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情緒體驗課程結束】

【課程評分滿分】

【正在為您進行負面情緒消除……】

.

.

(是夢啊,不要代入元嘉的現實,元嘉的爺爺奶奶好著呢,希望大家都能珍惜和所愛之人一起相處的時光~) 昨夜的雨在凌晨四點鐘的時候就停了。

清晨的太陽如期升起,照亮大地。

枕上歡:總裁寵妻99式 雨後的空氣顯得特別乾淨,窗戶外是一株好大的榕樹,樹葉子被洗刷了一遍,有種清新的顏色。

樹葉尖兒上時常掛著一顆還沒掉落的水珠,水珠折射著陽光,偶爾會有幾隻調皮的小鳥在枝丫間蹦躂,水珠便從葉尖兒上掉落下來,落到水泥地上碎成一朵小花。

【負面情緒消除完畢】

元嘉長舒了一口氣,從床上坐起,走到窗邊看看雨後的世界。

以前也曾夢到過親人逝去,但都比不上這次來的真實,好在負面情緒消除之後,那種清晰可見的畫面就逐漸模糊不可尋了。

夢裡的人生跟他並不一樣,元嘉並非在小村子長大的,不過奶奶倒真是爺爺從北方用一隻發卡拐回來的姑娘。

爺爺和奶奶今年也八十了,好在身體硬朗,在家裡還弄了半畝地種番薯呢。

心裡有些思念的情緒,元嘉便給老家打了個電話。

接電話的是爺爺,嗓門大得很。

「誰啊!」

元嘉的聽筒里一震,他掏了掏耳朵,換個耳朵接電話。

「爺爺,是我,嘉。」

「誰?」

「我啊,你孫子!」

「你說誰孫子呢?」

「……我!我是孫子!」

「哦哦,嘉啊,吃飯了沒?」

「還沒呢,家裡下雨了嗎?想你們了就給你打個電話。」

「哦哦,我們吃了。」

「……」

元嘉無語,爺爺和奶奶都有些耳背,像這樣電話里溝通還是不太行的。

元嘉還有個大伯,在老家種地,爺爺和奶奶不願意出城裡住,便和大伯一家生活,每逢過年過節,元源一家也都會回去,看看老人家,給些生活費。

「快清明啦,你們記得要回來啊。卉卉的牙長好了沒?」

「快長好了,她想回去吃番薯!」

「哦哦,那就好,卉卉去上學了嗎?」

「還沒呢,一會兒我送她去,奶奶身體還好吧?」

「我沒事!哦……你奶奶啊,在餵鵝呢!」

正在元嘉跟爺爺說著話的時候,卉卉開門進來了,伊卡也布林布林地跟在她後面走進房間里。

「哥哥,起床……咦?在跟誰打電話呀?」

「爺爺,卉卉來了,你要跟她說話嗎?」

「好,把電話給她……」

元嘉便把電話給元卉了,真是的,自從有了妹妹之後,元嘉的家庭地位一降再降。

「爺爺!!」

「誒,卉卉你吃飯了嗎?」

「爺爺我想吃烤番薯!」

「好好好,等放假讓你爹帶你回來,爺爺烤給你吃……」

好不容易等元卉掰著小指頭把想吃的東西跟爺爺說完,元嘉這才拿回手機,聊了一會兒掛斷了電話。

「快去刷牙。」

「哦。」

元卉便把正在元嘉床上打窩準備睡覺的伊卡抱走,然後又看到元嘉濕濕的枕頭,驚訝道:「哥哥你睡覺也流口水!」

元嘉:「……」

將妹妹轟出了房間之後,元嘉才查看起手機的消息來。

6點52分,梔子:「元嘉,早上好!」

6點53分,梔子:「好神奇!我昨晚真的沒吃藥就睡著了,然後還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特別美,然後六點鐘才醒來,覺得特別精神。」

元嘉看到梔子的消息也是挺開心的,看來安眠靠枕的作用很大,以後梔子就不需要再用藥物來輔助睡眠了。

元嘉:「梔子,早上好。」

許南梔立刻就回了消息:「元嘉,早上好!」

梔子:「我正在吃早飯呢,吃得是油條和豆漿,媽媽知道我昨晚睡得很好,她也很開心。」

元嘉:「那你昨晚夢到什麼啦?」

看著他的消息,許南梔腦海里就冒出昨晚的夢來,於是俏臉一紅,她、她才不會告訴他呢。

梔子:「我可不可以不告訴你啊。」

元嘉:「【滑稽】」

梔子:「【哼】」

許南梔今天有好多事情要做呢,日子突然就忙碌起來了,不過她感覺超級充實。

梔子:「元嘉,我一會兒要畫畫,把昨晚的夢畫下來,然後中午我要去擴張領土,這次的目標是三米處的花壇。」

梔子:「還有還有,我剛剛起床的時候又看到燕子了,它真的在這裡做窩了,就在我房間的窗檐上,現在還只是小小的一點!」

許南梔憋了一晚上的話想要跟元嘉說,跟她昨晚日記里寫的一樣,只要元嘉樂意聽,那麼她可以一直說,可是又害怕自己老說個不停,會讓元嘉覺得她很煩。

元嘉:「我在聽,感覺像是能看到你的生活一樣,我很喜歡。」

梔子:「真的嘛。」

元嘉:「真的。」

元嘉沒有騙她,這會兒他正一邊刷著牙,一邊拿著手機跟她聊天呢。

……

元卉今天起得早,因為她要去看小金魚,如果是早起為了上學的話,卉卉就會被封印在床上起不來了。

她就捧著小碗吃炒粉,蹲在魚缸前好奇地看,像是一條好奇的小貓,時不時還把手指伸進去,點一下正在吃食的小金魚腦袋,樂得咯咯笑。

伊卡也在看小金魚,尾巴尖兒搖啊搖的。

元卉時不時把碗里的肉片捻出來給伊卡吃,伊卡就吃一口肉,然後把小爪子伸進魚缸里沾點水,再送回到嘴裡舔一舔,喝口湯。

元卉警惕道:「伊卡,你不準吃小金魚。」

老公太放肆:嬌妻要造反 伊卡:「喵……」

元嘉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便是看到這樣一幅畫面,他無語地把魚缸前的小蘿莉和小肥貓揪開,拿出撈網把浮在水面上密密麻麻的飼料撈走。

「哥哥,你把飼料撈完了,小金魚會餓死的!」

「它們不會餓死,但是會撐死。」

「那為什麼伊卡不會撐死……」

「伊卡都被你喂成豬了。」

伊卡:「喵喵喵?」

你有見過豬喵喵叫的嗎!

……

快速地吃完早餐,元嘉兄妹得出門了。

元嘉沒有忘記給梔子寄書的事,他已經約了同城快送的快遞員過來了,而且課本也都細心地用老爸的報紙包好。

「媽,我送卉卉去學校了,一會兒我約了快遞過來,你幫我把這些書拿給他就行,地址和郵費我都給他了。」

「什麼書啊。」

「以前同學放我這的,記得讓快遞員小心別弄壞了。」

「行了行了,出門記得帶傘。」

「好。」

元嘉左肩背著黑色大書包,右肩背著粉色小書包,左手拿著傘,右手牽著卉卉,出門送她上學了。

今天的陽光很好,昨夜被雨淋濕的路面將陽光折射起來,感覺世界比平時更明亮了幾分。

元卉踩著格子蹦蹦跳跳,元嘉就在她身後跟著她。

小蘿莉對紅綠燈、斑馬線等交通規矩特別遵守。

「老師說,哪怕遲到也不能闖紅燈哦!」

卉卉一本正經地說道:「所以只要等紅燈的話,遲到也沒關係啦。」

元嘉表情嚴肅,總感覺哪裡出了問題。

來到校門口,不少家長送孩子過來學校,今天是周一,便又看到李錦思在校門口跟一些送孩子來學校的家長在說話。

元嘉想了想,也上前來跟李老師打了個招呼。

李錦思似乎很確定今天能遇到他似的,穿了條漂亮的小裙子,見元嘉過來,就熱情地跟他說話。

問問他周末卉卉的學習情況啊,聊聊卉卉最近在學校的表現啊,然後還不經意地誇了下元嘉昨晚直播唱歌唱得真好。

然後元嘉也誇她今天的裙子很好看,李老師就感覺充滿了力量,誓要將元卉同學的成績提高上來。

元卉對老師和哥哥的對話不感興趣。

她一眼就看到了另外一個愚蠢的小朋友,就興奮地朝她跑過去,然後像小公牛一樣狠狠地碰了一下頭。

元嘉很懷疑卉卉和喬珊珊兩人的愚蠢,是因為這樣用力的碰頭給碰出來的。

「喬三三!」

「元廢!」

兩個缺了門牙的小朋友開心地拉著小手,親切地呼喊對方的名字,兩天不見,可真是想死她們啦。

「喬三三,我周末去動物園了哦,也是坐公交車去的!」

「好厲害!元廢你也會坐公交車了嗎?」

「當然會了!」

兩個小朋友進了學校,等元嘉回過神來的時候,元卉和喬珊珊已經跑沒影兒了。

元嘉:「???」

他不好意思地將肩上那個粉紅色的小書包交給李錦思。

「李老師麻煩你把卉卉的書包拿給她……」

李老師:「……」

元嘉:「……」

兩人相顧無言,表情無辜,真頭疼啊。

.

. 「咔……」

元嘉打開了諮詢室的門。

周末休息了兩天,又要開始新一周的工作了。

放下背包后,元嘉便拿了一塊抹布將桌面上的灰塵打掃乾淨,諮詢室身在市井,哪怕關了窗戶,兩天下來桌面上也積累了一層薄薄的灰塵。

飲水機的桶裝水也沒有了,順手叫送水師父送兩桶水過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