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與袁東方洽談的正是勞倫斯洛克菲爾的侄孫斯迪安洛克菲爾,袁東方退出政治了舞臺,可是卻在商業裏順風順水,一年不到的時候裏他的廣源貿易有限公司已成了省內的知名企業。(未完待續)RQ 他剛回到a市不久,週五的宴會不只是爺爺讓他和父親重新融進顧家,前幾天上官兄妹到顧家用餐,爺爺言下之意透出想要和上官家族聯姻的意思。

看來爺爺雖然逼雲爵娶了那個姓唐的女人,卻也沒有將那個女人當成一回事。

夜晚,灰藍色天幕上星光璀璨,卻不及顧宅內的燈火輝煌。

偌大別墅造型充滿東方特色,莊重而優雅,高大樹木交錯,更添了幾分古香古色的味道。

別墅底下停車場內,停滿一輛輛奢華汽車,由此看來,雖然這一次只是家族宴會,可來的人還是不少。

樓紹棠下車,爲唐若甜打開車門,看着她脣角的諷刺笑容,“你在笑什麼?”

“我在想,雲爵要是看到我來會不會很開心?”唐若甜眼中的諷刺意味散去,下了車。

樓紹棠看到唐若甜手中有些大的包包,低聲警告道:“你可不要在這兒給我惹麻煩。要知道雲爵已經很多年沒有參加家族宴會了,顧老爺子此舉就是向顧氏宣佈,顧氏的繼承人是雲爵。”

如果不是時間來不及,而這姓唐的女人又不肯乖乖就範的話,他肯定會好好檢查一下這包包裏面是什麼東西。如果被他發現,她又偷着放攝像頭什麼的,他絕對會將這個女人扔出別墅去。

唐若甜的手柔柔搭在他的手臂上,對他嫣然一笑:“我明白。你答應帶我來參加這宴會,不也是不放心雲爵嗎?你知道雲爵向來最爲討厭這種宴會的。”

樓紹棠嘆了一口氣,“嗯,是啊。我想着有你在的話,或許他能在這兒呆的時間長一些。”

說罷,兩個人走進宴會主廳。

兩個人進入宴會主廳,並未引起太多的人注意。

科技霸權 顧雲爵和顧老爺子還未出現,裏面參加宴會的所謂社會名流,每個人臉上都帶着虛假的話,言語裏面的試探,讓唐若甜心中有些煩悶。

顧雲爵性子清冷,怪不得他會討厭這種宴會。

雖然沒有看到顧雲爵,在人羣中央,倒是看到了顧雲明那個混蛋。

“他怎麼會會在這兒?”樓紹棠厭惡的瞥了他一眼,“顧老爺子不是勒令他們父子兩個人不準回到a市嗎?”

“看來顧老爺子是改變主意了。又或者是那對禽獸不如的父子和顧老爺子達成了什麼協議。”唐若甜端了一杯果汁,說道。

樓紹棠抿脣,眸子裏面閃過一絲擔心,越發覺得今晚帶唐若甜來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雲爵很在乎唐若甜,如果在這宴會上發生什麼事,唯一能夠勸住雲爵的人恐怕也只有她了。

顧雲明看到她,脣邊掛着一朵意味不明的笑,對她遙遙舉起酒杯。唐若甜臉上笑容不變,對他點了點頭,隨即視線轉到別處。

人羣朝着樓梯移動,唐若甜和樓紹棠站在原地沒有動,順着人羣移動的方向望去。

玄天后 顧老爺子和顧雲爵出現。

顧雲爵不同於往日,今晚穿着黑色西裝,越發顯得眉目清冷幾分。

唐若甜心中有些恍惚,顧雲爵和那個惡魔終究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那個惡魔每次出現,都是穿着一身黑色西裝,絲毫不掩飾身上的侵略氣息。

既然今晚是顧家家族性的宴會,不知道那個惡魔會不會出現?

這也是唐若甜出現在這兒的真正原因。

顧老爺子對衆人說起什麼,唐若甜心不在焉,視線到處移動,不知道顧老爺子知不知道那個惡魔沒有死的事。

顧雲明走到她的身邊,完全沒有將樓紹棠放在眼中,低笑道:“弟妹,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爺爺似乎沒有邀請你來這兒。”

樓紹棠冷冷說道:“既然你都來了,爲什麼我們不能來。”

顧雲明瞥了樓紹棠一眼,含笑的視線放到了唐若甜的身上。

他的眼神很放肆,在唐若甜裸露在外的肌膚上停留,今晚唐若甜穿着一件米白色綢緞長裙,酥胸微露,增添幾分性感氣息。

唐若甜若無其事,當作沒有看到顧雲明意淫的視線,她淡淡說道:“今晚是家族宴會,剛纔爺爺也已經說過,雲爵是顧市唯一的繼承人,我既然已經嫁給了雲爵,那出現在這兒用不到邀請這兩個字。”

她微微一笑,視線掃過顧雲明的胯下,對樓紹棠說道:“紹棠,你們家醫院泌尿科最近不是在做活動嗎?我想,顧先生應該挺需要的。”

那一腳,她踢得很用力,足夠這姓顧的混蛋老實一段日子了。

樓紹棠不知道唐若甜和顧雲明有什麼過節,不過他還是很樂意看到顧雲明吃癟的樣子,配合唐若甜說道:“顧雲明,看在你和我是舊時的份上,我會吩咐下面的人給你打八折,並且不讓他們透露你去那兒看病的消息。”

是呀,他是不會透露,不過會買通報紙上寫顧雲明年紀輕輕就不舉的新聞罷了。

醫武兵王俏總裁 “呵呵。”顧雲明冷笑兩聲,肩膀擦過唐若甜的,冷冷說道:“弟妹,別怪我好心沒有告訴你,今晚你一定會後悔來這兒。”

唐若甜輕笑,沒有說話,聽顧雲明這言外之意分明知道她今晚肯定會來,而且,他已經有了法子來讓她後悔來這兒。

顧雲爵並沒有看到唐若甜和樓紹棠,他神態清冷,舉手投足都是尊貴的氣息,在場所有女人的視線充滿迷戀,追逐着他的身影。

可顧雲爵卻沒有興趣被很多女人用如狼似虎的眼神盯着,眉宇之間出現了一絲不耐煩,對顧老爺子說了些什麼,顧老爺子點了點頭,顧雲爵轉身又往樓上走去。

樓紹棠一看這情形,急忙對唐若甜說道:“你先自己待一會兒,我上去去看雲爵。”

唐若甜還沒來得及說話,樓紹棠已經轉身離開。

唐若甜不在意,一雙眸子四處遊移,上官敏月對她炫耀說今晚會出現在這兒,她怎麼沒有看到她?

由於心不在焉,她剛一轉身,碰到一個高大男人,手中的果汁不小心全部潑到對方的身上。

“啊,對不起。”她急忙說道,心中慶幸,虧得樓紹棠不再她身邊,否則他一定以爲她這是故意在找麻煩。

“對不起只是用嘴巴說說就行了嗎?”輕浮的嗓音傳進她的耳中,纖腰同時也被人毛手毛腳的抱住。

唐若甜臉上的歉意散去,擡頭看向來人,竟然是蘇修那個王八蛋。

他的身體這麼快就已經好了?

蘇修的臉色有些蒼白,看得出是大病初愈的模樣。

“哦,是你。”她沒有試着掙扎去推開蘇修,“那我剛纔的歉意收回。真是浪費了我那杯果汁,像是你這種爛人,用餿水潑你都不爲過。” 森沐君表示無限羞澀!

衛青終於醒過來。

所有人都長舒了一口氣,爲着精衛能夠醒來而激動。只是那張美麗的容貌,卻有了一個極爲細微,極淺的疤痕。粗粗看來看不出來,可是細看,卻能夠摸得到。

傳聞精衛娘娘一醒來便令人取來鏡子,看着鏡子裏的自己,大哭了一頓昏死了過去。等到醒來時。皇帝已經陪伴在身邊整整兩個時辰,將錦繡宮所有的奴才罰了二十大板。如此盛寵,讓人驚愕。

只是更加讓人驚訝的,卻是在後面。

皇帝不僅找了那些個奴才的麻煩,還下旨將梅妃給降了兩級,從梅貴妃,變成了梅妃。一字之差,卻相差十萬八千裏,如此對待,已經是雷霆手段。

宮裏的老奴才們,心裏更是明白,這宮裏,應該是要變天了。所有人都毫不懷疑這一點。

梅妃自從入宮以來,還是第一次吃下這樣的敗仗,後宮本就是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殘酷戰爭,縱使梅妃家世顯赫,可是輸了就是輸了,沒有回本的機會。

梅妃爲人囂張霸道,從來不知道進退。不知道坑害了多少後宮的女子,皇帝一直裝作不知道,對梅妃極其的寵愛,一方面是因爲梅妃的美貌,更多的一方面,卻是梅妃孃家那顯赫的家世。

可是如今爲了一個精衛娘娘,皇帝衝冠一怒爲紅顏,雖然還是顧忌着梅妃孃家的勢力,但這樣的一個舉動,已經足以證明了許多。

梅妃在怎麼逆天,也不過是一個老女人,而精衛,卻是年輕漂亮,所有人的女神,兩人對於男人的吸引力,不可同日而語。

武神領主系統 所有人都明白,自己應該站在哪裏。

幾乎是一夜之間,所有的奴才都對精衛格外的熱情,就連御膳,都是第一個送到精衛的宮中,四季蔬果,原本精衛這個階層很難吃上的東西,都像是不要錢一般的送進了精衛的宮中。所有人都在使着渾身的解數討好着精衛。

這樣的巨大改變,讓整個錦繡宮的人,在整個宮中,都仰首挺胸了起來,無論走在哪裏,哪怕只是一個錦繡宮掃地的身份,走在皇宮之中,都有一種特殊的榮耀感,那是她們的主子帶給她們的,卻讓他們覺得無比的榮耀。

對於這一切,衛青都接受的理所當然,那瘦弱的身軀,沒有幾日便被各種各樣的補品給補的有些豐盈了起來。

衛青端坐在梳妝檯前,看着鏡子裏那依舊嬌豔的容貌,嘴角綻放出一抹微笑。那左臉頰的地方,疤痕幾乎已經看不見,衛青在那處地方,畫了一朵紅色的芍藥,不但不顯得突兀,倒是將她那本就絕色的面容襯的更加的嬌豔。

一個丫鬟看着鏡子裏的衛青,開口討好的誇讚道。

“娘娘真是美貌,就連梅妃娘娘年輕時,都不曾有過娘娘這般動人的風姿呢。”

原以爲會哄的娘娘開心,卻不曾想,衛青皺起了眉頭,轉過身子,威嚴的看着爲她梳妝的丫鬟。

“給我跪下,掌嘴!”

聲音淡淡的,卻已經具備了該有的威嚴。那婢女聽了這話,沒想到自己拍馬屁竟然拍錯了地方,急忙慌慌張張跪下來,眼神充滿哀求的看着杜素兮,慌亂的開口解釋道。

“還請娘娘恕罪,奴婢不是有意的,還請娘娘恕罪。”

說罷,那婢女又急忙將頭磕的如同雞啄米一般。

衛青看着婢女如此,嘆息了一口氣,揮揮手示意女婢起來。扳着臉看着女婢開口說道。

“你雖然是我宮中的人,但你若是膽敢隨意胡說八道造謠生事,我也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

女婢聽着這話,急忙點頭,算是應下了。衛青這才轉過身,聲音淡淡的,如同清音流水一般。

“時候不早了,該去皇后那裏請安了。”

“是,是,娘娘,奴婢這就是爲娘娘更衣。”那女婢心中惶恐之極,急忙開口說道。衛青點了點頭,閉上眼睛,算是默認。

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看起來她是最大的受害者,可是,其實她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當日杜素兮離開,她就察覺出了不對勁,連夜就藉口受到了驚嚇,拜見

了皇后娘娘,看起來驚慌失措,實則是早就準備好了對策。焦木曾經提點過她,那日帶隊搜查錦繡宮的楊瀟,是梅妃的外甥。如此爲難與她,定然也與梅妃有關,她的異常若是被梅妃知道,梅妃也一定會抓住這一點不放。

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將計就計。

衛青自認爲不會輸給任何人,好在,她做到了。

端坐在貴妃椅上,衛青恭敬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一臉威嚴的之色的皇后,聲音十分輕柔。

“皇后娘娘金安。”

皇后出身內閣大學士之府,雖然比不得梅妃孃家那般位高權重,卻是皇帝心中最敬佩的女人之一。這一點,就連衛青,也曾經聽到皇帝誇讚過,絕對毋庸置疑。

說來皇后其人,也是天聖朝十分有名的才女,不知多少皇孫貴族上門求娶,可皇后卻執意要嫁給當時還是皇子的皇上,並且動用了一切關係,一路扶持皇帝坐上皇位,對於政事之事,也有自己的見解,在位二十三年,將後宮打點的井井有條。皇上雖然嘴上不說,心裏卻是一一記下了。

只是,世上哪個男人的不好色,哪個男人不喜新厭舊。

皇后再好,也抵不過時光這般的摧殘。好在皇后這個女人,看的透徹,心中知道無可奈何,一點也不計較,若不是這些年被梅妃欺負的狠了。她也不會與衛青聯手,整治梅妃。

端着一杯上好的雨前龍井。皇后擡起頭,打發了兩旁的宮婢,沒有說話,只是定定的看着衛青。衛青自然會意,將自己的人也打發了,皇后這才緩緩開口。

“沒想到精衛娘娘這麼工於心計。果然是最毒婦人心。”

皇后的聲音淡淡的,聽不出半點喜怒。目光卻一直盯着衛青,只要衛青有半點不對勁的情緒波動,都能夠落在皇后的眼中。

衛青看着皇后,確是十分鎮定。言語甚至都越發的謙遜起來。

“皇后娘娘教訓的是,精衛受教了,只是精衛若不是被梅妃姐姐逼到那個地步,也絕對不會勞煩皇后娘娘幫忙的。雖然說起來爲人所不齒,但是卻也是被逼無奈,還請皇后娘娘能夠見諒。”

對於自己的臉,衛青自然沒有說是自己劃破的,反而一直沒有開口,倒是讓所有人都因爲梅妃心思歹毒,想要毀去她這一張臉。這件事情,就連皇後,都是矇在鼓裏的。除了她之外,都覺得梅妃心思太狠毒了。

要是不如此,依着梅妃根深蒂固的地位,她根本難以撼動。

看着精衛那謙卑的態度,皇后心情都好了不少。擺擺手道。

“這件事情,梅妃做的是有些過分了。不過也算是得了應有的懲罰,她畢竟比你入宮早,你就算有什麼不滿,也多忍着點,你最近雖然風頭正勁,可是若是走了梅妃的老路,你等於是一腳踏進了萬丈深淵,要知道,你跟梅妃雖然姐妹相稱,可是梅妃家裏,說到底,只有她一個女兒,有些傲氣,也理所當然。”

這話說的客客氣氣的,內裏的意思卻是在提醒精衛,不要侍寵生驕,到時候摔下來,無權無勢,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皇后雖然對打壓梅妃這件事情很有興趣,但她也不笨,此時梅妃被打壓了,後宮之中,便再無一人能夠抵的上眼前這位女子的美色了。這名女子,飛上枝頭變鳳凰是註定的了,只是能爬到多高,那就要看個人的本事了。

只是,想到最近宮中謠傳的那些謠言,皇后始終是不放心,此次正是在藉機打磨着精衛。

大清四福晉 希望精衛不要成爲下一個梅妃,重蹈覆轍。

衛青聽着這話,眼神暗了暗,立刻又恢復了正常,淺笑着點頭稱是。她心裏明白的很。

對於梅妃,皇后沒有辦法,可是對於一個無權無勢空有美色的女孩子,皇后還會沒有辦法嗎?皇后的底蘊,並不比梅妃少。加上皇后一向賢德的名聲,兩人正要對付起來,恐怕十有**,輸的會是她。

精衛不敢冒這個險。

皇后看着精衛那張嬌豔的臉,站起身來,似乎有些疲憊。嘆息道。

“好了,最近你也受到了驚嚇,我這裏有一些上好的衣裳和一些首飾,我老了,用不了了

,便送給你吧。也算是我給皇上敬的一份心意。”

衛青急忙跪下來。言辭切切的開口。

“皇后對臣妾已經如今用心,臣妾怎敢接受皇后的東西?皇后折煞臣妾了。”

自從那日夜裏之後,衛青原本有零有角的個性,已經被打磨的如同一款原石一般,平滑光澤,將自己的固執藏在了心裏。

都說每一次幡然醒悟,都是有代價的,那一次,衛青以爲自己差點害死了杜素兮,好在杜素兮沒事,也算寬了她的心了。只是,她也明白了,狂妄害死人。

杜素兮此時若是看到衛青這副模樣,一定會驚歎,衛青蛻變的太過迅猛和徹底。這樣的女子,隱隱有了商之大幾,周之褒姒的幾分了。

“既然你入了這個宮,便也算是宮裏的一份子了。對待後宮裏的所有人,哀家都不會小氣,何況要是算來,你也算是我的妹妹了,一點小東西罷了,收下便是,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後宮由我掌管,賞罰自然要分明。若是你以爲犯下了什麼事情,我也是一定要罰的,到時候,還請妹妹多多體恤了。”

皇后說罷,竟然離開了座位,走到精衛的面前,打量着精衛那絕美的容顏,手指攀爬上哪畫着芍藥花,留着一點淺淺疤痕的地方。用只有兩人的聲音開口說道。

“皇上老了,我也老了。再過幾年,就是皇子們的天下了。我覺得,三殿下甚好。你意下如何?”

三殿下赫連衡,是皇后的親生兒子。

精衛擡起頭,注視着皇后那端莊的面容,她能夠仔細的看見,淺淺的魚尾紋已經攀上了皇后的眼角。

這是在暗示着她,良禽擇木而棲。就算精衛現在懷了皇子,對他們也沒有任何威脅。皇后正是看準了這一點,才將她接來宮中。

不得不說,皇后確實是一個有大智慧的人。

雖然精衛現在得寵又如何,無權無勢,就算能夠生下龍子,也要許多年。何況,皇帝已經老了,能不能生出來,能否平安生出來,還是兩說,皇后一點都不擔心。

衛青心頭咯噔一聲,嘴角還是勉強勾起一個笑來。微微低眉,笑着應道。

“皇后娘娘覺得好,那精衛便覺得也好,”

皇后聽着這話,嘴角緩緩攢出一抹笑意,後退幾步,與衛青保持了幾步距離,淺笑着開口。

“怪不得皇上這麼喜歡你了,這張小嘴,倒是討人歡喜。”

“謝娘娘誇讚。”衛青迴應的落落大方。心中卻是暗暗吃驚。當初自己年少輕狂,認爲自己美貌無雙,如今想來,似乎不過是一場笑話罷了。

後宮果真如同杜素兮所說那般,是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卻又不輸於任何戰場的血腥,甚至,一舉一動都要小心謹慎。

若是杜素兮此時見到這樣的衛青,一定會大吃一驚。衛青蛻變的太快,讓她都有些恍惚了。

宮中的另一端,倚霞宮中,梅妃卻是在暴躁的砸着自己所看見的所有東西。

江西出產的官窯青瓷被她隨手砸爛,深山之中難得一見的和田寶玉雕刻成的玉樹被她摔成碎片。翡翠明珠被她丟棄的到處都是,四周全部都亂成了一團。所有的東西都不堪入目。

宮婢們都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看着發狂一般的梅妃,沒有人敢去阻止,也沒有人敢去打掃。

“你們幾個沒用的東西,還站在這裏做什麼?若是喊不來赫連狂,要你們何用?”

梅妃看着在自己面前顫顫巍巍不敢說話的婢女太監們,氣不打一處來,恨恨罵道。

“三殿下,三殿下他,他說有要事要處理,還請,還請娘娘耐心,耐心等候。”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