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是怕榮紅魚殺了你嗎?」翼璧又道。

白付注視來,道:「為什麼?」

翼璧勾搭上白付脖子,笑道:「不為什麼,你畢竟是我翼璧第一個男人,最後死在你手上,我認!只是死前,你總得讓我再感受一下你的身體吧?」

白付身體已經燥熱,但道:「和我平靜去生活,好嗎?」

翼璧一怔,內心有些感動,自己給這個男人帶了綠帽子,他卻仍舊舊情難滅。

「不可能了。我做不到。來世吧,白付,來世,我一定做你的好妻子。」翼璧一笑。

白付痴住了。

而翼璧卻是立即吻住了他,開始身纏。

白付無法再克制,自然是回應了。

很快,兩人便滾在了地上。

然而,沒過多久,白付就覺察不對了:「你……來前吃什麼了?」

嘴角開始流血的翼璧笑道:「沒什麼,只是……一種慾火焚身的葯而已。白付……謝謝你,到最後仍然……願意和我在一起。這一輩子是……我翼璧有眼無珠,不識你……是真男人!好了,來世……再見,我的……夫君!」

「不!」白付痛徹心扉。

可是翼璧已然含笑合目,身亡。

而看著翼璧安詳的屍身,白付忽然卻有了萬念俱灰,既然是來世,那我還活著做什麼?

榮紅魚她……註定會和我分開的,從那雲夫人的話里,我就已經清楚。翼璧,你等等我,我這就來!

心念一定,白付將翼璧和自己整理一番后,便殉情了!

一場出人意料的愛恨糾纏,至此悲傷落幕。

說翼璧最終輸了人生嗎?

她沒有。

說白付最終傻得可以嗎?

他不傻。

而得知這一切的榮紅魚在沉默半晌后,還是讓人將兩人合葬了。

她忽然有些羨慕這兩人,他們死後,是她為他們合葬的。那自己哪一天死後呢?誰來為自己一葬?

可以說,白付和翼璧的死,讓榮紅魚重新審視起自己的生活來。為什麼自己就要去放縱呢?需慰,永遠只是一時的。自己應該就去追求一個像廷雲一樣的男人!一心一意對待他的女人——武仙娘!她應該以武仙娘為榜樣!武仙娘就一直都是專情於廷雲一人!

只是像廷雲一樣的男人,好找嗎?

不好找!

隨著自己權勢越大,更多男人都是心有所圖。

唉,隨緣吧,未來還很長。 125.名存實亡的鷗郎宗

處理完白付的事情后,榮紅魚親自來到了祭郎山祭郎宗。

接見她的自然是鎮菱悅。

「榮智主此來何事?」鎮菱悅語氣冷淡。

榮紅魚盯著她,道:「姬郎主何時結束掩頁?」

「無可奉告。」鎮菱悅更是不客氣了。

榮紅魚沒有生氣,這個女人就是對姬弗人太忠心了。

「鎮峙何必動怒呢?你我各為其主,今次來,主要是想傳達一句話給姬郎主。」榮紅魚微微一笑,道。

鎮菱悅接道:「有話直說!」

榮紅魚搖搖頭,道:「不不不,鎮峙,這話乃是我主雲夫人所說,必須直接傳達給姬郎主。」

鎮菱悅眉頭一皺,不語了。如果真是那神秘雲夫人,她還真不能擅自做主。

「沒關係,鎮峙,這次不能交差,我還會來的。」榮紅魚說完,便要離開。

「你放心,我會稟報郎主!」鎮菱悅隨即就道。

榮紅魚微微一笑,點點頭,離開。

——————

不日,姬弗人便秘密結束了掩頁,隻身來到了蒙妝十女墅。

武仙娘抽空見她了。

「雲夫人找我想說什麼嗎?」如今的姬弗人已經徹底認清事實,尤其是在看到武仙娘目前頁境比她還高后。

武仙娘淡淡一回:「姬弗人,你要一統婞頁城只是為了自己的男人?」

姬弗人一怔后,接道:「以前是,但現在不一樣了。」

「哦?」武仙娘道。

姬弗人凝來,道:「有夫人在,一切都是妄談。」

「可央終究會離開婞頁城,她們六個也會隨央離開。離開后,這偌大的婞頁城,央卻只想交給一個可以讓央放心的人。」武仙娘盯著人。

姬弗人再次一怔,思忖會兒后,她道:「夫人,怎樣的放心才算放心?」

武仙娘微微一笑,道:「姬弗人,你可願意追隨央?」

姬弗人沉默一絲道:「夫人不是我只是地頭蛇嗎?我還有資格?」

「央的地頭蛇,到最後都會化成天之驕龍。你——姬弗人還算值得收納的,比起鷗如來而言。」武仙娘已經看出姬弗人意動了。

這個女人在與鷗如來鬥了這麼多年後,那份為夫報仇的初衷,實際已發生不小改變,她想一統婞頁城,也是一城帝位使然。

「夫人,可否稍微告訴我,你最小的目標是什麼?」姬弗人真的很想知道這個以央自稱的女人,她的心到底有多大。

「好,央最小的目標那自然就是成為這顆娉星的唯一主宰!」武仙娘這次沒有避諱。這個女人無非就是想知道跟隨自己后,她的未來到底有多大。

姬弗人心中一震,忽然覺得成為這樣女人的追隨,並沒有辱沒自己。這個女人她未來會帶自己走得更高,只要自己肯向她靠攏。

隨即,姬弗人單膝跪地,臣服來:「姬弗人願意追隨夫人!」

武仙娘很高興,道:「嗯。起來吧。」

「謝夫人。」姬弗人聞聲而起。

「你丈夫之仇,央不會直接幫你,但是讓你成為嫏頁境頁底級,央還是可以做到的。拿去!」武仙娘話落,隨手一揮,一個價值一億媚頁幣的頁囊便飛向了姬弗人。

姬弗人接過,微微一探,心底頗為震驚,這女人出手真是……闊綽!

「對了,那鎮菱悅到底是你什麼人?」武仙娘忽然一轉。

「是我和他的女兒。」姬弗人有些黯然傷神,當初自己男人被鷗如來殺死前,都不知道自己有孕在身。

武仙娘凝著,接道:「有時間,便將她帶來央看看。」

「是,夫人。」姬弗人應聲。

「未來,你是想將婞頁城帝位給她,還是讓她和央走?」武仙娘問來。

姬弗人隨即道:「回夫人,我希望夫人帶她離開婞頁城,讓她去外面的世界好好走走,我則為夫人從此駐守婞頁城。」

武仙娘點點頭,可憐天下父母心!

「也不必,你若替央找到了駐守的合適人選,那麼自可放下一切,來找你的女兒。未來,央會更重用一路跟隨央的人。一個小小的婞頁城,並不是你姬弗人的歸宿!還有,失去的已失去,人要向前看,生活還得繼續,碰到中意的男人,那就讓他服侍你來!」武仙娘看得出這個女人就是以女兒為中心。但這樣不好,因為她武仙娘要的人才,是需要懂得生活的。因為懂得生活,才會讓慾望更強,才會讓野心一直膨脹!

姬弗人聽著,有些心暖,忙道:「是,夫人。」

「嗯,去吧,儘快成為嫏頁境頁底級。你可是央的追隨中,目前頁境最高的,這是你的優勢。」

武仙娘道。

姬弗人微怔,但道:「是,夫人,那我先離開了。」行禮后,人去。

武仙娘看著她背影,忽然真想有個孩子。

於是,她便又將廷雲從木念屋叫了回來。

榻上,很快便有了一番激烈的求子恩愛。

迷糊老婆,跟我回家 ——————

激烈稍過,廷雲便問來:「接下來,準備締練多久再去嫏頁城?」

武仙娘接道:「等我成為了媚頁境再說吧。還有姬弗人和西門太慧都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完成她們真正的一統。我不能逼得太急,否則適得其反。」

「那你預計多久能成為媚頁境?」廷雲又問。

武仙娘想了想,道:「別問了,雖然會很快,但是我也想過了,還是要多花些時間和你生生孩子,畢竟你我也可以進行雙締,除了被你羞辱之外,也沒什麼見不得人的。」

廷雲黑線,忍不住壓來,灼熱道:「口是心非,誰羞辱你了?明明喜歡得要命!」

武仙娘瞪了瞪,最終還是忍不住笑了:「等著,等央成為了媚頁境,一定折騰死你!」

廷雲看她又恢復得差不多了,也不管了,再次佔有來。

武仙娘魅然回應了。

她喜歡她的男人精力無窮!

——————

兩人接下來的日子,便有些簡單了。

白天,武仙娘自己締練,廷雲去製作頁葯儲備。

晚上,兩人恩愛纏綿,繼續堅持不懈地生子來。

儘管始終沒有跡象,但是武仙娘還是能感受到恩愛還是有一些效果的,至少自己的身體越來越適合生孕,沒有絲毫不適感。

而六心腹呢?已經徹底掩頁,放棄彼此爭鬥了。她們找到的人才,她們都並不是很看重。

至於,兩丫鬟也得了廷笙的一些資源,去掩頁了,也沒有再在婞頁城興風作浪。

爆笑萌妃:邪王寵妻無度 倒是姬弗人,她則讓鎮菱悅著手一統婞頁城,她自己則加緊利用武仙娘給的資源締練!

沒了白付幫忙打理的鷗郎宗,人心實際已經四分五裂。

再加上郎宰夫人翼璧和白付的共赴黃泉,更加使得鷗郎宗加速瓦解來。

一切就等鷗如來自己結束掩頁了。

一日。

心神忽生不寧的他,竟然是悄悄結束了掩頁。見到自己的宗門竟然在他掩頁的時候,衰變成如此破碎之勢,他心頭那是百念叢生!

但最後傾向的結論就是,那神秘雲夫人在扶持姬弗人!

想到這兒,他冷汗直冒!

怎麼辦?拼?那是找死!

逃?不甘心啊!明明和那姬弗人勢均力敵,怎麼就這樣將半壁江山拱手送人呢?

可是,那雲夫人顯然已經決定讓姬弗人做主婞頁城了啊!

唉,該死的女人!你說話不算數!

唉,罷了,我惹不起,我躲!嗯,就去姮頁城!等將來老子頁境高了,再回來!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心念一定,鷗如來決定立即逃離婞頁城,前往姮頁城。

而去往姮頁城,鷗如來是有頁圖的,因為他也有一番際遇,這番際遇讓他得到了去往姮頁城的頁圖。

至於婞頁城通往姮頁城的轉頁幕,有是有,但它本身卻是一塊鏡子,名曰:通圓幕鏡。

這塊通圓幕鏡如今已被分成兩半,一半在鷗如來手上,一半在姬弗人手上!

而這快通圓幕鏡有個特點,那就是它只屬於婞頁城。不管它是一塊整體還是被分成了數個部分,它都無法被媚頁境以下的人帶出婞頁城。一旦有媚頁境以下的人要將它,或者將它部分帶出婞頁城,那它或者它的這一部分就會在帶出的一瞬間自動飛離這人,並且還會沉入星湖富地中!

只有媚頁境和媚頁境以上的人,才有締力將其帶出婞頁城。

所以,這鷗如來目前是沒辦法帶走通圓幕鏡的。

怎麼辦?

鷗如來,他只能割捨!

半壁江山都舍了,一塊破鏡子又能算什麼?不就是一個轉頁幕嗎?等將來強大了,再回來拿回完整的。

想通后,鷗如來決定就將半塊通圓幕鏡放在自己的密室里。

當夜,鷗如來便悄然離開了婞頁城。 126.又三年

不管怎麼悄然,身為一宗郎宰,都是絕對不可能不被宗門中人覺察的。

十數日過後,有膽大一些的鷗郎宗門人便試著來向他們的郎宰問安。

結果,自然就被人察覺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