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竟然爆血岩碎片!夏若冰微吃一驚,隨即心中一陣暗喜!在卡達拉商店消費了足足1000+碎片,沒有誰比她更清楚血岩碎片的作用是如何的逆天!

夏若冰心中有所想,動作卻不慢。妖刀天叢雲劍一改往日大開大闔的風格,在神出鬼沒的疾風步配合下,連續幾個跳斬,又劈散了3具地獄骸骨!

從交戰開始,不過短短數秒!來敵已經被放到了大半!眼見這惡形惡狀的地獄妖物只剩下了一具,夏若冰正待上前將其了斷。

恰在這時!

「嗡!」一聲法力波動的輕鳴!

夏若冰身體微微一顫,只感一股陰寒的能量作用在了身體之上!

「警告!契約者編號3845受攻擊反噬詛咒影響,對任何目標發起攻擊,都將受到該次攻擊800%的反彈傷害!」

「詛咒?」

收到提示的霎那,天叢雲劍已然出手!眼看刀刃便要落在那地獄骸骨的頸椎之上!

800%的反彈傷害意味著什麼?

這一刀下去在殺死這地獄妖物的同時也將殺死自己!

危急時刻,夏若冰纖腰一擰!隨著飽滿的胸口驚心動魄地一陣顫動,曲線姣好的上半身柔弱無骨向後一折,霎時由前撲之勢改做了後仰!於此同時,天叢雲劍化作一抹流光臨空飛出,不偏不倚正正插入了地獄骸骨的眼窩!

是誰?

夏若冰翻身站定,眼角的餘光帶著濃濃的冰寒四下一掃!只見位於身體左側廢墟的一處牆角,不知何時已然多了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

深黑色的鎧甲綴滿了尖刺,將他全身上下包裹,右手之上,一柄劍刃漆黑的長劍斜指地面,左手法力氤氳,法術施放后殘留的紅光未散。頂部飾有尖角的面甲下,眼窩的位置烈焰撩動,透射出兩道令人見之心驚的目光!

你他爹的!

夏若冰心中暗罵!不用說剛才出陰招的肯定就是這個臭不要臉的鐵罐頭!

「莉亞?這又是什麼鬼東西!」夏若冰抬手一招,取回天叢雲劍的同時出聲問道。

莉亞瞠目結舌,早已被夏若冰先前所展現出的武技給驚呆了!好厲害呀!沒想到這位長相宛如瓷娃娃般精緻可愛的夏姐姐劍術竟然如此了得!

「嗯,這,這看起來像是厄運騎士。對,是厄運騎士沒錯!爺爺的書中有他們詳細的描述!夏姐姐小心,這些看守煉獄大門的騎士不但劍術驚人,還會使用詛咒……」

厄運騎士?嗯,看來沒跑兒了!哼!攻擊反噬詛咒對於其他人可能是個麻煩,遇上姐姐我,只能算你倒霉!

說時遲,那時快!

莉亞話音還未落下,只見厄運騎士眼窩中猩紅的火光一陣暴漲!左手一揮,一團臉盆大小的光團似緩實急,帶著聲聲撕心裂肺的哀號已然離手飛出!

夏若冰雙目一凝,不敢大意。身形翩躚一轉,宛若憑空橫移般閃在了一旁!

誰知還未等她身形落地,眼前劍光突現!厄運騎士手中漆黑的長劍帶著猛惡的風壓,已然當頭劈下!與此同時,那團臉盆大小的光團突然一個轉折,宛如不死不休,自身旁激射而至!

前有利刃,後有魔法,詛咒加身!厄運騎士誠如莉亞所言,不愧是守衛地獄之門的精銳。看似舉手投足之間便將夏若冰逼入了絕地!

「夏姐姐!」莉亞眼中瞳孔一陣緊縮。惶然出聲!

就在這時,夏若冰身形突然一陣虛幻!彈指霎那,一分為四!

「鏡像分身!召喚三道鏡像協同作戰,每道鏡像擁有100%本體生命值,並可造成75%本體傷害,持續時間3分鐘!召喚鏡像分身的同時,可驅散本體所有負面狀態!」

獸人劍聖傳承絕技作用的瞬間,夏若冰身體一輕,詛咒立解!

一道鏡像分身主動迎上飛來的光團。

「啪」一聲輕響!魔法的爆裂聲里,無數蒼白的手臂自暴散的光團中伸出,眨眼便將鏡像撕扯的粉碎!

擁有和本體等量生命的鏡像竟然被一擊秒殺!

夏若冰心中暗驚的同時,更打定了速戰速決的主意!時間拖下去,誰知道這厄運騎士還會施展出什麼奇奇怪怪的技能。

一念到此,隨她心念轉動,一方碧綠的小印顫顫悠悠飛到了頭頂!

「嗡」一聲法力輕吟!以小印為中心,一圈圈碧綠的青光若水波般散向周圍!

「陷地印!」

被青光一照,厄運騎士宛如中了定身咒,高大的身軀霎時陷入了靜止!

機會!

夏若冰目光一凜!妖刀天叢雲劍血色紅光湛然!

「奧義!天霸封神斬!主動消耗300點能量值對敵人連續發動9次進攻!每一次進攻都將造成100%基礎武器傷害!」

技能發動的瞬間,夏若冰點漆般的眸子變做了猩紅一片,自發進入了嗜血狀態!

「感受風靈的氣息,祈禱大地母親的護佑,苦難和艱險無法阻擋獸人的腳步!科多獸皮蒙成的戰鼓,揚起前方的塵土,力量與榮耀,點燃遠方的道路!風雪在吼叫,戰斧在咆哮,軟弱的敵人在齊聲哀號!鮮血與雷鳴,洗去了恥辱。響徹戰士的埋骨之處……」

隨著獸人劍聖虛影在她頭頂浮現!古老蒼涼的戰歌在崔斯特瑞姆廢墟上空隱約飄揚!

夏如冰雙手握刀,身軀若大風車般急速旋轉!手中幻出重重刀影,毫無花俏地落在了厄運騎士身上!

「嗤嗤嗤……」

一連串利刃斬破鎧甲,撕裂血肉的輕響連綿不斷!

技能終結的瞬間!

「嘩啦」一聲!

厄運騎士看似完好的身軀轟然倒地,連帶手中的長劍一起變作了一團金屬和骨肉混雜的碎片!

「契約者編號3845斬殺厄運騎士(頭目)獲得血岩碎片X50,天堂聲望提升300,地獄聲望永久降低1000,白金華麗寶箱X1,是否現在打開?」

「開!姐姐倒要看看,這愛出陰招的孫子能爆出什麼?」

精巧的寶箱中空空蕩蕩,只在箱底靠近角落的位置孤零零地躺著一條項鏈。

怎麼就一樣東西?夏若冰不由一呆,手氣果然不能和自家那魂淡相比啊,早知道留著回去讓他開了。不過這條項鏈看起來倒是美美噠!

隨她心念一動,暗金色的項鏈立馬兒出現在了手中。

小巧的墜飾只有金幣大小。當中樓空的部位用金絲編製成了一隻眼睛的形狀。眼球的位置鑲嵌著一枚流光四射的寶石。看起來既華美又神秘!

「艾利屈之眼!等級:遠古神話(唯一)裝備部位:項鏈,該物品裝備后靈魂綁定,物品特效:

1.天堂賜福:所有技能等級加1,暴擊幾率增加10%,暴擊傷害提升100%;

2.彈矢之眼:所有遠程傷害降低50%,對遠程技能的躲避幾率增加30%;

3.元素之心:發起的攻擊中若帶有任一元素屬性,則該屬性傷害提升20%,沒有則附加100點閃電傷害;

4.元素庇佑:增加對所有元素的抗性15%,劇毒,詛咒,燃燒,冰凍等負面效果持續時間減半!

PS:護身符上的眼睛,隱隱散發出十多位法師的魔力……」

竟然是艾利屈之眼!

夏若冰心中小小的失落頓時一掃而空!

哼!一件頂十件!姐姐我不但開出了遠古神話級別的裝備,而且還是樣極品中的極品!回頭看那小樣還在自己面前嘚瑟!

「夏姐姐?你怎麼啦?」

嗯?夏若冰回神一看,只見莉亞正一臉關切地注視著自己,清澈的眼底隱現焦急之色。

「額,沒什麼。我們快離開這裡!」

夏姐姐真的沒什麼嗎?剛才她笑的樣子真的很詭異哎,看起來,嗯傻傻的。難道是中了厄運騎士的詛咒?莉亞一臉狐疑地注視著夏若冰的背影,腦海中不無擔心地想到。

而同一時刻,煉妖壺的天地中。

「阿嚏!」周啟莫名打了個噴嚏,抬起頭透過煉妖殿的窗欞看了看明亮的天際。自己這是又被誰給惦記上了。

殿內的一角,尼科爾斯戰戰兢兢地縮在立柱的後面,一雙淡金色的豎瞳滿是畏懼地注視著大殿中央烈焰熊熊的煉妖爐,模樣要多老實有多老實。

周啟回頭瞥了惡魔先生一眼,不由暗自一陣好笑。讓這傢伙別看他非要看,這下好,乖了吧?

回想先前的情形,周啟臉上的笑容漸漸淡去。那些黑衣法師究竟什麼來路?竟然掌握有如此厲害的魔法陣封印?

也虧得是自己將煉妖壺煉化作魂器。要不然,想要從那個縛靈陣中將尼科爾斯給救出來還要全身而退,簡直就是痴人做夢。

不過既然回到了煉妖壺天地,那索性就在裡面暫時躲一躲風頭,等那幫傢伙離開之後再出去。

而趁此機會,正好將昨夜殺死的三名守護者扔爐里煉上一煉!

眼見煉妖爐的火光漸漸變小,周啟打斷了思緒,雙目緊緊注視著爐口,臉上充滿了期待!

到要看看這暗黑世界中的地獄生物和墮落者究竟能煉出什麼? 眼見爐火熄滅,周啟目光一凝!

「開爐!」

隨他心念一動,煉妖爐厚重的爐蓋高高飛起!

兩黑,一紫,一白!四團嬰兒拳頭大小的光團奪爐而出,懸浮於頭頂滴溜溜轉個不停!

周啟抬手一招,宛如丹藥般的光團便乖乖飛了下來。

顏色幽邃漆黑的魔氣,正是尼科爾斯口中所說的深淵原質!

狀如珍珠的一粒白色光團也不陌生,正是妖物血肉精粹所化的精魄之氣!

最令周啟感到意外的是那紫色的一小團仙靈之氣。他完全無法理解以奇幻背景為設定的暗黑世界為毛會有仙靈之氣。看來回頭得再去捉幾頭地獄魔物來試試。如果真能從它們身上煉出仙靈之氣,說不定在本次任務結束前便可以讓煉妖壺恢復到無雙世界中的全盛狀態。

須知這世界別的沒有,地獄魔物卻是一抓一大把!

一念到此,周啟不再糾結。抬手一揚,其中一團深淵原質如同長了眼睛一般,精準地落到了尼科爾斯面前。紫色的仙靈之氣則化作了一抹流光徑直飛向蘊靈池。救治賽琳娜消耗了池底蘊靈石內不少生命本源。涸澤而漁終釀惡果,適時的反補方為王道!

尼科爾斯手忙腳亂地將深淵原質抓在手裡,一臉懵逼地注視著自己的這位人類主人。鋸齒橫生的大嘴咧了咧,想說什麼,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原來他手頭的深淵原質都是這麼來的!每一個深淵惡魔做夢都想得到的深淵原質在他這兒竟然能夠量產!魔主在上!這簡直就是作弊!

尼科爾斯精彩的神情落在眼底,周啟嘴角微微一笑。回頭若有深意地看了惡魔先生一眼便不再搭理它。隨即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手中的精魄之氣上面。心念微動,手腕一番掌心裡又多出了相同的五團精魄之氣。除去給了囚牛和天狐的兩團之外,都是先前煉化幾位地仙和八歧大蛇后積攢下來的。

按照壺中仙意識所記載,這精魄之氣可以大幅度提升修行者或是妖魔肉身強度。

之前自己尚心存抵觸,對服用精魄之氣有所猶豫。可按照如今的任務強度和進程來看,越往後走,難度只會越來越大!想要活著完成任務唯有迅速提升自己的實力才行!

通過完成任務獲取套裝或是刷聲望找NPC們學習職業技能是一個方法,剩下的恐怕還需要契約者們各自的奇遇!

這些精魄之氣也可算是一種奇遇,而且是自己獨享的!到底用還是不用?

周啟猶豫了片刻,將其餘五團收起。臉上的神情經過片刻掙扎后,多了一抹決然!隨即張開了嘴對著懸浮於眼前的精魄之氣輕輕一吸!

珍珠般晶瑩的氣團和煦而溫暖,宛若情人的吻,入口芳香且甘甜。滋味令人迷醉!

周啟舒適的閉上雙眼,享受這無比美妙的瞬間!然而還未等他完全沉浸在這如夢似幻的滋味當中。

突然!

一陣源自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的劇烈刺痛在呼吸間便席捲了他的全身!

周啟甚至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呼,便如將死的野獸,口中嗬嗬作響翻身栽倒在地!在全身骨骼咯咯的脆響當中,渾身的皮肉若波浪般開始起伏翻滾!樣子說不出的嚇人!

「唔?」尼科爾斯圓睜著雙眼,目瞪口呆地注視著眼前突然發生的一幕。淡金色的豎瞳中充滿駭然的同時更多的是不可思議!

自無盡深淵血海中一個渺小的浮游生物進化到如今的樣子,漫長的歲月中他已經見過了無數類似的景象!

人類主人正在進行某種蛻變!這一點無庸置疑!

而此時,相比外表驚濤駭浪般的巨變,周啟的體內完全可以用原子爆炸來形容!

所有的內臟看似都在有條不紊地工作,只不過蠕動的頻率是平常的百倍不止!隨著一滴滴暗金色的血液從心臟中被擠壓出來!並沿著血管中若熔岩般奔騰的鮮血流轉全身!短短片刻,周啟全身大部分的血液都呈現出了詭異的淡金色!

而繼心肺和肝胃出現異變之後,脾臟在此刻也出現了變化!整個組織表面,漸漸呈現出水晶般的透明!大量的酶被分泌而出,融入血液並迅速帶往身體的各處。

無數的細胞在血液的沖刷下正迅速地走向衰老並死去,脫落。而於此同時,新生的細胞也不斷在分裂中成長滋生!

新生!衰老!死亡!一遍遍的重複!

每一次循環過後,新生的細胞相比以往都變得更加的具有活力!更加的強悍!

不知過了多久,周啟方才悠悠醒來。翻身坐起的瞬間,他才發現,自己正赤條條地躺在煉妖殿內冰冷的地板上。周圍全是一灘灘散發著惡臭的黑色泥污和被撕得粉碎的衣物碎片。

「裝備!」

周啟急忙分出一縷神念往紋章里一看,只見四獸吞天鎧和戒指項鏈或許是由於空間保護的機制自動脫落了下來,被好不生生地放置在了其中。

「呼!」周啟長長吁了口氣。回想先前所遭遇的一番即便用酷刑來比喻也不足以形容其萬一的經過,眼底滿滿都是后怕和餘悸!

奇怪,自己曾經親眼見過囚牛和天狐將精魄之氣吞下,可它們看上去沒什麼呀?怎麼到了自己這兒就變成這個樣子!

「尼科爾斯?你都看到了什麼?」周啟心念一動,將身上和地面的泥污以及衣物碎片驅出了煉妖壺。一面穿著衣褲,一面沖著正傻傻發愣的惡魔先生問道。

「唔!我,什麼也沒看到!什麼也沒有?」尼科爾斯高大的身軀一陣哆嗦。口中支支吾吾地應到。

「真的?」周啟翻身站起,雙眼一眨不眨地盯著尼科爾斯,滿臉狐疑。

「唔!」尼科爾斯被周啟冷電般的目光盯著,頓時頭皮一陣發麻。

「主人,你的眼睛……唔!沒錯,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周啟聞言一陣奇怪。神識一放,腦海中頓時呈現出自己的樣貌!

只見黑白分明的眼球乍一看無恙!仔細一看,卻可以清晰地看到,位於眼球正中的位置赫然生有兩幅瞳孔!

重瞳!自己竟然生有重瞳!這是怎麼回事情,怎麼以前沒有發現?周啟這一驚非同小可!就好像自己睡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多出兩個腦袋四條胳膊一般!

「唔,你應該已經看到了。這就是你的變化,主人。」尼科爾斯目光裡帶著驚懼,小心地瞟了周啟一眼,如釋重負般口氣弱弱地說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