便久久不能安眠。

倚靠著窗欄,司辰靜靜地看著月亮,今夜的月色真美。

夜間的海港,唯有濤聲陣陣,不絕於耳。

司辰遙望著湍海海域,漆黑的夜空之下是深藍色的海水,一望無際,深邃的讓人心慌。這大概是因為,人總是在悲涼的時候才能發現大海的深邃吧。

夜幕之下,唯有海風習習,吹動著海面上的月輝,讓它在白浪間蕩漾。 神醫世子妃 夜涼如水,夜空深邃,海面上的磷光孤獨而又華麗,泛散而來的海波,夾帶著海的泣聲,空氣中飄散著的海腥味,是令人沉悶的氣息。

司辰忍不住嘆息,那聲涌長的嘆息在空氣中緩慢飄散。這樣的夜,這樣的涼,這樣的嘆息,絲絲浸透人心,讓人惆悵而又不滿意。

司辰忍不住回想自己的夢,在夢裡:

他又來到了那片銀裝素裹的冰雪世界,那條冰湖依舊如同水晶一般閃耀著,縱橫交錯的冰谷依舊曲折迂迴,高聳陡峭的冰壁也依然神幻奇妙。

冰河之上的石頭形狀各異,置身其中如同進入了一座冰塔迷宮。看似寂寞的冰湖,實際上是充滿生命的,那種頑強,躍動的生命力深深震撼過司辰。

司辰發現,夢中的景象和上一次夢境中最後的景象十分相似。

他記得那時雪塵滾滾,飛瀉而下之後,一粒雪塵落入冰湖之中,不過一瞬之間,湖面出現許多小冰晶,眨眼間竟萬里皆冰,飛濺的雪塵,不再滾滾而來,如一把倒插的利劍,深深的嵌在雪峰之間,天地彷彿靜止了一般,沒有冰水衝動冰石的隆隆聲,這方天地萬籟俱寂。

而眼前的景象和上一個夢境最後的景象一點一點的重疊了。

在強烈的陽光下,冰湖中那形似利劍的巨大冰舌,散發著幽幽的藍光,縹緲的寒氣從湖面不斷向上蒸騰,一陣陣寒風從湖面撲面而來。

夢裡司辰很快就找到在冰湖之上絕世獨立,亭亭凈植的黑蓮。

黑蓮在冰面上旋轉了幾圈,纖細的的枝幹在寒風中微微顫動,黑蓮的花瓣也因此輕輕地抖動。

那一刻,司辰覺得那朵黑蓮像是擁有了人的智慧,因為,與其說是黑蓮被寒風吹動,倒不如說黑蓮在寒風中自在的伸了個懶腰!

「你又來了!」

空靈的聲音再次響起,而聲源所在正是黑蓮所處之處。

司辰不再像上次一般手足無措,他十分淡定的移動到黑蓮所處的冰面之上,好奇的觀察著黑蓮,「你怎麼會說話?」

黑蓮並沒有理會司辰,彷彿司辰問了這世間最愚蠢的問題。

而以司辰多年來對草藥的研究與見地,他對於這種可以言語的罕見奇草真的是聞所未聞。

他試探著伸出手,卻發現黑蓮只是在寒風中悠閑的搖曳著,似乎並不忌憚他的觸碰。於是,他便大著膽子想要去觸碰近在咫尺的黑蓮。

可是,就在司辰的手剛要觸碰黑蓮之時,冰湖上的冰面突然崩裂。

司辰驚恐地發現他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向下墜落,他錯愕的看著冰棱在接觸冰湖水那一刻立即被凍住的景象,他膽戰心驚的看著自己的左腳足尖觸碰到冰湖水那一刻,一種凍徹心扉,四肢麻木的感覺朝他席捲而來。

層層碎冰快速的包裹住司辰的小腿,而被凍住的左腳已經毫無知覺,沒有任何血液流動的感覺。同時他懸空的右腿在這片極寒之地,也逐漸失去知覺。

那一刻,司辰看著這片雪白的天地,看著搖曳著的黑蓮,除卻震驚,便只剩啞然,眉眼都沾上了寒霜。

在他神志不清的時候,彷彿聽到那個空靈的聲音在說:「我們會是敵人……」

夢在這裡就結束。

即使已然夢醒,司辰內心深處依然能感受到那刻骨銘心的冰寒,雖然他的身體並沒有任何損傷,但是倚靠在窗前的司辰,渾身都是顫慄的。

遠處明月的光輝,在海潮的涌動下,蕩漾著。月色如霜不覺飛,海灘上的白沙與月色融合在一起,便看不分明了。

海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

萌寶通緝令:天價俏逃妻 一種無力的感覺跟著海潮的節奏在司辰心中盪開。

今夜有人註定無眠。

暗幽族繪紗閣

在太陽升起的時候,已經預示著司辰與?綺約定的日子到了第三天。

一夜無眠的司辰漫無目的地閒蕩著,竟然不知不覺走到了繪紗閣。

這裡一如既往的輕紗縹緲,司辰不由自主的輕聲呢喃道:「奇怪!怎麼又走到這個地方?」

司辰懶得深究來到此處的原因,左顧右盼的踱步在樓閣之中,欣賞著這座樓閣的重檐畫棟、朱柱明窗,不得不承認,這座樓閣在輕紗的掩映下,更顯玲瓏別緻。

在此樓閣,憑欄遠眺,幽州風景,盡收眼底,別有趣味。

東側冢林黑氣蒸騰,南有滮水浩蕩北流。西邊的通海港口雖顯單調,但不失雄偉。北面不知名的群山巍然屹立,層巒疊嶂,奔騰飛動,爭奇競秀,好不壯哉!

司辰低頭看著院中輕紗浮動,色彩繽紛之間,藍靛飄香,蔚為壯觀。

突然間,一段紫色的輕紗,在清風的拂動下,飛離了院中的纜繩,向上飄搖,如飛煙涌動,似錦雲飄搖。

司辰愣愣的看著飄搖的紫色輕紗,目光追隨著那調皮的輕紗。

紫色輕紗在陽光下自在浮動,而少年溫和的笑著,深鎖的眉頭在他不經意間已經舒展。

或許忍耐不是膽怯懦弱,豁達本身就是幸福!

司辰輕呼一口濁氣,在朝陽的沐浴下,整個人顯得十分輕鬆。那紫色輕紗在空中翻滾了幾圈,在司辰眉開眼笑之時,驟然舒展,當整個院子都在它的籠罩下時,院中便開始狂風大作。

晴天朗日之下,五彩絲帛肆意飛揚,四處都是絲帛在狂風中呼呼亂響的抖動聲,院中陳設東倒西歪,須臾彩浪掀天,頃刻間黑雲覆地,白日無光。

司辰極力穩住身形,駭然失色。

轉瞬之間,狂風消逝,黑雲退散,獨留一地狼藉。

驟然舒張的紫色輕紗,又變成了一塊平平無奇的紗布,浮動在空中。

司辰恍然如夢,若不是此處狼藉之像,他絕不敢相信剛剛的一切,在他的眼前真的發生了。

空中浮動著的輕紗,悠然的翻動著。

在司辰不可思議的注視下,那輕紗突然朝他飛來。

只是少年還沒來得及出手阻擋著那邪門的紗布,紫色的輕紗就安然的卷在他的脖子上了。

司辰僵硬的站立著,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詭異的紗布。

果然,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感受就會不同。前一刻,司辰還覺得這段紫色輕紗十分柔軟絢麗。而此刻,司辰對於這段卷在他脖子上的輕紗只覺得膽戰心驚。

可能最近遇到的邪門事情太多,司辰很快就冷靜下來。

他試著伸出兩根手指小心翼翼的去扯脖子上的那塊輕紗,卻不想那輕紗驟然收縮,勒得司辰瞠目結舌。在他呼吸困難的時候,司辰很識相的鬆開手指。

當新鮮的空氣再回到司辰的肺腔,他覺得自己又活了過來。

正在司辰納悶的時候,他感受到一大批幽者朝繪紗閣這邊趕來,可能剛才的異動引起了他們的警覺,司辰自知此處不宜久留,立即翻身從欄杆處跳下。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少年周身武魂升騰,快速的從繪紗閣後門閃退。

幾個呼吸之間,司辰已經退離繪紗閣。

慌不擇路的司辰,停駐在一片山谷之中,此處青山聳立,溪水叮咚,倒是和幽州常見風光大相徑庭。

這裡的風景宜人,山脈跌宕起伏的相連,山清水秀之間,空氣清新,讓人產生了一種湖光山色畫中游的感覺。

山上廊庭曲折,若隱若現,倒有幾分「白髮無心鑷,青山去意多」歸隱之意境。

司辰站在溪邊,俯身看著溪水中自己的倒影,紫色的輕紗服帖的卷在他的脖子上,只是藍衣配紫紗,顯得實在怪異難看。

司辰皺著眉頭看著水中倒影,不敢輕舉妄動。夢過會說話的黑蓮,他想要是這段輕紗能夠和他交流,他應當不會覺得毛骨悚然!

少年輕咳一聲,若是旁人看到湖中少年的影子,一定會覺得少年輕咳的動作十分的煞有介事,矯揉造作。

「嘿!」

司辰朝著溪水中的身影招呼了一聲,不過他傻乎乎的模樣,只是嚇得水面上那種身體細長的水黽四處逃竄,並沒有得到他想象中的回應。

司辰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無聊的蹲在溪邊,扯了一根雜草叼在嘴邊,隨意地撿起腳邊的一塊圓滑的石頭,用力的扔向遠方,石頭在水面上跳躍了三次便沉入水中。 沈望趕到時,田不易已經將對手擊退,漫天的火焰「哄」的一閃,如長鯨吸水般縮回到他手中,化成了一柄通體赤紅的仙劍,赤霞萬道,映紅天際。

沈望目光向下一掃,發現了許多熟悉的身影,張小凡、陸雪琪、齊昊、宋大仁、法相、蒼松、蘇如……此時全都站在地面,昂望著天空的戰鬥。

田不易的對手是一個高瘦老者,面目猙獰,容貌干槁,幾乎是皮包骨頭,看上去活像是一個骷髏。

從大家的議論聲中得知,此人乃是吸血老妖,自稱『吸血老祖』,是魔道的一個老魔頭,成名已久,道行極高,否則也不可能和田不易對戰這麼久。

「刷!」

沈望身形一閃,出現在張小凡身邊。

蘇如似有所覺,回頭看了他一眼,微微點頭,然後又將目光向天上望去,輕吐道:「要來了!」

只見田不易神色肅然,赤焰橫在胸前,左手握住法訣,腳踏七星,在半空中連行七步,赤焰仙劍霍然刺天,口中誦訣:「九天玄剎,化為神雷。煌煌天威,以劍引之!」

神劍御雷真訣!

青雲門的鎮山奇術,四大真法劍訣之一。

沈望神色微動,側目向蒼松看去。他曾經被蒼松用這一招劈過,可謂記憶猶深。

蒼松似是感覺到了他的目光,轉過頭來,點頭一笑,又轉頭向天上望去,自始至終沒有露出任何異色。

小樣兒,裝的還挺像。

沈望心裡冷笑一聲,收回了目光。

地面上的人群里,嘩聲大作,尤其是青雲門弟子,個個神色激動,目光炙熱。

「轟!」

原本低沉的烏雲頓時翻湧起來,如同開了鍋的沸水,天地間風聲蕭蕭,黑雲深處傳來隆隆的聲音,幾乎在眾人頭頂上炸開,讓人雙耳發鳴。

剎那間,地動山搖!

一道刺眼的電光在昏沉的天空中出現,飛快地延伸而下,停留在田不易手中的仙劍之上。遠遠看去,田不易似乎變成了一尊操控雷電的神祗,神威凜凜,睥睨蓋世。

這一瞬間,整個世界都變得亮堂起來。

閃電的光芒是如此耀眼,大眾人的目光中,彷彿除了那一道熾亮的電光,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

天地間一片蕭肅。

下一刻,那道耀眼的光柱,帶著勢不可擋、一往無前的氣勢,向躲在一團血色雲團中的吸血老妖劈斬而去。

「轟隆」一聲,驚雷再響。

吸血老妖的身影剎那間被白光淹沒。

熾亮的光芒一閃而逝,眨眼間天地又恢復了黑暗,一道人影從雲層中墜落下來。

「好厲害的一劍!田不易果然是深藏不露,實力明顯比蒼松高出一個級別。當初如果使用這一招的人是他,我恐怕直接就掛了。」沈望暗暗咋舌。

在短暫的安靜之後,正道的人群中頓時爆發出一片喧嘩,驚佩之聲不絕於耳,大竹峰弟子更是個個面有得色。

田不易是一個大器晚成的代表人物,單論資質,他還比不上自己老婆蘇如。但修行並非只看資質,資質好的人在修行之初確實很佔優勢,但到了後期,更看重的是心性、毅力和悟性。

一百年前,田不易差不多和蒼松、商正梁、曾叔常、蘇如等人同一時間突破到【上清境】,如今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上清境】巔峰,而其他人還在【上清境】中、後期徘徊。

蒼松對齊昊使他眼色,齊昊立即一揮手,帶著七八個弟子一起向吸血老妖掉落處衝去,手中法寶齊出。

吸血老妖被田不易從雲端擊落,口噴鮮血,已經沒有反抗之力。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