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開始更新啦……

**

喜歡傅欽原的,記得冒個泡呀……

日常求個票票。 傅沉心底思量著,給公司的人打了個電話。

「三爺?」公司的人詫異,傅沉以前就不常管公司的事,現在小三爺進了公司后,就徹底放開,每周只來公司開一次例會。

傅欽原也不是什麼天縱奇才,在商場摸爬滾打,總會摔跟頭,第一筆大單子就害公司損失了一大筆錢。

那幾天他都在公司熬夜,熬神傷身,宋風晚擔心了好久。

傅沉對此卻渾不在意,「我以前開始做生意,也不是一帆風順,早點嘗到苦頭也好。」

「這是親爹說的話?」宋風晚無奈。

「在生意場上,沒有誰會無往不利,起伏很正常,就算現在別人看我幾分面子,讓他幾分,我能護他一輩子?」

「有些路總要他自己走,吃虧才能成長,早點摔跟頭也挺好。」

事實證明,傅欽原在公司短短數月,成長很快,已經可以獨擋一面。

「三爺,您怎麼突然打電話過來?」

公司的人一聽到是傅沉電話,如臨大敵。

擔心傅沉忽然來公司抽查,其實巡視抽查,大家都不怕,就是擔心這父子倆「掐」起來,兩人經營理念有些不合,每次開會,總會針鋒相對。

還是那種暗戳戳的,語氣柔和,卻句句帶刺,他們這些做屬下的,真的很為難啊。

「最近公司事務多嗎?」

「還行。」

「把下個月的工作都提上來。」

「三爺,這個……」小三爺難不成有得罪親爹了,居然要把一個月的業務量都提上來。

「有問題?」

「沒有,我馬上安排人去辦。」

「他人呢?」

這裡指的自然是傅欽原了。

「出去談業務了,剛走。」

「等他回來,就把工作安排給他,越多越好。」

那人點頭,掛斷電話后,還沉沉嘆了口氣,這父子倆難不成又要開始鬥法了?業務提前,他們這些人也得跟著遭殃,免不得要加班。

真是應了那句話:閻王打架,小鬼遭殃。

可傅沉壓根不知,某人此時壓根沒在外面談業務,而是假公濟私,到了國際機場的2航站樓,美其名曰:

接客戶。

「小三爺,張總好像真的不是坐今天的班機。」助理小紀偏頭看向後側的人,「而且接機的事,真的不需要您親自過來。」

那人沒說話,只是緊盯著窗外。

小紀還在低頭查看手機,出站口人潮擁擠,他壓根沒注意有一大批人從他們車前經過,進入了一側的停車場。

等他回過神,才看到幾個身著黑衣的人提著行李箱緩緩而過。

「這是許家的人?許氏是有什麼大客戶到京城?這麼大陣仗?」他嘀咕著。

「回公司吧。」后側的人突然開口。

「回去?」小紀真是一愣一愣的。

「可能是我記錯時間了,張總的確不是今天上午航班。」

小紀一臉懵逼,一臉篤定要來接機的是你,現在說記錯的也是你。

你是大佬,你說什麼都對。

小紀原本想和對方公司核定行程是否有變,只是他家小三爺一臉篤定,他就想著,可能他們私底下又聯繫了,他要是再去詢問,怕是不大好。

待某人回到公司后,就收到了要加班的通知。

這個公司,手段這麼雷霆的,也只有他父親了,負責通知他的經理,戰戰兢兢,畢竟這小三爺與他父親天生不對付,突然反骨,撂挑子不幹了,最難做的還是他們這些屬下。

沒想到他只是一笑,「把需要處理的文件拿來吧。」

異常平靜。

今天是有什麼喜事?

還是背地裡醞釀著什麼大事,準備蓄勢反擊?底下做事的人,這天過得膽戰心驚,不知這對父子又想搞什麼。

**

京家回來自然有許家人接機,他們兩家人中午一起吃了飯,下午回家休息一下,晚上才和傅沉等人出來小聚。

幾家人出來聚會,這麼些年,都是段林白負責攢局的,他訂了個大的包廂。

不過人始終是聚不齊的。

就好比傅斯年家,傅漁就是在外地工作,趕不回來;

許佳木還有個大的手術,估計得忙到後半夜,不過有段林白在,現在又多了個他女兒——段一諾,場子自然不會冷。

「今天怎麼欽原、歡歡都沒來?」

京家人來得遲,許鳶飛環顧四周,幾乎是下意識就去找傅欽原,小時候就一直往他們家跑,感情自然是不同的。

「他工作比較忙,歡歡要上晚自習。」傅沉解釋。

他可不會告訴所有人,他壓根沒通知傅欽原。

京家人半年前就決定回京,只是具體日期一直未定,他們也不想弄得盡人皆知,非常低調,也就通知了傅沉、傅斯年和段林白。

小輩都是一個小時前要來參加聚會,才知道京家人回來了。

「好久沒看到他了,怪想他的。」許鳶飛笑著。

「三叔、三嬸,段叔叔……」走在她后側的京星遙笑著與屋內眾人打了招呼。

這些年雖然也曾碰面,只是分開太久,加之現在長大了,肯定不會和小時候一樣,難免有點生分。

「姐,你跟我坐一起!」段一諾率先起來,直接把身側的段一言給擠到了一邊。

段一言認命的收拾好自己的碗筷,挪到了另一邊。

「星星真的長成大姑娘了。」余漫兮打量著她,眼底有些艷羨,因為傅漁可不若她這般端莊。

傅漁生得像余漫兮,漂亮,甚至帶著超越年紀的嫵媚,可是那性子,遺傳了傅斯年。

性子冷,行事雷厲風行,一個女孩子這般模樣,以後怕是很難找對象吧。

京星遙就完全不同了,她自小跟著盛愛頤學戲,舉止行事那股子做派分外得體優雅。

段一言偏頭看了眼自己妹妹,壓低聲音,「都是女生,差別怎麼那麼大!」

段一諾沖他一笑,一腳踏在他腳背上,段一言狠抽了口涼氣。

兩人表面上還笑嘻嘻的。

一陣寒暄客套后……

「……工作找好了嗎?」宋風晚打量著她。

「嗯,準備把梨園經營起來,推廣京戲。」京星遙本科學習的就是古典文學,論文寫的是京劇的傳承發展,以後肯定會從事相關工作。

近些年大家越來越注重傳承,京戲已經發展到了國外,市場很大。

「那也挺好。」宋風晚點頭,打量著別人的閨女,再想想自家那丫頭,無奈的嘆了口氣。

傅歡真的完全是自己野蠻生長的,都說侄女像姑姑……

她平素的確乖巧溫順,可偶爾行事風格卻像極了傅妧。

「對了,你們家小六六真的沒回國?」段林白忽然開口。

京寒川與許鳶飛之後生了個小兒子,比傅歡小了半歲,這孩子自小就是京家大佬和許爺帶著的,性子也是……

唔……一時無法用言語表述。

「嗯,爸媽在國外,等他把這學期的課程讀完再回來。」京家大佬和盛愛頤並未歸國。

國內外的作息不同,學生上課月份也是不同的。

「我記得以前他和欽原關係很好啊。」段林白笑道。

「肯定好啊,傅欽原那小子,經常帶他出去鬼混!」京寒川冷哼。

「我記得星星和欽原關係也不錯,你們還做了幾年同學吧,這幾年還聯繫嗎?」段林白隨口一問。

京星遙原本比傅欽原第一屆,她初一跳了一級,所以兩人之後一直是同屆生。

只是學校是按照成績分班的,兩人一直不同班,後來是傅沉託人找了關係,把傅欽原調到了最好的班級,希望良好的學習氛圍能激勵他。

這才導致兩人做了幾年同學,京星遙甚至還給他補了半個學期的課。

京星遙捏緊筷子,搖頭。

「不怎麼聯繫。」

那時年紀小,也不知男女大防是什麼,到了一定年紀,自然也知道避嫌,加之京星遙出國讀書,有時間差,一開始還會打電話,後來聯繫就少了。

最近幾年,就幾乎沒聯繫了,他們幾個小輩都有群,京星遙本就很少發言,傅欽原在的時候,她這邊是午夜,幾乎碰不到一起。

「你現在回京了,以後總有機會碰面的,以後常來家裡玩。」宋風晚客套了兩句。

京星遙點頭。

*

而此時在公司加班的某人,已經看到了段一諾發的朋友圈,自然有許多合照。

點開幾張,點擊保存,又裁剪了一番。

他之前就預料到他爸給他臨時加工作,可能是不想讓他參加聚會,沒想到……

他真的沒通知自己。

不過他也不願和這些老人家一起吃飯,都是些修道成仙的老狐狸。

與他們一起,說話行事都得小心翼翼……

束手束腳,太不方便。

而且他們做到一起,不是喝茶就是養生,非常無趣。

他真的不知道,段叔叔生命力得有多頑強,才能在夾縫中茁壯成長。

------題外話------

一群老人家,三爺,你扎心不?

這父子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三爺,你壓根不用防著,可能人家壓根就沒想和你們一起吃飯【捂臉】

你們猜猜,某人裁剪照片,都裁剪了一些什麼東西。 飯局沒結束,段一諾就拉著京星遙先走了,說是在隔壁一家KTV訂了包廂,還叫上了一堆朋友,說是出去聚聚。

孩子都不願意和家長待在一起的,覺得悶,放不開。

許鳶飛只叮囑京星遙,讓她注意安全、早些回家,也沒多管。

她剛回京,也需要交朋友。

「六嬸,你放心吧,我肯定會照顧好姐姐的。」段一諾以前和京星遙關係就不錯,她又是個自來熟,即便很久沒見,兩人一直保持聯繫,很快就打成一片。

「就是你有在,我才不放心,一言,你注意點,別讓她喝酒,喝點飲料就行。」段林白為這個女兒真是操碎了心。

「我知道。」段一言就像個紀律委員。

段一諾小學四年級,段林白接他們兄妹放學,剛上車就告訴他,說是喜歡上一個男孩,要和他結婚。

「你……你說什麼?」段林白都嚇得結巴了。

他以前也想過,孩子可能會早戀,可萬萬沒想到,這件事會在自己女兒四年級的時候發生。

「爸爸,我別難過,就算我結婚了,還是你女兒!」段一諾沖他傻樂。

「段一言,怎麼回事?」

「爸,我們不是一個班的,我不知道。」

段一言學習很好,一直在快班,段一諾就是中游水平,兩人就沒同班過。

「段一諾,你給我說清楚,你要和誰結婚?」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