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嬈嬈又用腳尖踹了踹了她,見人的確是被催眠了,眼底也恢復了黑色。

到底是這次懷孕不同尋常,以往她就算是催發異能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感覺,可這會不過片刻便覺得頭暈身子也沉沉的。

耳尖的聽到遠方的腳步聲,嬈嬈垂了垂眼瞼,靜靜的假寐。

果然。

幾分鐘後門外響起了一個陌生的聲音。

「這次的貨不錯,這女人倒是真漂亮,阿布酋長,你的眼光真不錯。」

「那是,我阿布手裡什麼時候有過凡品。」嚮導附和著,見兩個女人身上都綁著繩子,便直接打開了門。

「不過這兩個女人可都不是普通人,一個是那位教父的兒媳婦,另一個老的則是科學家,雖然說那兩位少爺也被我們的韌帶進天坑了,但是這個地方已經不安全,你們還是趕緊帶著人走吧。」

阿布陰沉的臉上有著幾分急切,他原本接到白蕊心的訂單,只以為她是看某個女人不順眼,想要直接處理掉。

可後來,他多方打聽后才知道這個美的不可方物的女人竟然是那位琛少爺的女人。

鳳臨都市之無敵嬌妻 至於琛少爺,凡是了解黑網的都知道,殺手之王King,黑網編號0的存在!

起先他是打算放棄的,但是沒想到他一直的老主骨卻開出了一個極其誘人的價格。

單單是嬈嬈一個人就價值5個億M金,如果再能把秦琛或者冷斯諾除掉,那就再加20個億。

25個億!

還是M金!

那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數字。

若是客戶他進黑網去殺,那是借給他十個膽子他都不敢的,可誰曾想白蕊心找到他告訴她他們要去傳說中的沙漠之心找什麼神葯。

簡直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上好的機會不要白不要啊。

因此,他便又漲了價,直接問那邊開了40億。

他本來也是想要待價而沽,先試探一下。 婚不過三 卻不想那邊思考了幾分鐘之後直接同意了。

不僅如此,光是訂金就給了10億。

所以為了後續的款,阿布不惜親自上陣,也就有了嚮導這個說法。

「你確定那些人下天坑對吧?」陌生的聲音再度問道。

阿布點頭,摸出了手機給他們看錄像。

「是的,那個廟裡我裝了很多監控的,就是不知道祭祀怎麼也跟著下去了。

陌生男人淡淡的掃了一眼屏幕,確認了視頻的真實性,語氣不由得的變得輕快。

「下去了就別想上來了,你的活我很滿意,這樣吧,你跟我一起把人送上飛機,順便去見見我們家公子。」

「公子也來了?」阿布的聲音的忽然高了八度,臉上洋溢著激動。

陌生男人點了點頭,揮手示意兩個漢子把嬈嬈背了起來。

說是背,其實則是弄了一副擔架把人給抬起來了。

上面有令,這個女人只能劫,不能傷。

然而對於白蕊心,他們就沒這個耐性了,兩個漢子直接把人往胳膊肘下一夾,便直接走了。

也就是嬈嬈怕白蕊心影響自己的後續計劃給她催了眠,不然她這會非得被那壯漢的狐香(臭)給熏醒不可。

西方人本就汗腺發達,更別說這些天天提著腦袋到處跑的雇傭兵了。

眾人走的很快,一路上基本沒有什麼交談。

一直聽到螺旋槳的風聲,阿布才有些拘謹的問:「你們家公子…」

「就在飛機上呢,等候你多時了。」

「這樣,你先帶著人過去,我去把尾款給你拿過來,你派幾個兄弟跟我去般吧,黃金太沉了。」

聽到尾款,阿布自是欣喜。

追夫守則 而且他著實也很好奇這個一直以來和自己合作的人廬山真面目,在沙漠里修了一座廟不說,還敢對黑網的金鉑鉑下手。

遠遠地地方站了一襲白色的身影,瞧著個子身材並沒有什麼異常。

「公子…」他學著那些人討好的喚著。

「聽說你一直都很崇拜我,想要見我?」

阿布耳邊傳來一個好聽的聲音,很陰柔也很溫和,單憑聲音便讓人很難把他和一個魔頭劃上等號。

「是的,小的一直都很仰慕您。」

「既然如此,那本公子便滿足了你的心愿…」

說著話,他的身子緩緩的轉了過來,阿布期待的眼睛一眨不眨…

「啊!!!」

他尖叫著,忍不住後退了幾步。

「怎麼?剛才不是還說欽慕本公子,怎麼看到我了,你卻不開心了?」

那道聲音依舊溫和,柔柔的像是母親的手輕輕拂過的臉頰。

然而目之所及,阿布看到卻是如此可怕的一幕。

眼前哪裡有什麼翩翩公子,分明就是一個移動的機器人。

從上到下都是機器,身體還充滿了惡趣味是透明的,看的見各種人造的血管。

這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機器人腦袋上安置了一張人臉。

人臉沒有脖子和眼睛耳朵,只有一張模擬的嘴巴,一張一合,讓人頭皮發麻。

饒是阿布自語為自己膽子大,牛鬼蛇神見識的不少,這會也本能的心生恐懼。

「我…我…」

「不是…」

眨眼間,那個機器人已經走到了他面前。

厚厚的嘴唇宛如鮮血一般。

「看來…你很不喜歡本公子啊…沒關係,我也不喜歡你…」

話音落下,一道紅光便從那紅唇之中射了出來,阿布還沒來的及合上嘴巴,眉心之間便多出了一個大洞,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A9…」

紅唇中彈出了一條舌頭,四顧的舔了舔,似乎在品嘗鮮血的問道。

那個剛剛和阿布交談的大漢從隱蔽出走出,恭敬的站在機器人前面。

「公子。」

「人送上飛機了嗎?」那道聲音依舊是雲淡風輕的溫柔。

「已經送上了。秦琛和他的屬下還有那個叫冷斯諾都進天坑了。」

「既然如此,那你也撤吧,至於這個村莊嘛,你懂我的意思的。」

「屬下明白。」A9恭敬的回道,待機器人的嘴巴閉上了,這才直起身子,走上前將在機器人的臉上按了幾下。

太子妃天天想挖坑埋人 隨即。

機器人空蕩蕩手臂變成了兩把重武,白色的鋼臂在陽光下泛著危險的光芒。

這機器人不是別的,正是一座移動的彈藥庫。

至於那個嘴巴,裡面其實就是一個攝像頭加影響。

他的主人根本不在這裡,而是在遠程遙控著。

至於地上死不瞑目的人,A9表示,這智商能活這麼久實屬不易。

將機器人派去指定的位置,他帶著人一起上了直升機。

想著人都昏迷了,飛機也升了空,他便也沒再給嬈嬈上什麼枷鎖。

聽著下面此起彼伏的爆炸聲,A9臉上劃過一抹殘忍的笑容。

「9哥,這村子里還有老人和小孩呢。」看著下面綻放的蘑菇雲,開飛機的小哥有些不忍。

「那又如何?這阿布是專門做人口/生意的,你瞧瞧那些婦女長成什麼樣?你覺得他們不是幫凶,我們殺了他們,也不過只是替天行道罷了,還算是為自己積德呢。」A9不以為然。

正嘚瑟呢,忽然感覺背後一涼。

下一秒,一抹硬物便刺進了他的后心。

「既是如此,那我也替天行道一回如何?」 A9回過頭。便對上了那雙閃閃發亮的眼睛。

女人的容顏一如既往傾國傾城,可她這會兒卻是沒心思看了。

身體里血液的流失,讓他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不停流逝。

她驚愕的張大嘴,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落到一個女人手裡。

「你…」

嬈嬈嘴角劃過一抹戲虐:「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不!這不可能,我明明給你下了葯,怎麼你這麼快就醒了?」

「想知道?」嬈嬈眨了眨眼,眉眼之中充滿了風情,讓A9禁不住都看呆了。

然而不等他開口,便感覺頭頂一冷,一根金針沒入后脖頸,隨即全身都將僵硬了。

「你對我做了什麼?」他驚恐道。

「沒做什麼,就是幫你止血。」

「止血?」A9不敢相信的問道,若真的有那麼好心,又何必要對自己出手?

然而嬈嬈並沒有給他思考的時間。

在他感覺自己渾身發麻時,嬈嬈的身影已經竄了出去,不容分說地敲暈了正在開飛機的小弟。

嬈嬈一直都在裝昏迷,對於二人所說的話,也都聽了一清二楚。雖然說不能一棒子打死一群,但在這種組織裡面,又有幾個人的手是真正乾淨的。

嬈嬈並不是一個嗜殺的人,但有些人活著真的是浪費國家資源。

不過想到剛剛這個少年起碼有一絲憐憫,嬈嬈索性也就不折磨他了,直接封住的人的穴位套上了降落傘,是生是死,就看他自己的了。

「還別說,你們那飛機挺好的呀。」

嬈嬈坐在了操作台前,雖然說在家族裡,他也學過開飛機,但由於有秦琛的存在,真正需要他自己動手的時間很少,甚至幾乎沒有,畢竟某人是寵妻狂魔。

不過在強大的智商面前,飛機這都算小事一碟。

於是當,白蕊心醒來時,看到的便是嬈嬈翹著二郎腿叼著棒棒糖,好不自在。

因為不知道下面的報價會持續多久?在確保油量充足的情況下,並沒有直接開飛下去,反而是用自動駕駛系統設置了一條盤旋的航線,空中不停的轉圈圈。

她不是沒想到問a9,但是他今天已經寄過一次異能了,為了避免突發危險情況的出現。嬈嬈不願意做無謂的消耗,總歸這個人在他眼裡已經和狗帶畫上等號,要不是為了他還有點,嬈嬈都把打算把他一起扔下去了。

饒是如此,在生命遭到威脅時,忠心耿耿的A9同學,還是現在他主動坦白一切。

在他的交代下,嬈嬈對這個可怕的神秘組織有了一定的了解。

那個被稱為公子的男人,從來沒有以真面目出現在人前,你發號施令也都是通過視頻或者攝像頭,那個爆炸機器人,便是攜帶的攝像頭。

而A9充其量在這個神秘組織里,也只是一個小小的頭頭,別說那個倒霉嚮導想見主子了,就連他為組織效力了這麼多些年,都沒見過那位公子的廬山真面目。

他不過也只是知道自己的上峰和小弟罷了,而且每次出任務時搭檔也不固定,都是以彼此的編號來互相稱呼,任務結束后,在下次任務開始時,這些編號便會重新排列,雖然說這個工程聽起來就很複雜,一定程度上也避免了下屬們狼狽為奸,互相勾搭。

「倒是個聰明人。」嬈嬈沉吟道,能想出這種辦法的,可見智慧不一般。

不過她還是很氣,因為a9竟然連自己叫什麼都不知道就來抓自己,這是有多懷疑她的智商和能力,而且還只派了兩個人。

原本孕婦的情緒波動就比較大,感受到被輕視的嬈嬈,這會更是暴躁,怎麼看a9怎麼不順眼?索性便把a9綁在牆壁上,把針當飛鏢玩。

也幸虧A9不知道她內心所想,不然一定會喊自己可比那竇娥還冤!

金針一根根的,嗖嗖嗖的帶起一陣陣風聲。

讓剛剛清醒的白蕊心,放棄了作死念頭,很老實的閉上嘴巴,蹲在牆角。

白蕊心見自己身上沒了束縛,第一時間就想跳機閃人,可當她看到下面的狼煙四起時,不僅瞬間放棄了這個念頭,還希望嬈嬈代他趕緊遠走高飛。

只是他們都忽略了一個人,秦琛一行人下了天坑,她和嬈嬈被人綁走,那秦俊成去哪了?

帶到白蕊心逃跑未遂,想起自己還有個老公時,下面的部落已經成了一片廢墟,不知道那個機器人身體裡面適合種炸藥,竟然連人的屍骨都不曾留下,風一吹,只剩下漫天飛舞的粉塵。

。。。

幾個小時后。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