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還真的是蛇蟲啊!」南星也是詫異。

「如果是蛇蟲的話,」獸魔有些頭疼的看著眾人開口道「這蛇蟲我也沒有見過,只是在騰蛇境的記載和一些老蛇嘴中聽說過而已,不過據說是一種很神奇的種類,雖然說是蛇,但是卻有著蟲子一般的生命力,即便是被斬殺的只剩下頭顱,它也可以存活下來,而且據說從生下來這蛇蟲便擁有極高的智慧,只不過很少很少,難以見到。」

「確實聰慧,否則也不會那麼快學會我的攻擊。」南星點點頭,幾人商量了半天,也沒有想出什麼好的對策,只能就此放棄,向著暗河的源頭前進,所謂車到山前必有路,他們一時間也沒有其他辦法。

不得不說在南星拖延了一次之後,這蛇蟲想要追上他們一時間也沒有那麼容易,只是不知道這暗河到底有多深。一般來說暗河也分種類,分為兩種,一種是本來就是如此,地形就在那裡擺著,另外一種則是人為,有人在這地下建造了這麼一條暗河,如果是普通人這樣浩大的暗河估計萬人都需要好一段時間才可以完成,但是換作修鍊者的話,就會快了很多。

「水流的聲音變了。」易青側耳傾聽,水流的聲音有了變化,也就是說他們已經快要到源頭了。

「其實我一直想問,那個什麼蛇蟲的速度不是很快嗎?為什麼它不直接自己出現再用水幕攔住我們呢?」紫陌很是好奇,她剛才就在想這蛇蟲的速度極快,一開始他們追了好久都沒有追到,現在卻追不到他們。

「那蛇蟲的目的應該就是將我們趕往這裡,雖然不知道原因,」杜滕解釋道「那水幕之前可以追到我們,但是速度卻有意下降,之後南兄去攔截的時候更是停滯不前,這蛇蟲很有目的,不過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管他呢?這樣才像是去歷練嘛!」小靈很是興奮,獸魔無語的看了眼自己的妹妹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的跟在自己妹妹身後,預防著一切可能會出現的危險。

就像是易青說的,水流的聲音變了,原本暗河嘩嘩的聲音也開始清脆了起來,到最後聲音是越來越低,就像是沒有了一般,而他們眼前也開始出現了變化,比如說岩洞在壓低,但是寬度卻在增加,他們已經越來越向著地底而去了。

「那裡,」杜滕開口,幾人跑了過去,那裡已經是暗河的源頭了,同時也是這地底的盡頭,南星看的清楚,這裡的空間一下子變得很大,在那裡還有一處水潭,雖然已經見過了很多水潭,甚至是潛伏著龍女的水潭,但是這水潭還是讓眾人心寒膽顫。

在這寒潭內竟然橫卧著一頭深紅色的血鱷,這是一頭史前巨鱷,足有十幾米長的可怕身軀,就橫卧在水潭中央,像是一株盛開在水潭內的赤火紅蓮,只是這紅蓮不是用來觀賞的,而是會噬人的可怕凶獸。

「魔血鱷,這種東西不是已經絕跡了嗎?」獸魔瞪大了眼睛,他對凶獸的了解絕對是在場中最高的,「這魔血鱷來自遠古,雖然不能與那些頂級凶獸相比,但是卻遠遠比上古的凶獸可怕,但是這魔血鱷已經消失多年了,怎麼現在會出現在這裡?」

「這裡雖然是大帝古迹,但是魔血鱷在遠古便已經消失,到如今也僅僅只是被人有一點微末記載,」小靈也開口道,他們兄妹來自靈族,這靈族的傳承久遠無比,知道這些遠古的凶獸也不算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嗷吼!

他們在說話,不代表這魔血鱷聽不到,那魔血鱷此刻張大了嘴巴,放佛可以吞下一個世界,此刻眾人才看清楚,那魔血鱷的嘴巴之中竟然是血紅一片,這魔血鱷不光是表皮是血紅色的,便是那一身骨肉都是紅色的,這紅色的骨頭可以說是在凶獸中獨此一份。

嘶嘶!

暗河的水幕這個時候也洶湧而來,不過令幾人微微放心的是這水幕停留在了源頭的不遠處,這裡的空間就像是一個空曠的山洞,山洞內是魔血鱷,而洞口則已經被蛇蟲擋住,想要出去怕也是沒有那麼簡單。

而南星他們就像是被包圍的小鳥,所有的路都已經被堵死,也虧的這暗河源頭有著奇怪的寶石鑲在牆壁之上,否則一片黑暗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怎麼辦?」看著魔血鱷的身軀從水潭一點點的浮起,眾人也是有些慌亂,紫陌已經下意識的躲在了南星幾人身後,小靈也被獸魔緊緊護在身後,這裡很不安全,不管是這遠古凶獸魔血鱷,還是詭異無比的蛇蟲,都不是好招惹的角色。

「或許還有轉機?」南星拉住長孫觀音的手掌,神情一下冷靜下來,看看魔血鱷,再看看蛇蟲,南星感覺事情或許沒有他們想的那麼糟糕。

「轉機?是我們直接殺出去嗎?」獸魔翻了個白眼,手中拿出了一柄奇異的彎刀,刀柄處盤繞著一條擁有雙翅的怪蛇,南星清楚,這是騰蛇。

「確實是殺出去,不過就看我們幫誰了。」南星嘴角勾起一絲邪笑,整個人充滿了自信。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確實是殺出去,不過就看我們幫誰了。」南星笑道。

「什麼意思?」小靈彎著腦袋,有些不明白南星想要表達的到底是什麼。

「它們是對立的,我們或許可以選擇幫其中一方,不僅可以離開這裡,說不準還能夠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收穫。」南星說道,至於如何能夠看出這兩者是對立,南星就沒有去解釋了,難道要南星說這是骨殿內的那尊大佬告訴自己的?

「幫蛇蟲。」獸魔張口,看著幾人投過來的目光開口道「這蛇蟲一直到現在也沒有起殺心,反倒是這魔血鱷,從遠古到現在可就沒有停止過殺戮,就算我們幫了它,最後估計也會再戰,而且說不準還會反咬我們一口。」

「可是我們的實力。」紫陌有些猶豫,對於自己的實力很不自信,其實曾經的紫陌不是這樣的,只是自從見識到了南星長孫觀音,還有中院更多的天驕之後,紫陌開始對自己的實力進行了懷疑,整個人不符當初全真榜自信。

「它們的實力也只是聖級而已,甚至還沒有達到靈級,只不過身為奇異古種,表現出來的力量強於表面實力罷了。」獸魔安慰道「我們只要小心一些,不見的就無法與之戰鬥。」

「確實,雖然說級別有點差距,但是獸兄是王級巔峰,哪怕和這些古種有一個大層次的差距,也不見得就會輸,況且我們只是一旁牽制,真正出手殺敵的還是蛇蟲。」

吼!

這個時候魔血鱷已經從水潭之中爬了出來,一對大目掃了一眼岸邊的幾人,然後便沒有去理會,似乎是沒有將他們放在眼裡,也可能是將他們當作蟲子來看待。

啪!

蛇蟲出手了,水幕中陡然鑽出無數蛇頭,一個個巨大無比,顯然用的便是剛才南星的招式,這個時候直接動用出來用來對付魔血鱷。

魔血鱷完全不懼,巨大的尾巴橫掃,震動的洞壁都在抖動,所有的蛇頭撲了過去,卻被這尾巴掃段,就像是一條血色的鞭子,將這些蛇頭攔腰掃斷。

「不知道這魔血鱷會怎麼進攻這躲在水幕的蛇蟲。」南星暗暗思索,準備稍微等一下再出手,這蛇蟲到底也是凶獸,他心中還是有些防備。

吼!

魔血鱷張嘴吼叫,肉眼可見的波紋震蕩了出去,那水幕竟然這波紋震得搖搖欲墜,似乎隨時都會破裂一般,而在這水幕如此晃蕩之下,那魔血鱷的張嘴便咬了過去,顯然是已經算好了一切。

「動手,」南星看的清楚,這魔血鱷用了音波攻擊,同時身體去進攻,也就是說這禁錮的力量還是來自蛇蟲,雖然暗河本身詭異,但是這禁錮的力量是蛇蟲發出來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鯤鵬之身無法被禁錮,難怪那個時候火鳳直接投入暗河后,過了一瞬之後才被禁錮,當時還認為是幻覺,現在看來這本就是蛇蟲的力量。

南星撲了出去,化作鯤鵬而出,巨大的身軀直接撞在了魔血鱷的身上,一旁的獸魔猛地一躍,身體在半空之中化作白虎,巨大的白虎迎上了被撞出去的魔血鱷,一爪子拍出去,竟然在那魔血鱷的脊背之上留下了深深的爪痕。

「看來這場戰鬥需要的巨大的體型才行。」易青開口,這魔血鱷的防禦驚人,一般攻擊根本沒有作用,便是做到牽制都很難,只有用這樣的大體型與之糾纏才能夠真的做到牽制。

叱!

杜滕一躍而起,他雖然不像南星他們擁有如此異象或是秘術,但是他的蛇道可不簡單,身體化作一隻六翅大蛇,便撲了上去,一嘴咬上去便是魔血鱷都有些吃痛。

「你們惹怒本王了。」魔血鱷大叫,口吐人言,身子猛地一陣,一股暗紅色的氣息從身體散發了出來,讓這魔血鱷看起來更加殘暴。

「你們稍稍往後退一些,這血鱷的氣息可以侵蝕身軀。」那蛇蟲也開口了,只不過聲音和魔血鱷完全不同,這魔血鱷的聲音宛若中年男人,而這蛇蟲的聲音如同妙齡少女,清脆悅耳,便是南星都沒有想到這體型奇異的蛇蟲竟然有如此聲音。

「蛇嬌,今日本王鼎將你們全部吞食。」魔血鱷此刻憤怒無比,沒有想到被幾個小蟲子傷到,這讓它感覺自己受到了奇恥大辱。

「血鱷,你自己先破壞了規矩,這地通河這麼多年來被你殘殺了多少,若是再不阻止你。恐怕這地通河真的要成為一條死河了。」 彼年錯愛 蛇蟲,也就是蛇嬌憤怒開口。

「反正時間到了我等都會聚在那通古界內,現在死了這些又算什麼。」血鱷滿滿的不屑,那殘暴的氣息也開始肆虐起來。

「那今日你自己便享受一下這死亡的感覺。」蛇嬌大怒,不知道念動了什麼秘法,這水幕劇烈的顫動,那水幕後竟然伸出一隻奇異的爪子,由暗河組成,只是不知道為何這爪子成了慘白色,而且上面鬼氣森森,令人不寒而慄。

「不要以為有他們將你就能穩勝於本王。」魔血鱷大吼,體型巨大,但是速度極快,幾乎是在話語剛落的時候便躲過了襲來的白色爪子,出現在了杜滕身後,一口咬住杜滕的大蛇,用力一甩,竟然將杜滕甩入了水潭之中。

「咳咳!這傢伙。」杜滕六翅大蛇的化身消失,整個人無力的趴在一邊,那魔血鱷並沒有將他咬碎或者如何,但是那隨著牙齒注入他體內的殘暴氣息直接讓他軀體震動,無法自拔,根本不能夠安穩。

轟轟!

魔血鱷再次出手,硬是拼著被那白色爪子拍了一爪的疼痛將南星和獸魔轟擊在了牆壁之上,力量之大,震動了洞壁。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鯤鵬和白虎幾乎同時消失,他們兩個不僅承受了魔血鱷暴虐的氣息,更是將那如同山嶽撞擊般的力量承受了下來,別說是南星這從來沒有去刻意修鍊肉體的人,便是獸魔這肉身無雙都出現了傷痕。

「這個傢伙,」南星臉色很是難看,自從上次自己在傳送陣中被虛空一族陰了之後,南星還沒有受到過這樣的痛苦,這個魔血鱷確實有囂張的資本,那可怕的暴虐氣息和強大的肉體力量混合在一起,所表現出來的力量絕對是非同小可的,「我會讓你好看的。」

南星強忍著痛一躍而起,身體一扭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那裡化作了一條青龍,而隨著南星身體化作青龍,剛才帶來的痛苦立馬就小了很多,對於南星來說的痛苦,轉移到青龍身上就會不值一提,不過等到南星恢復身體的時候怕是又會出現痛苦。

「這是青龍?我就知道這傢伙咩有那麼簡單。」獸魔看著南星的青龍化身,心中那股戰意熊熊而已,不過是傷痛而已,那又如何,他獸魔從靈族出來到現在也不知道受了多少痛苦才闖到現在的地步。

獸魔當下毫不猶豫再次化身一頭巨獸而起,不過這次他化身的是饕餮,可以吞掉一切傷害的饕餮,面對這力量可怕的魔血鱷,他們既然是用來牽制的,那麼這可以吸收傷害,又可以保護自己的饕餮就是最合適的選擇。

轟!

白色的爪子再一次擊中了魔血鱷,讓它身體猛地一縮,暗紅色的鱗甲都出現了裂痕,想要直接衝破水幕去殺,但是一旁兩頭巨獸穩穩的將它拉在原地,讓它無法離開。

「你們,給本王去死吧!」魔血鱷大吼,暴虐的氣息猛地高漲,就像是高高漲起的潮水一般,原本能夠隨意拉扯它的饕餮,竟然都被向後推去,那暴怒的氣息開始出現了變化,那魔血鱷的身體甚至都產生了變化,最主要的是那鱷頭,上面竟然出現了一塊肉瘤一般的東西,但是兩人不會真的傻傻的認為這肉瘤就像是肉塊一般脆弱,否則魔血鱷不會就這麼顯露出來。

「那是血鱷的血神子,威力無窮,快躲開。」 霸道老公的鑽石妻 蛇嬌連忙開口。

南星有些不懂,這魔血鱷他就不認識,但是一旁的獸魔可是很清楚的,當聽到血神子三個字的時候便已經開始快速後退,別看他饕餮的身軀龐大,卻絲毫不影響他的速度,南星雖然不清楚,但是看到獸魔都在快速後退,也沒有妄自抵擋,身體快速後撤。

轟!

以那魔血鱷為中心,一股可怕的力量瞬間爆發了出來,暗河的源頭都因此高高漲起,整條暗河都因此開始產生了劇烈的晃蕩,一層層的晃蕩了出去,便是蛇嬌的水幕都有了巨大的變化,開始不穩定起來。

「血神子,據說是遠古的某種神物,傳說共有三千滴,只是天地轉變,這三千滴早已經被焚毀,到現在也只是傳說了。」獸魔臉色很不好看,他曾經在靈族看過很多書籍,尤其是關於各種凶獸古獸的存在,他更是了解無比,而這血神子便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存在。

「很強嗎?」青龍盤繞,高高飛到了這山洞的頂峰,俯視著下方的魔血鱷。

「很強,如果真的是那傳說中的血神子,單單是血神子便可以能夠發揮可怕的力量,而這魔血鱷竟然將血神子融合。」獸魔沒有再說下去,但是意思已經非常的明顯了。

轟!

魔血鱷開始行動了,巨大的軀體趴在水面之上就像是在地面一般,巨大的軀體在一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幾人瞪大了眼睛,卻發現根本看不到這魔血鱷的行動軌跡。

南星幾乎在這魔血鱷消失的瞬間便盤旋離開,青龍之身一頭扎入了水潭之中,而在南星扎入水潭的瞬間,他剛才所盤旋的地方出現了魔血鱷,可怕的力量順著魔血鱷的爪子撲了出去,那裡的空間仿似都快裂了。

只是南星躲過了,不代表獸魔也躲過了,巨大的身體被轟擊而出,更是被這魔血鱷直接將身體插穿,也虧得他現在化身饕餮,本身便擁有吸收傷害的力量,否則真的被這樣一個巨大的爪子戳穿。

「吼!」

南星怒吼,龍嘴大張,無數暗河的水開始匯合,龍天生可以掌雲控水,如今這暗河之水沒有被蛇嬌控制,南星更是將這水控制的無比強大,無邊的暗河水開始匯合,化作一條巨大青龍盤旋而起,向著魔血鱷沖了下去。

「滾。」魔血鱷大吼,可怕暴虐氣息瞬間出擊,將那巨大的水龍吼的一散而開,化作漫天水雨落了下來。

「蛇腹。」蛇嬌也不甘示弱,她本身的實力並不比這魔血鱷差,只不過自傲的禁錮能力被魔血鱷抑制,而那魔血鱷還擁有血神子這樣的寶物,讓她更是無法與之相比,不過此刻魔血鱷被南星他們牽引一二,她也終於可以出手。

一頭暗黑色的大蛇從那水幕中爬了出來,竟然無視這暴虐的氣息,向著魔血鱷沖了過去,此時南星已經被這魔血鱷欺負的不行不行的,哪怕是化身青龍,此刻卻也被這魔血鱷壓在身下各種打,南星身上的鱗片都已經碎了一大片,龍血不知道噴洒了多少。

「這個傢伙太強大了。」易青幾人看著魔血鱷,這魔血鱷的實力太強了,不管是獸魔還是南星,都是這一代頂尖的天驕,此刻聯手竟然都被各種打。

「南哥快要忍不住了。」長孫觀音忍不住開口,他很了解南星。

「他那數種異象,可沒有那麼簡單。」靜雯點點頭,整個東勝區域誰不知道道門南星,那數種異象的展現讓無數天驕望而生嘆。

轟!魔血鱷猛地回頭,一口咬了下去,將那黑色的大蛇吞了下去,這一幕著實震撼了眾人,便是蛇嬌都沒有想到。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嘩!

南星從水面浮了上來,強大的青龍真身都被打的有些堅持不住,嘴角一白,頓時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也快速的開始變化,只是剎那之間便恢復到了原來的樣子。

「蛇嬌,這就是你找的幫手嗎?太讓本王好笑了。」血鱷冷笑了起來,只不過它內心也在肉疼,這血神子確實強大可怕,但是除此之外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同樣讓他肉疼,自己多年在這詭異暗河內的修行竟然生生少了百年,這血神子所需要的力量太大了。

「我會一直找機會的。」蛇嬌有些無奈,這血鱷太強了,自己雖然和他在等級是一樣的,但是所發揮出來的力量差太多了,本以為這次來到古迹的人可以幫助自己,但是在這血鱷的血神子下依舊是那麼的不堪,哪怕是青龍和饕餮的化身都沒有作用。

「你沒有機會了,這裡很快就會通往古界,你再不會有機會。」血鱷大叫,那一對凶目還在盯著蛇嬌,它還在找機會,找一個可以擊殺蛇嬌的機會,這樣一頭與它等級相差不大的凶蛇,若是可以吞食,對他也會大有作用。

場面一時間安靜了下來,那蛇嬌已經有了退縮的想法,這血鱷不是它能夠對付的,原本認為南星他們可以牽扯,但是卻發現這血鱷的血神子遠遠比自己想象中的強大,那幾人若是聯手,便是自己都不一定可以打敗,但是現在卻被血鱷輕易打敗,若非自己的禁錮之力和速度,恐怕血鱷現在已經向自己動手了。

轟!

上門狂婿 然而在兩頭龐然大物都在互相找機會的時候,那血鱷只感覺身邊一股強大的力量突然暴增,竟然有一種令自己膽寒的感覺,他沒有任何猶豫,身體迅速貼在了一面牆壁之上,這才看著這寒潭,看著這天然的山洞。

那水潭上方,南星緩緩的漂浮在那裡,但是身後一頭奇異的鯤鵬橫空而起,這鯤鵬和之前的鯤鵬並沒有什麼不同,但是在那鯤鵬的頭顱之上竟然燃燒著一團火紅色的火焰,而這還不是最重要的,那鯤鵬的翅膀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發生了變化,原本灰色的羽毛此刻已經成了一片紫色。

而此刻鯤鵬已經落了下來,身下出現了一根巨大的旗杆,上面一個無人認識的墨字無風飛舞,可以說此刻南星已經將自己的異象全部展現了出來,只是南星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動用了真皇異象,但是出現的卻是一桿大旗,而且南星還有一份疑惑,自己明明還動用了聖師的異象,為何卻沒有反應,可以說南星除了沒有使用騎牛老人外,其他在雲紋空間的異象他全部都使用了,但是出現的和自己想的卻有幾分不同。

「世間歲月逝,人間情難留。」

悠悠的一個聲音突兀的響徹這裡,眾人都沒有看到,在那鯤鵬的頭頂突然出現一個半卧的老人,穿著書生衣服,給人一種睿智的感覺。

「這是聖師?」靜雯張大了嘴巴,聖師哎!雖然傳聞中並沒有說聖師有多強,但是聖師卻足以讓所有人去尊敬,這可是聖師啊!整個東勝區域的人或許不知道帝,神,魔這些級別的強者,但是卻沒有人不知道聖師。

「這些是異象?南兄對於異象的掌握。」杜滕震驚的看著南星,他們都知道南星可以融合三種異象,當初他飛到天空,手握一張大弓,不知道讓多少人懼怕,想來長孫觀音都知道那大弓的威力,而現在,更是將數種異象一起展現了出來,尤其是聖師的出現震動了所有人,他們這也是第一次看到聖師異象。

「竟然讓本王產生一絲危機。」魔血鱷惡狠狠的看著南星,只是當看著那鯤鵬身上半卧的老人時,便是魔血鱷自己都自己都忍不住移開自己的眼睛。

「上,」南星猛地開口,身後的鯤鵬展翅而出,洶湧的力量澎湃而起,滾滾熱浪狠狠的壓了過去,便是那魔血鱷的暴虐氣息一時間都無法釋放。

叱!

魔血鱷的速度依舊是那麼快,宛若閃電向著南星攻擊了過去,它明白的很,這些都是那個人族小鬼的力量,只要將那個小鬼殺了那麼一切都會消失。

「無勾而吊。」聖師突然張嘴,從手中拿出一卷書卷,那魔血鱷只感覺眼前一恍惚,下一刻竟然又出現在了那鯤鵬身前,剛剛自己竟然被一股空間的力量移動,根本沒有到達南星身邊。

轟!

鯤鵬的身體撞了過去,魔血鱷極快的反應了過來,一對爪子猛地撲了過去,與鯤鵬的利爪狠狠的轟在了一塊,不過這魔血鱷不愧是極為強大的凶獸,即便是已經融合了幾種異象的鯤鵬這個時候還是無法與魔血鱷相比,雖然沒有被轟飛,但是卻已經是落了下風。

「慢來,慢來。」聖師輕言,手中書卷變得碩大無比,就那樣漂浮而起,散發出一層層光芒,將鯤鵬籠罩了起來,鯤鵬的力量似乎立馬就變得完美了很多,再一次與魔血鱷相撞,竟然已經可以與之相抗衡。

「聖師這是把鯤鵬異象當作轉獸來看待嗎?」幾人看的清楚,這戰鬥方式就好像是轉者一般,召喚出自己的轉獸,然後利用各種加持獸書,尤其是長孫觀音,她和南星一起去過轉獸界,對於那裡的戰鬥方式都比較了解,而這聖師的方式就是和那些人一樣,只是聖師的召喚的是鯤鵬,而兩者本身都是異象。

這樣的戰鬥方式幾乎是聞所未聞,而且這異象放佛有著意識一般,這樣的事情也是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的。

「這就是那雲紋空間的作用嗎?」長孫觀音暗暗思索,她偶然想起了南星說過的雲紋空間,就像是和異象有關係的空間,就像是獸書中最出名的獸書空間。

轟!

不管其他人如何思索,這下方的兩頭巨獸卻像是肉搏一般,狠狠的轟擊著對方,他們都沒有注意,一旁的蛇嬌似乎已經在準備著大招了。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蛇蟲,這是一種極為聰明的古獸,曾經便是因為這逆天般的天賦遭到過屠殺,你可以想一下,蛇嬌只是看了南星使用一次水龍便可以完美的模擬出屬於自己的水蛇頭,而且威力似乎更加的驚人,單單是這便可以看出,如果沒有獸書直接灌輸的力量,便是南星學習一些東西都需要多次的練習。

當然蛇蟲這一點被世人忌憚,但是只有那些真正懂得蛇蟲的人才知道蛇蟲最可怕的地方到底是什麼,那就是蛇蟲的壽命,強大的修鍊者可以存活甚至萬年,那大帝般的存在更是可以存活十萬年,甚至更久,有傳聞大帝甚至可以與天地同壽。

而這些在蛇蟲看來都不是事情,哪怕一頭不願意修行的蛇蟲都可以存活十萬年之久,而一旦進入修行,壽命幾乎無法預算,這般的存活下去,哪怕天賦再差都會隨著時間而越來越強,更何況蛇蟲又是出了名的聰明,這兩者混合起來便是為何蛇蟲真正被忌憚的原因。

蛇嬌存活的時間已經很久遠了,她不是一頭喜歡修鍊的蛇蟲,但是隨著歲月的流逝,她的力量依舊慢慢的提升了,而在這暗河之中便是她存活下去的一個條件,她不是自己願意待在這幾乎屬於單獨空間的古迹之中,但是有些事情往往不能隨自己的意願。

嗡嗡!嗡嗡!

奇異的聲音吸引了水潭上靡戰的兩頭巨獸,南星的臉色已經有些微微發白了,這麼多的異象同時綻放,而且還將其融合,這其中所包含的力量自然不用說,而消耗和掌握更是巨大,那魔血鱷雖然要比鯤鵬強一些,但是這鯤鵬只是異象,可以去無所謂的拼殺,而它不行,它是真實的,一旦受傷,那就是真的受傷。

而這水潭上方此刻一個巨大的陣紋般的東西將這山洞開始籠罩,一股禁錮的力量似乎在擴散,一下方的水潭都因此而平靜了下來,兩頭巨獸的撞擊已經不能影響這水潭的撥動了。

「你們,來這邊。」蛇嬌的聲音傳來,獸魔微微一頓,便帶著幾人去了那水幕後方,只將南星和魔血鱷留在了山洞之內,這個突然出現的陣法似乎不好惹。

「毀禁陣?我不會讓你釋放出來的。」魔血鱷神情大變,原本還在猶豫是否要再次使用血神子的想法瞬間破滅,直接動用了這消耗巨大的東西,這陣法它一定不能讓蛇嬌這般釋放出來,否則哪怕是有血神子,自己也會毀滅。

「毀禁陣?廢物,虧得你還是遠古血鱷,這鎮血禁錮陣你都不認識。」南星冷笑,這陣法看起來和毀禁陣很相似,但是卻完全不同,這陣法比毀禁陣還要可怕,稱之為鎮血禁錮陣,一旦陣法發動,陣法內生物會被陣法中的力量壓迫血液所毀滅,便是這血液都將被徹底鎮殺,不會留有一絲成功的可能,這陣法在鱷皇的傳承之中是屬於最頂端的陣法,便是南星都不敢去嘗試,沒有想到這蛇嬌竟然掌握如此陣法。

不說南星吃驚,那蛇嬌也是吃驚,這陣法已經是她的底牌之一,古老的陣法少有人知道,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不過十多年成人的小鬼知道,要知道剛才那血鱷都認錯了陣法。

「陣法需要發動的時間是半刻鐘嗎?」南星看著這陣法的紋路,雖然他沒有辦法使用這陣法,但是只是看這陣法還是沒有問題,這陣法需要半刻鐘才會發動,那麼也就是說自己需要堅持半刻鐘,至於如何出去,南星倒是不擔心,他身為陣法師自然有他的辦法,囊中可是捏著一個短距離傳送陣盤呢!這陣法雖然強大,但是有兩個缺點,一個是時間太久,當然這也和陣法師的實力有關,而另一個則是這陣法沒有辦法去禁錮空間,它可以將血液禁錮,卻沒有辦法禁錮空間,這是這鎮血禁錮陣的一個缺點。

轟!

「小子,不管這是什麼陣,都已經無所謂了。」魔血鱷看著南星,頭頂那個肉瘤般的血神子再次浮現了出來,它的力量開始成倍的增加,它要在這陣法發動之前離開這裡,屠戮掉這群該死的人,還有那頭可以讓自己大補的蛇蟲。

「擊敗我自然沒有那個本事。」南星緩緩開口,「但是,若只是將你拖延在這裡半刻鐘的話。」

南星身上頓時爆發出一股可怕的氣息,那是一股陰陽莫名的氣息,放佛混沌一片之中出現了世界,而南星便在那個世界中心。

「混沌陰陽體,怎麼可能?這種遠古都不存在的體制怎麼會出現在你這個弱小的蟲子身上。」魔血鱷像是遭受到了侮辱一般,憤怒的沖向了南星,血神子所化的肉瘤散發著令人畏懼的力量,魔血鱷的力量在急速增長。

「這種體制真的存在嗎?」蛇蟲都有些迷茫,這五大體制說是存在,其實更像是傳說,為了讓某種追求不停下來而存在的體制,但是當這種體制真的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迷茫了,若是真的有這樣的體制,當初便擁有這樣體制的人又如何。

轟!

鯤鵬翻滾,身上的力量更強大了,南星這混沌陰陽體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力量,這幾乎是古往今來第一次出現的體制,一切用來進攻的手段都需要南星自己去探索,而南星現在做的便是將這體制的氣息散發出來,不管是混沌還是陰陽,無一不是適合鯤鵬的。

「給本王滾開,滅。」魔血鱷的聲音是在咆哮,那肉瘤內的力量毫無保留的宣洩了下來,若是剛才魔血鱷就如此進攻,恐怕鯤鵬真的會被直接轟碎,哪怕他頭頂坐著神秘的聖師,但是現在不同了,混沌氣息環繞,陰陽輔助的鯤鵬力量雖然沒有提升,但是卻像是回到了家中一般,行動更加自如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