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哦,雪兒,你看我都忘了我們之間有時差,恩..恩..只是這兩天忙才空下來,想着給你回個電話的。”邊說着邊在她的身體上晃動着,顏素難耐的不敢發出一點聲音,緊張的心都快跳出來,身下更是因爲緊張不自然的收縮着,葉慕楓被她突然的絞住舒服的“嗯哼”一聲差點噴灑出來。

“原來是這樣啊,慕楓哥哥剛纔是什麼聲音,你現在在幹什麼啊?”那邊的陳佳雪因爲他主動給自己打打電話很是開心。但是那聲音讓她覺得奇怪。

顏素都要羞愧死了,他居然還敢哼唧出聲音來,而且他還加大了衝撞的力度。顏素覺得自己的手都要捂不住那要呼出來的聲音了,伸手在他的臀上掐了一下用口型告訴他“掛電話。”她糾結成一團的小臉讓他覺得興奮極了,更大力的撞擊着還對着電話說“雪兒,我在健身房呢。”

“噗”顏素再也忍不住的噴了出來,然後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一隻手尋到那頭前的手機胡亂按着,按到了關機鍵將手機關上看到了漆黑的屏幕,她才鬆了一口氣。又一拳捶到葉慕楓身上“你嚇死我了,我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葉慕楓覺得刺激極了,加快了身下的動作喘息着說“素素,這還是你給我提的…恩提的建議呢…呼,果然刺激。”

顏素攀着他的肩膀想到了那次他接着電話跟自己接吻之後說的話“*,這個主意不錯。”可是顏素卻覺得心裏難受極了,葉慕楓你到底把我當成了什麼,眼角的淚水滑落出來,葉慕楓以爲是自己的速度太快弄疼了她,柔聲哄着“別哭,這就好…恩”一聲低吼兩人一同進入雲端…。

葉慕楓從她身上起來拿溼巾將自己清理乾淨拉上褲子拉鍊就恢復了衣冠楚楚的樣子,反觀顏素頭髮凌亂全身赤//裸,身下還流着那炙熱的液體,心裏更是難受極了,葉慕楓指指衛生間進去洗個澡吧。

“噹噹當”敲門聲響起,葉慕楓低聲問道“誰啊?”

“哥,是我啊,大白天的你在裏面做什麼呢?”顏素嚇得趕緊躲進了衛生間從門縫裏聽到了葉雨欣的聲音一顆心更是慌亂極了。

剛纔小張在門口攬着她不讓她進來,葉雨欣一向霸道慣了,怎麼可能乖乖聽話。推門就進沒有看到哥哥在辦公室卻看到休息室的門緊緊的關着,想着小張那不安的神色,她就猜到哥哥準沒幹好事,佳雪姐姐那天就給她打電話問是不是哥哥什麼變有了什麼女人,葉雨欣這幾天都忙着自己考研的事這才閒下來幫佳雪姐姐來問問。還有易寒哥哥的事情她也想找哥哥問個明白。

見哥哥還不開門,她又敲一下“開門啊。”

葉慕楓看着浴室的門緊關着皺着眉頭將休息室的門打開了一條縫側身出去,葉雨欣的小腦袋往裏面偏着,葉慕楓推着她的腦袋往外走“看什麼看,你怎麼過來了。”伸手將裏面的門帶上擁着妹妹去了辦公室的沙發那邊。

“哥哥,你幹嘛遮遮掩掩的是不是怕被我瞧見什麼?”說着眼睛還是瞟向緊關着的休息室門口,葉慕楓抓起剛纔扔下的合同粗略地看了幾眼揮手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他並不回答妹妹的話而是問道“你怎麼過來了?有事?”

葉雨欣嘟着小嘴不滿的說”沒事,就不能來看看哥哥?”葉慕楓好笑“能怎麼不能。”

葉雨欣正要再次開口問話,休息室裏面的手機鈴聲響起,葉慕楓眉頭皺起,這不是自己手機的聲音,那就是顏素的了,葉雨欣站起身來朝着休息室走去,葉慕楓想攔住,可是門已經被葉雨欣打開了。

ps:看文的妹子那裏去了,粗來冒泡~~~~嗚嗚嗚~~~~好冷清的留言區~~~· 顏素聽到自己的手機鈴聲從浴室門口打開了一條縫見門口的門緊關着就出來從包裏拿出不停響着的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家裏面的,便又躲回浴室裏面接起來“喂?”

“姐姐,姐姐,你趕緊回家來吧,媽媽要賣掉我,嗚嗚嗚….”小齊在電話裏嗚嗚的哭着跟姐姐說。

“什麼?小齊你講清楚一點,媽媽回來了嗎?”顏素聽到小齊說媽媽心裏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媽媽怎麼會突然回來?

“姐姐,你快點回來吧,爸爸都不舒服了…啊,我不要跟你走…你放開我…”接着裏面就是哭喊聲和尖叫聲,顏素匆匆的穿好了衣服也顧不得外面的葉雨欣了,拿着自己的包就往門口走去,正要去拉門扶手,門就被推開了,葉雨欣看到顏素先是一愣,接着怒氣衝衝的就衝上來要打她“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怎麼還對我哥哥糾纏不休,你都不要臉的嗎?你知道不知道,你….”

顏素看清她的架勢伸手攔住了她的手用力甩開“葉雨欣你不要發瘋。”顏素並不看她推開門就往外走,家裏成了生麼樣她還不知道,爸爸又不舒服了,一定跟媽媽回來有關係,她心裏着急擔心着爸爸的身體懶得跟葉雨欣爭執。只是她這一甩,葉雨欣踩着的高跟鞋一個不穩就跌坐在了地上。接着就聽到葉雨欣“啊”的叫起來,葉慕楓沉着一張臉過來拉起葉雨欣,葉雨欣像是被扭到了腳疼的嗚嗚直哭“哥,你看這個女人…嗚嗚…腳好疼。”

葉慕楓扶着葉雨欣坐到一邊怒視着顏素,顏素被他冰冷的眼神刺傷有些委屈的看着他“我現在趕時間,請你讓開。”

“顏素,我是對你太好了是吧。去跟小雨道歉。”葉慕楓的聲音低沉冷硬彷彿剛纔跟她再一次溫存*的不是一個人,顏素心冷可是她沒時間在這裏跟他理論誰對誰錯,看着他這護妹心切的樣子,自己恐怕是沒那麼容易走掉了,顏素走上前隱忍着委屈的淚水對坐在沙發上的葉雨欣說“對不起,葉小姐,讓你受傷了我很抱歉。”她態度很柔和雖然心裏極不痛快,可是極力的隱忍住了。

葉雨欣大有不依不饒的架勢可是腳實在是疼站不起來,只能逞了口舌之快,顏素看向葉慕楓“葉總,我可以走了嗎?”葉慕楓眯着眼睛看着她極力隱忍的委屈樣子,眼眶漲滿了淚水可以就是不流出來,垂在腿邊的雙手握成了拳微微有些顫抖。

“發生什麼事了?”葉慕楓知道她不是不懂分寸的人,要不是有急事也不會貿然跑出來跟雨欣碰面。

“私事。”她說完這兩個字走到門口推門出去,沒有再看對兄妹一眼,葉慕楓看着她倔強的身影有一瞬間的晃神。葉雨欣的抽噎聲拉回了他的思緒“嗚嗚….哥,好疼,你怎麼又跟那個女人在一起,你們這樣不行的,你忘了媽媽說的,她是爸爸在外面的那個孩子而且還間接的害死了大姐。”

“不是。”

“什麼?”

“她不是。我們跟她沒有血緣關係。”葉慕楓沉聲解釋着。

“怎麼會?可是爸爸他…他不是親口承認了嗎?”

“哼,爸爸?”葉慕楓冷哼一聲“他早已經知道了所有的事情,雨欣以後不要跟她再有衝突。”

葉雨欣聽不進去其他問哥哥“那個玉墜怎麼會在她身上?不是她難道是別人,哥哥你快告訴我啊。”她不安的追問道。

“已經死了。”

“什麼?”葉雨欣再次發出了一個疑問,腦海裏映出了一個影子“難道是她?跟易寒哥哥一起的女人?”那個女人已經跳江死了,怎麼會是她,葉雨欣坐在沙發上一顆心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顏素坐着出租車急沖沖的往家裏趕去,路上鄰居張阿姨給她打了一個電話,張阿姨說她爸爸只是有些不舒服可能是因爲生氣導致的血壓不正常,已經來過醫生看過了,吃了藥在休息,讓她先趕緊回家。顏素道了謝掛斷電話。

不一會兒,車子停在小區的樓下,剛纔圍觀的人已經少了許多,可還是有不少,顏素撥開人羣跑進樓道裏就聽到了弟弟的哭聲家門口的牆上寫滿了紅色的油漆字醒目,猙獰“欠債還錢”顏素心裏一緊這確實是媽媽回來了,看樣子又是跟錢有關係。

顏素進了屋裏就看到坐在沙發上嚶嚶抽泣的弟弟小齊,旁邊的中年女人正在勸哄着,那已經容顏蒼老的女人不是自己的養母趙玲還是誰?

聽到動靜小齊擡頭看到顏素跑過去抱着她嗚嗚的哭“姐姐,我不要走,我要跟你還有爸爸在一起,我不要新爸爸新媽媽,我只要姐姐跟爸爸…嗚嗚嗚…”顏素抱着小齊蹙着眉頭安撫着他“小齊乖乖不哭,姐姐在不會讓你離開的,姐姐跟爸爸還有小齊會一直在一起的。”

小齊嗚嗚的哭着擡起頭看着姐姐問“真的嗎?”

顏素勉強笑笑“當然是真的,姐姐什麼時候騙過你?”小齊想了想姐姐真的從來沒有騙過她點點頭抹抹眼淚不哭了。顏素放開小齊,問道“爸爸呢?”

小齊指指房間裏“爸爸吃了藥睡着了。”顏素沒有理會一直盯着她看的養母轉身走進臥室看着爸爸憔悴的容顏心裏難受極了,爸爸的手上打着吊瓶安詳的睡着。顏素讓小齊進了爸爸的房間看着爸爸,自己退出來關上了房門。

不大的客廳裏有些凌亂,還有被摔碎的玻璃杯碎片隨處可見,顏素找來了掃帚將地上的碎玻璃打掃乾淨然後坐下來對這一直打量自己的女人喊了一聲“媽媽”

趙玲看着幾年沒見的女孩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想到自己所欠的債換上了一副諂媚的笑拉着顏素的手說“素素啊,媽媽好想你,你看你出落得越發標誌了。”顏素蹙眉心裏養母的這番話聽着實在覺得彆扭,可是她卻沒說什麼,只是淡淡一笑“媽,這些年您去哪了?”

顏素這一句話讓趙玲的臉色難看了幾分,當初把那麼大一筆債丟下自己拍拍屁股就走了,她跟爸爸還有弟弟差點因爲這場變故活不下去,外面牆上的字跟小齊的話讓顏素有幾分警覺的看着眼前這個自己叫了十幾年媽媽的女人,如今她再回來到底是爲了什麼,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顏素見她不語接着又說道“媽媽我們曾經是一家人,您要是又遇到了困難我能幫忙的就一定幫不過要是在能力範圍之外素素也無能爲力了。”

顏素說話間看到趙玲的眼裏閃過一絲晶亮的光芒,嘴邊的笑意難以掩蓋。顏素的心又冷了幾分。臉色平靜的看着趙玲等着她接下來要說出口的目的。

“素素,不瞞你說媽媽真的是走投無路了,不然我也沒臉再見你們,畢竟當年是我對不起你們,我這次來是因爲…”

“趙玲你閉嘴,你有什麼臉跟我女兒開口…”顏廣平舉着手上的吊瓶從臥室裏面出來憔悴的一張臉怒視着沙發上的女人,顏素見爸爸出來走上前去扶住他“爸爸,您不舒服就好好休息吧出來幹什麼?”女兒責備的關心讓顏廣平的臉色緩和了一些,坐在椅子上嘆口氣“趙玲,我們已經分居幾年了,按道理我我們在沒有任何關係了,那年你欠下的一屁股債我們還沒有完全還清,要不是你小齊怎麼會到了8歲才能上了小學,素素高中剛畢業就輟學去打工,這段日子過得多艱辛你知道嗎?”

趙玲心裏有愧可是那筆債要是再不還她真的會沒命的。昂起頭“是啊,是我對不起你們,可我跟你還沒有完全離婚,我還是小齊的媽媽,那人說了只要小齊做他兒子,我的欠債就一筆勾銷,那人家是大富大貴之家小齊去了也是享福去的,總比跟着你個什麼都沒有就連這房子都還是租的的窩囊男人強吧,要不是你沒本事,我至於會欠債嗎?”趙玲越說聲音越尖利恨不得一個小區的人都聽到,顏廣平上次病倒就是因爲她這幅潑婦樣子,自己又生氣又憤怒擡不起頭來,顏素見狀趕緊拉住了趙玲往門外拉“媽媽您先回去,爸爸身體不好,您別跟他吵。” 富貴錦繡 顏素從包裏拿出一些錢來又給了她一張自己的名片“您先找個地方住下,我稍後來找您,你有我的電話單位的地址也不怕我不去見您。”顏素好說歹說才將趙玲勸哄着說走了。

顏廣平平復了好一陣才緩解了心裏的悶氣,對顏素說“素素啊,你也看到了,她就是這樣的人了再也不可能改變什麼,這些年找不到她也不能跟她辦理離婚手續,還有小齊,跟着她也不會好,素素幫爸爸找個律師把撫養權要過來,將這件事瞭解了吧,爸爸還想好好活着看着你嫁人看着小齊長大。”顏素聽了爸爸的話眼眶發脹點點頭說“好,爸爸,您一定要好好保重身體,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去辦吧,單位裏有認識的律師一定會辦好的。”

顏素扶爸爸回去休息,想到養母一陣頭疼,可是奇怪的是,這個地方她是怎麼找來的呢?

ps:養母怎麼找到他們的呢? 美漫之最強御鬼者 還有陳佳雪因爲這次電話裏的奇怪聲音再次起疑會開始有所行動,哇,後面的故事會更精彩別走開啊~~~~麼麼親。 顏素安撫好爸爸跟弟弟做了簡單的晚飯吃完,也沒等到趙玲的電話,顏素不禁暗自思量起來,只是還沒想出個頭緒手機響起來了,顏素看看來電想起了白天他的冷臉心裏萬般委屈不情願的躲到陽臺接起了電話。

她聲音淡淡的對着電話“喂。”

葉慕楓坐在公寓的餐桌前抿緊了嘴脣“在哪?”

“我在家。”

“現在回來做飯。”葉慕楓回到家裏燈是黑着的,餐桌上也是半粒米也沒有。心裏說不出的煩躁。

“對不起,我走不開,我爸爸生病了。”顏素解釋道,她只給單位的領導打了個電話忘了告訴葉慕楓今天不回去了,也許是因爲今天他的態度,所以不想跟他說話。

葉慕楓在那邊沉默了幾秒鐘“恩”了一聲掛斷了電話。顏素撇撇嘴心知他是不高興了,但爸爸這邊她放心不下,養母那邊還沒有消息,她怕她再來鬧。

趙玲在一家酒店裏那着顏素的錢大吃大喝了一番正想給這個女兒打電話找她要錢的就接到了自己債主的電話。趙玲戰戰兢兢的接起電話“喂,大哥啊,我籌到錢了,我女兒答應給我了,十萬塊明天就給你送過去。啊?什麼?這,這不大好吧,呵呵。恩,是,是,是。”趙玲掛斷了電話心裏抑制不住的興奮將剩下的錢裝進自己的腰包看看顏素給她的名片也裝進去,拍拍鼓鼓的肚子離開了。

“那女人答應了?”坐在黑暗處的男人聲音陰鬱透着森冷的氣息,剛纔打電話的中年男人畢恭畢敬的彎腰回道“徐總都按您吩咐的說好了,那女人已經動身了。”

“恩,多給她點甜頭,才能讓她欠的更多。”

“是,是。”中年男人彎着腰應和着送這位大爺出了門。男人坐在車上撥了一個電話“寶貝兒,十五分鍾到你樓下。”掛了電話俊郎的男人收起臉上的笑容,眯起的眼睛裏閃着陰冷的光芒。

轉天早上顏素就接到了養母趙玲的電話顏素與她約好了時間給單位打了個電話請半天假,主管問及合同的事情顏素才想起來合同還在葉慕楓那裏。

給葉慕楓打了一個電話他沒有接,顏素看看時間也先不理會了,先解決好家裏的事情吧,跟爸爸說了一聲就出門去了,在一家餐廳見到了養母趙玲。

顏素直截了當問了說出了自己的目的“媽,現在只有我們母女倆有些事就開誠佈公的說吧,小齊是要跟着爸爸的,爸爸的身體也不好家裏的條件您也看到了,爸爸實在是承擔不起了,想跟您儘快把離婚手續辦了。”

顏素說完就見趙玲的臉色很不好看,可是這種難堪的情緒只在她的臉上待了一會就換上了一副市儈的假笑“素素啊,媽媽也知道這些年都是我不好,既然不能做一家人我們也沒有必要大吵大鬧,這樣吧你看看幫我把這筆錢還掉再給我一些生活費你的條件我就答應。”

顏素望着這個跟自己一起生活了十幾年的女人此時變的如此陌生,她不由的想到了初夏的媽媽,更聯想到了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媽媽是個什麼樣的人,是不是也是爲了自己才將她拋棄的,媽媽這個偉大的名字讓她覺得厭惡至極,收起自己的思緒說“好,您要多少錢?”

趙玲一見她如此爽快的答應便伸出了五個手指頭“五十萬,只要五十萬,我現在就跟你們去辦手續。”

顏素心裏咯噔一下“五十萬?”她哪裏有這麼多,卡里之前的賠償款只有五萬而已還是葉慕楓的功勞,顏素腦子裏閃過葉慕楓那張冷峻的臉,對還有他給自己的卡。

顏素對着趙玲點點頭“好,我們辦完手續,我把錢拿給您,從此我們之間就兩清了,希望您能好好生活別再來打擾爸爸跟小齊。”

趙玲雖不喜歡聽她說的這番話,可是想到那五十萬就要到手了,就應下了。

顏素接爸爸到民政局找了自己昨天聯繫好律師擬了一份協議雙方簽字,顏素給爸爸打了一輛車讓他先回去,自己跟趙玲去銀行轉賬。

顏廣平不知道顏素答應了給趙玲多少錢便拉住她問,顏素敷衍的說“是十萬塊。”顏廣平一陣眩暈,要上前與趙玲理論,本顏素拉住了“爸你就別在乎這些錢了,只十萬塊我們與她劃清了界限小齊也安全了,我們也落得個清淨再說錢沒了還可以賺,難道您真想小齊受到傷害啊,心裏的傷可是多少錢都治不好的,爸,您就別心疼了,我上次不是跟着談成了一份合同嗎?公司分給了我不少分紅呢,還有昨天我又籤了一張單,足夠這筆費用了。”

顏廣平雖然捨不得這筆錢可是素素說的有道理,他也是受夠了這個女人,“素素,委屈你了。”顏素笑笑“爸爸,能好好的跟你們在一起,我一點也不委屈,您先回家吧,小齊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

“恩,好吧,那你自己要小心些。”顏廣平囑咐了女兒幾句上了出租車。見爸爸走了顏素拿出了包裏的一張卡跟養母去了附近的銀行,自己卡里的那幾萬取出來又從葉慕楓給她的卡上劃了四十五萬一起轉到了趙玲的卡上一直有律師陪同,銀行的職員也沒有說什麼

將這一切都解決完了以後已經到了下午,顏素看看已經到了快下班的時間也沒再去公司又打了個電話請假。

吃過晚飯,顏素想起了葉慕楓,自己從昨天就沒回去給他做飯,也忘了告訴他一聲,收拾完了桌子就跑到陽臺上給他打了一個電話。昨天他的語氣就不是很好,顏素撥通電話心裏有些小緊張。

葉慕楓好久才接起了電話“什麼事?”

顏素聽他淡淡的口氣心裏更緊張了“你吃飯了嗎?”

“沒有。”依舊沒有溫度的語氣。

“怎麼不吃?我幫你叫外賣吧。”

“我不吃外賣。”他有些煩躁,該死的女人,居然叫他去吃外賣。

“你不吃東西,胃會不舒服的。”

“已經不舒服了。沒事我掛了。”

被他掛了電話顏素覺得自己真是受虐的命,好好休息一下不好嗎,非得手賤打這個電話,聽他的口氣真的像是不舒服的樣子,心裏有些擔心看廚房冰箱裏還有些做面的食材裝好了袋子出來,小齊在客廳裏面看漫畫爸爸身體不舒服已經睡下了,她揉揉小齊的頭說“姐姐現在要出去一趟,很快就回來,姐姐會把門鎖上睡來敲門都不要理會看着爸爸有什麼事情趕緊給我打電話知道了嗎?”

“恩”小齊點點頭應下。顏素又囑咐了小齊幾句出了門。

來到葉慕楓的公寓顏素掏出鑰匙打開門,葉慕楓就坐在客廳裏看電視只是電視一片藍色的畫面讓顏素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葉慕楓聽到聲音擡頭看到顏素抱着一小袋食材半垂的眼眸閃過一絲光芒,卻沒有說話,顏素抓緊時間進了廚房燒水洗菜不一會兒廚房裏的香氣就傳出來,葉慕楓走進去顏素已經把熱乎乎的一碗面端出來了放在桌子上“快來趁熱吃吧。”

葉慕楓坐下看着紅綠相間的一碗西紅柿雞蛋面心裏換過一絲溫暖,顏素見他吃着放下手裏的圍裙“你慢慢吃,我先回去了。”

“等下我送你。”葉慕楓自打她進來說的第一句話。

顏素微微怔了一下說“不用了,你不舒服,一會兒早點休息吧。”

葉慕楓見她走到門口,放下手裏的筷子“昨天什麼事這麼急,連合同都忘了?”

顏素猛地想起昨天去他那邊要去完成的主要任務,被養母這一鬧自己都忘在了脖子後面今天打電話請假的時候領導還問她這件事了呢。葉慕楓看她驚訝的長大了嘴巴有些懊惱的樣子覺得好笑“真迷糊,去書房我的辦公桌上拿吧。”

顏素回過神來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去了書房拿文件去了,這是顏素第一次進葉慕楓的書房雖然住在一起很久了這個地方是他的禁地顏素從不逾越,桌子上的黃色紙袋是她今天拿去給他籤的文件,打開看看他的名字已經剛勁有力的印在了上面,顏素放好拿着袋子眼睛不經意的掃過桌上的一張照片,顏素只匆匆的掃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出去跟葉慕楓告別,自己出去打車趕緊回去家裏,回到家小齊已經跟爸爸在一起睡下了。

洗過澡躺在*上這一天真是累極了,剛閉上眼睛手機又響起來,沒有看來電就直接接起了電話。

超級海島大亨 “喂”

“到家了?”葉慕楓低沉的聲音從那邊傳過來,顏素聽到他的聲音一時間有些緩不過神來,沒想到他還會在這個時間給她打電話“幕?”

“恩,睡了嗎?”

“正要睡。”

……

兩個人靜默一陣,顏素先打破了這份平靜“你也快睡吧,明天不是還有工作?”

“恩。”顏素正要掛電話就聽葉慕楓又說道“睡不着。”

“啊”顏素發出了一聲單音然後頓了頓說“那你聽聽音樂或是看看書吧。”

“不想”葉慕楓慵懶的趴在*上淡淡的吐出兩個字,顏素在那邊撇撇嘴,自己可是困極了“那你數羊吧。”

“一隻顏素,兩隻顏素….”

“…..”顏素心裏緋腹葉大少你是有多無聊啊。

“你給我唱個歌吧。”他記得她唱歌很好聽的。

“啊?”顏素驚訝了一下“唱什麼?”

“就那天你唱的那首歌,很安靜的感覺。”葉慕楓閉上眼睛腦海裏閃過那天她在臺上一出聲全場就安靜了下來。

顏素想了想想起了那次在夜店與他相遇是自己是在舞臺上唱了一首歌,沒想到他還記得,突然顏素意識到原來自己與他的每一次交集她都記得那麼清晰,還記得他當時看到自己時的表情顏素勾脣一笑,心裏有些不一樣的感覺。

“好,那我開始了啊….看看星光看月亮….看看我的心….”顏素的聲音很清澈,葉慕楓閉着眼睛勾起了脣角腦子裏再次映出了她的模樣。

“但願愛充滿時間,幸福永不變….”顏素將整首歌唱完聽不到那邊的聲音了,只有他淡淡的呼吸聲,顏素估計他是睡着了,就輕聲說“葉慕楓你睡着了對不對,那我掛電話了啊,真是浪費電話費。”最後顏素嘟囔了一句掛掉了電話。

葉慕楓聽着嘟嘟響的手機聲勾起了脣,將電話的錄音打開按下播放鍵,她那清澈的歌聲再次響起……

重生之燦如夏花 顏廣平解決了趙玲這個麻煩身體也變得好起來,只是心疼女兒辛辛苦苦賺來的錢。顏素見爸爸沒事就去公司上班了將葉慕楓給她的合同交給經理,經理高興極了承諾她這個月加獎金並讓她直接跳過實習成爲正式的主管助理,以後就跟着蘇青手下做事。

葉雨欣那次碰見了哥哥跟顏素的事情,雖然知道了她與自己沒什麼關係可是也看不慣她在哥哥身邊,當天就給陳佳雪打了電話“佳雪姐姐,你什麼時候把學業完成了啊?再不回來你的未來老公都要被那些野女人拐跑了,看你倒是候不哭死。”

那邊的陳佳雪已經將拳我的緊緊的,指甲已經嵌入了肉裏,她就知道他身邊一定會有女人,可是現在小雨都告訴她要警惕些了,看來這個跟他在一起的女人很不簡單,陳佳雪此時是真的有了危機意識,她知道葉慕楓對她根本談不上愛,只是礙於早就定好的婚約他一直在應付的敷衍着自己,可是這個自己從小就喜歡的男人,她才不會輕易放手。

“小雨,我還有幾個月這個課程才會完成,你想多了,慕楓哥哥不會亂來的,他不過是逢場作戲,生意上有時候需要這樣的,我都理解。”陳佳雪的大度讓葉雨欣對她更加愧疚了,發誓一定要幫着她把那個不要臉的女人趕走,她未來的嫂嫂就應該是佳雪姐姐這樣大方有氣度的漂亮女人。

ps:你們去過節都把我遺棄了,好桑心,沒有留言,沒有包包~~~~~嗚嗚嗚~~~~~我去哭一會兒,哭夠了再碼字哼~~

話說雪兒要回來了,徐唐也開始有所行動了,然後……………. 家裏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葉慕楓又總是不滿的催她回去,顏素在家裏呆了幾天就回到了葉慕楓的住處,每天同*共枕,一起早餐晚餐似乎都成了一種習慣,偶爾他有應酬或是出差她都會覺得缺少了些什麼,有些情愫早已經漸漸深種而自己卻不自知只有在經歷一些事情的時候才會漸漸發覺自己的心早已經完全丟失了。

顏素窩在他的懷裏小手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搓着他胸膛上的肌膚聽他說話“明天跟我出席個宴會。”

她聽到他胸腔裏傳來的聲音手指停下了動作“你要帶我去?你不怕…”怕被大家知道嗎?

“怕什麼?你是我合作公司的員工,找你做女伴也沒有什麼不合適的。”他看着自己被她搓紅的那一片皮膚一把抓住她的小手“怎麼?不願意?”

“沒有,就是覺得不大好吧,你不知道你多受歡迎,我怕自己會被那羣女人嫉妒的眼神殺死。”顏素其實更怕的是那些足以可以把人淹死的流言蜚語,可是對於他的邀請又充滿了期待。

“呵呵,那就讓他們嫉妒去好了,有我擋着你,誰也傷不到你。”低沉嘶啞的聲音傳入她的耳膜,顏素勾脣一笑一顆心滿足極了,仰頭吻上他的脣“幕,你會一直護着我嗎?”

“會,只要你乖乖的。”說罷吻着她的脣再次將她壓在身下…..

這一晚顏素的一顆心跟整具身體都像跌入了綿軟的雲端中,柔軟舒服。

轉天是週六顏素昨晚疲憊極了,再醒來身邊的位置已經空了,伸手摸去已經冰涼,挪動身體到他那邊將頭埋進他的枕頭裏,他的氣息還沒有散去,她貪婪的呼吸着他獨有的氣息,不知何時自己已經愛上了這種味道,葉慕楓的味道。

在*上賴了一會兒,起*收拾好自己吃了一些東西就想着離晚上宴會的時間還早,就去商場逛逛給弟弟跟爸爸添兩件衣服。拿了包打車出門,葉慕楓的電話打來了“起*了嗎?”

“早起了,我都出門了。”

葉慕楓勾勾脣“這麼早就起來了,看來是我昨天不夠用力,下次我得注意。”他戲虐的淺笑聲從手機裏傳進她的耳朵,想到昨天那*的一幕幕,顏素的臉上火辣辣的“你,你別說了,我在外面呢。”

“呵呵,好不說。去哪裏?”葉慕楓看看時間該開會了,祕書將文件拿進來放下出去。

“去買衣服啊,我晚上不是要跟你出去嗎?總不能丟你的臉。”

“哦,禮服你就不用買了,給你準備好了,下午小張接你的時候會帶給你。買別的東西好了。”

“恩,那好吧。”

“等等,顏素,給我買件襯衫吧,先這樣我去開會了,早點回家。”葉慕楓說完掛斷了電話,顏素心裏暖暖的,他連禮服都給自己準備好了,不知道會不會不合尺寸。顏素暗自猜想要是這樣問的話,那男人一定會不懷好意的回她“天天摸還能不知道尺寸。”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