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好的顧總!合作方那邊我會致歉,時間約在明天,文件我會交給小安總,只不過就是有一份非常緊急的文件就是集團代言的事,明天就開機了,但需要你簽字確認,否則代言人無法開工。」

顧擎淵不耐煩的在合同上,唰唰簽了字,直接甩於非手中,「帶走這些煩人的東西滾蛋,影響了我老婆享有我的時間。」

於非也很識趣的抱起文件離開了。

果然,顧擎淵說陪自己晒晒太陽還真在院子里曬了太陽。

「還真是曬太陽,真沒意思。」向清薇盤腿坐在藤椅上小聲抱怨道。

這一句抱怨被顧擎淵聽到了,沉思了一會兒,說:「我們出門約會吧!」 兩人換了身輕便的衣服,準備外出。

顧擎淵這次選了一輛紅色跑車,不同平時的黑色轎車。一上車向清薇就這看看那摸一摸,看著logo腦袋大大的問號,這標誌她沒見過,只認識賓士寶馬的標誌。

不恥下問的她,打開手機,搜索欄輸入「上部EB,周圍一圈小圓點象徵滾珠軸承,底色為紅色是什麼車?」下一秒彈出了答案。

「布加迪威龍,4……4000萬以上。」向清薇腦子嗡的一下,嘴裡直接蹦出來答案。

我的媽呀!有錢人買車真的是只管喜歡不管價格,有錢人的快樂不是我等平民體會得到的,這簡直坐的是人民幣啊。

「不是哦!這輛特別定製版,還要往上哦!有駕照了嗎?送你!」顧擎淵很平靜而認真地說。

「不……不用!不會開。」

向清薇對於豪車她實在消瘦不起,即使她十八歲就拿了駕照,但是名副其實的馬路殺手,拿到駕照第二天,就把姚瑤的愛車給颳了,為此還內疚了大半個月。

顧擎淵替向清薇系好安全帶,邊解釋道:「這輛車的副駕駛終於等來它的主人,我買它時候就想我的副駕駛一定要留給特別的人,現在很明顯那個人就是你!」

向清薇心一下子被什麼擊中一樣,感覺自己又被撩了一把,連出門坐個車位置都那麼講究的,還這麼有情調的說辭。

「坐好了,先帶你去個地方,然後去吃飯!」顧擎淵細心的為向清薇系好安全帶。

顧擎淵這個側顏給九十九分,一百分怕太驕傲了,暫扣那一分。

「這麼盯著我看,眼睛都不眨一下,是被我迷倒了嗎?」顧擎淵手指在她額頭上點了一下。

向清薇回過深神來,「呵呵,真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然而並沒有呢!你就可勁臭美吧你!」

這男人要不要這麼自戀,誰看他看入迷了。

車開了一段路之後,在一家彩票站停下。

「在這等我一下!」顧擎淵打開車門跑進了彩票站。

一會兒提著個塑料袋出來,遞給向清薇,「今天看你看那個彩票中獎的新聞那麼感興趣,現在讓你一次性刮獎刮到過癮!」

刮刮樂一次性買了二十張,向清薇看著這一打的刮刮樂,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這一打打的我得刮到什麼時候啊?」既興奮又激動。

「慢慢刮,什麼時候刮完時候去吃飯!」顧擎淵拿出老闆給的硬幣。

向清薇拿著硬幣放在手心,閉上起眼睛,雙手合十的祈禱,「爸爸媽媽保佑保佑,都在天上看著吧,那保佑女兒今天能中個大獎。」

「那我就不客氣了!你也一起!」向清薇拿起硬幣刮表面的塗層。

「啊?沒中。」

「又沒中,就差一個數字。」

連續颳了十張之後。

「啊,都十張了,連個十塊都沒中。」 醉挽長歌 向清薇有點小失落。

「這不還有十張呢嘛!」

就在第十一張刮開時,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激動地快要跳起來一把抱住顧擎淵,「哇,我中了,中了八百塊,你看!」

「哇,好幸運啊!」顧擎淵笑著說,「說不定還有大獎呢!」

「肯定有!」

直到最後一張刮完,向清薇不敢睜看眼看,「顧擎淵,快幫我看看有沒有中。」

「某人手氣真好,中了兩千塊呢。中獎的彩票在向清薇面前晃了晃。

向清薇高興的抱住向清薇,笑得合不攏嘴,直接親了顧擎淵一口,「沒想到以前幻想在彩票站中大獎,今天就實現了。」

顧擎淵心裡美滋滋的,花點小錢讓老婆開心,還收穫個一個吻。

「我去兌獎!」

彩票站內,彩票站笑眯眯老闆雙手奉上兩千八現金,在買彩票時,跟彩票站老闆溝通過,三萬塊換兩張能大概率中獎的刮刮樂。

回到車上,向清薇錢迷本質暴露無遺,紅紅的鈔票實在讓人愛不釋手,「這個歸我啦,飯還是你請。」

「好!你個小財迷!」

開車過了兩條馬路,來到一家比較高檔的西餐廳,看著氣派的招牌,向清薇向後退了一步,「這會不會很貴啊?」

「多貴都吃得起,走!」握著向清薇的小手,大步走進了餐廳。

「對不起!本餐廳要求正裝用餐,兩位還是別處就餐。」一位服務員在門口攔下兩人。

向清薇看了看顧擎淵又看了看自己,確實穿得有點隨意了,堂堂大總裁穿著球鞋來西餐廳用餐,也不怪人家攔著不讓進。

「我叫顧擎淵,給你們經理打電話。」顧擎淵冷冷的說了一句裝逼的話。

服務員果然打了電話之後,態度180°轉變,鞠躬哈腰的迎接兩人,「顧總這邊請,您專屬位置已經預留出來了。」

上一秒還嫌棄兩人穿著隨意不是正裝,這會哈著腰迎進去,果然有錢是鬼推磨,有錢更能使磨推鬼。

位置靠窗觀賞夜景的絕佳位置,剛坐下,就有兩位服務員送來菜單,默默站在一旁,隨時準備提供服務。

向清薇翻開菜單,第一眼看到不是菜品名字,而是價格,最便宜的果汁還是三位數起,不由地感嘆,「吃的不是牛排是厚厚的錢啊!」

重複翻了幾次菜單,久不久沒有開口點菜,嘴裡碎碎念,「媽呀,好貴!下不去手點。」

噗嗤!

顧擎淵被向清薇這可愛的樣子逗笑了。

她這是在心疼錢!

「別在意價格的事,多貴也吃得起!」顧擎淵看得出來她眼裡的惋惜。

向清薇合上菜單,那數字真的很嚇人,不看還好一點。

「你點什麼我就吃什麼嗎!」

「那我只點檸檬水,你就只喝檸檬水嗎?」

「嗯!」堅定點了點頭。

「那我可真點了!」

「幫我上兩份菲力牛排,一份全熟一份七分,兩份魚子醬,大澳龍,鵝肝來一個,意麵來一份,還有黑松露濃湯,沙拉,兩杯鮮果汁,還有那個特別甜點最後上。」顧擎淵熟練地點著菜,看來是這裡的常客。

向清薇看著窗外的風景看得人神,完全不知道餐廳的客人都清場離開。

顧擎淵揚起笑容,「今天開心嗎?」

「什麼?」向清薇回過深來,沒聽清顧擎淵問什麼。

「我問你今天約會開心不開心?」顧擎淵又問了一遍。

「還算開心吧,就是吃得這頓飯有罪惡感!」

「你看看你老公的身價再看看你的身份再說這句話。」顧擎淵遞過一杯檸檬水到面前,「諾!檸檬水。」

還真有檸檬水。

這時,向清薇意識到餐廳沒人了,就剩他們兩個,餐廳有些暗,桌上點起了蠟燭。

「哎,怎麼沒人了,剛剛還……」

「我清場了!」

向清薇內心深處,萬惡的有錢人。

不一會兒服務員陸陸續續的上滿了一桌子的菜。

向清薇只聽說過西餐左手拿刀右手拿叉,切牛排的動作有些笨拙,額頭上都冒汗了。

顧擎淵停下切牛排的動作,看著她,「不習慣就用筷子吧!」

隨後服務員拿來了筷子,還拿來了鋼琴曲譜,「本店特邀世界知名鋼琴家,威廉瑞蘭娜小姐演奏,兩位看一下要點什麼曲子。」

「威廉瑞蘭娜?那個拿過無數國際大家的音樂家,天哪!」向清薇一聽瞪大了眼睛,激動地忘了手上快送到嘴邊的動作。

「是的,女士!」

「我喜歡她那曲《Rive

FlowsI

You》。」

音樂響起了那熟悉的旋律,向清薇聽得很是陶醉,看得出來她真的喜歡這首曲子。

哪裡有什麼本店特邀,是顧擎淵特邀,八十萬的出場費不是蓋的。

一曲結束后,向清薇情不自禁的鼓起掌……

顧擎淵邪魅一笑,舉起了杯子。服務員接受到暗號,將最後一道甜品推了上來,是一道愛心形狀的蛋糕。

「來嘗嘗看!這個甜品師的技藝看看能不能得到你的好評。」

蛋糕里不會藏戒指項鏈之類的吧!這方式好老土啊!向清薇把要說的話硬生生憋回去。因為她這麼說就會破壞了顧擎淵驚心準備的氣氛。

昂嘛!

向清薇吃了半個蛋糕,什麼都沒有啊,這和預想的結果不一樣啊,電視劇里不都是藏在蛋糕或者菜品哪裡嗎?

顧擎淵在一邊憋笑,看透了這一切。

「蛋糕這麼好吃嗎?要不要打包一個給你當夜宵。」

「不,不用了。」向清薇揉了揉吃撐的肚子,向沙發後背靠著。

「嘭……嘭……」

窗外綻放一朵有一朵五彩繽紛的煙花。

好浪漫啊!燭光陪櫻花,電視劇里的場景,今日也體驗了一把。

顧擎淵不知道從哪拿的一大束紅艷艷的玫瑰,「999代表長長久久,希望我們也長長久久。」

「額……嗯,長久!」向清薇接過花,聞了聞,原來玫瑰香是這樣的。

這怎麼像求婚的台詞,單膝下跪呢,戒指呢,戒指呢,戒指呢?大叔,你這年紀不懂有這流程嗎?

向清薇內心在咆哮著!

「哈哈……」顧擎淵響起爽朗的笑聲。

向清薇一臉疑惑。

顧擎淵湊近向清薇耳邊,「想到個好玩的事,敢不敢!」

「什麼事?」

「霸王餐!等會我數1.2.3的時候我們就衝出去!」

「不好吧!堂堂大總裁吃霸王餐也不怕影響名譽。」

「沒事,聽我指令」

兩人觀察著服務員的動向,緊張的準備起跑姿勢。

「1.2.3.跑!」顧擎淵拉起向清薇往外跑。

兩人只顧往前沖都沒注意到,根本沒人追他們。在來餐廳之前,顧擎淵就已經打過招呼,西餐廳的老闆是他生意上朋友。

氣喘吁吁地跑到廣場的噴泉,確定沒有人追之後,找地方坐下,喘口氣。

顧擎淵看著向清薇跑得紅彤彤的小臉,「有趣吧?」

「沒,沒有,啊哈,啊哈……?」向清薇喘粗氣實在回答不了這個問題。

「覺得無趣的話,我們回家做點更有趣的事。」顧擎淵眉眼一挑。

這男人又亂七八糟說什麼,假裝沒聽見不知道,不理他,不理他。

向清薇默不作聲,沒有理會他。

暗示這麼明顯,薇薇應該懂我意思吧,天晚了,該回家了。 金秋送爽,旭日東升。新學期如清爽的秋風般撲面而至,大三的第一個學期終於開學了。向清薇在宿舍等著姚瑤的到來,細心地打掃了宿舍衛生。

「嘿!薇薇,好久不見!想死你了。」姚瑤衝進宿舍直接來一個熊抱。

向清薇看著黑了點的姚瑤,有些奇怪的問道:「姚瑤,這個暑假你旅遊到非洲了,曬那麼黑。」

「有嗎?很黑嗎?」姚瑤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覺得還好嘛,也不是特別的黑,連續跑幾個國家有海的地方潛水,曬日光浴,也沒有特別注意防紫外線,不黑才怪。

向清薇拿出以前的照片做了個對比,「嗯!是很黑很多!以前是白的發亮,現在是黑的發光。」

畫春光 婚淺情深:御念衷心 「還好還好,跟黑人的皮膚色差還是差幾個度的。」姚瑤看著鏡中的自己。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