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你……想幹什麼?”白無瑕不禁緊張的退了一步,結果被褚君凡困住。他的氣息逼近她,弄得她有些不知所措。

“你和歐陽家的人很熟?”

白無暇吞吞口水,不禁搖搖頭,“我不是說了。小的時候暑假去過歐陽家,所以還算熟悉。”白無瑕不她氣息逼迫得不知如何是好,身子只能不禁的往後推。

褚君凡捏着她的下巴,審視她的容顏,嘴角不禁笑了一笑了一下。“那麼歐陽浩呢?你喜歡她?”

白無瑕不禁一驚,驚慌的搖搖頭。“沒有。”

一雙銳利你的眼直直的盯着她,似乎在判斷她話的真僞,可是此時壓根看不出來,教人摸不透。

“真是的?你沒騙我?”低沉的聲音教人聽不出來予以何爲。

白無瑕點點頭,“真的。”

“好,我姑且相信你沒有騙我,如果我發現你敢騙我,你的下車會很慘。”冷漠無度的聲音響起。

慘?

白無瑕聽到在各個只不禁在心裏苦笑一下,她以爲現在的下場已經很慘了,他居然還是慘字?

在慘的事情不也經歷過了嗎?

可可睜開眼眼睛的時候,已經不知今夕是何夕了。只是她知道自己被綁架了。

她覺得特麼的悲催!

在泰國是如此,在這裏也是如此。她不禁在心裏想。這件事不會也和歐陽撤有關係吧?

所以,她現在特麼的想哭,很想淚奔。

但是比起在泰國,此時此刻她的待遇明顯的好多了。

整整一夜,安靜的過去吃了,早上也有人送來早餐,還是地道的臺市美食。她扛不住餓,所以就吃了。

吃了早餐,房間的們被敲開,在一名女傭的帶領下,一名優雅的女子緩緩的走了上來。

女子高貴典雅,穿着米白色的旗袍,長髮被挽起,露出纖細的脖頸和精美的五官。可以說,這是一個好看的女子,也是一個耐看的女子。 “你醒來。”女子緩緩的說,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

方可可點點頭,猜想着這個女人和歐陽撤的關係。

“你的什麼人?爲什麼要抓我來?”可可警惕的問着。

通過上次的事情,她已經得到了教訓。所以現在變得格外的小心。

看着她緊張的樣子,女子不僅笑笑。

“你別緊張,我沒有惡意的。”

“那你爲什麼抓我?”可可依然緊張的問着。

“我只是想知道,你是撤的女朋友嗎?”她聲音柔柔的溢出來。

撤?她說的是歐陽撤嗎?

方可可不禁皺了一下眉頭,不禁打量這個女人。她還不會是有是喜歡歐陽撤的女人吧?可是怎麼看這個女人也比歐陽撤年紀大,那個男人的口味真是重啊,真是什麼樣的女人都喜歡。

“你管我?你是什麼人?你喜歡歐陽撤才綁架我的吧?”方可可語氣很衝的說。

看着她嬌蠻的樣子,女子笑一下。

“我是喜歡撤,但是不是你想的那種喜歡,我是他的母親。”

啥?

母親?

方可可眨着眼睛衣服難以形容的樣子看着眼前這個優雅的女子。

她的歐陽撤的母親?

“你是歐陽撤的母親?”方可可張大了嘴巴問。

“怎麼?我們不像嗎?”

可可吞吞口水,艱難的點點頭。“很難想象。”這是實話,起碼這個女人溫溫柔柔的,不像那個男人那麼的鴨霸。

“可可,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是撤的女朋友嗎?”柔美的聲音再次響起。

“可可,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是撤的女朋友嗎?”柔美的聲音再次響起。

可可愣了一下,這個問題太犀利了,她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於是,她搖搖頭。

“你不是撤的女朋友?”女子再次問了一下。

方可可搖搖頭,她怎麼可以妄想當歐陽撤的女友?

“伯母,你誤會我了,我不是歐陽撤的你朋友,我只是他的一個女祕書。不過,我馬上就要辭職了,應該說我和什麼關係也沒有。你千萬別誤會,我不是那種攀歐陽附鳳的女人,更加沒有勾引歐陽撤。”她還是先表明自己的立場的好,免得這個女人誤會。

瞬間,褚簫雲慧不禁愣了一下,看着她不安的樣子,她一瞬間明白了。

“丫頭,你不會把我當成豪門裏的惡婆婆了吧。”

難道不是嗎?可可在心底呻吟着。

看着他的樣子,褚簫雲慧不禁笑了一下。“丫頭,你誤會了,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只是想關心一下撤。”

“關心他?”可可還是有些不解。

其實不管了,只要她沒誤會她就好。

“可可,那麼你告訴我,你喜歡撤嗎?”低柔的聲音再次響起。

瞬間,方可可的臉不禁紅了起來,實在不知道怎麼說。這是她的小祕密,她不能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人,不然一定會被笑死的。

可可搖搖頭,慌亂的否認了。

“這樣啊……那真是可惜了,我還以爲你喜歡撤呢。”褚簫雲慧緩緩的說。說真的,她看見這個女孩就很喜歡,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快言快語,她很喜歡。她能看出來,這個女孩應該是對撤有好感的,也許吧,她是礙於害羞不肯說。

嘎?

可可愣了一下,沒想到她會這麼說。

這真是出其不意啊。

方可可看着她,可以看出她很關心歐陽撤,可是有一點她不懂了。

“伯母,你爲什麼要綁架我?”雖然現在說綁架有些誇大其詞了,但是她卻真是的被囚禁了。

褚簫雲慧無奈的笑了一下,“其實我不是想綁架你,我是想借着你想見見撤。”

“見歐陽撤?你不是他的母親嗎?不是隨時可以見他嗎?”

褚簫雲慧搖搖頭,眼中有着一絲無奈。

“我和撤已經很多年沒見了,他不會願意見我這個媽媽的。”這是她心中永遠的痛,那種痛是說不出來的。

“爲什麼?”可可有着不解。

“因爲……我在他小的時候拋棄了他。”褚簫雲慧昏昏的說着,她起身走到窗邊,看着外面的精緻。

方可可愣了,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可是怎麼會呢?歐陽撤是被拋棄的?

“爲什麼會這樣?”可可不解的問着。

褚簫雲慧緩緩的吸了一口氣,這是她最不願意提起的事情了,也是她心中永遠的痛。可是不管有多痛,很多事情還是要面對的。

“在撤八歲的時候,我就拋棄他了,還有歐陽浩,他們都是我的孩子。”褚簫雲慧緩緩的說着,“沒有哪個母親願意拋棄自己的孩子,我也不例外。我很愛阿澈和阿浩,他們是我最愛的孩子,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忍心拋棄他們的。可是直到……直到我被**了……”

什麼?可可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爲什麼,此刻看着她的背影她覺得心很痛很痛。

“其實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不怪任何人。當年,我知道撤的父親在外面有一個女人,而且女人還懷孕了,當時我特別的生氣,我就像報復他。我開始徹夜不歸,有的時候甚至還喝得大醉,我故意製造很多不利的新聞。本來我是想報復那個男人,但是我沒想到的是,我被**了,而且我還錯手刺傷了那個人,我當時害怕極了,就在那個似乎,我遇到了一個男人,就是現在和我在一起的男人。”

事情發生那麼突然,那個時候她這是的崩潰了。但是那個男人卻可以幫助她,那個**她的男人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沒人知道這件事,更加沒人知道她被**的事情。她以爲可以平息這件事,但是沒想到的是,那個救了她的男人卻不肯放過自己。他說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可以報復她的丈夫,她同意了。

她將自己選入了無法自拔的困境中。

直到有一天,一個女人找上自己,那個女人就是撤父親在外面的女人。

她找我談話,告訴我,她和我丈夫只是一場誤會,他們是喝醉才發生關係的。事後那個女人就懷孕了,我的丈夫爲了照顧那個女人每月拿錢給她,沒事纔去看看她。

原來一切都是她的錯,是她誤會了自己的丈夫。

那一刻,她才深深的後悔。

可是有些事情,再也會不會回到從前了。尤其在知道自己懷了別的男人的孩子,她沒臉面對面對自己的丈夫,更加沒臉面對自己的孩子。所以,他要離開。

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她同樣有着痛,拋棄自己的孩子,她比任何人都難過。

方可可靜靜的聽着,一顆心有着疼痛。她走到他的身後,“伯母,你別難過了,我想歐陽撤應該會明白的。”

“他不會明白的,他恨死我了。”

“爲什麼?她怎麼會恨你啊,你也受了委屈啊。”可可有着不解。

褚簫雲慧看着她,嘴角不禁無奈的笑了一下。

“他不知道我當年的事情,這件事沒人知道。而且我也不想讓人知道,我現在只有也一個心願,希望他可以見見我,和我吃一頓飯。”她的心願就是這麼簡單。

因爲她的時日不多了,她的癌症已經是末期了。

原來一個人快要死了,才知道什麼是最重要的。

可可看着她不禁皺了一下眉頭,她能知道歐陽撤爲什麼要恨她,也許每個小孩子都希望得到母親的愛,但是她卻在歐陽撤小的時候拋棄他,他一定很難過了。

也難怪了,他的個性那麼的古怪。

“伯母,你彆着急,我想歐陽撤需要時間的。我想他一定會來見你的。”可可安慰的聲音響起。

褚簫雲慧點點頭,“希望吧。”

方可可咬着脣,突然想到什麼。“我想到了,伯母你可以威脅我,然後讓然歐陽撤來見你,這樣就可以了?”她真是聰明啊,居然想出這麼好的辦法

褚簫雲慧看着她,忍不住的摸摸她的頭。

“你真是一個好女孩。如果你這是的是撤的女朋友就好了,有他在你身邊,我也就放心了。”

嘎?可可愣了一下,沒懂她的話。

“不能這麼做,不然他更加的恨我。你走吧,離開這裏,我想撤看見你回去會很開心的。”褚簫雲慧低婉的聲音緩緩的想起。

“你要放我走?”可可有些驚訝。

“你隨時可以離開。”

“可是……你抓我來,不就是想讓歐陽撤來見你?隨然我不是歐陽撤的女朋友,但是看見我有是,他應該回來見你的。”可可緩緩的說。

“哦?這麼說撤很在乎你了?”褚簫雲慧抓住她的語病,笑盈盈的看着她臉紅的樣子。

這個時候可可的臉紅了,看着她俏媚的摸樣,褚簫雲慧接着說。“其實抓你來,我真是的有想過要利用你見撤,不過我想現在不用了。因爲,他剛剛已經來過了,知道我抓你來這裏,他已經走了。”

什麼?方可可瞬間睜大了眼睛。

歐陽撤來過了,明明知道自己在這裏,還不顧自己離開?

可惡啊,那個臭男人咋麼可以這樣呢?

想着,她心中有着許多的不滿,更加有着一絲傷感。

“可可,你別怪他。”似乎看出歐陽撤在想什麼,褚簫雲慧的聲音再次響起。“他是氣我,我知道他很擔心你,一直急着找你。所以,你回去吧。”

“我……”

“她哪裏也不能去。”低沉的聲音響起。

方可可詫異的擡起頭看着門口走進來的男子,男子穿着長袍,梳着長髮,在加上他長得很陰柔,一時之間她還以爲自己看到了女人。

可是他的聲線很低沉,略帶着一絲迷人的味道。

“君凡。”褚簫雲慧看着進來的男子,臉色露出了一絲溫柔。

褚君凡走到母親的面前,執起她的手輕輕的一吻。

“母親。”

母親?可可瞬間愣住了,看着眼前的男子,她是她的兒子?

“恩。”

褚簫雲慧點點頭,“君凡,你放了這個女孩吧,她是無歸的。而且,我不認爲撤會見我。”

“母親,我答應你的事情會做到的,至於這個女孩還有用,我想歐陽撤一定會來的。”

“可是……”

“別可是了。”褚君凡打斷了她的話,看着她臉色不好看,不禁皺了一下眉頭,“你的臉色不好看,我讓醫生過來跟你檢查一下。”

“可是……”

“還有。”褚君凡繼續打斷了他的話,“明天我們回上海,有一場晚宴,我會邀請歐陽撤。這是他最後一次機會了,我想他一定會出現的。”

“明月?”褚簫雲慧愣了一下,聲音有些哽咽,他會家見到自己的兒子嗎?

她心中開始有了一絲期許。

歐陽撤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一顆心緊繃的要命。因爲沒有看見可可,他心裏很不舒服。 極夜玩家 可是沒想到,事情會和那個女人有關係。如果可以的話,他一輩子都不想看見那個女人。

該死的,爲什麼會這樣?

他明明是討厭那個女人的,爲什麼此刻他卻想找個那個女人呢?

深深吸了一口氣,他的房間門被開開。他不爽的去看門,結果看見門口的白無瑕。

“你還來幹什麼?”看見白無瑕,歐陽撤沒給她什麼好臉色看。

白無瑕委屈的看着歐陽撤,“歐陽哥哥,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你值得我生氣嗎?”歐陽撤低沉的聲音緩緩的想起

“我……”看着歐陽撤的樣子,就知道他很氣了。“對不起,我也是沒有辦法的,我……”

“沒有辦法啊,我也是有苦衷的。”

苦衷?歐陽撤冷笑一下,壓根不想知道她有什麼苦衷。

他看着白無瑕,“你和他是什麼關係?”

所謂的他一定的褚君凡了!

白無瑕咬咬脣,“那個……我能不說嗎?”

“你是說不出口吧,你和他是情人的關係?”歐陽撤早就應該猜到的。

瞬間,白無瑕的臉紅了蘄起來。嚴格說來,她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和褚君凡到底是什麼關係。只是目前爲止,按着歐陽哥哥的話,應該是她的情人吧。

“歐陽哥哥嗎,我知道我現在在說對不起也沒用了。但是這個給你。”說着,一張紅色的帖子遞給歐陽撤。

看着帖子,歐陽撤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這是什麼?”

“是褚君凡的邀請,請你明天去上海的明珠酒店。”她看着歐陽撤,知道她一定的擔心那個女人,她咬咬脣。“他說,明天會帶着可可一起去,”

歐陽撤低沉的臉孔有些不悅,她把帖子扔到一邊,看着她,“這些是她讓你告訴我的?”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