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你現在的處境很危險。」沉默片刻,他這麼勸道,「奧德里奇騰出手來,肯定會對你下手的,你趕緊收拾東西離開吧。」

本傑明卻搖了搖頭,說:「我不會逃的。」

芬奇皺眉:「你想留下來?」

「我要是逃了,剩下的其他法師呢?況且,如果讓教會徹底控制了弗瑞登,逃去哪裡不都一樣?」

芬奇法師聞言,無奈地點了點頭,也沒說什麼。

本傑明見狀,知道對方已經被說服。於是,他忽然從口袋裡摸出一本小冊子,遞給了芬奇法師。

「這是……」芬奇法師有些疑惑。

「這是我能為大家做的事情。」本傑明答道,「看看吧,我們才剛剛把它編出來。或許,它能改變眼下這個被動的局面。」

芬奇法師接過小冊子,快速地翻閱了起來。

然而,沒一會,他的神情就開始變得有些複雜。

「你這是……」幾分鐘后,他合上書頁,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真的有必要這樣嗎?裡面很多東西,不應該這麼輕易地流傳出去吧?」

本傑明搖了搖頭,說:「你是指那些魔葯配方吧。我知道,如果這些東西流傳出去,可能藥劑法師就不會被你招募到麾下了。可是你有想過嗎?為什麼魔葯界一直發展緩慢,正是因為大部分的知識都被像你我這樣的人握在手中,不肯放出去。」

「我不認為魔葯發展緩慢。」 奮斗在蒸汽時代 芬奇反駁道。

「那是因為你沒去過霍里王國。」 魔鬼首領:纏情綿愛 本傑明回道,「神術道具的製作水平,已經遠遠超乎了你們的想象。」

「……」

芬奇法師陷入沉默。

本傑明繼續勸道:「而且,如果這裡面沒有配方和咒語,又怎麼能在法師之間流行起來?教會已經在實際上控制了弗瑞登的政府,再這樣下去,你我將會變得一無所有。」

芬奇卻還是沉默。

「閣下應該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吧?」本傑明也有點急了,「多少年前,霍里王國還不是法師的地獄,可是為什麼到後來,教會卻將那裡的法師趕進了無邊的深淵?因為法師們總是各自為戰,等他們意識到要聚在一起的時候,已經晚了。」

「芬奇法師,不要讓弗瑞登成為下一個霍里王國。」

本傑明感覺自己說得都有點口乾了,結果最後,芬奇法師卻還是搖了搖頭。

「本傑明法師,我想你或許有些太悲觀了。」他把小冊子交還給本傑明,「教會的人固然可惡,但……我們也不是當年霍里王國的那群法師。弗瑞登境內那麼多法師,教會不敢輕舉妄動的。」

「芬奇法師……」

本傑明還想再說什麼,對方卻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這裡。 ?本傑明只能無奈地離開。

關於眼前這一幕,他其實早有預料。這本《自由魔法宣言》挑戰的不只是教會控制下的法師共濟會,更是法師圈子裡少數的既得利益者。芬奇法師算是國內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會反對也很正常。

他把冊子帶過來,也只是想借著眼下危急的時局,讓芬奇法師犧牲一下——畢竟是弗瑞登的首富,如果他都不反對這本冊子,其他的阻力肯定也會少很多。

可惜,對方似乎沒有意識到,此刻的形勢對於弗瑞登的法師來說有多麼危急。

不過本傑明沒有因此而感到氣餒。

沒辦法,有阻力就會有阻力吧。作為一個走在時代前面的人,哪能不遇到什麼困難?

瓦利斯已經私下和一些印刷廠接觸過了。這裡的印刷成本雖然沒那麼低,但是本傑明積蓄不少,還是可以負擔得起的。因此,他們初步定在一千本的數量。

等到印刷完成之後,他們會想盡辦法,把《自由魔法宣言》放出去,讓它在最廣大的底層法師之中流動起來。他堅信,就憑冊子上面的內容,一定會在轉眼間成為整個弗瑞登最炙手可熱的東西。

——這些法師們,一定會站出來反抗法師共濟會的。

這麼想著,本傑明回到了旅店。

自從殺死國王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回過之前的那個家,這幾天都住在旅店。

舊日的家怎麼樣了?誰也不知道。但是本傑明可以肯定,奧德里奇派了無數盯梢,盯在那棟房子的周圍,耐心地等著他們靠近。

如果不是他們早就轉移過地方,各自隱姓埋名,行動得極為小心,這幾天的計劃恐怕不會進行得如此順利。

——他們絕對會被派過來的刺客煩死。

就這樣,他們繼續忙碌《自由魔法宣言》的事情。

一天後。

傍晚時分,本傑明和手下的法師們,早早地來到了那間廢棄倉庫附近。

五天前,他在這個地方解散了那一百多位法師。本傑明卻與他們約定,如果想要一起對抗教會,就在五天後來到這裡。他一整夜都會等在這個地方。

現在,時間到了,本傑明也有點緊張,到底一百五十三個人最後還會剩下幾個。

以及……另一件事情。

「小心,這裡確實有埋伏。」站在倉庫遠處,本傑明用水元素感應法掃了一圈,很快就發現了一些藏在周圍的鬼鬼祟祟的傢伙。

他們大部分都穿著黑衣,身上帶著武器,躲在偏僻的地點,時不時探頭,小心地四處張望。

果然啊……

本傑明很清楚這些人是怎麼來的。

不一定是有姦細,一百多個人,裡面有幾個膽子小的也很正常。他們知道法師共濟會控制了王宮后很害怕,所以跑去告密,導致奧德里奇知道他們的集會地點,派人來搞事情。

不知道他們接到的命令是什麼。

暗殺本傑明?還是把所有人都幹掉?

那這些人恐怕都是送的。

本傑明不慌不忙。在把每個刺客的位置記下來后,他反而轉過身,讓跟著他過來的法師們離開,自己則孤身一個人走向了那間廢棄倉庫。

在他現身的那一刻,他可以感覺到,無數暗中投射出來的目光,像定點的利箭一樣聚集到了他身上。

……還不動手嗎?

本傑明心中暗笑一聲,神色如常地走了進去。

倉庫之內空空蕩蕩,沒有前來投誠的法師,也沒有埋伏的刺客。看樣子,奧德里奇可能誤會了本傑明的感知技能,以為當時本傑明能發現在窗戶外的他,是因為他靠得太近,所以讓這些刺客躲遠了一些。

可惜,本傑明現在的水元素感應法,已經是一個可以覆蓋方圓數百米的可怕技能了。

「你幹嘛不直接把他們解決掉,留在這裡包粽子嗎?」系統忽然問道。

「他們站得太分散了,沒辦法一下子全解決掉。」本傑明在心中說,「況且,如果他們想等到法師都來了再出手,我正好也可以利用他們。我和過來投奔法師一起解決掉這些刺客,也算是樹立威信、增加凝聚力的一種辦法吧。」

從某種角度來講,這些刺客對他而言還是挺有用的。

就這樣,本傑明在倉庫之中坐下,耐心等待著那些法師中勇者的到來。

很快,夜幕降臨。

「呼……本傑明大人,還好,您真的等在了這裡。」托尼和另外兩個最先投靠他的法師,披著斗篷,從倉庫側門探頭探腦地走了出來。

本傑明露出微笑。

「我就知道你們一定會來。」

三人走過來,紛紛點頭:「那是肯定的。教會都要欺負到我們頭上了,我們總不能坐以待斃。」

本傑明聞言,也笑著點了點頭。

不錯,起碼有三個人,不會發生他在這裡等了一夜卻一個人都沒來的尷尬場面。

這三人雖然是從法師共濟會出來的,但也跟著他們混了這些日子,就連雙修的冥想方式都學會了,彼此十分相熟。本傑明相信他們忠誠度,不是教會在法師共濟會的姦細。

實際上,這一百多個人,都是他親自面試選出來的。即便裡面會有叛徒,本傑明覺得也不會超過十個。

就這樣,打過照面后,本傑明與這三人一起,繼續等待著其他法師。

又過了沉默的幾十分鐘,終於,那些法師陸陸續續地來了。

「本傑明大人,我不怕死。如果真的讓教會控制住了弗瑞登,那我們離死也都不遠了。我希望能為您做點什麼!」

「大人,我希望能加入你們的隊伍。您別看我的實力一般,周邊城市的法師我也都認識不少。 源來者 我可以想辦法讓他們一起來幫助您!」

「我們也來了。法師共濟會的人這些天全消失了,他們果然有問題!」

「……」

一個又一個法師,披著隱藏身份的斗篷,悄悄地來到了這個廢棄倉庫之中。雖然數量和五天前沒法比,到接近半夜,也只來了三十多個人,但本傑明已經很滿意了。

——不是任何人都有勇氣站出來,與更加強大的力量對抗的。

起碼,這群人已經有了地下黨的自覺。

他們不約而同地披著大斗篷,擋住自己的臉,一排看過去,整齊得嚇人。本傑明站在這群斗篷人的面前,忽然有種成為大FFF團團長的感覺。

就這樣,時間過了午夜。

看見人來得差不多了,本傑明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

「我很感動,大家能來到這裡,真的是一件非常勇敢的事情。」他開口,準備作為領導人先發表一番開場感言。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融洽的氣氛里,他點著頭,卻忽然話鋒一轉,驟然冰冷的眼神,看向了人群的某個方向。

「但是……」他的語氣也忽然變得低沉起來,「我們中出了一個叛徒。」 ?在每一個法師靠近倉庫的時候,本傑明都事先利用水元素感應法,仔細觀察過他們和那些刺客的神態舉動。

大部分人都是偷偷摸摸的,走街道一邊繞過來,再小心翼翼地進入這間倉庫。他們時不時漫無目的地東張西望,以防周圍有人在窺探他們。

然而,這三十多個人中,卻有一個人是不一樣的。

那是一個瘦小的青年,雖然也躲在斗篷里,謹慎地東張西望。但關鍵是,他張望的點太准,經常一眼瞟過去,正好都是藏了刺客的方位。而在他出現的時候,那些隱藏在暗處的刺客,看向他的眼神跟看其他人的眼神也不太一樣。

這又怎麼可能逃過系統的眼睛?

一開始,本傑明就心存揪出叛徒的心思,吩咐過系統,把那些可疑人的表現錄好,提出來,反覆地進行分析,連心跳瞳孔呼吸都讓系統要特別去注意。

系統雖然表示自己跟測謊儀沒有半毛錢關係,但是本傑明的威逼之下,它還是同意了。

而最後,在重複觀看這個人的表情三十多遍后,它用快要吐出來語氣,斬釘截鐵說:「沒錯,他肯定就是那個叛徒!」

因此,才有了剛才那一幕。

「我們中出了一個叛徒。」

此言一出,所有人露出愕然的表情,朝著本傑明目光的方向看過去。而這位叛徒法師,大概心理素質不太好——他本來就不是法師共濟會的人,只是心理害怕,所以才在這幾天投靠了過去。

在這樣的環境下,本傑明甚至還沒有把他指出來,他就一個激靈,身體開始發抖。

於是,其他人的目光也漸漸集中到了他身上。

「這位法師,你有什麼要為自己辯解的嗎?」本傑明開口,冷冷地注視著那個瘦小的法師,像頭狼注視著混入狼群的羊。

「什麼?我……」對方聽上去有些慌張,但還是努力維持鎮定,「怎麼了?為什麼都在看我?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本傑明見狀,都懶得再問了,只是和其他人一起,無言地注視著對方。

在這種壓力下,大部分人都是支撐不住的,就更不用說這個本來就心虛的叛徒了。沉默了一會,他忽然念起咒語,使出飛行術,轉頭就跑。

而本傑明甚至都用不著自己出手。

束縛術、重力術、凍結術、控制火環……三十多個法師一起出手,那種場面確實相當壯觀。鋪天蓋地的控制魔法,彷彿一座從天而降的大山,瘦小法師剛飛到門口,就跟一隻折翼的麻雀似的,一瞬間栽倒在地。

本傑明也能感應到,周圍的刺客在看到這一幕時,眼神都發生了些許變化。

……他們慫了?

「大人,我們該拿他怎麼辦?」而這時,一個法師轉頭,看著本傑明問道。

「他已經背叛了我們,或許還把一切信息全都泄露給了教會那邊。」本傑明開口,面不改色地說道,「殺了他。」

眾人聞言,眼神也都是一凜。

在短暫的沉默過後,咒語異口同聲地響起,法師們不約而同地選擇了火球術。無數火球匯聚在一起,將整個倉庫照得通亮,一下子將瘦小法師淹沒其中。

幾秒鐘時間,他就煙消雲散,連一點灰燼都沒剩下。

看著逐漸熄滅的火焰,不少法師的臉上都露出了些許猶豫——對於其中的一部分人來說,這可能還是他們第一次動手殺人。

本傑明卻在這個時候開了口,神情平靜莊重,說:「世界比我們想象得還要殘酷。只有一雙沾滿罪惡和鮮血的雙手,才能在敵人的虎視眈眈之下開拓出一個未來。」

法師們轉過身,沉默了一會,最終,一起對著本傑明堅定地點了點頭。

本傑明見狀,笑了笑,忽然道:「這裡不安全,位置已經被他暴露了出去。我們換個地方再談。」

此言一出,眾人又是一愣。

不止是他們,就連躲在倉庫外的刺客們,那些離得比較近的,聽到這句話,也不由得面面相覷,神情愕然。

然而,沒留給他們什麼細想的時間,本傑明剛說完,便對著眾人一招手,轉身從側面離開了倉庫。

眾人有些疑惑,但畢竟剛懲治完一個叛徒,地點暴露也很有可能。所以,他們沒問上面,而是紛紛跟了上去。至於那些刺客,他們在一陣猶豫之後,也悄悄地跟在那群法師後面,離開了這片廢棄倉庫。

很顯然,他們蹲了這麼久,要是讓本傑明一行人就此離開,那豈不是都白蹲了。

「小心點,我覺得那傢伙可能已經發現了我們。」

跟蹤之中,一個刺客對著邊上的同伴耳語道。

「沒關係,盯緊點就行。他們一放魔法,我們就分頭逃跑。」那個貌似是首領的刺客則低聲吩咐道,「待會我們躲遠點,只要熬到他們解散,把他們每個人的住處都記下來,報給上面,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

其他刺客聞言,也紛紛點頭。

隨後,他們看向前方的法師和為首的本傑明,露出更加警惕的眼神。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