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江南張了張嘴,又頓了一下。之前發生的種種湧進腦子裡,他決定,還是暫時不要跟趙子龍說。「沒什麼,就是以前的幾個老朋友,最近又聯繫起來了。」

俞飛的事情,全校人盡皆知,郭悅自然也知道。他知道,就代表著X小姐同樣知道。不過這次,X小姐沒給他什麼意見,只是讓他自己小心。並且囑咐他叮囑恐龍,看好自己的幾個手下。

X小姐坐在一間教室里,收起電話,看著桌上的紙。自言自語道:「這是最後一次讓你們得意了。北風?江南?立冬?呵呵,來感受背叛的痛苦吧!」

……

一轉眼三天過去了。王子也沒有繼續陪在病房,她也開始回到學校正常上課。立冬仍然沒來,對於老師來說,他最好別來。

江南積極為發起總攻而準備,每天晚上他都會在夜市跟每個老闆扯皮聊天,大家也都很喜歡這個小夥子。

恐龍倒是沒有任何舉動。但每個人都知道這事暴風雨前的平靜,全三高的學生似乎都在等,等待北風歸來,繼續上演恐龍對決北風的大戲。

那麼張北羽本尊呢,這幾天自然是纏著芸姐和醫生說要出院。醫生每天都要來看他幾次為他複查,最終答應他,最多一周就能出院。得到這樣的承諾,張北羽總算消停點。

某天晚上,他躺在床上玩手機,不經意一眼撇到了日曆,心中驚了一下。算算日子,差不多也到了齊天和張尊回來的時候了。

趕在他們回來之前解決恐龍!張北羽在心中暗暗立誓。

……

還沒到一周,五天之後,張北羽出院。

本來江南是想組織個四五十人的歡迎隊伍,但被張北羽罵了一頓…

不過,依舊來了不少人。除了幾個主角之外,還有丐桿、大長腿、小三、陳國、507的幾人等等。一行人十來個,就近在醫院附近找了一家飯店。這家飯店檔次也不錯,比小福樓還稍高點,是江南早就定好的,為張北羽接風。

張北羽身體剛剛恢復不能喝酒,自然是以茶代酒。開吃之前,他作為主角自然多說了幾句。也算不上客套話,因為坐在這裡的,可以說都是自己人。

最後,他加上了一句:「從明天開始,在三高,我們與恐龍之間只能留下一個!」這句話自然是告訴大夥,戰鬥開始了。

酒菜過半,諸如立冬、小乞丐、趙子龍等人已經喝的舌頭都大了。

包廂里的氣氛很好,張北羽沒喝酒,笑呵呵的看著這幾個人。坐在他旁邊的江南今天也沒碰酒。

突然,江南的手機響了。他低頭看了一下,心裡咯噔一下。張北羽也扭頭瞄了一眼,手機屏幕上是一個手機號碼,他並不認識。

但是江南用極低的聲音說了一句:「是白骨。」 對面的段風,還在那裡如同女人一般喋喋不休的說個不停,因為在他看來,沐青青即便是已經到了生蓮境,也不過只是一名小小的螻蟻罷了,他並不急於將她徹底打敗,因為他感覺沐青青甚至連他的一招都著不下來。

所以,他在打之前,儘可能的侮辱她,這樣在打敗了她之後,才能對她雪上加霜。

可就在他自以為說的無比暢快之時,對面的沐青青卻是動了。

在她的體內發出了一道轟鳴之後,她的周圍又瞬間詭異的安靜了下來。

旋即沐青青的身體猛然一陣,一股堪稱絕美的四色能量頓時從她的體內爆沖而出。

而就在這能量出現的一瞬,段風猛然的閉上了雙唇,那橫肉叢生的臉上,終於是出現了一抹古怪的表情。

那是一種詫異,而後又變成了一抹震驚。

因為他從那漂亮的堪稱絕美的能量之中,感覺到了一抹前所未有能量暴動。

誰的身體里也不可存下四種顏色的能量!

每一個人,一生只能註定擁有一顆內丹,而其內丹也僅僅只有一種顏色。

當然,內丹被毀,而後又重新修鍊的並不能算在內。

不過他似乎也聽師父提起過,這世間也有很少的一部分人,可以擁有多角的內丹,但很多人終其一生,也僅僅只能修鍊出兩角。並且這兩角的能量只能相生,而不能相剋。

像沐青青這般水火同在一處的更是極為少見。

段風終於將眼中的那抹輕視收了起來。

「好,這樣才算有些意思,如若不然,俺到是覺得無趣呢!」

段風臉上的驚訝已經被他完全掩藏起來。

話音落下,段風的雙掌也是猛然揮出。

呼呼!

兩道十餘丈,由靈力所幻化出的龍捲陡然席地而起,然後在段風的揮制之下,對著沐青青所在的方向,爆沖而去。

可沒想到對面的沐青青不僅沒有做任何停留,而是直接化作了一道四彩的殘影,爆沖而出,其身形猶如是一道四色的彩虹一般,迎面對著那爆沖而來的靈力龍捲撞了上去。

轟!

一道低沉而又響亮的能量爆炸之聲音從高台之上傳出,兩道靈力所幻化成的風卷瞬間炸裂。而那四色的光芒卻是沒有任何停留,直接閃掠而出,霎時間便是出現在了段風的面前。

光芒之中的沐青青,咬著一口銀牙,揮舞著小小的拳頭,其上裹挾著無比狂躁的勁氣,瞬間便是將那段風的全身籠罩而進。

「嘿嘿!」

沒想到那段風卻是冷笑一聲,面對著沐青青略顯著有些癲狂的攻勢,其雙掌在胸前不停的開始了結印,片刻之後,在其身體周圍又是出現了數十道靈力所換化的小小旋風,把沐青青如同雨點一般的勁氣,全部抵禦了下來。

嘭嘭嘭!

沐青青每一下拳影的落下,便會響起一道能量的炸響之聲,那小小的旋風便也會在瞬間消失一個。

只不過短短數息,沐青青與那段風便是這般強橫的對撞了數十回合。

平台上那些原本對沐青青還有些不服氣的弟子,此時全都已經緊緊的閉上了嘴巴。

「趙勾,快看,青青真棒!」

雲婉蓉的一張俏微紅,興奮的望著半空中那道戰圈,以沐青青這種如同男人對男人一般的打法,雲婉蓉看得簡直是熱血沸騰。

趙勾的一雙眼瞳之中也是射出了別樣的亮彩,那是怎樣的一名少女,在那與自己高出近一倍的壯漢面前,她依舊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與之強強相捍。

在所有的人眼中,沐青青與那段風的比例,就如同是成人與孩童之間的比例是一樣的。

同為生蓮境,很多人並不看好沐青青,甚至有的人還在等著看沐青青的笑話。

可是此時,所有的人感受著從那高台之上溢出的強大能量餘波,他的心中便已經知曉,沐青青並不是普通的生蓮境,或許,她實際的戰鬥力比生蓮境初期還要高上許多。

做為沐青青師父的莫天,此時終於是緩緩抬眸,其嘴角不由得向上彎起了一抹弧度。

「對,打他個狗日的,什麼東西,對!」

坐在乾坤袋中的古鏡,一邊吃著東西,一邊做著點評。

嘭!

又是一次極為強悍的對碰,兩人的身形驟然分開,而後雙方各自被震退了十數步,段風的呼吸卻是變得比之前更加的急促,而雙眼之中卻是隱隱的攀爬上了一抹兇狠之色。

隨後,段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而在其周身的靈力也是在這一瞬間沸騰了起來。

「無論如何,今天的你註定是要被我打敗!」

呼!

段風陰寒著一張臉,未等話音落下,一道道狂風平地而起,最後竟是緩緩的在段風身後的位置逐漸凝聚,一道龐大無比的龍捲霎時間形成,從那龍捲之中所傳出的狂躁能量,不斷的蕩漾開來。

「這是風寒掌,,以風凝形,堪稱帝級的強大武學!」

平台上的一名弟子認出了那段風所使用的功法,不由得輕嘆道。

段風本就相貌醜陋,如今看起來更有幾分猙獰之色,在那雙掌的不斷舞動之間,無數的能量勁氣不停的注入到了那身後的龍捲之內,以至於在那龍捲之上,已經出現了一面若隱若現的臉龐。

轟!

段風猛然一揮手,那龐大無比的龍捲,瞬間在高台之上了留下了一道長長的裂痕,直接向沐青青所在的方向爆沖而去。

「如果你只有這些本事,看來你是無法打敗我的!」

沐青青抬眸,望了一眼那龐大的能量龍捲之後,卻是淡淡的開口。

而其玉手之中,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根通體漆黑的棍子。

隨後,便是在全場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掄起屠靈棍,對著那向自己不斷席捲而來的龍捲,大力的揮了出去。

那能體漆黑無比的棍子呼嘯而出,所到之處,空間甚至都出現了隱隱的震蕩,最後直接狠狠的轟在了那道靈力所幻化的龍捲之上。

整片天地在這一刻,彷彿全都靜了下來。 在這之前,江南已經囑咐過白骨。如果不是恐龍有行動,不能主動聯繫他。白骨在這個時候打電話來,只能說明恐龍有行動,而且是迫在眉睫。

這件事情江南給張北羽講過,他馬上就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他朝江南擠了個眼神,江南默默點頭,拿著手機走出了包廂。

王子坐在張北羽另一側,見到兩人神情有些不太自然了,湊到張北羽耳邊問:「怎麼了?」張北羽愁眉緊鎖,咬了咬牙低聲說:「白骨打電話來,可能是恐龍有行動。」

王子聽后沒有說話,默默點頭,坐回椅子。

當然,這些舉動只限這三個人之間,包廂里其他人都沒有發現異常,照樣是該吃吃該喝喝,笑聲不斷。唯獨一人,不時向張北羽瞄過來。

沒過一分鐘,江南急匆匆的走進來,直接站在張北羽身後俯下身子,趴在他耳邊輕聲說:「恐龍正趕過來,帶著鄭天行、龔偉和白骨,大概有三十人左右。」

張北羽噌一下站起來,轉過頭,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江南。像是在問他:恐龍怎麼會知道我今天出院?怎麼會知道我們在這?

愛是人間地獄 江南搖了搖頭,一言不發,但神情凝重。

張北羽剛剛的動作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包廂里此刻鴉雀無聲,全都看著他。除了立冬,他舉著一個酒瓶在唱最炫小蘋果。

沉默片刻,江南正聲道:「是走是留,先做決定。其他的,咱們事後再想也不遲。」張北羽點了點頭,掃了一眼,桌上的菜基本上也吃的七七八八,大家這時候基本上就是在聊天了。

「各位,今天就到這,咱們先走。」說著,張北羽抓起外套就往外走。

豪門搶奪二婚少奶奶 其中,丐桿反應最快,第一時間站起來準備走。其次是王子、大長腿、小三和陳國。 重生本人就是豪門 至於立冬,用張北羽的話說:「你能不能別像個SB似的,趕緊走。」而507宿舍的三人是最後站起來。

大家雖然都有些莫名,但還都聽張北羽的。

唯獨趙子龍,站起來卻沒有往外走,而是問了一句:「南哥,北哥,到底怎麼回事啊?吃飯吃的好好的怎麼就走了,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他這麼一問,其他人都停下腳,齊齊看向兩人。

張北羽抬頭看了江南一眼,對他微微額首。江南馬上開口道:「恐龍帶著三十來人正在往這來,今天不適合跟他們硬碰硬,先避一避。」

聽后大家雖然有些微微吃驚,但反應也不算大。哦了一聲就走。可是,趙子龍的反應卻大了,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江南,問出一句:「南哥,恐龍要來,你怎麼知道?」

江南一愣,背後一陣涼,突然意識到自己剛剛犯了一個大錯。就在一分鐘前,他慌張的跑到外面接了個電話,回來就說恐龍要來。那麼他是怎麼知道恐龍要來?任誰都能猜出個七七八八,肯定跟那通電話有關係。

問題來了,電話是誰打的?這明擺著恐龍那邊有江南的內應!

正在江南不知如何作答時,一直耍酒瘋的立冬站了起來,沉聲說了一句:「話別那麼多,讓你走就走。」

立冬地位自不多說,他這麼一句明顯有些不客氣的話,讓包房裡的氣氛瞬間尷尬起來。說完,立冬就站起來往外走,趙子龍臉部肌肉有些抽動,看了兩眼,沒有說話,默默跟著往外走。

江南回頭看了一眼,低聲說:「先走吧,有什麼事回去說。」

出了門,江南立刻那排眾人打車,從哪來回哪去。這一片倒也繁華,飯店門口來來往往的計程車不少,各人很快就離開。

最後,就剩下張北羽、江南、立冬和王子四人。

立冬突然開口道:「是白骨給你打電話?」江南點了點頭,說是。

「你們先走,我在附近溜達溜達。第一次合作,總得留個心眼吧。」立冬點起一根煙說道。此刻他完全沒有了剛才唱最炫小蘋果的狀態,反而格外認真。

其他三人都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白骨雖然已經答應倒戈,可是,誰又能知道人家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呢。萬一真有個雙面間諜也不好說。

俗話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張北羽點了點頭說:「冬子說的沒錯。畢竟認識時間不長,這也是第一次,是該留下來看看。」江南也表示贊同,「嗯,希望白骨沒讓我失望。」

接著,三人打車離開。

路上,張北羽和江南沉默不語。倒是王子先開口了,「你們怎麼看?」

張北羽搖了搖頭,沒有說話。江南跟他一樣。其實到底怎麼回事,每個人心中都應該有一個想法,但都不願說出來。

王子知道他們兩人此時不太好受,也沒有勉強。計程車先把王子送到,轉而就到了三高宿舍區。

兩人剛下計程車,張北羽的電話就響了。他一看是個座機號就知道是立冬用公用電話打的。

「恐龍的確來了,三十多人,鄭天行、龔偉、白骨都在。」

這句話多少讓張北羽放下心,這至少說明了白骨沒有二心。「行,那你先回宿舍吧,這幾天就別回診所了。」

掛掉電話,他跟江南說了一遍。江南也鬆了口氣。倘若白骨真的出了什麼問題,想必最難過的應該是他。白骨尚且如此,如果真的是…

回到宿舍,該在的人都在。但誰都能發現,507宿舍已經漸漸分成了兩撥,趙子龍、孫健和胡開陽聚在一起。小乞丐和麻桿坐在一張床上。

沒過一會,立冬也回來了。

宿舍人齊,大家都互相看了看。小乞丐吞了吞口水,開口問道:「北哥,怎…怎麼回事啊?」張北羽點起一支煙,皺著眉搖了搖頭。

小乞丐又看了一圈,還是沒有人說話,他繼續說:「會不會是…巧巧巧…」麻桿站在旁邊暗自嘆氣,接了一句:「合!」「啊,對對,巧合。」

立冬抬手一巴掌拍在小乞丐腦袋上,指著幾人說:「你跟這幾個大神混了這麼久,怎麼智商還是這水平,能不能動動腦子。恐龍閑的蛋疼啊,帶著三十多號人在外面逛街。」

張北羽這時開口說道:「其實也好解釋。恐龍知道我在哪住院,派幾個人輪流盯梢也不是什麼大事。」江南馬上附和道:「對,很有這個可能。」

立冬一愣,張大了嘴巴走到兩人面前看了看,「不是,你們這樣有意思么?自己騙自己好玩啊?沒錯,我承認的確有這種可能,但還有第二種可能不是么!」

張北羽和江南抬頭對視一眼,默不作聲。

立冬沉下臉,站直了說:「有內鬼報信!」說完,他似乎有意無意的看向趙子龍。 轟隆隆!

就在那兩者相交的一瞬間,這整片天地好似都一起顫抖了起來,那近乎於狂爆的轟鳴聲,霎時間傳盪開來,儘管有著那極為結實的能量結界,但是這股狂躁的能量依然穿透而去,播散到了附近的一些修為稍低的弟子身上,那些弟子的面色瞬間變得慘白。

「唉,果然是青出於藍啊!」

眼見那結界即將不保,聖光宗的古老再次站起身來,揮動袍袖,一道比剛剛還要強大數位的能量瞬間灌注到了那結界之內,顫抖的結界瞬間恢復了正常。

「看你還能與我對轟幾次!凝!」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