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凌佳樂嘻嘻一笑、

林軒的好,只有她自己知道。

兩人在外面逛了一會兒,就到上課時間了。

這一節課是數學、

百千夢拿了三張表格,給張月,林軒和凌佳樂。

這是下周全國奧數競賽的報名表格。

填寫之後,百千夢發了三本奧數書給三人,要他們拿回去認真的看。

一節課,林軒都在看奧數書、

書上的內容比考試的內容要難多了,但林軒憑著過目不忘的能力和超強的理解能力。

一節課就看了一半,而且看過的全都理解,融會貫通了。

今天早上,林軒都在看奧數書。

他把一本書的內容全都看完了,把書上的內容全都理解了。

中午放學,凌佳樂拉著張月一起去吃飯。

江華一中外的美食街,一間高檔飯店。

現在正是吃飯時間,美食居爆滿。

林軒,凌佳樂,張月來的早,所以有位置。

「月月,想吃什麼儘管點,今天我請客。」

張月也沒客氣,拿著菜單就點了起來。

隨後遞給林軒,說道:

「我點好了,你吃什麼,你自己點。」

對於林軒來說,什麼他都能吃下去,他也沒點,把菜單給了凌佳樂。

凌佳樂隨便點了兩個菜,就把菜給了服務員。

這兩天,張月心中一直有疑問。

她很想詢問林軒,為何學習成績忽然變的這麼好了,可是一直沒找到機會。

現在,終於有機會了。

「林軒,你學習成績怎麼忽然變的這麼好了?」

「這個……」

林軒尷尬的抓了抓腦袋。

跟凌佳樂和張月一起吃飯,他確實挺尷尬的。

因為前幾天他才跟張月表白。

不但張月想知道,就連凌佳樂也很想知道,眼巴巴的看著林軒。

「其實我學習成績一直很好,不過平時考試,我都是瞎做的,現在快高考了嘛,我才展現出了全部實力。」

林軒開始瞎說。

「跟我猜的一樣?」

凌佳樂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張月翻白眼。

當她是三歲小孩,這麼好撫弄啊。

「那你一直都被欺負,一直都沒反抗,最近怎麼把江濤等人打了,還有連周棟都不怕了,甚至冒死把佳樂從持槍的劫匪中救出來。」

林軒淡淡的說道:

「我本來就么懼怕過誰,只是江濤他們太過份了,至於救凌佳樂,同學一場,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她死在綁匪手中吧。」

張月忽然問道:

「要是那天被劫走的是我呢,你會冒死救我嗎?」

這張月是什麼意思?

明知道凌佳樂現在是他女朋友,還問這樣的問題。

凌佳樂擦覺到林軒在看著自己,她輕撫臉頰的秀髮。

林軒愣了幾秒鐘,笑道:

「當然會了,你是班長嘛,咱們同學一場,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張月還想問什麼。

可是有些話,在這種場合說出來還真不恰當。

她沒在開口。

很快,就上了飯菜。

三人默默的吃著,誰也沒開口說話,氣氛顯得有點異常。

吃完之後,凌佳樂去買單。

然後三人一起去了學校。

現在上課還早,林軒也沒回教室,跟凌佳樂說了一句,就朝學校圖書館走去。

在圖書館開始學習,拿出各種高考資料書籍看了起來。

一目十行,過目不忘,超強的理解能力。

只要是他看的書,裡面的內容他全都領悟了。

快到上課時間了,他從圖書館借了幾本書去了教室。

下午上課,他都沒怎麼聽,而是埋頭看書。

一個下午就這樣過去了。

本來按照約定,林軒今天要搬去凌佳樂家的,可是他不放心奶奶。

「佳樂,今天晚自習我就不上了,先回去看看奶奶,下周一在搬去你家。」

凌佳樂微微罷手,道:

「去吧,去吧,回去路上小心點。」 林軒現在不但是凌佳樂的男朋友,還是她保鏢。

月薪五萬。

他家很窮,一直都沒零花錢,以前放學的時間去撿垃圾,也能賣到十塊八塊。

五萬塊對他來說絕對是一筆天文數字。

他也沒想到,凌佳樂爸爸會拿出五萬塊請他保護凌佳樂。

他打算下周搬去凌佳樂家。

跟凌佳樂打聲招呼之後,他就離開了學校。

今天,馬路上有很多警車。

一些全武裝的特警在馬路上不斷的前進。

「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軒看著馬路上諸多警車和特警,神色中帶著疑惑。

他只是好奇而已,沒太多的理會,迅速的朝郊區林家村走去。

路上,哼著小調,好不悠閑自在。

為了儘快的到家,林軒沒走大路,而是走了捷徑小路。

「砰砰砰。」

幾聲搶聲響徹。

林軒嚇了一大跳。

迅速的掃視四周。

在他無限視距的注視下,前方山林中,有不少全武裝的特警。

而在山林中一顆大樹下,坐著一名身穿緊黑色皮甲的女子。

她臉色蒼白,手臂上中槍。

胖妃傾城 在她身邊,還有一個黑色的皮箱。

王府空房候嬌娘 聽到槍聲,這名身穿黑色皮甲的女子提起地上黑色的皮箱,迅速的朝山裡跑去。

林軒看到這一幕,不由的輕聲喃喃:

「抓嫌疑犯嗎?」

如果是以前,林軒肯定會有多遠跑多遠,但現在不一樣了。

現在看到特警在追嫌疑犯,他蠢蠢欲動。

他也想出一份力。

他沒任何猶豫,鎖定了黑衣皮甲女子的位置,隨後衝到山林中,迅速的追去。

這片山林靠近林家村,他也比較熟悉。

而且他現在的身體素質變的很強,一躍兩三米,一些擋路的岩石對他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衝進山林中,如一個猴子般穿梭。

特警摸索著前進,在搜索黑衣皮甲女子。

速度比較慢。

而林軒就比較快了。

追了十來分鐘,就追上了黑色皮甲女子。

她手臂中搶,還提著一個黑色箱子,在山裡中穿行的比較慢。

前方,是一個小坡。

林軒看到黑衣皮甲女子靠在坡上,撕碎就身上黑色的皮甲,拿出一片皮布綁在了中槍出血的地方。

林軒藝高人膽大,迅速的沖了過去,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把黑色皮甲女子安在地上。

死死的按著她腦袋,冷聲道:

「你跑不了了,乖乖跟我回去接受法律的制裁。」

黑色皮甲女子腦袋和地面接觸,一些泥土沒入口鼻。

一念成婚! 她伸手到皮靴處,拔出一把匕,猛地朝林軒身上刺去。

林軒沒有任何戰鬥經驗,也沒想到黑色皮甲女子還能反抗。

但他反應速度很快。

在女子出手的瞬間,迅速的鬆開她,躲避開了這一刀。

縱使這一刀沒刺到他,但卻劃破了他校服。

女子迅速翻身,看到眼前的是一個穿著校服的學生,她這才鬆了一口氣。

靠在坡上,臉上帶著一抹痛苦之色。

「我知道我說什麼你也不會相信,我知道我也逃不掉,但我有一個請求,請你務必要答應。」

林軒盯著女子。

她不但手臂上中槍,就被胸口處也中了一槍,鮮血不斷的溢出、

「什麼?」

女子隨手拿起地上的黑色皮箱,無力的說道:

「箱子里的東西至關重要,我想請你親手交給江華軍區,鐵血特戰隊隊長飛天虎。」

女子再次叮囑道:

「記住,只能交給鐵血特戰隊長飛天虎,不能交給任何人,包括警察。」

林軒愣住了。

鐵血特戰隊?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