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獵人被自己的獵物咬死了,這可笑嗎?

「呼——呼——」

「警告!警告!能源不足!能源不足!愛莉!愛莉!請及時做好準備!···」

隨著系統閃爍的紅光亮起,愛莉咬著牙堅持著,最後的一點能源也隨著霜華月落的落幕而損耗殆盡。

這一套四星兵術是儲存在愛莉記憶庫中的,其他方面的資料則是被封鎖了,到目前為止,愛莉已經對自己的身份起了疑心,除卻那一個記憶中的父親之外,好像自己失去了一切。

「愛莉!」

艾克焦急的一把抓住愛莉的手臂,望著她刷白的小臉擔憂道。

「沒事的。」愛莉在愛人面前露出一個甜美的微笑,心中的陰霾盡去,至少她還有艾克在身邊,不是嗎?

嘩啦啦!

隨著巴里身死,蘊藏在他體內的風沙之舞也開始抽離,宛若螢火微光,煞是明亮。

一般的,根源者死後,他們的根源就會被魔法規則收回,重新出現在這個世界的某個地方,等待著下一個有緣者的出現。

不過這一次出乎了艾克的意料,魔法規則並沒有出手干涉,而風沙之舞也沒有消散,反而是在惡獄君主的力量之下聚集到他的面前。

青黃色的風沙之舞如同一個調皮的小孩,沖著艾克咯咯笑。

「嗯。」艾克藉助著惡獄君主將其收了起來。

根源的力量毋庸置疑,不過每一個人只能擁有一種根源,這一枚風沙之舞在艾克手上也能讓他瞬間鑄造出一名強者。

「真是愜意。」奧蘭維多令人生厭的聲音響起,他拍打著肉翼,盤旋在空中,俯視著艾克。

「奧蘭維多?」艾克冷芒閃過,想起在修道者神殿中命懸一線的時刻,若不是潔西卡恰巧與阿拉貢在一塊,自己恐怕早就去見光明神了。

「從見你第一面開始都快兩年了吧,到現在我也不得不感嘆你的運氣,竟然還沒有死掉。嘖嘖!」奧蘭維多雙手抱胸,搖了搖頭。

雖然他與艾克談著話,可視線一直停留在漩渦中,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人可以突破魔族的防禦線。

艾克變得小心翼翼起來,漢斯去阻擋熔炎國度之後奧蘭維多便騰出了手,這個傢伙的實力他終生難忘。一年前就是那樣了,更何況現在?

「恩恩,還沒人能突破呢,小鬼,我就陪你玩一會。」

奧蘭維多的詭笑讓艾克心中一咯噔,血色取代了四周的景象,並以瘋狂的速度收縮過來。

「死或者生,看你的能力了。」奧蘭唯獨點頭微笑著。

血系三星魔法·血流成河!

這一次奧蘭維多沒有絲毫的留手,七階大魔導師的實力足以碾壓艾克!

「艾克!」愛莉緊摟著艾克,將腦袋貼在他的胸膛。

「可惡!」艾克面色陰晴不定。

寵妻入骨:總裁老公是隻狼 「綻放嘍,去死吧!」奧蘭維多冷哼一聲。

轟!

血色將至,將少年與少女徹底吞沒。

「奧蘭維多先生,你這樣做讓我很為難。」影魔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奧蘭維多的身邊,神情一如既往的冷漠。

「為難嗎?他死了不是更好嗎?」奧蘭維多淡漠的撫摸著中指上的戒指。

「這好像不是你的性格。」影魔淡淡回應著。

奧蘭維多嘴角上揚,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目光投向一旁的影魔,「你們影魔族怎麼對別人的性格起興趣了?」

「不敢不敢。」

「我可不想節外生枝!這個小鬼能有那麼高的賞金絕不會是廢物,像這種天才還是扼殺在搖籃中比較好。」奧蘭維多不屑一顧。

「不過你的打算可是落空了。」影魔第一次笑了,笑的很是滲人,下一刻他又鑽入影池當中。

「什麼?」奧蘭維多兩道黑眉扭曲,赫然瞧見了完好無損的艾克與愛莉!

「怎麼可能!」奧蘭維多甚是不解,他對於自己的力量極其自信。

「逃過一劫。」艾克背脊發涼,還是一陣后怕。

在血河洶湧而至的剎那,他開啟了不滅之軀的主技能——御守琉璃!

三秒無敵可不是說說的。

只要不是傳奇以上,任何人的進攻都不可能擊破御守琉璃。

可是隨著時光回溯與御守琉璃進入公式重置當中,艾克的底牌被一張張掀開,而他現在仍然是一隻待宰的羔羊。

「小鬼,我對你可是越來越感興趣了。」奧蘭維多猛地綻放出一個笑意,蒼白細長的手指微動,一團團蠕動的血球就在他的掌心處生滅。

咻!

不僅是如此,影魔的刺殺再降臨!

面對兩者的夾擊,艾克陷入了死亡危機中。(未完待續。) ?「不好!艾克有危險!」阿拉貢眼尖,第一個發現了艾克與愛莉的困局。他低沉粗重的嗓音也傳入扎西等人的耳中,正在戰鬥中的眾人齊齊將目光投向了不遠處的地方。

然而還未等他有所動作,奧蘭維多與影魔的雙重打擊再一次降臨。

血色與漆黑各自佔據了一邊,相互碰撞著,激起無數花火,死神的腳步悄然響起,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哂笑。

「艾克···」愛莉眼前一片模糊,能源的卻是即將剝奪她的光明。面對又一次襲擊,冷然的少女表現出嬌柔的一面,緊抓著艾克的衣擺,整個人掛在了他身上。

「呼——」

面對這兩股翻山倒海的力量,艾克一咬牙,位於真理世界中的一個魔法瞬間發動。

埃爾洛的信仰·信仰之光!

無視任何條件,瞬間釋放一個已擁有的魔法!

霸道如斯!亦是艾克自保的最後一道屏障!

噌!

不滅之軀·御守琉璃!

嘩嘩!

御守琉璃的青金色光芒再現,流動而有色澤的晶瑩光亮宛若盛開的琉璃花,輕柔的包裹住艾克與愛莉的身子,摩挲著空間,形成堅韌的保護膜,將紅黑色的洪流抵禦在外面。

滴答!滴答!

足足三秒鐘的時間,奧蘭維多與影魔總算結束了自己的進攻,他們盡皆詫異的望著眼前的少年與少女。

又一次的必殺之局被化解了?

還真是讓人又驚訝了一次呢!

「可惜了。」奧蘭維多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眼中充斥著濃濃的惋惜。

進攻落空?沒有關係,還有下一次!他們自始至終都只是他的盤中餐而已!

他可惜的只是艾克的一身天賦,真的很強大,足以媲美那幾個他曾遇到過的頂尖天才,可誰叫他是埃爾洛一方的人呢?

既然是敵手,那這種威脅還是掐滅為好。

「小鬼,你的手段倒是很獨特,不過我還真想看看你能再擋住幾次?」奧蘭維多微微一笑,輕撥手指,血色形成一道溪流,環繞在其身側,又似一條絲柔長帶。

「咳咳!」艾克愣著一張臉,他能夠感受到身體發出的警告,剛才已經是超負荷運轉了。豆大的汗珠從他慘白的臉頰滑落,體力與精神的雙重流失給他帶來了更大的考驗。

御守琉璃的確是強橫,可想要維持那無視力量的無敵屬性也需要強健的身軀。在短時間內一連用了兩次,艾克肉/體沒有崩潰就不錯了。

面對咄咄逼人的奧蘭維多,艾克沒了脾氣,因為現在的他再也沒有能擋下他的手段了。

絕境!真正的絕境!

七階與五階,畢竟境界差距太大,更何況對方還是魔族最傑出的幾人之一呢?

然而命運註定不會結束艾克富有傳奇性的一生,在死亡如影隨形的時刻,有人突圍進來了!

「奧蘭維多,你可別太放肆!」

關鍵時刻,海格力龐大的身影擋在了艾克的面前,他的小鬍子一顫一顫,冷漠的目光不停大量著奧蘭維多的身影。

「海格力···」奧蘭維多低喃著,露出一絲玩味的笑意,在多柯城的那一段時間他可是對萊爾瑪吉斯內的一眾人做了深入了解。

在他的分析中,這個大大咧咧好似粗人的大個子絕對是一個深藏不漏的老狐狸,吃人不吐骨頭。

別看他平時挺樂呵的,一旦遇到正事便會比誰都精明,要不然也會在學院內壓制了勞倫斯!

對,在學院的派系爭鬥中海格力都是出於上風的存在,若不然,勞倫斯也不會為了院長的位置而中了魔族的誘惑。

「這裡就交給我了。」海格力低聲對艾克道。

「是,院長。」艾克略微鬆了口氣。

下一秒,海格力爆發了,幾步間躥到奧蘭維多的面前,與其廝殺在一塊,毫不留情。

幸運得海格力幫助的艾克警惕的環視四周,並沒有徹底鬆懈,雖然少了奧蘭維多,可是影魔並沒有離開,他才是他現在的對手!

相信追尋並隱忍了一年的影魔也沒有想要放過艾克的意思,這一次,要麼是艾克勝,他死在這,任務失敗,等待影魔族第三次襲殺的到來。要麼是艾克敗,獻出自己的生命,讓他完成任務離開。

「得速戰速決了。」抬頭望了一眼漩渦,艾克可以清晰的瞧見規則的壓制變形,古迪拉爾克可不會甘心於將自己的弱點暴露出來。

呼呼!

在他體內,惡獄君主興奮的躍動起來,他感受到了主人的召喚,他也渴望著戰鬥!

雖然在戰場上偷偷利用惡獄君主有暴露身份的危險,可艾克現在已經是放手一搏了。暴露的危險以後再說,先撐過這一輪,若是自己都死了,保護身份又有什麼鬼用。

咔咔咔!

真理世界中,三角錐形態的惡獄君主噴薄出屬於惡魔的力量,慢慢融入艾克的每一個細胞當中。

這些乾涸了力量的細胞如同遇到春雨滋補,重新煥發出鮮活的光彩,毫不排斥的容納了惡魔之力。

隨著惡獄君主附體,艾克的右手臂再一次異化,好在他早有準備,打造了一長袖鐵鎧掩人耳目,現在這點異動也就不算什麼。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艾克也屬於魔族,一個奇怪的魔族,一個可以在人類與魔族兩種身份來迴轉換的傢伙!

「嗯?」

躲在暗處的影魔對於氣機的異動與環境的變化最是敏感,惡獄君主的出現讓他體內流傳的血脈散發出絲絲排斥,通過神經傳遞,使得他的大腦釋放出厭惡的情緒指令。

「這是什麼氣息?」影魔從未產生過這種害怕的感覺,面對未知,他冷靜的心境起了波瀾,無法掌控是每一個盜賊最深惡痛絕的感受。

「來打一場吧。」艾克低下頭顱,左手摟住愛莉,那一對黑色的眸子不知在何時轉紫,頭髮微微飄長,氣質邪魅。

惡獄君主·暗影之力·影視感知!

嗶嗶嗶!

儲存在根源中的暗影之力頓時蕩漾開圈圈漣漪,蔓延在整個戰場,將收集到的信息及時反饋過來。

在吸收了影魔族的力量之後艾克也沒有放下對於惡魔之力的錘鍊,並創造出了許多招式。他可不會忘記自己的根本就是惡獄君主,沒有它,也沒有現在的自己。

影視感知就是眾多招式之一,這個探查類的技能專門針對於惡魔,對於惡魔身上獨特的氣息有著靈敏的反應,是艾克專門拿來對付它們的。

影魔族的潛伏與隱匿絕對是頂尖的,絲毫不弱於盜賊莊園中受封的大盜賊!

作為埃爾洛三大地下勢力的盜賊莊園可絕非浪得虛名,能夠進入其中的都是盜賊中的佼佼者!任何一名盜賊都以進入莊園為榮,尤其是得到他們的職稱受封!

在盜賊莊園中,以能力劃分,職稱可為影賊,大盜賊,影舞,封號影舞四種。其中影舞屬於普通傳奇職稱,大盜賊就是傳奇之下最強的存在了!

由此可見影魔族的實力,畢竟不是隨便什麼傢伙都能與大盜賊比較的。

然而影魔族的技巧再厲害,也無法掩蓋他們從出生便帶著的氣息。這是在他們血液中流淌的魂靈,也是先祖惡魔的力量傳承。或許他們能想方設法減弱氣息的存在,但在影視感知面前這最後的偽裝都被狠狠撕開了。

咻!

「找到你了!」艾克惡狠狠道,在決意釋放出惡獄君主之後,他就再也沒有了顧忌!

啪!

艾克動了,影魔也動了!

在被影視感知掃到的那一刻他的心就急促的跳躍起來,腳下的影池徹底成為了擺設。他沒有坐以待斃,而是選擇了移動!

暗影之力·影動!

艾克在原地留下一道黑色的殘影,下一秒便出現在了影魔的身邊。

一胞雙胎:總裁爹地悠著點 既然鎖定了獵物,老練的獵人會放過這個機會嗎?

震蕩·拳印!

嗡嗡!

隨著惡魔之力的覆蓋,四周的空間也劇烈震蕩起來。

短短一年的時光,艾克終於突破了震動進入第二層次震蕩。

這能力出自於西耶里,絲毫不弱於一種根源,共分為震動、震蕩、震裂、震滅四個層次,步步推進,最後甚至能震天動地,破碎空間!

相比較之下,暗影之力就比較大眾多了,所以當惡獄君主被激發之時,艾克還是以震蕩之力為主要手段。

從實際來講,惡獄君主本身並沒有強大的進攻能力,他所有的能力依託於控制與吞噬!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