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君夫人說的不錯,我之前在青滬城裡偶遇了繁家,酆家的兩位公子,因著一點小事起了爭執,便與他們打賭出海狩獵,看誰的獵物多。」

「夫人也應該知曉,這近海處的海獸早就被捕獵的差不多了,留下的都是一、二品的,我便想著能深入一些,看能不能遇到些品階高一點的海獸,沒想到會這麼巧遇見了你們。」

姜雲卿聞言輕笑:「那可真是緣分。」

「我和璟墨本還打算今天便回城呢,若是錯開一會兒,咱們就遇不上了。」

朱卓聞言慶幸,可不就是緣分。

他原本是沒打算深入磐雲海的,畢竟這地方不比尋常之地。

萬一真的太過深入被靈霧所迷失了方向,沒了靈力庇護,到時候可是要喪命的。

只是因為那個繁樓實在的討厭,嘴巴惡毒,又最愛損人,且他們今日所賭的東西又不是什麼便宜的,哪怕是朱卓輸了也會肉疼,所以之前才會在言婉玉的攛掇之下,一時好強,讓人將船駛入這入海見霧的地方。

沒想到海獸倒是沒遇著,卻是因緣際會的遇到了宗門之人。

說起這個,朱卓還得感謝言婉玉的逞強好勝。

姜雲卿本就是善談之人,且心機城府哪裡是朱卓這般世家子弟能比的。

她若有心想要與人交好,言行舉止能讓人覺得如沐春風,不自覺的便放下戒心與其親近。

君璟墨雖然話不多,可和姜雲卿心有靈犀,時不時的插上一句話,便引著朱卓朝著他們想要了解的那些事情上開口。

朱卓本就有意想要與他們交好,而當發現這二人大抵是在宗門閉關了好幾年,已有許久不曾「下山」,又對如今東聖各處的新鮮事情感興趣后。

他便猶如找到了能夠討好二人的地方,毫不保留的將他所知道的那些事情全數告知。

不知不覺間,姜雲卿兩人便從朱卓嘴裡不動聲色的套出了不少他們想要知道的消息。也對如今東聖這邊宗門世家的勢力有所了解。

當年拓跋族「叛出」東聖,前往西蕪后不久,便由僅次於十二世家的吳家頂上了拓跋族的位置,如今東聖之地依舊還是九宗門十二世家。 第五百四十章煉製帝器(下)

當符文進入鎮魂碑的瞬間,那幻月銅和鐵銀角融化的液體,同樣進入鎮魂碑之中。

這一進入,那鎮魂碑釋放出的雷電之力更加的狂暴。

不過上面的靈光,卻慢慢的恢復穩定。

「煉!」

羅無生雙眼精芒一閃,就是一個暴喝。

之前進入的雷屬性液體靈礦和後面進入的幻月銅兩種靈礦液體,巧妙的與鎮魂碑給融合了起來。

除此之外,一股強大的魂力,從鎮魂碑的中央空間爆發,落在那雷靈之上。

雷靈打了一個寒顫,整個神色變得驚恐萬分,想要逃離開來,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雷靈的意識越來越薄弱。

雖然心中極度的驚恐,想要反抗,但身上的力量已經被消耗,想要辦法也沒有辦法。

一點一點,慢慢的沉淪下去。

半個時辰后,羅無生雙眼看著鎮魂碑中央空間的雷靈,臉上有一絲鬆動。

雷靈意識沉淪,那煉製成器靈就已經算是成功了一半。

這種器靈不是自主誕生的,想要將其他的生靈徹底煉製成器靈,後面途中不能有絲毫的出現在意外。

如果其實不沉淪,一旦煉製最關鍵的時候,那雷靈一個小的反抗干擾,都可能導致最後煉製的失敗。

至於那些靈礦,與鎮魂碑已經徹底的融合。

雖然還有一些排斥,但羅無生一道道符文,不斷的激射沒入,讓它徹底的穩定下來,達到契合的最高程度。

就這樣,轉眼間又過去半個時辰的時間。

時間長一點不是問題,最重要的是,所有的都達到最好的程度,這樣煉製出的帝器才會更加的好。

覺得鎮魂碑與那些靈礦徹底的融合,沒有任何的問題。而且表面有一道道灰色的雷電,在不斷的彈射。

就雙手再次一個變化,施展出不同的訣印,另外還是激射出一道道符文。

不過這符文,不是沒入鎮魂碑之中,而是在半空一個爆裂,凝練出一根根金色的靈絲。

這些靈絲在鎮魂碑下方的虛空,不斷的交織起來,形成一個正六邊形的金色靈陣。

「給我再煉!」

看到金色靈陣形成,羅無生再次暴喝而出。

聲落,那靈陣上面絲絲強大的靈光不斷的爆發而出,而且在一瞬間極速的旋轉了起來。

旋轉的同時,一根根金色靈絲從靈陣中激射而出,飛快的沒入鎮魂碑之中。

然後一個波動,紛紛沒入那意識沉淪的雷靈體內。

沒入的金色靈絲,在雷靈的腦袋之中不斷的交織,形成一個金色的靈陣。

這個金色靈陣,是一個圓形的。

形成之後,其他的金色靈陣,又在雷靈的四隻龍爪,還有身體之上形成金色靈陣。

身體之上有四個,總共加起來有九個金色靈陣。

九個金色靈陣全部形成的瞬間,一股強大的力量,從雷靈的體內爆發而出。

同時整個鎮魂碑,釋放出的灰色雷電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狂暴粗大,另外還有一股強大的威壓從中爆發。

這威壓不是別的,正是那帝器的帝威之力。

這種帝威之力,跟帝王境的帝威之力,又有些不一樣。

從這帝威之力,羅無生感覺到這帝器最終煉製而出,品質絕對不一般。

現在只是剛剛爆發,就已經超過了一般的帝器威壓,等最後徹底煉製成功的時候,其中的帝威之力可想而知。

有了這帝器,就算遇到了神火境初期巔峰的武者,也不用怕了。

等他後面將所有的心神丹修鍊了,就算是神火境初期巔峰的武者,也不是不可以滅殺。

至於此時,在羅無生所在洞口深處空間的上方虛空,一縷縷烏雲,不斷匯聚而來。

帝器不是普通什麼的靈器,每一件帝器的誕生,都會引起雷劫。

這雷劫可以捶打帝器,讓帝器變得更加的強大,但如果帝器堅持不住,還是被狂雷給轟碎。

不過這雷劫,一般都是在帝器的承受範圍之內,這跟妖獸的雷劫有些不一樣。

落下狂雷的目的,就是當純為了捶打帝器而已。

那些失敗的帝器,絕大部分都是煉製的時候,沒有徹底的穩定,從而導致無法抵擋狂雷的捶打。

但羅無生現在的這鎮魂碑,所有靈礦都徹底的融合,達到最穩定的程度,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就這樣,轉眼間過去半柱香的時間,那一縷縷匯聚而來的烏雲,此刻已經達到了數里之大。

上面一道道雷電,伴隨著轟鳴雷鳴,不斷的遊走閃爍。

至於附近的妖獸,對於這雷鳴,眼中浮現出一抹驚恐之色。

其中一些境界弱的,更是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不過這烏雲此刻還沒有停止,還在不斷的繼續擴大。

等再次過了半柱香后,這烏雲擴大的了十里。

這一刻,烏雲不再繼續擴大,但上面的威壓,不斷的提升。

「咦,這種山脈地方,居然出現這麼的一大團烏雲,難道是有妖獸在這裡化形?」而在這時,一道山脈掠閃的流光,看到山脈深處有一團巨大的烏雲,響徹陣陣雷鳴,傳出一聲驚咦疑惑之聲。

其中流光散斂,現出一個劍袍老者。

「不管是不是,先去看一下,如果是化形妖獸,可以抓回去看山洞。」

然後嘴巴喃喃了一聲,再次化為一道流光,向著烏雲的方向飛快的掠閃而去。

我有一顆時空珠 另外羅無生在這時,模糊的雙手,再次一個變化。

一道道符文,再次沒入那鎮魂碑之中。

這一沒入,那鎮魂碑上的帝威之力,突然一個狂暴,如潮水一般,不斷的釋放而出。

至於那鎮魂碑中央空間的雷靈,此時被一道道灰色的狂雷同化,從原來的藍色,變成了灰色。

這一同化,就是一炷香的時間。

待同化的一瞬間,那雷靈身上的氣息,突然一個暴漲,已經超過了五階,達到了六階,也就是神火境的程度這不是雷靈突破,而是由於跟帝器同化,成為器靈,而實力暴漲。

原本意識沉淪緊閉的巨瞳,在這一刻,重新睜了開來。

看著前方,有種傲世天下的感覺。

其中的厲色,比之前更加的猙獰。

總裁哥哥別惹我 吼!

然後一聲怒吼咆哮,宣告自己成為帝器的器靈。

同時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從鎮魂碑之上爆發而出。 宗門分上三宗,中三宗,下三宗。

其中以銘鼎山的流明宗,乾鄔境玄月宗,繁花洞天的碧羽宗為頂尖宗門,其次便是中三宗里的無定宗,梵天宗,丹鼎宗,下三宗的千鶴宗,玉女宗,飛雲宗則是最次。

而十二世家則分別是秦,玉,金,繁,酆,謝,趙,戚,朱、言,王,吳等家。

其中秦家,玉家,金家最盛,能勉強與下三宗宗門相比。

如朱家、言家這般的世家,看似煊赫顯貴,實則對於宗門之人卻是望之難以企及,族中子弟對於入宗門的事情更是趨之若鶩,所以朱卓在見到就有可能出身宗門的君璟墨二人時,才會這般熱切。

秦家、玉家和金家皆是在東聖王城之中,而其他世家則是各自佔據一地。

朱家和言家所在的青滬相距不遠,且兩家原本實力不分上下,所以才有了朱卓和言婉玉的這樁婚事。

只是這幾年言家卻是每況愈下,族內強者不知道因何緣由突然少了將近一半,而族中老祖早年受傷閉關之後,言家這些年就更少走出青滬,只死死守著這一地,便漸漸有要掉出十二世家的跡象。

而朱家卻恰好和言家相反,朱家長子朱亦修鍊天賦出眾,早早便被中三宗之一的無定宗長老收為底子,如今不過二十八歲,便已入了接近先天後境。

極品男生到俺村 據無定宗之人所言,朱亦極有可能在三十五歲之前突破先天後境,成為年輕一輩翹楚,所以他在無定宗極受看重,連帶著朱家之人也跟著水漲船高,和言家越發拉開了差距。

朱卓和言婉玉定親時,本也只是利益相交罷了。

如今朱家眼看著能更進一步,而言家卻逐漸敗落,甚至連原本最次的吳家也有所不如,朱卓自然對這樁婚事有所不滿,這也是他之前對言婉玉的態度會那般隨意的原因。

……

姜雲卿和君璟墨問話的技巧極好,而且也不曾刻意問一些隱秘之事,兩人和朱卓閑聊,哪怕問及一些消息時,也大多只是言語誘哄朱卓自己開口。

而朱卓看似說了許多,可實際上也不過像是尋常朋友之間的閑談之語,就連朱卓自己也沒有察覺到姜雲卿他們在套他的話。

三人閑聊了許久,朱卓便已經一口一個「君兄」,「嫂夫人」,而君璟墨和姜雲卿也對他直呼其名。

大概過了一個時辰,姜雲卿朝著君璟墨看了一眼。

乖妻要奪權 君璟墨開口:「朱卓,我隨行之人來了。」

朱卓一怔:「來了?」

他還沒來得及問什麼,外間便有人突然來報:

「五公子,前面有一艘船靠近了咱們,可要上前查看?」

朱卓聞言瞬間便反應過來,那靠近的船隻怕是十有八九就是君璟墨他們的船,只是他卻驚訝不已,這裡已經靠近磐雲海深處,四周靈霧籠罩。

雖然不像是在磐雲海深處那般伸手不見五指,可靈力和感知卻多少會被壓制。

君璟墨方才一直在跟他閑聊,卻依舊能察覺到船隻靠近,是因為他有特殊的辦法感應船隻,還是他的神念如此強大,就連在這靈霧之中也能使用自如? 朱卓莫名的覺得應該是後者,他有些試探著問道:「君兄,可要我讓人將貴屬請過來?」

君璟墨知道朱卓這怕是最後的試探,聞言無所謂的看向姜雲卿。

姜雲卿說道:「讓越叔和張集過來吧,跟他們說上一聲。」

「咱們那船在海上停了太久,裡頭又有一堆的海獸,那味道太難聞了,反正朱公子也是要回岸上的,到時候捎上我們一程。」

「若覺得過意不去,給他幾頭海獸便是,總不至於被咱們連累的輸了賭約。」

朱卓聞言連忙道:「嫂夫人不必這般客氣,我原也是打算回去的。」

「這深海之中危險太多,而且高階海獸也不是那麼容易遇到的,既然你們要回去,也不過是同路罷了,哪能收你們報酬?」

姜雲卿笑了笑沒接話。

倒是君璟墨說道:「先將人叫過來吧。」

朱卓連忙吩咐了那人下去,讓他們引著那艘船靠近,等到了近前後,便有人引著張集和言越過來。

二人從那邊船上過來時一直沉默不語,只是默默觀察著周圍的人,心中帶著些警惕,等隨著那些人入了船艙,見到君璟墨和姜雲卿后,二人心中才默默鬆了口氣。

之前姜雲卿和君璟墨離開時,他和柳驍等人還在海中狩獵,而姜雲卿則是將涅火金蓮留在了他們身邊,好能在他們遇到危險的時候隨時保護他們。

後來那金蓮突然閃爍不止,還示意他們回到船上。

張集他們早和姜雲卿二人商量過遇到危險如何示警,見狀就猜到姜雲卿他們怕是遇到了麻煩,幾人倉促抓了海獸回到船上后,便照著金蓮指引一路前行,沒曾想走了沒多遠就出了那濃郁不見五指的靈霧。

張集他們一直被壓抑的靈力瞬間狂涌,竟是在那頃刻之間紛紛突破,就連言越也恢復到了先天中境,等他們隨著金蓮指引尋到了朱家的船隻,見到這船上的人時,就知道了姜雲卿他們應該是遇到了東聖之人。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