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同學們,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你們的校友,前任省工院校隊成員,現美國nba職業球員,張若寒同學的到來!”

剎時,有幸參加此次歡迎會的三千多名省工院學生們,便在張若寒惜日的校隊隊友和李華等人帶領下,驟然集體起立,拼命的鼓着巴掌,響起一片雷動的掌聲。

“謝謝大家,謝謝大家!”

心動一片曖洋洋的張若寒,在吳院長的帶領下,走上主席臺,開始和省工院的學生們,教師們,進行面對面的交流。

在場的學生們,一邊非常狂熱的尋問着張若寒身體近來怎樣,在美國生活的還習不習慣,以及各種他們想要了解的問題後,張若寒便在微笑中一一作答,最後,當爲時二小時的歡迎會結束時,張若寒當場決定,以個人名義損助給省工院五十萬元,用以幫助省工院和省工院校隊,更加紅火的開展籃球運動時,整個多媒體教室裏,響起了第n次雷鳴般的掌聲。

走出多媒體大廳後,喜笑顏開的吳院長成盛情邀請張若寒等一行人用餐,張若寒卻告訴吳院長,他想和那些隊友們,室友們聚一聚,便謝辭吳校長的美意,然後,張若寒將四名保鏢逼進紅旗車內,自己跑到省工院,提供給李華等人的大巴車裏,和李華、幾名老隊友,小云,李霞,以及寢室的兄弟們,等所以張若寒熟識的人們向市中心的和平飯店駛去。

張若寒準備將暫住在那裏的爸爸媽媽、江娜等人接出來,一起去好好聚聚。

今夜,註定要不醉不歸,但張若寒早以將心放開,

醉就醉吧,人生能有幾次會像令夜這般,醉得如此開心,

是在讓人感動的友情、恩情中,喝下一懷懷火熱的烈酒。

更會在酒醒後的新世界中,迎接爲了夢想而戰的時刻!

在缺少張若寒的幾場季前賽裏,山貓隊先是以八十七比九十八,敗給新澤西網隊,然後,更在碰上今年擁有,讓人乍舌的全明星陣容的熱火隊時,非常無奈的以七十四比一百一十九的大比分慘敗給幾年最有希望冠希望的熱火隊!

雖然,這只是幾場無傷大雅的季前賽,但是所有山貓隊的球迷們,都在盼望着,他們的貓王早日回來,在他們所有人眼前的第一戰!

關於,山貓隊勝的兩場比賽,鷹隊是倒數第四排名的弱隊,超音速主力陣容不全,如果,張若寒不能完勝的話,就說不過去了,但是nba是一個強者如去的世界,以後,會在衆多的常規賽裏,挑選有代表性的比賽精心描寫,讓那些熾手可熱的大牌球星們,用他們的獨特絕招去和劃破天空的張若寒,相鬥!

摘二千零六顆星星照亮你的前程,

種二千零六朵玫瑰陶醉你的心情,

拆二千零六支紙鶴陪你時時快樂,

找二千零六種理由祝你二零零六

新年快樂!

最近家裏有爭事,哎,一直無法上網,今天充空來上一下網,解禁一章,祝大家新年快樂。

至於vip方面爭取年後恢復更新吧,希望小鬱能想出好的情節。

追霄 小鬱2006-1-29 李雙希和周子安雙雙回到了馬車。與之前不同的是,她們兩個是回到了一輛車上。李雙希自然是不可能和九皇子乘一輛馬車的。那樣壓力太大了,她只想輕鬆遊樂。所以李雙希便也決意一直跟在皇上身邊伺候了。

雖然出來玩還要伺候人,但可以躲了九皇子,還是讓李雙希心安的。至少不用面對九皇子的熾熱目光了啊。

「子安,你和暮暮都買了些什麼?」

姑娘家拿著大包小包的上來了。饒是皇上,也被那麼多東西迷了眼。還好天家風範的皇上,還不至於太過驚訝,以至於像那尋常人家的父親,嗔怪女兒買的太多。

「都是些小零嘴,父……」周子安也差點說漏了嘴,還好她一直謹記著這點,立刻繞了回來,「父親大人,我們要去很多地方的。旅途寂寞,唯有食物可以填滿我心了。」

說到食物,皇上看了一眼李雙希。這暗示,李雙希自然明白。在山野之間就地取材,實際並不難,人們也不過是貪圖在山野間進食的新鮮感罷了。她只要做的出來,有口東西吃,又不至於太難吃,便可以過關的。

「老爺,旅途雖然寂寞,但宮姑娘可不止這些吃的。暮暮還有很多準備呢。」

李雙希把自己手上那些拿給皇上看,都是她在集市買的一些現成的蔬菜,這樣就算是找不到食材,她也還有辦法可以應付一下。如果能找到鮮美的食材,那就更是錦上添花了。

「宮姑娘?」

皇上雖然看了眼蔬菜,但更多的還是把好奇集聚在了李雙希所說的「宮姑娘」?難不成,他們一家都要在外自稱姓宮了?

「宮……中住的姑娘嘛……」李雙希只好在皇上耳邊悄聲說道:「其實是暮暮,一時嘴快,差點就在外面叫出公主了……」

還好周子安即使制止了她,要不然啊……要真的出個刺客一類的……還真把泄露身份這個罪責推到她的身上。

也不算推到她的身上吧……這應該就算是她的錯漏了……

「原是如此啊。」皇上竟隱隱的笑起來了,「沒多大事,朕就是想問問罷了。」

皇上拍了拍李雙希的肩,這姑娘向來拘謹,抓著錯就不肯放的傻姑娘。他可不止一次的聽秦少嶺講了,一定要對他這個妹妹好一點。這姑娘心裡事多,需要有人多多安撫鼓勵才行。

雖然皇上是一直都疑惑不解了,但既然秦少嶺說了,他怎麼也要給他心愛的這個孩子,一點面子吧。

畢竟他不算很喜歡秦暮暮,但也是少嶺的妹妹,秦相的女兒了。再說現在她也開始變得討他喜歡了。雖然他心裡還是因為那個人對秦暮暮抱著一些偏見,但其實他也是真心在克服這一點了。

「宮家倒是不錯啊。比起以往我用的其他姓,居然要霸氣很多。」

「父親大人,不過是她因為錯口,信口胡謅的一個姓罷了。哪裡來的霸氣。」

周子安又有些吃醋了,她雖然也歡喜著秦暮暮,但同時心裡也是更加攀比著她。周子安希望秦暮暮好,但並不喜歡秦暮暮比她還好。尤其在自己的父皇這裡。

她是皇上唯一的公主,所以比起皇子而言,更是獲得了父親全部的關注。現在她那裡容得秦暮暮來爭得她的半分寵愛啊。

「是啊,是暮暮一時錯口的。」

李雙希哪裡不知道周子安的心思,周子安不過是個小孩心態罷了,沒有什麼壞心,只要順著她來就行了。

「是啊,暮丫頭就是一時錯口而已。」

「暮丫頭……」周子安的嘴撅的更高了,「哼,錯了就要罰!」

李雙希聽得有些發毛。她自然知道,周子安肯定沒有什麼壞心……但是啊……

李雙希現在是聽見要被罰,就會有一種條件反射的激靈……

「你抖個什麼啊?」

「習慣了……」

皇上自然知道李雙希這幅模樣是因著什麼,他心下也有點愧疚。要不是他一時心急,急於在這丫頭身上找到那人……那人的消息。

「好了,子安。」皇上喝止了周子安,「不要再鬧暮暮了。」

沒想到皇上會為她說話,李雙希一時有些意外。不過她也不想究其什麼根本了,皇上要護她,她邊吃了就好。不要管那麼多,累人。

「暮暮還是該被罰的。」不過李雙希知道,還是要安撫一下公主,「等下就讓暮暮來做一道好菜給老爺和宮姑娘吧。」

聽著有好東西吃,周子安也就安靜了下來。而李雙希還在等著一處地方,到了她才能施展廚藝啊。等著,等著,馬車走到一條清澈的小溪邊。李雙希知道現在機會應該是到了。她叫停了馬車,然後跳了下去。都說水至清則無魚,那這裡應該會有魚的吧。

「暮暮你做什麼去啊?」皇上在車上問道,「若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我們還是抓緊趕路吧!」

皇上心裡自有想去的地方,他每每出遊都是為了這個。 它貼著一張便利貼 如果有人要拖慢路程,饒是跟那人那麼相像的秦暮暮,他也不想遷就。

「老爺,午飯時間快到了,我們就在吃了吧。」

聽說有吃的,周子安也有了興緻。

「父親大人,我們就在這裡吃吧。女兒的肚子都餓了好久了!」

周子安在集市上買的零嘴,早就一開始就吃完了。她可是一直等著秦暮暮先前許諾的那道好菜呢。她真的餓了好久了……

此刻她一定要想辦法吃上。

「好吧好吧。」皇上伴著公主一起走下了車,「那我們就在這裡吃吧。暮丫頭你想做什麼。」

「自然是魚了。」李雙希望著那小溪只發獃,「就是不知道有沒有啊。」

「不去找就一定沒有。」九皇子也從車上下來了,「就讓我陪著暮暮去找吧。」

「有你相伴,那我也是放心的。」皇上那裡不知道自己兒子的心情,此刻只想趕緊允了他,「你們快去快回。」

唉……這就是李雙希最為擔憂的地方。到底還是要和九皇子一起行動了。先前不知道他的秘密,她都不能正常與之相處。

現在可怎麼辦啊? 由於需要回美國備戰十一月即將展開的nba常規賽,張若寒並沒有在國內逗留太長時間,會見過一些需要會見的熟人和親人後,已經處理好各項鎖事的張若寒一家四口人,便在小云、昕子。思語等女孩,以及江文等兄弟的送行下,走進機場。

雖然張若寒已經事先告知媒體,他要於近期回美國,但是,爲了避免節外生枝,再次發生像上次那種非常狂熱、混亂的局面,張若寒決定還是默默的離開,不將自己離開的時間和地點,告知媒體。

在臨進飛機安檢前,張若寒端詳着眼前小云、昕子、和思語三個女孩,露出甜甜笑容的面孔,雖然不知道以後到底會變成怎樣,但是此刻的他,真的覺得心中漫彌着一種暖哄哄的感覺,畢竟在他眼前的,可是三顆滿腔癡情的熱心。

“小云,我要走了,在學校的時候,一定要多聽昕子的話,昕子是一個懂得保護自己的女孩,而你卻什麼都不懂,所以,要多聽她的!”帶着一副大墨鏡的張若寒,伸頭湊近小云耳邊,輕吞道:

“完成學業後,想過來便過來吧,若寒哥哥會在美國等着你!”

“恩,恩,我知道,我一定會去的,我會在將自己的學業完成後,飛到若寒哥哥身邊,永遠陪着若寒哥哥!不過若寒哥哥,你要有空的話,也要多回國幾次,來看看我們!”

小云張開雙臂,緊緊的摟着張若寒的脖頸,貼在張若寒胸口上,兩眼淚汪汪的向張若寒傾訴不捨之情,良好後方才緩緩的鬆開雙臂。

小云這緊緊擁抱着張若寒的舉動,看在林思語和夜沫昕子的眼裏,真是羨慕死她們,雖然,她們也想和張若寒在離別之前,緊緊抱住張若寒,但是,明白這樣坐會有點不合適的她們,還是隻能強忍住心中的衝動和渴望,默默注視着張若寒。

小云離開張若寒後,向靜靜堅立在一旁的江娜走去,同樣張開雙臂緊緊的抱着江娜和江娜告別,而張若寒則走到林思語和夜沫昕子面前,透過烏黑的鏡片,打量着兩女生。

他目前和兩個女孩的關係,屬於那種心中有數,但還是沒有捅破最後一層紙的狀態。

兩個女孩,如果真的可以什都不計較的,願意待在張若寒身邊,張若寒將會在感動中接受,畢竟一個女孩曾是他的夢,而他自己也是另一個的女孩夢。

並且江娜已經和張若寒說了,不論張若寒接不接受其他女孩的感情,江娜還是爲永遠支持張若寒的決定,因爲江娜知道,張若寒,永遠最愛的人是她!

“昕子,小云就交給你了,希望你能抽點時間,照顧一下她,她實在太單純了!”張若寒向夜沫昕子柔聲道。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小云的,訓練時和她在一起,訓練之後,還是會和她待在一起!”夜沫昕子點點頭,癡癡的目光,盯在張若寒臉上,但是,卻只能看到張若寒臉上的墨境,而無法看到張若寒的眼晴。

“那就好,同時,也別忘了,也要好好照顧你自己!說真的,現在的你和以前的你實在有太多的差別,如有可能,我希望你能爲我做回從前那個性長狂,非常時尚前衛的夜沫昕子,因爲,那纔是我心目中的你!”

張若寒非常輕聲的說道,但是,夜沫昕子的臉上,卻已經佈滿幸福的笑容,然後用力的再次點點頭。

和夜沫昕子閒聊幾句後,張若寒走到林思語面前。

二人之間的感情目前還是朋友二字,但是,二人卻都知道,在對方心裏,不可能沒有那段永生難忘的記憶,所以,張若寒還是重新向林思語打開了心靈,畢竟,人的一生中,初戀的那段歲月,真的很美好,很純真,如果有可能的話,就讓那種美好的感覺,輕輕的撫平二人心靈上的傷口吧。

“思語,保重,多多保重!”

張若寒凝望着眼前那張曾經最想守護的面孔,緩緩說道,然後將懷中一本發黃的書取出,塞到林思語手中,輕輕拍拍林思語的手面,接着轉過身,向等候在一般的江娜走去。

“大家再見了,我會經常回來看你們的,同時,也非常歡迎你們去美國看我!” 我的女團爆紅了 張若寒向替他送行的親朋友好友們,用力的揮揮手,然後拉着眼露不捨目光的江娜,跟着爸爸媽媽,以及四名保鏢一起向安檢走去。

當張若寒出示護照等證件,並按照機場工作人員的要求取下墨鏡時,頓時引起了機場工作人員的一陣慌亂,負責安檢的人員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目前國內最熾手可熱的球星張若寒,竟然會在此時出現在他們面前!

於是,在張若寒的示意下,拜託他們不要宣張,並且,爲他們送上幾份簽名後,心領神會的安檢人員,飛快的幫張若寒辦理好安檢手續,並集體祝願張若寒一路順風,然後,領好登機牌的張若寒,方纔再次轉身,向前來的送行的親朋們,送上一個淡淡的微笑後,一點一點的消失在衆人眼前。

和昕子小云等人告別後,林思語獨自一人,坐上回程的計程車,然後,將一直緊緊握在手中的書本,平鋪在腿上,看到封面上的書名,才知道,是當年她親手交給張若寒的那本籃球教學書籍!

只是,當年的時候,這本書非常的新,如今卻已經發黃,想來,是因爲上面浸透着若寒的汗水吧!

輕輕的打開書頁,林思語不經意的目光向書頁上掃去,然後,卻突然一陣全身巨震,緊接着許是痛苦、許是欣慰的淚水,便從林思語的雙眼中奪框而出,更讓林語將發黃的書本,死死摟在懷中,不住的哽咽的道:

“若寒~~~我的若寒!”

“小姐,你沒事吧!”善心的出租車司機,從後視鏡裏,看到滿臉淚水的林思語,不禁出言關心一句。

“沒事,沒事!”

林思語搖搖頭,然後將摟在懷裏的書本移到眼前,癡癡的目光打量着寫在上面的三句話

思語,再等等,再等等,就快了,我一定會爲你飛翔,因爲我要在抱着你一起飛時,告訴你,我愛你,我要守護你一生一世!

你的若寒九九年。一月十一號

思語,我已經能夠飛翔了,但你卻不需要我帶你一起飛了,那麼,那麼,祝你幸福,希望別人能夠帶你飛翔!

若寒零一年,六月三號

思語,我現在不能爲你一個人飛了,因爲,我有了江娜,但如有可能,我還是願意帶你一起飛

若寒零五年十月二十五號

……

能帶我一起飛嗎?

張若寒等人經過轉機,飛抵夏洛特市機場時,已經是美國當地時間二十六號的午間時分。

一出機場張若寒便看見前來接機的皮特和經心裝扮過的奧卡福兩人,正在機場外的停車場上,非常焦急的等待着他們,於是,便快步向兩人走去,一番寒暄過後,張若寒讓保鏢們先獨自回夏洛特山貓隊覆命,然後和爸爸媽媽,江娜分乘皮特和奧卡福兩人的兩輛跑車,向座落在夏洛特城郊相接處的家裏駛去。

“張,身體沒事吧!”

皮特透過後視鏡,打理着坐在後座的張若寒和江娜,關心的問道。

“沒事了,謝謝你的關心,並且,連遺失的記憶,也找了回來!”張若寒答道。

“呵,那就好,看來你這次回國一趟收穫挺大啊!”皮特對此事,也略有所聽聞。

“還好,不過,要有你在就更好了,國內有很多知名廠商前來找我作代言人,而我因爲你不在,所以暫時回絕了,等以後他們親自過來,或者有機會再說!”張若寒將自己回國這十幾天內,很多廠商份外熱情,找上自己的事,說給皮特聽。

“呵,這個不急,以你現在的名氣,這些事情,以後還會多!”皮特笑道,然後,向張若寒接着道:

“若寒,今天早些時候,阿迪公司的工作人員打電話來說,他們爲你花空心思設計的專用戰靴,已經成型,估計在你參加十一月分的常規賽之前,便將完成,屆時他們會替你和這雙戰戰靴,拍攝一段帥氣的宣傳廣告,希望你到時,穿着這雙戰靴,去盡情的飛翔!”

“是嗎,太好了!真是不知道,那會是一雙什麼樣的鞋子,阿迪公司有說給這雙鞋子起名字嗎?”

“有,是我幫阿迪公司爲你定的名字!”皮特點點頭。

“叫什麼名字!”張若寒非常期待的問道!

“飛翔!”

皮特透過後視鏡,望着張若寒,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在他的眼中,只有張若寒,才配的上這個人類有史以來,最讓人嚮往的詞語,爲了這個詞語,人類花耗了多少的心血啊!

精靈之短褲小子 。。。。。。

一個多小時候後,兩輛跑車終於行駛到張若寒家的別墅門口,然後,當張若寒正準備掏出鑰匙,打開院門的時候,卻發現先他一步走到門口的奧卡福,已經一邊高呼着,總算到家了,一邊用鑰匙打開院門,不禁非常驚奇的向奧卡福問道,

“奧卡福,你怎麼會有我家的鑰匙!”

“這是我在回國之前,叔叔給我的,你家這麼大,我一個人住的正舒服,而且冰箱裏買好的食品,不吃也就壞了,所以,我決定,在你不在的這段期間,替你看看房子!怎麼樣對你夠意思,都沒有收你人工費,呵呵!”奧卡福一邊笑道,一邊將跑車開進院裏,向車庫駛去,和張若寒那輛保時捷停在一起。

“是嗎,那倒真是謝謝了,不過,我還是要問個問題,你什麼時候纔可以搬走,上次不是說,只住一個月的嗎?好像已經過期了!“

“本來是這樣的,但是,爲了方便和你陪養出良好的默契,我決定從今天起,正式般到你家來住,反正我家裏也就我一個人,不如來和你們一起住,並且,沒事還能和叔叔學幾句中文,何樂而不爲,是不是啊,叔叔!”奧卡福向正在打開大門的爸爸問道!

“是啊,是啊!”

爸爸點點頭,奧卡福這個黑大個,非常討爸爸的歡心,而且人又很細心,更何況沒事還能喝兩懷,已經被爸爸看作家裏最受歡迎的客人之一。

“叔叔,坐飛機之後的精神,還是非常不錯的,中午不如好好喝兩懷,當做你們中國的接風酒吧,並且,我已經從超市裏買好了做你們中國菜,所需的一些原料,只要讓江娜和阿姨做一下便可以了!”奧卡福一邊嚥着口水,一邊說道。

夢魘之召喚師傳奇 “呵,好啊!”

爸爸笑道,然後向身邊的江娜和媽媽說:“你們看看人家奧卡福多有心,菜都買好了,你們快去坐一下,中午我們喝一場接風酒!

“行!”

媽媽和江娜快步向往裏走去,將行禮放好後,連房間都沒有收拾,便開始張落起這頓所謂的接風酒!

“什麼默契不默契啊,我看就是某隻大饞貓下決心,賴在這裏不走了!“張若寒向皮特說道,後者笑了笑,跟着張若寒向房裏走去,隨手砰然一聲帶上房門!

…….

吃過一頓豐盛的午餐後,滿臉幸福的奧卡福靠在沙發上,不停的打着飽隔,由於晚上還要和印第安納步行者隊,進行最後一場的季前賽,所以奧卡福只是喝了一兩左右的白酒,便不在喝了,生怕晚上的時候,沒有狀態參加比賽!

“若寒,你晚上,不會去夏洛特體育館了吧!”靠在沙發上,正在閉目養神的奧卡福,突然睜開眼,向坐在地板上,看雜誌的張若寒問道。

“不去了,去了也上不了場,晚上我準備早點睡,將時間差訊速調整過來,明天便去參加體檢,希望快一點拿到參加常規賽的資格!”

張若寒低頭看着雜誌,隨口答道。

“恩,和我想象中的一樣!不過,說真的,我可是在這裏,一直盼望着你早點歸來!前幾天,球隊輸球的事情,你聽說了嗎?”奧卡福眼中,閃爍着幾分失落,向張若寒說道。

聞言後,張若寒將雜誌合上,擡起頭,望着奧卡福說,

“這個我知道,但我不知道具體的情況,和我說說吧!”

“恩!”

奧卡福點點頭,以一種非常不甘心的語氣,向張若寒說道,

“和網隊的那場比賽,基德那小子,太厲害了,運球起來,我們幾名後衛,去夾防他,但他照樣是想過便過,想傳便傳,真是一個名符其實的進攻指揮專家,所以到最後,我們即使用出全力,也還是輸給了他們。不過,場面上也不怎麼難看!而真正讓我非惱火的是對熱火隊的那場比賽!媽的,他們實在太欺負人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