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李修明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神奇的東西,想觸手摸一下。

可是從裡面像外面觸摸,就像摸在平靜的湖面一樣,有些柔軟。

暖寶寶卻不高興了,搖晃了一下,嚇了李修明一跳。

他只能作罷,雖然好奇,但也不想嘗試一下空中飛人。

此時小命還掌握在暖寶寶手中,這位可是大爺。

不過他心中還是有些竊喜,這小玩意,不僅僅能發熱,竟然還能防雷。

那豈不是既能當暖寶寶,還能當避雷針?

終於,頂著光幕,扛著雷霆,李修明飛到了山頂。

入眼,就是一道巨大的雷電劈落。

眼前一片白茫,饒是有光幕保護,他也感覺到了一些震動。

雷電消逝,李修明被眼前的景象給驚住了。

一座破敗的宮殿之上,籠罩著一道巨大的藍色光障,而無數的雷霆朝著光障劈落。光障搖搖晃晃,可就是沒被擊破。

李修明一時間愣著看著眼前的怪異對抗。

李修明想到了什麼,看了眼自己上空的光幕,跟眼前宮殿的光障有些相識。心有所感。

暖寶寶將李修明放在山頂,從衣服中鑽出。

李修明能感覺到,暖寶寶有些激動,在上面不停的盤旋,就像是找到了親人一般。一下子衝進了光障之中,消失不見。

李修明大急,急忙跟上,雷電無眼,萬一中獎那可是九死一生。

急忙走進光障之中。

說起來奇怪,這光障對李修明沒有一點我阻擋作用,很自然的走入其中。

看著外面道道雷霆降落。李修明頭皮發麻,身在其中他能感覺到這股自然威力的巨大。

就像神罰一般。威力無窮。

可就是這麼薄薄的光障,竟然抵擋的住這樣的雷霆。而且也不知道兩者這樣對抗多少年了。

李修明沒敢多留,這個不靠譜的暖寶寶也不知道蹤影。

李修明只能像前方探索。

宮殿破損嚴重。

幾根巨大的石柱倒在地上,這幾根石柱起碼有五十米左右。不過其中一根斷成兩截,而起斷處還有黑兮兮的痕迹。

李修明判斷這應該是被雷霆劈斷的。

可想而知,這雷電的威力。

在向前走了幾步,前方都是一些建築的碎石斷瓦。其中還能看見一些器皿。不過不跟雪山用的器皿一樣。

李修明從碎石中翻出一個燈盞,這是木頭所制,盞頂是鐵器打造。

這也還是李修明第一次在雪上之地看見的鐵器。

燈盞中還保留著石蠟,跟燈芯,李修明將這個東西帶上,也許可以用作照明。 「『沒有ssr不改名』成功將xx升至六星。」

仙緣無限 「『沒有ssr不改名』成功將xx升至六星。」

「『沒有ssr不改名』成功將xxx升至六星。」

…………

祝菀青紅著一雙眼睛盯著手機遊戲界面,將一個個狗糧餵給式神升至六星,看著系統彈出來的文字,不枉費她熬了幾天幾夜肝這遊戲,就為了變強。

為了變強,祝菀青感覺自己頭頂很涼快,肝很疼,熬的夜也成了黑眼圈掛在眼睛下面,挺禿然的。

作為一名學生黨,不能氪金使自己變強,就只有肝了。

「哈哈,我就不信我還打不贏結界和鬥技!」祝菀青看著自己式神錄的式神,終於滿意的笑出來,「啊,肝使我變強……」

下一秒,祝菀青就倒在了床上,胸前沒有起伏,彷彿睡著了一樣,遊戲還開著的手機默默躺在那。

樂極生悲,肝太狠,沒日沒夜的熬,作息不規律,意料之中的,祝菀青猝死了。

———–我是穿越的分割線————–

「啊,我剛肝完的遊戲啊,我特么【嗶—–】」

詐屍般坐起身,胡亂的揉著頭髮,祝菀青哀叫著想找到手機欣賞她的成果,卻發現這根本不是她的床,她要哭了。

其實祝菀青有感覺,她已經死了,死前那一瞬間的黑暗,太陌生了。

只不過和她看的相比,她死得太窩囊了,居然不是什麼為了救人而死或者絕症死,居然是打遊戲死的!

打量周圍,古色古香的房間,雕木床,木桌,木窗,銅鏡,油燈。這一看就是穿越了,還是古代。

作為宅女遊戲控的祝菀青,不會不清楚她穿越了。

但是……

她好方,突然到了一個新地方,人生地不熟,要是現代還好,還到了古代,要死了,她一點都不想穿越。

————–我是第二天的分割線————

「菀青,菀青啊,還沒起嗎?」

聽到聲響的祝菀青立刻睜開眼睛看著關著的門,猶豫片刻還是出聲回應:「啊,馬上。」

「那你快點,爹娘和姐姐已經在前廳等著了。」

「嗯嗯。」祝菀青糊弄完立刻起床洗漱。其實她沒怎麼聽懂,這裡的語言不是里的那樣,全球通用中國話,而是有點帶著方言調調的語言,有點像日語和普通話的結合體。

不過剛才那個人這時候來叫她無非是起床一事,憑著多年看日漫的經驗,結合點調調勉強糊弄過去了,但是再多的她也不會了,畢竟這裡不是現代。

名字聽起來也和自己的一樣。

勉強看清銅鏡里的自己,和現代的自己7.8分像,不過比自己年輕,大概十一、二歲的樣子,中長的黑髮勉強能紮起來,一張鵝蛋臉,兩頰還有點嬰兒肥,胡亂生長的眉毛看起來亂糟糟的,一雙杏眼清澈無邪,鼻子略挺,小巧,鼻頭有點肉,長得沒有驚天地泣鬼神的好看,就看著小巧玲瓏,清秀的眉毛、鼻子、嘴巴,嗯,耐看型。

拍拍臉,走出門,還好,這個身體的家境看起來只是一般,所以沒有什麼大宅院,邊走邊看的也走到了前廳。

吃早餐的全程,祝菀青都把自己當做透明人,就算有問她的話,也全被她用「嗯」敷衍過去了,深怕被人發現這個身體里的芯子已經換了個人了。啊,學習這個世界的語言迫在眉睫。

跟著父母出門,一路上的街景格外吸引她,停下腳步后發現是間小門面,祝菀青才知道原身父母是開店的,一家雜貨店,雖然店鋪很小,好歹也能養活一家人。

祝菀青在後院幫忙整理貨物的時候,還在想自己要怎麼過接下來的生活,怎麼適合這個完全陌生的世界,怎麼樣,才不會被人發現她不是原主,如果被發現了,她會怎麼樣,被當成怪物燒死嗎?

「充能完畢,即將進入遊戲系統,5、4、3、2、1」

「阿勒?哎?」

左邊看看,右邊看看,嗯?沒有人啊,哪來的聲音?

「你好宿主,我是你的遊戲系統001號。」

祝菀青還在左顧右盼,雙眼一抹黑,就進入了全是一片黑的空間,身體漂浮在空中,面前只有一塊藍色的面板

好了,她現在知道了,這是她綁定的系統,別問她怎麼知道的,多年看經驗好吧,果然穿越的人都有金手指? 「咳咳,嗯,我大概猜到了,把你知道的告訴我吧。」

一個藍色屏幕彈出在祝菀青面前,兩個選項,故事,說明書。

毫不猶豫的,點開故事,瞬間,一個新世界展現在祝菀青面前,差點閃瞎了她的眼。

「神跡大陸有5個國家,東南西北中,

東國:盛產葯,地勢平坦,森林眾多,氣候溫和,葯之森內蘊養著許多藥材,是煉藥師的理想之鄉。

南國:被寒冰覆蓋的國家。

西國:武器體術發達。

北國:地勢險峻,奇珍異寶多。

中島:交通樞紐,最大的學院神跡學院建立在此。

貨幣:1金幣=100銀幣=1000銅幣,魔獸晶石根據品質兌換貨幣。

職業:刺客,武士(常見),劍士(常見),法師(稀少),賞金獵人,巫師(稀少),煉藥師(稀少),煉器師(稀少)。

魔獸:sss>ss>s>a>b>c>d>e>f>n(f級以上魔獸才有晶石,品質不一)

屬性:光、風、雷、水、火、土、暗

職業等級劃分:7>6>5>4>3>2>1

世界觀:弱肉強食,實力為主。

Over。」

哈? 他說愛情已遲暮 搞了半天這還是個玄幻世界!完了,我胡漢三今後再也浪不起來了。

心情複雜的消化了這個世界的背景,祝菀青才點開系統的說明書。

「本系統是先進得超乎你想象(?)的遊戲系統,宿主完美的體現了一個肝帝的精神,因此本系統將您的靈魂帶到這個世界。本系統由技能,商店,魔獸錄組成,宿主可根據這個世界情況刷經驗,金幣,來進行升級和購買,

達到一定的等級后可以解鎖相關技能,金幣可在商店購買技能或物品,可與自己擁有的魔獸進行融合使用,時限3h,冷卻時間24h,技能可進行熟練度升級,

基礎技能:星(提升自身攻擊),盾(防護罩),當前等級1級

本系統所需經驗金幣可在現世獲得,滿級100級,當前等級1級。」

噗!!

祝菀青看完了系統面板,心塞了,這不是前世的痒痒鼠和系統的融合嗎,哭了,前世要肝,難道穿越后還要肝?No,拒絕,我要做個鹹魚養身玩家,就這樣決定了。

彷彿知道她所想的一樣,系統面板明明滅滅的閃了一會,最終沉寂。

等到了知道這個世界殘酷的那天,也許你就不會這樣想了。

——————————

在了解了這個世界后,祝菀青像是放寬了心,開始努力融入這個家庭,不過她雖然內心戲很多,但本質卻是很慢熱,雖說在儘力接受新生活了,卻還是像個透明人似的,沒人和她說話,就自己發獃,也不和其他人接觸,除了和父母一起去開店。

一星期相處下來,祝菀青大概了解了這個家庭。

她住的地方在東之國一個小鄉鎮,一家五口,父母健在,有一個姐姐和弟弟,父母性格老實和藹,經營著一家店面維持生活,姐姐祝羽夏15歲,性格開放,為人處世甚好,弟弟祝興盛8歲,正是上學堂的年紀。

勉強能主動和姐姐主動聊天後,似乎就沒了進展,因為祝菀青覺得,叫才相處1星期的人父母,還是有點接受無能,而弟弟感覺有點小,沒有話題聊啊,畢竟她前世也20歲了啊,代溝還挺大的。

但好在一家人每天都有事做,倒沒發現什麼不對。

祝興盛偶爾會感到奇怪,以前那個可以和他一起爬樹掏鳥窩的姐姐怎麼變了呀。只是他每天都要去學堂,也沒太多時間糾結。

啊,好累啊。

每天晚上花時間在系統上學習這個世界的語言,白天和姐姐祝羽夏一起幫父母看店,至於弟弟,還在鄉鎮上學堂。

不過雖然這是個玄幻世界,但卻不是全部人都有學習法術的能力,至少她在的這個鄉鎮很少,頂多幾個家庭有劍士武士之類對體術要求高的。

不過每個月都有人來測試法術天賦和等級,有資格,達到條件的人就可以去學院或宗門接受正式教育。

不過她的姐姐和弟弟都沒有法術天賦,這個世界法師好像都比較少,很多普通人都是學的體術。

不過嘛,想來這個身體也沒有的,那就安安心心當個鹹魚好了。

被遺忘的某個系統:呵呵,有了吊炸天(?)的系統居然只想著鹹魚,這個宿主沒救了!

想法很美好,現實很殘酷,當祝菀青被踩在地上毫無還手之力時,她的內心掀起了滔天巨浪般的波浪。 來到了新的大陸,新的世界,沒有霧霾,沒有煩人的親戚,啊,多麼舒服。

每天和姐姐聊聊天,和父母去開店,等弟弟下課就一起回家,簡單的生活,想想就很幸福。

可惜總有人能破壞掉這種安詳和諧的生活!

祝菀青的父母開著一家小店鋪,裡面賣很多雜貨,種類不一,所以進貨的時候就很麻煩。

這天祝菀青來到東街,背著父母要的貨物,拿著清單準備去下一個地方進乾貨。

低著頭走路的她思索著進貨的路線時,不小心擦過了一位少女的肩膀。

本來祝菀青沒有注意,畢竟擦肩而過多正常的事,可惜有的人卻不這麼認為。

「喂,你這人怎麼回事?撞到人了不道歉?」

祝菀青繼續沉浸在自己的思維里,並不認為這個有點傲慢的少女是在和她說話,直到她被拉著肩膀扯到了少女面前。

「你是聾子嗎?聽不見本小姐在和你說話?」一身嫩黃色羅紗裙的少女抱著手,一臉嫌棄的打量祝菀青,隨後輕嗤一聲無不表示出她的不屑。

「啊?不好意思啊,我真的沒有撞到你。」祝菀青一臉懵逼,現在擦個肩都算撞人了嗎?

「呵,本小姐說撞就撞了,怎麼了?」 重生之蛇蠍妖姬 少女依然鼻孔看人。

路人甲:「哎喲,怎麼是這位小祖宗。」

路人乙:「這個小姑娘要倒霉了,這是鎮長的女兒啊,囂張跋扈慣了。」

路人丙:「走吧走吧,鎮長家有個7級法師,我們得罪不起。」

路人的話斷斷續續傳到祝菀青耳朵里,她明白了,這位鎮長女兒就是必備的反派女配,這些路人是不會管她的生死的,也不會有人伸出援手。

做人要識相,所以祝菀青立刻笑著道歉:「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嘛。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