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低頭看了看抓心躺著的夏初雪,嘴角溢出一絲苦笑。

我真的已經儘力了!

「去死吧!」

隨著尖銳瘋狂的大笑聲,火靈身上爆發出熾熱的火焰,它的三昧真火已經修鍊到爐火純青的境界,根本不是鳳凰如今的火焰能夠抵擋的!

就像修士的境界,同樣是築基期的修士,築基第一層和築基大圓滿有著天壤之別。

鳳凰的性格異常堅韌,就算到達生命的盡頭,也會不屈不撓頑強抵抗,在火靈的本體即將撞擊到她的時候,身體一個旋轉堪堪躲過火靈的碰撞。

然而在躲避的時候,右側羽翼不小心被火靈燒到,就像火星碰到乾燥的柴火,羽毛上的火焰嘩然而起,鳳凰的身體瞬間被燃燒!

遠遠看去,就是一隻燃燒著的巨大火鳥!

「鏘…」痛苦的哀嚎,鳳凰承受著堪比涅槃的痛苦,身體再也支撐不住失控地朝地面重重摔去。

失去意識的瞬間,她彷彿看到了父親慈祥的微笑,母親溫柔地向自己招手。

那一刻,藍鳳凰終於笑了,千年的弧度,千年的執著,雖有萬般不甘,卻終於再次看見夢中的親人!

父親,母親!

女兒想你們了!!

「嘭…」

藍鳳凰徹底陷入昏迷,被她抓在手中的夏初雪、梧桐樹和地獄吞天猊卻被好好的護在手心。

火靈的火焰嗖的一下出現在燃燒的鳳凰面前,眼神帶著惡毒,帶著終於如願以償的狂熱!

如果有腿,它都想狠狠地踹鳳凰幾腳,一千年了,終於可以吞噬掉這個垂涎已久的鳳凰了。

「哈哈哈…躲了一千年,還是落到老子手裡了」

拳頭大的火靈張狂地大笑,突然,整個身體變大,原本火焰中猙獰的臉被一張大嘴覆蓋,張開獠牙鋸齒朝著藍鳳凰的「屍體」狠狠咬了下去。

可甜頭沒嘗到,舌頭和牙齒卻被比自己更炙熱的火焰燒成灰燼,要不是它腦袋靈敏,反應超級快,恐怕連本體都保不住了!

沒等三昧真火火靈反應過來,就聽到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前面響起。

「好大的威風!」

聲音三分慵懶,七分邪魅,很輕很柔,好似剛剛睡醒的貓兒般鬆散,聽在三昧真火火靈的心中卻心驚肉跳,如墜地獄冰窟。

這聲音…這…聲音…

三昧真火火靈甚至連看都不敢看,生怕聲音的主人是自己那個曾經的噩夢!

不…不可能的,這怎麼可能呢?

紅蓮業火火靈已經消失三萬年,那個人類螻蟻只是個凡人修仙者,怎麼…可能…?

對,剛剛是幻覺,肯定是!

三萬年前,三昧真火火靈曾經跟著強大的主人見過紅蓮業火一次,那時候死鬼主人居然還想強行契約紅蓮業火,結果被燒個灰飛煙滅,連投胎轉世的機會都沒有。

當時覺得很解氣,可接下來卻被紅蓮業火給抓到慘虐了無數遍,那段時間簡直就是三昧真火火靈這輩子都不願回憶的噩夢。

紅蓮業火火靈的聲音也在它腦海中種下不可磨滅的印象。

因此,剛才聽到聲音后,第一時間就聽了出來,卻還在自欺欺人的不敢相信。

三昧真火火靈終究緩緩抬頭,當看到面前的人像虛影,嚇得倒退三舍。

此時此刻的它恨不得昏死過去。

它看到了什麼?

它…看到了…什麼?

「啊…」紅蓮業火居然還打了個哈欠,它才不管三昧真火火靈心中的驚濤駭浪、波濤洶湧,嘴巴朝著正在燃燒的藍鳳凰身上一吸,比地下火海還要明亮還要炙熱無數倍的火焰就這樣被吸進了紅蓮業火火靈的嘴中。

「味道不錯,可惜了,只有這麼一點!」說著,還不忘吧唧嘴吧,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

好像終於想到了眼前戰戰兢兢的三昧真火火靈,抬頭懶懶地打量

「嘖嘖嘖,果然是大補之物,既然你想吃掉我主人和主人的朋友,那麼我現在吞噬掉你不過分吧?」

「不…不要,求求你,放過我吧」

此時此刻要是出現的是別人,三昧真火火靈還能硬氣的拚死一戰,然而,對面站著的是它一生中的噩夢,幾乎連說話的勇氣都沒有。

完全喪失了反抗能力。

「哦?你殺我主人的時候怎麼沒有留下留情呢?」

在紅蓮業火火靈說話的空檔,三昧真火火靈一個轉身『嗖』地竄了出去。

它的速度奇快,反應能力靈敏,剛才說那一番話大多想要紅蓮業火放鬆心態,這樣更有利於自己逃跑,畢竟剛才它就是以玩弄的心思追藍鳳凰的。

萬萬沒想到紅蓮業火直入主題,還沒跑多遠,身前就被一個人像虛影擋住,似笑非笑的望著自己,三昧真火火靈牙齒一咬,轉頭又跑,藍鳳凰就在眼前,它要抓住那個人類修士做威脅。

想象雖好,紅蓮業火火靈卻一點不會機會,早就防著這一招了。

「怎麼?想抓我主人威脅我嗎?」

三味真火火靈被堵個正著,似是能看透人心思一樣的直接戳穿它心中所想,嚇得它連忙搖頭。

「前輩,您饒了我吧,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三昧真火火靈嚇得身體抖如篩糠,原來之前不是眼花,在山洞時候那丫頭使用出來的真的是紅蓮業火。

早知如此,它早就跑路了!

藍鳳凰對於它來說是大補之物,相對的,自己對於紅蓮業火來說亦是大補之物,只要紅蓮業火吞噬掉自己,實力絕對會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中興奇女子 猛然間,三昧真火火靈似乎想到了什麼。

既然紅蓮業火的火靈和那個凡人契約,何故眼睜睜看著她被虐殺而不聞不問?

難道…紅蓮業火火靈的契約根本非它本意?想利用用自己殺掉它主人,然後趁主人重傷不治才出來討回公道,以紅蓮葉火的強大,完全做到趁主人受重傷解除契約。

原來,打的是這個主意!

三昧真火火靈自以為找到了事情的根本,似乎看到了一絲生機。

「前輩,我…我直接殺了那個人類修士,你就能解脫了,這樣你還不必付出任何代價,天地規則也無法奈何你!只求您給我一絲生機!」

紅蓮業火火靈何等聰明,只聽到對方說的話就知道它心中所想,冷笑一聲直接抓住它往嘴裡塞。

「不…不要…」

三昧真火火靈拚命的掙扎,奈何它在紅蓮業火手中如同砧板上的魚肉,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對了,我和那丫頭是靈魂契約,你想殺了她?」

三昧真火火靈震驚了,哆嗦著身軀不敢置信,凄厲的嘶吼聲很快被淹沒。

紅蓮業火火靈虛影慢慢變得凝實,最後成為一個真正的人形。

它舔了舔舌頭,露出滿足的笑容。

嗯,果然是大補之物!

身體緩緩飄到昏迷的藍鳳凰身邊,手指輕輕一點,藍鳳凰巨大的鳳凰本體變成了一個年齡女子,渾身燒傷嚴重,華麗的衣衫變得襤褸,臉上幾乎看不到一塊完好的肌膚。

「嘖嘖嘖…這麼好看的臉蛋和身材,可惜了!希望空間靈藥可以治癒好你的傷痛!」

說完,一把扯過藍鳳凰和夏初雪,連帶著地獄吞天猊和變異梧桐樹也直接原地消失。

………

神武大陸

中部地區

一個古色古香的房間里,淡淡的檀木香充斥著整個房間,縷空的雕花窗中射入斑斑點點細碎的陽光。

地面鋪了一層不知名的白色皮毛,毛絨絨的很舒適,還散發著淡淡靈氣,一看就是高階的妖獸身上才會有的。

一把古琴立在角落,銅鏡置在木製的梳妝台上,滿屋子都是那麼清新淡雅。

盛夏綻放 一個美艷的古裝婦人靜靜地坐在窗山,欣賞窗外一片旖旎之景,假山,小池,碧色荷藕,粉色水蓮,不時有小婢女穿過,腳步聲卻極輕,談話聲也極輕,生怕擾了房間中的美婦人。

只是奇怪,房間中的一桌一椅,甚至牆上的牆面上的字畫,花盆中養的花兒都有著淡淡的靈氣,一切透著不凡,就連外面行走間的婢女也有不凡的修為,而美艷婦人確是個普通人。

美婦瀲灧的剪瞳帶著一絲憂鬱,似乎透過窗外無數美景在看別的東西。

一動不動坐在窗邊,是這麼的恬靜安詳,有種歲月靜好的美感。

突然,美婦眉頭緊鎖,芊芊玉手痛苦的捂著心臟的位置從椅子上摔下,好在地面鋪就一張大大的妖獸皮毛,厚實,不然美婦非得磕傷了不可。

外面的婢女聽到聲音,嚇得手中的托盤掉落,也來不及撿,飛奔朝著美婦房間跑去。

「快,香香快通知六爺,六夫人又犯病了!阿春,你趕緊請府中的煉丹師過來一趟」整個院落亂作一團。

「十年一度的家族大比還有一年開始,雖說時間很充裕,我們也要提前做好準備,這次主要是結丹和元嬰修士之間的比試,都知道…」

莫家家主在議事大廳侃侃而談,眼神犀利,說的每一句話都充滿著威嚴,渾身張揚的霸氣是沉浸高位多年才能養成的氣勢,儘管看起來年近五十,但從五官的輪廓依稀也能看出當年的風華。

突然外面響起了嘈雜的聲音,眼神微眯,危險的望向來人。

「什麼事?」不悅的聲音讓原本氣氛沉重的議事大廳溫度降至冰點。

「回…回家主,外面是六夫人的…」

「我家夫人怎麼了?」

沒等下人哆嗦著說完話,坐在最末尾角落裡的一個三十歲左右男子直接站了起來,也不打聲招呼就一瘸一拐地朝門外走去。

「老六!」

堂上威嚴的聲音讓男子停頓一瞬,也只是一瞬間,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嘭!」

莫凌天大手拍在旁邊的桌子上,上好的桌子瞬間四分五裂,走到門口的莫莫雲蒼傳來無所謂的嘲諷

「早已被家族放棄的棋子廢物而已,父親何必動怒?」之後消失在議事大廳的拐彎處。

聲音很低,像是喃喃自語,但在場都都是活了近千年的人精,修為高深,一點點風吹草動都能入耳,何況聽這樣喃喃自語?

好在這種嘲諷在議事大廳人眼中早已司空見慣,有人同情,有人冷嘲熱諷,也有人隔岸觀火…

終於有人看不下去,站起來對著高位上的家主莫凌天深施了一禮,道

「家主,莫雲蒼這孩子曾經是那樣驚才艷艷的少年郎,修為逆天,威風八面,是我們莫家後輩中最有可能登上大道之人,可惜現在…」

這人的話還沒說完,夜市大廳的高台之上就傳來更加憤怒的冷哼

「哼!沒出息的東西,為了個女人竟然成了這副模樣,枉費莫家多年的栽培。」

莫凌天的話讓剛才那人低下了頭顱,別人看不到的角落嘴角上揚起得逞的微笑,眼中精光閃動,似在算計什麼。

果然,台上的家主一說這話,就有好幾個家族長老出來附議

「家主,雲蒼自從找了那個凡人女子為妻后,就諸多不順,連前途無量的修為都毀於一旦,此後性情大變,除了那女人,對誰都視若仇人,哪裡還有以前翩翩佳公子的模樣?」

「正是如此,每次來議事大廳都是橫衝直闖,一點實事都不幹,家族規矩,廢物是不能入議事大廳的…」

「附議…」

「附議…」

議事大廳大長老派系的修士一遍又一遍重複廢物二字,終於,一個國字臉男人憤懣站了起來,怒指中間堂下站著的人

「你們這群老匹夫,六弟當年何等風華絕代,為我莫家掙得多少資源?他曾經是未來家主的不二人選,如果不是他,墨家早就被擠出一流家族的範疇,你們還能安心的坐在這大放厥詞嗎?」 「好漢不提當年勇,難道我們要為他當年的小小功勞而養他一輩子嗎?更何況20年前初次受傷時,我們家族不不也是勞師動眾,人力物力都緊著莫雲蒼用?莫家仁至義盡了!」

大長老兒子莫雲虎不甘示弱。

「放屁,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

「雲海」

台上莫凌天的話讓憤怒的莫雲海住了嘴,眼神仍然淬了毒的看著莫雲虎。

他們兄弟六人,都是家主之子,老六莫雲蒼從小聰明絕頂資質逆天,是最有出息的。

當年求親的人家幾乎踏破門檻,誰知一次出去旅遊就帶回來深受重傷,還帶了個凡人女子回來,從此天才沒落,墨家出了個人人笑話的廢材。

莫雲蒼的根基毀了,修士一旦毀了根基就是大羅神仙也救不回來,曾經威風八面的天之驕子一下被打入泥潭。

那些求親的人家再不登門,阿諛奉承的世家也沒有以前殷勤。

莫家最出色的天才後人沒落,代表著莫家不久的將來實力大減,一些一流家族個個眼睛火熱的盯著莫家,恨不得馬上群而攻之,來分莫家的一杯羹。

好在莫家有老祖宗和太上長老們坐鎮,明目張胆欺負,可他們年紀大了,老泰山也有隕落的一天,到那時,莫家沒有天才繼位者出現,別的家族有,那麼莫家就到了生死圍觀的局面。

現在莫家如果不團結一致一心對外,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大長老一脈還偏偏總是找麻煩,為一己私利內鬥,這讓身為家主長子的莫雲海非常痛心。

再說,莫雲蒼是他親弟弟,他不護著,誰護著?

想到莫雲蒼能夠為了親愛的女子做到這種地步,莫雲海想到自己的曾經,心中痛苦,更加堅定了保護六弟的信念。

不為別的,就為了六弟能做到拋下一切保護心愛女子這件事情,他永遠不可能做到!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