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林飛連忙一個急退,接著雙手做一個格擋的手勢,訕笑道:「好了好了,楊少尉,我錯了,還不行嗎? 圈圈.直線 我嘴賤,不應該這麼說的,向你道歉,你別生氣了好嗎?」

「哼,看在你幫我祛疤的份上,這次暫且饒了你,下次再敢出言輕薄我,我非廢了你不可!」楊雪媚兇巴巴地瞪了林飛一眼,警告道。

但,其實她現在心裡對林飛的厭惡,早已沒有像一開始那麼地強烈了,反而對林飛還有了一絲的好感。

當然,楊雪媚是絕對不會承認的,因為連她自己都還沒有察覺到這一點呢!

「是是是,還是楊少尉心胸廣闊,大人有大量!」

林飛連忙點頭奉承了幾句,只是在說到「心胸」的時候,他的眼睛很自覺地朝楊雪媚前面的宏偉處看去,心神當即再次為之一盪。

楊雪媚聽著林飛的話,心情確實好了不少,正要問他雪肌美白膏的事情時,卻發現林飛的眼睛正看向自己前面的宏偉上,芳心立刻一顫,俏臉也瞬間紅了個通透。

讓楊雪媚本人也覺得驚奇的是,她這次明知林飛看自己,居然也沒有生氣,甚至還覺得有種異樣的感覺直涌心頭,讓她覺得嬌羞不已。

奇怪,自己到底怎麼了?

這種感覺可是從來沒有過的!

難道……不可能!

別愛我小心萬劫不復 絕對不可能!

想到了某種可能,楊雪媚如臨大敵般當場強行阻止自己繼續想下去,而是假裝剛才什麼都沒發現,正色問道:「我從來不會白拿別人的東西,這樣吧,到時候你還是按照市場價給我吧!如果你不收錢,我就不要了。」

林飛一陣無語,這年頭居然還有人這麼傻,白送都不要,行吧,不要拉倒,大不了自己算他便宜點,意思一下就行:「那行吧,其他人我收一瓶一百萬美元,你的話,友情價,十塊錢華夏幣吧!」

楊雪媚:「……」

一瓶一百萬美元的市場價,給我就只收十塊錢華夏幣?

這是賣嗎?

擺明了就是送,好嗎?

不過話說回來,這什麼雪肌美白膏,真的要一百萬美元嗎?

不得不說,楊雪媚被這個價格嚇到了,如果真要那麼多錢一瓶,那麼豈不是說隨便塗一點都等於花掉幾萬美元了?

太奢侈了吧!

(本章完) 晚上七點半。

位於江雲市西南方向的島國駐江雲市商業會館。

大廳內燈火通明,主座上這一次只坐了一個身穿島國和服的中年禿頭猥瑣男子,他便是會館的會長安北南也。

在他左側,站著一位西裝革履的清瘦年輕男子,正是小野藤四郎,他陰沉著臉,目光死死地盯著大廳入口,似乎在等待著誰。

而站在安北南也右側的,則是一位穿著傳統和服的島國絕色美女,沖田雪麗!即便是被保守的和服緊緊包裹住,但依舊沒能將其魔鬼般的玲瓏凹凸身材給掩蓋得住,僅僅是遠觀,也很難不被她傲人的身材和驚艷的容顏所吸引。

這不,站在她身後的不少島國男子,都不時地悄悄將目光投向沖田雪麗,越看就越覺得口乾舌燥,腦子裡滿是平時看*****時的那些不堪入目的畫面,甚至不少人都很想立刻衝過去把沖田雪麗給按倒就地正法。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事!

先不說安北南也這個做會長的不允許,沖田雪麗作為島國第一大門派忍者幻術派的首席殺手,又豈會任由自己的這些同胞侵犯自己?

恐怕,那些想要侵犯她的人,都還沒來得及靠近,就已經成了她的手下亡魂了。

因此,這些人充其量也只敢看看,哪敢有半點侵犯的念頭啊!

沖田雪麗自然也清楚自己同胞心中那些齷齪的念頭,但她絲毫不以為意,反而引以為榮,畢竟作為女人,能夠有本事讓男人著迷,的確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不過,此時此刻,她對自己後面這些有色心沒色膽的男同胞一點興趣都沒有,她的目光和安北南也以及小野藤四郎一樣,都聚焦在大廳的入口處。

現場除了他們外,還有兩位身穿和服的島國男人,此時正大馬金刀地坐在大廳入口的左右兩側,恍若兩尊門神般,凶神惡煞地看著入口處。

「叮鈴鈴~」

「叮鈴鈴~」

就在現場氣氛即將壓抑到了極點時,兩記門鈴聲忽然響起,門口哪倆個島國男人同時身形一動,但不是向前,而是齊齊往後看了一眼安北南也,似乎在等待著他的一聲令下。

安北南也的領導欲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意氣風發地大手一揮,「喲西,去開門!接客!」

「哈依~」

門口兩人立刻一個九十度鞠躬,接著互相對視了一眼,同時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后,嗖的一下瞬間到了門前,伸手就要去把門給打開。

「慢著,讓開,我來!」

一聲嬌喝,霸道至極,即便是門口兩人,也只是猶豫片刻,心不甘情不願地讓開,話音一落,沖田雪麗已然來到門口。

她要親自將林飛等人迎接進來,讓他見識一下大島國武道的風範!

本個小時前,安北南也會長通知她,華夏軍方代表劉風親自打電話過來,告訴他一個小時后將親自登門拜訪,至於具體原因,劉風只說了一句:「你懂得!」

島國的情報系統也不是吃乾飯的人,雖然不能全部知曉華夏軍方這次的機密行動具體內容,但是也猜測得出對方將會有所行動,畢竟這次他們的動靜的確有點過了,甚至島國防衛大臣也曾經親自打電話過來命令他馬上撤走一切相關人員,回國。

可是,卻被安南北也婉拒了,理由是不完成任務誓不罷休,而且即便到了現在,他也有八九成的把握,能夠進行最後一搏。

防衛大臣竟然被他說服了,並且承諾會為這次行動計劃提供一切必要的協助,至於安南北也提出讓島國國內兩位高手儘早潛入華夏一事,他已經下令島國駐華夏總領事館全力協辦。

正是有了國家做後盾,安南北也的信心才會瞬間極度膨脹,相信以他們現在的實力和高手助陣,一定會將林飛給殺死在現場。

至於林飛死後會不會引起兩國糾紛,這就不是安南北也的工作了,反正有防衛大臣撐腰,別說殺死一個林飛,就算殺死一百個林飛,那也不是什麼難事。

「吱呀~」

大門緩慢打開,出現在沖田雪麗眼前的,一共四人,三男一女!

當然,這三男一女分別是林飛、劉風、陳雨峰和楊雪媚!

其實,按照原來的行動計劃,絕對不是這樣堂而皇之地登門要人,而是選擇了暗中進行,但直到最後一刻林飛才突然提出,之前那個計劃一點可行性都沒有,緊接著更是成功地說服了劉風,採用了他的計劃——直接登門要人!

若是對方不答應,就直接打到他們答應為之。

這個計劃剛提出的時候,竟然沒人反對,因為在場的所有人,都深知林飛的實力是多麼恐怖,尤其是親自領教過的陳雨峰,更是對自己這個妹夫信心滿滿。

軍人嘛,從來都喜歡簡單粗暴!

之前那個計劃,說實話,劉風幾個一開始也不喜歡,覺得太過於花俏和不切實際,反正都是在華夏的土地上,直接上門要人不就結了嘛,何必還要拐彎抹角、偷偷摸摸的呢?搞得理虧的是自己似的。

「喲,這不是雪麗妹紙嗎?上次實在斯米馬賽了,要不是我趕時間,肯定不會把你一個人留在馬路上的,怎麼樣?沒受傷吧?都怪我啊,不懂得憐香惜玉,把你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花姑娘留下,萬一碰到一些島國變態,那可怎麼辦啊?」

一見到沖田雪麗,林飛就假裝很驚訝的樣子,接著就一臉自責的樣子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而沖田雪麗身旁那兩個島國高手以及身後的包括安南北也和小野藤四郎等在內的男人,在聽到「島國變態」四個字時,都不約而同地為之色變。

林飛這不是擺明了指桑罵槐嘛,全世界都知道島國男人以「變態」聞名於世,更是由於*****的廣泛傳播,使得全世界的女性同胞見到島國男人時,都相當自覺地提高警惕,防止他們暗中做出什麼變態下流的舉動來。

這也是現在整個島國男人所面臨的最為頭痛的事情,畢竟並不是每個人都那樣,可這又能怪得了誰呢?

自己國家造的孽,就得他們這些人來承擔!

「林飛,你……別太過分了!」

沖田雪麗咬牙切齒地瞪著林飛,怒喝道。

(本章完) 「嘖嘖~」

林飛聞言,不怒反笑,接著還一臉委屈地說道:「雪麗妹紙,你這麼說我,我可傷心了啊!我自問已經很懂得分寸了,你要清楚哦,你上次可是來刺殺我的,要不是我突然大發慈悲,你以為你還能活到現在嗎?」

說到最後,林飛的笑容已經從委屈變成了自信,並且在自信之中還帶著無比的囂張!

之所以說囂張,倒沒有任何貶義的意思,畢竟實在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個形容詞來形容林飛此刻的笑容,甚至連目中無人,目空一切等等,都不適用。

當然,這些說法,也只存在沖田雪麗這些島國人口中而已,在林飛身後的劉風幾個,倒是覺得林飛很長華國人的志氣,滅島國人的威風。

想當年,島國人在華夏大地犯下的罪孽罄竹難書,血海深仇值得每個華夏兒女永世銘記,只要有華夏一日,誓以掃蕩島國報仇雪恨為終極目標!

只是,目前這些都還只能寄存於心裡,畢竟華夏還不夠強大,正所謂君子報仇,百年未晚,終有一日,倭寇必將永久臣服於我華夏的天威之下。

不服就打到他們服為止!

林飛和所有華夏人一樣,對待島國倭寇,就必須不能以常人待之,因為他們連做人的資格都不配!

「跟她廢那麼多話幹什麼?」

楊雪媚實在看不下去,她火爆的性格再次呈現,直接上前一步,越過林飛,走到沖田雪麗跟前,與之怒目對峙。

二女對峙,使得原本還算寬鬆的氣氛,頓時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站在沖田雪麗身旁的兩個島國高手,同時怒視著楊雪媚和林飛幾個,陳雨峰也毫不示弱,立刻還以針鋒相對的眼神。

「呵呵~」

就在劉風想要暗自勸住林飛注意分寸時,剛才一直不動聲色的安南北也,忽然臉色一變,咧嘴一笑,滿臉和藹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然後緩步走向林飛他們,嘴上說道:「諸位貴客,你們親自登門造訪寒舍,我的人失了禮數,實在抱歉啊!雪麗,還不快快向貴客道歉?」

此言一出,林飛等人皆錯愕,一時間竟然搞不懂安南北也的真實用意。

當然,這也只是一時而已,下一刻,林飛就已經看穿了安南北也的伎倆,無非就是想暫時穩住局勢,待會對他們來一個關門放狗,一網成擒嘛!

其實,林飛還真猜對了。

安南北也之所以這樣做,無非就是想先對林飛等人來個下馬威,只是不曾想卻被對方先下一城,他自然不能真的讓氣氛在這個時候鬧僵,畢竟才是開始,好戲還沒上演呢,於是就只有親自出場,先惺惺作態度穩住林飛等人。

「對不起!」

沖田雪麗咬牙切齒地道了歉,但那仇恨的眼神,卻依舊毫不掩飾地瞪向林飛等人。

「呵呵,不打緊不打緊,哎呀,雪麗妹紙啊,這位聰明絕頂的老頭是誰,你就不打算向我們介紹一下嗎?」林飛笑著擺手,接著指向安南北也問沖田雪麗道。

聰明絕頂的老頭?

楊雪媚幾個聞言先是一愣,接著齊齊看向安南北也的禿頂,這才明白過來,其中楊雪媚當即就忍不住先笑了。

她一笑,包括安南北也在內的人,臉色立刻就變了。

安南北也雖然長得猥瑣至極,但他無疑是現場所有島國人公認的頭目,自家頭目被華夏人當場嗤笑羞辱,讓他們怎麼能忍?

因此,現場氣氛再次劍拔弩張!

雙方人員,互相怒視,相信只要誰先動手,勢必演變成一場混戰。

這……當然是安南北也暫時不想見到的局面,所以他雖然也比較惱怒林飛這麼羞辱自己,但卻不得不強迫自己忍住,反而故作自嘲地搶著回應:「林先生,鄙人島國駐江雲市商業協會會長安南北也,很高興初次見面,希望我們能為島華兩國的傳統友誼做出應有的貢獻。」

貢獻你妹!

仙武之無限小兵 虛偽到了如此令人作嘔的地步,實在讓人有種想要當場扇他耳光的衝動。

「好啊好啊,原來是安南會長,幸會幸會,既然我們不來都來了,難道就不請我們進去坐坐,一直矗在門口,是不是不太適合啊?」林飛笑道,相當熱情地一個箭步衝過去,緊緊握住安南北也的手。

安南北也猝不及防,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接著感到被握的手就像被鐵鉗鉗住一般,痛得他都快想哭了。

八嘎,握手就握手啊,你這麼大力幹嘛?

好幾次,安南北也都想掙扎開來,可偏偏林飛的手就跟粘了502強力膠水一樣,怎麼松都松不開,這讓他很憤怒也很無奈,反正就是有苦說不出來。

「咦?安南會長,你的臉色怎麼變了?是不是那裡不舒服,差點忘了告訴你,我是醫生,可以幫你看看的……」林飛故作驚訝地問道,手上的力道反而比剛才又增加了幾分,直疼得安南北也都快要暈過去了。

「咳咳,小林,差不多就行了,我們還有正事要辦。」

劉風生怕林飛過了,連忙湊過去小聲提醒道。

「放心吧,首長,我有分寸的。」林飛的回答讓劉風很無奈,你這臭小子都快把人家的手給握碎了,還叫有分寸?

「八嘎,快點放開安南桑的手,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沖田雪麗很快就發現林飛對安南北也下「黑手」的一幕,當即暴怒喝令林飛,她的話音一落,其身邊的兩個島國高手已經做好進攻的準備,只要下一刻林飛再不鬆手,他們兩個就會立刻衝上前去,一舉消滅林飛!

「雪麗,別衝動……」安南北也想要出言勸阻沖田雪麗,可手上的疼痛讓他無法將話說完。

「哎呀,雪麗妹紙,你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明白呢?我……哎呀,實在不好意思啊,我竟然握住安南會長的手這麼久啊,可能是因為見到你們太高興了,所以情緒有點激動,力氣大了些,怎麼樣,沒事吧?」

林飛先生一臉懵逼樣,接著假裝發現自己的「過錯」,立刻鬆手道歉,還作勢要幫忙對方的手有沒有事。

八嘎尼瑪的,你的手被我這樣大力握住試試?

手都快斷了,能沒事嗎?

(本章完) 「喲西喲西,沒事沒事!」

安南北也強忍著劇痛,擠出一絲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連連擺手說沒事,模樣顯得格外滑稽可笑。

「沒事就好,我還以為你的手斷了呢!」

林飛鬆了口氣,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說道:「不過安南會長啊,在剛才握手的時候,我可順便給你看了一下,你的身體讓人堪憂啊!」

「簡單點來說,就是你有病啊!」

此話一出,安南北也臉色立刻再次一變。

而楊雪媚、陳雨峰和劉風三人,也是一陣面面相覷。

林飛你有沒有搞錯,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居然還有心思給對方看病?

你分分場合好嗎?我們是來踢館要人的,不是來出診看病的!

「納尼?」

你才有病,你們全家都有病!

安南北也一陣錯愕,心想你小子騙誰呢?握個手就能看得出來我身體不好?別以為誤打誤撞醫好那兩個老不死的就真把自己當成神醫了,你還不配!

「不信?」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