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難道不是么,她那邊唱個I,你這邊就要唱個fly?然後你的歌詞里有I,然後她的歌詞里有fly,偏偏還都是自己填的詞?」鄭宰元兩首歌都聽了,還都是唱歌的人就在身邊聽的,很明顯就發現了問題。

喵的一個組合的都是,打什麼暗語?不會真的像網上說的,這倆曾經真的在一起過,只不過礙於輿論最終放棄了?然後還是金泰妍甩的Jessica?別吧,那我鄭大會長成啥了,Jessica的替代品?我靠…….呸呸呸!還細思極恐了還!

要說泰西還是猛,連這種親弟弟、親男友的人都能被整的嗑CP。

「歌詞不都這樣嗎,這兩個詞又不是什麼生僻詞。」Jessica無所謂的隨意開口。

「打歌是什麼時候?」鄭宰元開口問道。

「明天上午。」Jessica抿著嘴唇開口。

鄭宰元點點頭,然後問道:「那綜藝呢?」

Jessica笑著開口:「綜藝你還真要出鏡,因為不止你,連阿爸、偶媽可能都要出鏡。」

「哈?你瘋了你?我出鏡就算了,阿爸偶媽那麼大年紀,別因為你弄的以後都不敢出門了。」鄭宰元皺眉說道。

「呀!我又不傻,阿爸偶媽肯定會給馬賽克,我都出道這麼多年了還不知道保護家人?」Jessica抬手拍他一下說道。

「那憑啥不給我打馬賽克?我又不是藝人!還保護家人,裡面不包括我是吧?」鄭宰元無奈的開口。

「你肯定不一樣啊,你現在雖然不是藝人,但是也屬於名人好吧!再說了上次少時團綜都出鏡了,這次出鏡又怕什麼?」Jessica輕聲開口。

鄭宰元想了想,好像還真是那麼個道理,不過…..

「不是怎麼還要阿爸和偶媽也參與拍攝?到底什麼綜藝啊?戶外的那種,阿爸偶媽參與也不合適吧?」鄭宰元開口問道。

Jessica彎起嘴角打量鄭宰元:「你現在還真是懂的多了,還知道綜藝的種類了?」

鄭宰元無奈開口:「所以到底為什麼要讓阿爸偶媽參加?」

Jessica鼓了鼓包子臉,然後說道:「因為是在家裡錄製…..」

「啥?在家裡錄製?你在跟我開玩笑?」鄭宰元不敢置信的看著Jessica。

「那公司安排的嘛…..阿爸偶媽都同意了。」Jessica撇撇嘴。

鄭宰元沉聲說道:「公司安排也不行啊,再說了,什麼綜藝啊?還非要上家裡錄製?」

「就是你剛才出去,阿爸看的那個jtbc的新綜藝。」Jessica開口說道。

鄭宰元皺眉:「怎麼能上家裡來錄製,萬一節目組不懂事,剪輯出現問題,會給父母的生活帶來影響的。」

「哎呀不會的,人家節目組都是專業的。」Jessica連忙說道。

「我去找阿爸說。」鄭宰元直接起身。

Jessica連忙拽著他:「阿爸真的都同意了,你……」

不等Jessica說完,鄭宰元甩開她手直接出門。

走到客廳,發現鄭父還在看著。

「阿爸,你同意節目組來家裡錄製綜藝了?」鄭宰元疑惑問道。

鄭父楞了一下,隨後說道:「你說秀妍那個綜藝啊?是跟我說了來著,我跟你偶媽本來也覺得這個節目挺有意思,能來家裡錄製也挺有趣的。」

「阿爸,這是有趣的事么,萬一節目組處理不好,到時候有秀妍、秀晶她們的私生飯找過來,你和偶媽到時候……..」

不等鄭宰元說完,鄭父就擺擺手打斷他:「你擔心的也有道理,不過jtbc是大電視台,這個綜藝的兩個主持人我覺得也能相信,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好么,看來還真是同意了,這都能扯到主持人身上去了。

「阿爸我就說了吧,宰元肯定有意見的。」Jessica跟著走過來,然後說道。

「我這也是怕父母受影響,既然阿爸都的同意了,我還能說哈?」鄭宰元扯起嘴角,然後隨手抓起桌上的蘋果。

不等鄭宰元要咬,Jessica一把拿過來蘋果,然後坐在他身邊開口:「削了皮再吃!」說完就拿起水果刀給他削蘋果。

要說當姐姐,Jessica確實沒說的,從小到大不管是對鄭宰元還是Krystal,都是只要有時間就會全力照顧,長姐的風範還是有的,雖然有時候脾氣不好,但無傷大雅。

趁著這個時間,鄭宰元也順著鄭父的目光看向電視上的綜藝。

「這倆主持人倒是挺出名吧?小時候看的不少綜藝都有這倆。」鄭宰元開口說道。

「姜東虎和李京奎。」鄭父笑著說道。

蘋果削好,Jessica又從茶几紙抽上抽了張紙,兩樣一起遞給鄭宰元。

緋聞萌妻:腹黑老公,請住手! 鄭宰元接過後,咬了口蘋果,咕噥著問道:「這名字是mo呀?請給一頓飯show?拿著勺子怎麼和要飯似的。」

「呀!說那麼難聽,人家那就是個噱頭而已。就這都是公司協調了好久,才拿到的綜藝,這節目剛開播收視率就很高,本來是準備明年開始才用藝人做嘉賓的,想要口碑的節目。」Jessica開口說道。

要照這麼說,鄭宰元倒也覺得好像這節目組還挺有想法?這也導致他沉下心看了一會。

節目怎麼說呢,就是是一檔到高麗平凡的家庭去一邊一起吃晚飯,一邊分享故事的新概念飲食紀錄節目。就鄭宰元看的這一會,也是有家庭在分享自己的喜怒哀樂,好像有點治癒性的那種意思。

鄭宰元不是很了解高麗的綜藝,不過卻也知道高麗在綜藝這方面始終處於一個巔峰的階段,這一點倒不是鄭宰元想誇,因為的確是事實。畢竟遠的類似無挑、rm這種不說,就說近的,三時三餐什麼的也都是非常精良的製作。

最重要的是,始終都有新的節目冒出來的,比如現在鄭宰元看的這一檔節目。

不過,這也跟高麗這邊綜藝上面的專業人才多有關,畢竟除了各種節目主持人,gagaman,還有數不清的導演、作家等等等。 這邊還看著電視,突然開門聲音響起。

「阿爸我回…..」Krystal還沒說完,直接看見沙發上的鄭宰元。

她甩了掉腳上的高跟鞋,小跑過來坐到鄭宰元身邊,彎起嘴角開口:「oppa也回來了?歐尼你還真是為了solo不管不顧了,這個時候給oppa叫回來,是為了晚上錄製綜藝吧?」

Jessica嗯了一聲,還不等說話,鄭宰元就已經驚訝開口:「今晚就要錄製??」

Jessica抬手看了看腕錶,然後說道:「是啊,應該是晚上七點左右。」

這次鄭宰元倒是聽懂了,畢竟也看了一會那個綜藝,上面都是先在當地逛一逛,然後到了飯店去敲別人家的門。正常來說,應該是直接不給Jessica這邊通知,直接帶著節目組上來就敲門才對,才更真實。

但是畢竟涉及到藝人的隱私,所以需要提前通知好,也都安排好。

絕世溺寵:國民女神,不要跑 這邊說著,很快李靜淑也回來了,鄭家全家也就都到齊了。

「好了好了,人都到齊了,現在我宣布,老鄭家綜藝特訓班現在開始!我是主講,秀晶輔助!」Jessica拍拍手站起來,彎起嘴角開口。

「Mo呀?」給鄭宰元整的一愣都,什麼就特訓班。

「哈哈哈,oppa,其實就是我和歐尼跟你們說說怎麼錄節目,什麼樣的話能說,什麼樣的話不能說,然後找找可以聊出去的話題。」Krystal小聲對鄭宰元說道。

鄭宰元一點就通,馬上就明白了,估計人家來錄製,肯定要聊家裡的事,而且,還得有趣。

Jessica說完,直接把自己的包包拿來,從裡面抽出來五張紙,然後開口:「這上面是節目組作家給我的,大家都填一下寫一下,然後我來匯總,看看怎麼處理。」

鄭宰元接過來一看,只見上面問題不少,比如什麼印象最深刻的事,什麼和家人關係如何,有沒有趣事之類的。

雖然疑惑,但是鄭宰元還是仔細想了想然後落筆。不只是他,其他家人也都填的很認真。實際上大家都一樣,都是為了讓節目效果更好,畢竟效果越好,對Jessica的新專輯作用更大。

所謂特訓,主要還是給鄭父鄭母交代,畢竟鄭宰元雖然也沒什麼經驗,但是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他還是能判斷的。其實看似這樣好似多此一舉,畢竟綜藝可以剪輯,但能剪輯那也會讓節目組聽去吧?有些家事肯定還是不想讓除了家人之外的任何人知道的。

都填完了,Jessica匯總到一起看著。

「我覺得可以給宰元的份額多一些,還得趁機會看能不能宣傳一下他企業那一塊。」Jessica手撐著下巴,半晌后開口。

「不用了吧,這不明顯做廣告,節目組能願意嗎?」鄭宰元扯起嘴角開口。

「不會,你有點不知道自己現在的人氣,有我和秀晶在,你現在的高麗人氣都能趕上二線藝人了。很多我倆的粉絲都想多了解你,所以如果是你的份額,打打廣告問題也不大,而且節目組賣你面子,也不會剪輯。」Jessica笑著開口。

Jessica這麼一說,倒是提醒了鄭宰元。現在他不單純是做企業,娛樂公司也開起來了,將來肯定少不了接觸高麗的電視台之類的,趁現在這個機會先混個臉熟,將來有需求了,去談的時候也好開口。

咦,這麼說來,這個綜藝還真是需要好好做一下了。其實也是巧,以鄭宰元的身份,直接去上綜藝節目肯定不可能,都不合適,除非是那種正經的演講節目,正兒八經的說說雞湯什麼的,倒是還行。

但是這個請給一頓飯,偏偏還就很合適,對於鄭宰元的身份來說一點都不尷尬,因為大眾並不知道都是商量好的,只知道是不小心敲打了藝人的家門,然後還能一窺藝人家到底互相之間都是怎麼相處的。

就拿Jessica和Krystal來說,為什麼JK這麼火,就是大家對藝人的好奇。那麼現在又多了個鄭宰元,可想而知這期節目會有多麼火爆了。

「我現在有點拿不準,宰元離開家的事,要不要說?」Jessica開口問道。

鄭父沒說話,只是看向鄭宰元,明顯是想看他自己的意思。

「提一嘴就行了,也不用過多聊,算是把怎麼去天朝的事情解釋解釋。」鄭宰元笑著開口,他倒是不怎麼在意,反正他也不是藝人。

「然後阿爸和偶媽也得有份額,就聊聊年輕時候的愛情故事吧?」Krystal笑著接過話茬說道。

這倒是鬧的鄭父和李靜淑老臉一紅,不過兩人也是米國派,聊起來這種事情也不會害羞的,多少還是沒有那麼保守。

「至於我和秀晶,就自由發揮吧?」Jessica對著Krystal說道。

Krystal點點頭,她和Jessica真人秀都拍過了,自然對這種綜藝節目手到擒來,到時候嘴邊拋幾個話題出來,姜虎東和李京奎這種MC隨隨便便都能接的很好,還能給做好延伸。

一家人坐一起商量了好久,總算是把該交代的都交代好,甚至還設計了一下情節,比如出場方式之類。

等到都商量完了,也該吃中午飯了,李靜淑去做飯,鄭父繼續看電視,Krystal又被叫去廚房幫忙,然後Jessica就和鄭宰元陪著鄭父在客廳看電視。

鄭宰元看著又被Jessica一個眼神瞪去廚房的Krystal,避開鄭父小聲開口:「你別老是欺負秀晶。你自己也得學學怎麼洗菜什麼的吧?不然將來看哪個男人娶你!」

「切,設計師的手怎麼能被生活耽誤!」Jessica翹著腿傲嬌的開口。

鄭宰元語氣一滯,這姐姐是沒救了,公主的氣質還越來越重了還。不過無所謂了,願意當公主就當吧,反正家裡也有這個條件。

「再說了,你nuna我還會愁嫁不出去?放一句出去我想戀愛,信不信追求者能從咱家排到漢江?」Jessica甩了甩頭髮。

鄭宰元憨笑以對,呵呵……可給你囂張壞了,你咋不說能從咱家排到鴨綠江呢?

心裡想想,鄭宰元還是沒說出口,畢竟…這姐姐也不是吹,估計這能排到鴨綠江也不止?

懶得理這個囂張的女人,鄭宰元拿出手機進了房間,有這個時間還是和小短身聊聊天,平復一下心情。

PS:感謝書友hby000、勞資叫甘磊、司徒越彬以及兩位沒取昵稱書友的月票!十分感謝! 「還真要上綜藝啊?」 我當車商那些年 電話里,金泰妍笑著問道。

鄭宰元嗯了一聲,隨後開口:「你到全州了?」

「嗯,剛到,剛才阿爸和偶媽還問你來著,說怎麼不跟著一起來。」金泰妍嘟嘴嗔怪道。

鄭宰元笑了笑:「這不是要錄節目嗎,替我給伯父伯母帶個好。」

金泰妍輕笑一聲應下,然後揶揄道:「不需要怒那給你指導一下嗎?綜藝新人xi?」

鄭宰元平靜開口:「那可真是太好了,前輩能夠指導我么?指導我怎麼發獃?大媽笑?還是怎麼偽裝成紙片人?」

「呀!」金泰妍負擔呵斥,半晌后自己氣笑了:「你現在是不放過任何機會的懟我!」

鄭宰元呵呵笑著:「那也是你配合的好嘛!」

「懶得理你,我偶媽喊我吃飯了,先掛了,拜拜!」金泰妍說完直接掛斷電話。

鄭宰元笑著把手機揣回兜里,然後回到客廳,畢竟自己也要吃飯了。

「宰元,我跟你偶媽想著去你天朝住的地方看看,一個人住,你偶媽總是不放心。」上了桌,鄭父開口說道。

鄭宰元心裡一暖,但還是說道:「您二老就別折騰了,我那房子買了就沒怎麼住過,一天到晚的在外面飛。」

「那更要去給你收拾收拾,家裡這邊秀晶和秀妍活動忙,很少在家吃飯,我跟你爸正好過去照顧你。」李靜淑一邊把碗筷遞給鄭宰元,一邊開口。

鄭宰元接過,然後開口:「你倆要是過去旅遊,我保證抽出來時間陪你們好好享受。但我都這麼大的人了,早就能照顧自己了,怎麼能讓你們再勞累?」

說完鄭宰元攬著Jessica和Krystal,繼續說道:「你們這三個孩子都長大了,就別操心了,好好的享受生活,該花的錢就花!」

「是啊偶媽,就算是去照顧oppa,那也是我去,怎麼能讓您再去!」Krystal甜甜的笑著。

Jessica也是點點頭,不過沒說話。

「那也…..」李靜淑還要說,但是鄭父拉拉她的手,然後笑著說道:「哈哈,宰元這麼說了咱們就聽著,孩子們都長大了,也都孝順。今年等暖和了,咱們就去天朝旅遊。」

「行吧,你們都是好孩子,我跟你們阿爸這輩子也算沒白忙活。」李靜淑眼眶有些發紅的說道。

「偶媽!」Jessica直接坐過去抱著她,Krystal也是過去一起摟著。

鄭宰元就不好過去了,但也是伸手幫母親抹掉眼淚。

「好了好了,快吃飯吧!一會都涼了!」鄭父出來笑著開口。

一頓飯,就在這種溫馨的氛圍下吃完了。

下午收拾了一下,節目錄製就正式要開始了。

………………..(這裡說一下,綜藝的視角是以成片為準的。)

「象徵著高流明星的雕塑和華麗名品店琳琅滿目的街頭,總是,對奎東而言,很熟悉的這裡是?」

隨著旁白的話,畫面在清潭洞的街道上來回的切換著,盡顯著清潭洞的繁華、時尚。

「哥!這裡是清潭洞啊!」

姜虎東的聲音出現,畫面也切到姜虎東和李京奎身上。兩人穿著羽絨服,一人撐著一把傘。

「那是清潭洞十字路口吧?」李京奎指著左側的路口。

「內內!哥,咱倆現在走的這個是k-star大街,據說是為高流明星所修建的街道呢!」姜虎東笑著開口。

「是嗎?那在清潭洞是不是能看到很多明星?你看著里,SJ吧?」李京奎指著一旁小熊雕塑下面貼的照片。

「還真是。」姜虎東湊上去看了看,然後開口:「都是熟人啊,wuli特學院啊,特學院。」

李京奎愣了下:「特學院?」

「不是吧哥?雖然時隔20多年咱倆重新合作,也不用這樣吧?沒看過強心臟嗎?」姜虎東板著臉開口。

李京奎假裝低頭思索了一下,然後平靜開口:「是那個你主持了一半,然後退圈的節目?」

說前半句的時候姜虎東剛要笑,後半句就垮了。

「哥啊,這能在節目上說嗎?」姜虎東委屈的撇撇嘴。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