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走!」

青州大喝了一聲帶著他親衛隊五十人快速的朝著秦昊和石倩玉的方向追了過去。

秦昊和石倩玉的速度並不快,兩人都是非常的仔細的在周圍尋找著,所以速度不快,很快便被青州和他的親衛隊追了上來。

「不錯,非常不錯,冬瓜這一次你立下了大功勞,明天開始來我親衛隊報道!」

青州出現到了秦昊和石倩玉的面前,讓的兩人都皺起了眉頭,青州看著石倩玉那絕世的容顏,完全忽略了秦昊在身邊,而是對著哪位狗腿子大笑的說道。

「多謝少族長!」

那名狗腿子聽見了青州的話興奮的叫了起來。

「小娘子跟我回去吧,可不要逼我用強的哦!」

青州看著石倩玉眼中慾望的貪婪越來越濃郁了下來,忍不住動手動腳的準備摸一摸石倩玉的臉蛋,陰笑的說道。

「滾!」

石倩玉看著青州居然如此冰冷的低吼了一聲,玄氣爆發,一拳直接朝著青州狠狠的轟殺了過去。

「彭!」

端木看見了石倩玉動手了,快速的趕到了青州的面前將石倩玉的攻擊抵擋了下來,沒有讓青州受到傷害。

「呵呵,小娘子你已看見了吧,你不是我這位親衛隊隊長的對手,他可是達到了仙級境界,你還是乖乖地束手就擒,我可不想讓他動手擒下你,我可有一點捨不得!」

青州更加輕浮調戲的對著石倩玉猥瑣的說道,完全將秦昊當成了一團空氣。

「這片深林的人都是如此的嗎?難道他們就沒有看見過女子?」

秦昊聽見了青州發直的目光看著石倩玉,就好像沒有看見過女子一般,臉色不由的掛滿了嘲諷的笑容不屑的冷喝道。

「小子,趕緊給我滾蛋,否則老子滅了你!」

青州聽見了秦昊嘲諷的話,頓時火冒三丈,眼中殺意瀰漫,殺機直接鎖定了秦昊,他帶來的親衛隊已全部鎖定了秦昊隨時準備將秦昊徹底的斬殺。

「小兄弟你還是快點離開吧,我不想動手殺了你!」

端木聽見了青州的話忍不住對著林軒嘆了一口氣,心中非常的不忍心,不願意動手斬殺秦昊。

「嗯?」

秦昊聽見了端木的話不由的疑惑的看向了他,秦昊完全沒有想到一個隊伍的人居然還真有兩種人,從端木真摯的眼神之中秦昊能夠感受得到端木是真的不忍心,而且已不願意做這些事情,只是因為一些不得不堅持的東西,而做了青州的打手。

「你人還不錯,你走吧,我不殺你!」

秦昊聽見了端木的話笑了笑輕聲的說道,表情同意的認真!

「哈哈哈哈,這個是我聽見的最好聽的話,一個天級九段的小角色居然和仙級一段的強者說我不殺你,小子你是在逗我開心嗎?」

青州聽見了秦昊的話直接狂妄的大笑了起來,覺得秦昊絕對是腦袋秀逗了,便準備用手指狠狠的戳一戳秦昊頭顱的時候。

「啊!」

青州的人還沒有放過去,青州便發出了一道凄慘的叫聲,只見得青州的手臂居然直接被輕鬆的斬斷,非常的整齊!

「給老子殺了他!」

青州看見秦昊居然敢動手而且斬斷了他的手臂,眼中非常的狠辣,冰冷的對著身後的親衛隊大聲的說道。

「小兄弟對不起了!」

端木看見了秦昊居然動手斬斷了青州的手臂,他知曉青州絕對不會罷休,只能夠對著秦昊歉意的說道,然後跟隨親衛隊一同殺向了秦昊。

秦昊聽見了端木的話沒有開口說話,而石倩玉已快速的退後,退出了數百丈之外生怕受到秦昊戰鬥的波及。

「滅!」

秦昊看著衝殺過來的眾人,低吼了一聲,體內爆發出無盡的劍氣,一瞬間劍氣化為了領域,瞬間包圍了在場所有人,包括不遠處的青州都在其中。

「嘩啦啦!」

一不小心嫁冤家 這群人被領域包裹的時候,無數劍氣不斷的殺向了被包圍的人,弱小的人被劍氣輕鬆的斬殺掉了,實力強大的人依然抵擋不住如此之多,無窮無盡的劍氣最終依然被斬殺了,最終活下來,並且非常狼狽,身上全是劍氣所傷的身體,只有端木一個人。

「武王境界?劍形領域?」

石倩玉看見了這一幕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的說道,秦昊表現出來的確實只是武靈巔峰,怎麼可能達到了武王僅境界而且能夠使用領域!

「你走吧!」

秦昊深深的看了一眼端木冰冷的說道,不想斬殺於他。

「小兄弟你惹了大禍,青州可是清風部落的少族長,清風部落的族長更是達到了仙級二段境界,而且還掌握了仙級元技,在整個東方區域清風部落能夠排上前十,你還是趕快離開吧!」

端木聽見了秦昊的話並沒有因為秦昊傷了他而有任何的懷恨反而告訴秦昊闖了大禍,擔心他們兩人的安全。

「看來我們需要前去清風部落走一走!」

秦昊聽見了端木的話無所謂的笑了笑,仙級二段掌握仙級元技之人又不是沒有斬殺過,再次斬殺一次不就可以了。

萌寶駕到:爹地投降吧 「大叔走吧,你給我們帶路!」

秦昊將端木扶了起來,在端木無奈的目光之下帶著秦昊和石倩玉進入到了清風部落! 妖女王爺衆夫君 現今蘇雲等美人也要穿唐裝,姐妹會的女生聽說洪佳欣也會穿唐裝,她們自然也想穿唐裝。

她們唯一不知道的是,當時唐桂花和安玉瑩正是以穿衣服來區別師娘和徒弟的。

羅陽大方道:「那下午大家一起去買唐裝。大家就穿唐裝。錢由我出。」

姐妹會的女生鼓掌慶祝。

正在羅陽轉頭透視在座的美人那充滿了青春活力的嬌軀時,左大腿忽地微疼。

唐桂花坐在羅陽的左邊,右邊則是安玉瑩。

不須問,也知是唐桂花又出手掐人了。

羅陽大抵知道唐桂花為什麼掐他,齜牙一笑了之。

不過,洪佳欣卻說道:「我們穿運動服吧,自成一隊。」

她是姐妹會的教頭,自然想要別樹一幟。

姐妹會的女生也贊同洪佳欣的提議。

眾人要穿什麼衣服,羅陽不會強迫指定。

他的意思只是穿同一種衣服,坐在看台上,便能成一片顏色,更為引人注目而已。

吃完午飯,無人不出汗。

下午還要到縣城去,各自回家洗澡又挺費事的。

「咱們去游泳場玩玩,有人去嗎?」羅陽問。

在距離海鮮店不遠處,就有一家露天游泳場。

「那一起去啰。」秦飄應聲道。

大部分美人都要去玩水,譚勝美想跟羅陽一同上縣城,便也跟著去。

朱莉還有事要辦,她不去,陳潔也不去。

肖大牛和戴寶健本來極喜歡游泳的,但害怕其他女生拿他們和曾小妹開玩笑,便找了借口去玩街機拳皇了。

這麼多女生之中,曾小妹以水桶腰稱著,她不好意思脫長衣下水,便也告辭回學校了。

除了以上幾人不去之外,余者均隨羅陽去游泳場玩耍。

彼時正是吃午飯和午休時分,天氣雖熱,游泳場里沒人。

羅陽包下整個游泳場,玩兩個小時,五百塊錢而已。

游泳衣可向游泳場租借,一塊錢一件。

平時來游泳場玩的,一般都是自帶泳衣。

游泳場的連體泳衣尺寸比較小,常菲常茵等女生穿則還行,像安玉瑩等嬌軀已育成熟的美人,若穿租借的連體泳衣,會把身子裹得太緊。

於是只好租借兩件式泳衣,其實就是比基尼三點式,只是材料不一樣而已。

泳衣一般多採用遇水不松垂、不鼓脹的紡織品製成。

當美人們換上泳衣,來到池邊時,羅陽醉了。

他是第一次不用透視都能看到她們穿的這麼少,那細的腰,豐的胸,圓的臀,長的腿,處處透出無窮的魅力。

藍天,白雲,陽光,美人,只差沒有椰樹和沙灘了。

每個美人的嬌軀曲線都是那麼的富有青春活力,令人越看越有滋味。

何況羅陽還有透視能力,美人們便如光著身子泡在水裡。

游泳場有3個泳池,分別是大池,中池,小池。

大池水深2.5米,中池1.5米,小池1米。

眾美人都聚在小池裡戲水,那樣安全。

羅陽站在小池池邊,欣賞各位美人曼妙的嬌軀,看著她們露在水面上的上半身,對比著她們上圍的優劣,那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當目光射在林喜欣那呼之欲出的上圍時,羅陽腦海忽地浮現當日給她通奶的畫面。

兼之日頭很猛,嘴裡一下子便乾燥了。

美人們都下水了,只有羅陽站在池邊,嘴角帶著一抹痞笑,正在瞧瞧這個,看看那個,看到興奮處,還意猶未盡地咂著嘴。

「牛仔,快下來。」秦飄招呼道。

當她這麼一呼喚,其他美人都望向羅陽。

可是她們只瞥了一眼,便連忙移開了目光。

羅陽從她們那忸怩的眼神和羞答答的笑意,意識到她們定是瞧見了什麼。

先前太過出神欣賞各位美人的身子,一時忘記了自身的情況。

此時回過神來了,低頭一看。

乖乖,不得了!

羅陽急忙將雙手垂了下來,兩掌疊放在大腿前面。

再若無其事地偷瞥池裡的眾美人,見她們正望過來,但與他的目光相接觸時,她們倏忽地縮回了視線,佯裝正在玩水,什麼也沒看到。

可是她們什麼都看在眼裡了嘛。

從她們嘴角噙著的揶揄笑意,便可窺知一斑。

羅陽訕訕一笑,聳著肩,夾著兩腿緩緩蹲下,要進小池裡避避風頭。

「不許下來!」洪佳欣脆聲道。

「班長,為什麼啊?」羅陽尷尬道。

一面問,一面已坐在了池邊。

雙腳已伸進了水裡,涼涼的,確實能給人清爽。

坐下后,羅陽連忙翹起二郎腿。

可是只有一條泳褲,不足以把偉岸之處遮擋起來。

不得已,只好繼續將雙掌虛蓋在大腿上面。

可是眾美人早已瞥見了羅陽身體的偉岸部位,就算他再遮飾也沒多大作用了。

一念蝕愛 充其量,也只不過是掩耳盜鈴,自個安慰自個。

當然,羅陽不那麼窘了。

至少他是把想要嶄露頭角的部位遮住了,盡了最大的能力。

「你是男的。」洪佳欣振振有詞道。

「我泡一下就上來哈。」

話猶未了,羅陽便滑下水裡了。

可是小池只有一米水深。

羅陽站在那兒,水面無法淹沒他身體的偉岸部位。

「他下水啦!」洪佳欣連呼道。

眾美人嬌笑著往遠處退去。

章雪等幾個女生還爬上了池邊,坐在那兒掩嘴而笑。

羅陽現水太淺,只得連忙蹲下去。

天氣本來就熱,再被美人一笑,羅陽滿頭大汗。

「我又不是野獸,你們怕什麼?」羅陽抹著臉面的汗水,窘笑道。

「還敢說。蘇老師,你看看他,太不要臉了。」洪佳欣鄙夷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