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別赤答應了一聲,轉過身來,正好和甘寧走了一個對面:

“啊?你,你不是漢人?”

甘寧喊出聲來,別赤對甘寧的大驚小怪不以爲然,哼了一聲:

“有什麼奇怪的。”

說完指揮着自己的手下,開始慢慢的撤退。

甘寧看着別赤的背影,半天沒說出話來,孟落日來到他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什麼呢,走了,再不走等程普上岸了,你可就要一個人面對他們一羣人了。”

甘寧連忙向旁邊看了看,發現人真的都已經走沒了讓他鬱悶的是,那些本來打算留下來繼續戰鬥的錦帆賊竟然也沒有和他打招呼,而是跟着別赤的手下一起離開了。看來這些人強悍的戰鬥力已經徹底征服了這些錦帆賊,都巴不得和這些人一起離開呢。

上百人的昭雪狼騎的成員,加上一百多人的錦帆賊,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保護着家屬,扶老攜幼的前行。

路上一般的劫匪可沒有人敢招惹這樣的一行人的黴頭,雖然看到他們大車小輛的應該是有着不少的資財,但是誰也不會拿自己的小命兒開玩笑,這些傢伙一看就是亡命之徒,從他們眼神中所迸發出來的戰意就讓人望而生畏。

昭雪狼騎的密探早就已經將周

圍的地形探查清楚了,當他們將要離開了江東孫家管轄的地段之後,孟落日等人的心情輕鬆了很多。

在孟落日的心中,也就是在後來能夠有實力三分天下的孫家還算是一個強勁的對手,其他人相對來說,想要攔截住他們這一行人,那簡直就是開玩笑。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在他們的前方,一隊人馬遠遠的出現在了地平線上。猴子如同風一樣的衝到了孟落日的旁邊:

“白日夢,前面出現的是孫家的軍隊,應該是駐守邊防的。”

孟落日的眉頭微微皺了皺,他知道身後程普一定是在緊追。在江邊上短暫的阻擊只是能夠延緩他的追擊而已,但是想要真的讓他們一直在江面徘徊,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只要在短時間內衝過了眼前的這道防線,程普應該就不會再緊追不捨了。

“跟我幾個人,我們把防線衝開!”

孟落日大喊一聲,本來他是在後面斷後的,立刻就躍過了扶老攜幼的家屬,衝到了隊伍的前面。

季布、別赤緊緊的跟在了孟落日的身後。在前面擺開隊伍的是一個皮膚黝黑的大將,端坐在馬上,一條長槍橫亙在馬背上,瞪大了眼睛,威風凜凜的看着衝過來的一行人。看到了孟落日等人快速的衝過來,大聲的喊道:

“邊防要地,閒雜人等速速閃開!”

這個將軍的話音剛落的時候,在他身後的士卒們已經各自手舉弓箭,長弓都已經被拉成了滿月。好像隨時都會發動攻擊一樣。

可是孟落日身後跟過來的可都是昭雪狼騎中的精銳,對面那些士卒的弓箭剛剛拉開的時候,昭雪狼騎的兄弟幾乎沒有用瞄準,擡手就射出了羽箭。

幾十支羽箭帶着風聲飛了過去,雖然數量不是非常多,但是精準度真的沒話說,前排的江東士卒紛紛慘叫着摔倒在了地上。

那個將領被孟落日等人的突襲嚇了一跳,他可沒有想到還有人能夠在快速行進的馬背上,射出如此精準的箭來……

WWW_тt kán_CΟ

(本章完) 幾支羽箭擦着人還在半空中的別赤的耳邊飛過去,但是沒有傷到他一根毫毛,等到那些士兵反應過來,想要補充攻擊的時候,別赤已經來到了爲首的將領的馬前。

“擒賊擒王!”

這是別赤心中的第一個想法,手上輕輕的一翻腕子,一掌狠狠的拍在了那個將軍的肩膀上。

那個戍邊的將軍大叫了一聲,從馬背上摔了下去。

三國時期的士卒對於主將的依賴比其他的任何歷朝歷代都要嚴重,很多士兵都是因爲吃不了飯了,所以來到軍營中混口飯吃的,根本就談不上有什麼凝聚力。當他們看到了自己的主將落馬,也顧不上對方有多少人,嚇得立刻四散逃命。

孟落日、季布帶着少數的一些士卒已經如同一把尖刀一樣的闖進了江東的軍隊中。

當那個將領從地上跳起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隊伍早就沒有了陣形,甭說組織弓箭進行攔阻,就是想要這些士卒抵抗一下都是問題。

“混蛋,不許跑!”

將軍站在地上,跳着腳的大喊,忽然感到耳邊惡風閃動,側身一看,一道刀光劃過,這是他看到的最後一個場景,接下來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因爲他的半邊腦袋已經飛到了半空中,鮮血狂飆,屍體在原地晃動了兩下才栽倒在地上。

別赤一刀解決了這個將領,快速的和孟落日等人彙集到了一起,那些江東的士卒們一個個呼天搶地,四處奔跑。

肥豬猴子帶着那些百姓也闖過了這道防線。甘寧是在隊伍的最後邊,在孟落日衝到前面最爲前鋒的時候,並沒有喊上他,依舊是讓他負責斷後的工作,看到了在敵

羣中,如入無人之境的衆人,甘寧感到一陣的熱血沸騰。在他的心中不由得感慨道:

“什麼能夠稱之爲是虎狼之師?只有眼前的這支隊伍才能夠擔當起這樣的稱號。”

之前孟落日稱呼劉表的時候,認爲劉表連跳樑小醜都算不上的時候,甘寧還覺得孟落日是誇大其詞,可是真正看到了這些人的戰鬥力的時候,他更加的認可了孟落日的話,這支隊伍,縱觀整個大漢,沒有任何一個勢力能夠阻擋住他們前進的步伐。

但是容不得他多想,因爲前面的那些士卒和百姓已經衝過了江東孫家的最後一道防線,身後遠遠的方向,也可以聽到似乎有馬蹄聲傳來,程普應該是已經追上來了。

季布在帶領衆人衝出之後,放慢了步子,等到和甘寧並肩之後,他輕聲的說道:

“小兄弟,你帶着兄弟們先走,後面應該是程普追上來了,我攔截他一下!”

“不行,我也留下!”

甘寧的犟脾氣也上來了,這些人拼命保護的可是他自己的親人兄弟,甭管人家是出於什麼目的,他也總不能無動於衷啊。

季布也不是多言的人,既然甘寧堅持他也就不勉強了。兩人兩馬站在了官道的中央,遠處塵土飛揚,程普的軍隊正在快速的靠近。

兩個人面對追兵,甘寧的心裏不但沒有任何的膽怯,反而是隱隱約約的有一些興奮。那種戰鬥的血液在他的血管中奔騰,好戰的慾望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的強烈過。

程普幾乎是暴跳如雷,當他在水中的時候,愣是被明明知道比自己要少很多的對手壓制住。這就讓他很憋屈了,後來發現岸上沒有什麼攻擊了,他才離船登岸,可是對方早就已經逃之夭夭了,這更加讓他感到火大。

人家是早有準備,在季布帶着人來接應的時候,已經準備了車輛馬匹,雖然是扶老攜幼的,可是速度依舊比他們用兩個小短腿追着快很多。

好在這裏依舊

是屬於江東孫家的地盤,雖然找馬匹浪費了一些時間,但是也算是解決了。來不及等着所有的士卒都有戰馬,他帶上三十多個手下,就率先追了上來,不將甘寧等人抓住,實在是難以抹平他心中怒火。

帶着三十多個士卒,幾乎是一路暢通無阻,對方人數衆多,在經過的路上肯定會留下一些痕跡,因此程普並不擔心會把人跟丟了。

正當他遠遠的已經可以模模糊糊的看到那些對手的影子的時候,忽然發現在官道的中央竟然有兩個人站在那裏,其中一個正是甘寧。

在程普的心中,最狠的人就是騙了他的孟落日和甘寧,他認爲孟落日騙他,完全是出自甘寧的主意,至少甘寧是不能完全脫離了干係的,現在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一邊揮舞着手中的戰斧,一邊吶喊着衝了上來。

“殺!”

季布一聲大喊,毫不猶豫的迎了上去。

程普的眼中只有甘寧,以爲自己可以輕鬆的就將季布擺平,可是沒想到真的動上手了,他才發現,這個季布不但力大無窮,而且招法精奇。甭說想要輕鬆的的擺平他,貌似想要艱難的獲勝都是一個問題。

甘寧更是衝進了程普後面的士卒的陣營中,往來衝突,那些士卒根本沒有人能夠阻擋他一下。氣的程普哇哇大叫,又無可奈何。

快穿當炮灰拿到主角劇本 兩個人的衝擊要比他們一整隊幾十個人的戰鬥力還要強悍,這讓程普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只好帶着手下撤退。

甘寧和季布象徵性的追了一段距離,扭頭就走。程普收住了敗勢,把在身邊的幾個士卒又臭罵了一頓,這個時候其他的士卒也尋到了馬匹,追了上來:

“追,接着追,我就不信抓不住他!”

“程將軍,前面可是出了江東地界了!”

“不管,就是追到了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找到他們,我就不信了,他們帶着老弱病殘,還能夠逃出我們的手掌心!”

……

(本章完) 兩夥人呆愣愣的站在原地,茫然的看着四周的方向。其中的一夥人身上鮮血淋漓,應該是剛剛經過了一場惡戰,不過在他們旁邊的那夥人就更加的奇怪了,扶老攜幼、男男女女就好像是一個部落的人在一起做了一次大遷徙一樣。

片刻,人羣中發出一聲歡呼,接着開始有條不絮的搭建帳篷,或者是整理東西,就好像沒有看到一臉茫然的另外一夥人一樣。

又一次成功的在時間隧道中游走,這讓他們感到非常興奮,雖然很多人已經不是第一次在時間隧道中游走了,但是他們依舊迷戀那種感覺,時間都被自己踩到了腳下,世間還有什麼事情可以難得住他們呢?

程普已經發瘋了,他追着甘寧等人的尾巴追了上來,早就顧不上偏將的勸阻,告訴他已經離開了江東管轄的地界,他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就是要把甘寧和孟落日抓住,然後狠狠的虐一頓。

孫策已經給他下了一個明確的命令,其實他真正的目的不僅僅是圍剿錦帆賊,而是也想要通過另外的一種方式將甘寧招安了。所以有着一方霸主才能的孫策,自然不會是尋常人物,他還是懂得千軍易得,一將難求的道理的。

沒想到孟落日和猴子等人,不就是利用他沒有把事情都交代的特別明白的這個漏洞鑽了空子,讓孟落日把所有的錦帆賊,連同甘寧一起都帶走了,這讓程普感到了奇恥大辱。 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自從他來到了孫家的帳下,還從來都沒有這樣丟人過。自己無論是在兵力還是在戰鬥力上,都明顯的要比對方強很多,可是沒想到最後還是讓他們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封神輔助系統 路上接連受到了幾夥人的阻擊,讓程普感到奇怪的是,每次出現的人都不一樣,身邊的偏將不得不再次提醒他:

“程將軍,對方的主將好多,我們……”

如果是在從前,大概程普還只能的能夠把偏將的意見聽進去,可是現在,他已經完全是殺紅了眼睛——雖然一路疾馳中他

一個人都沒有殺——完全沒有把偏將的話停在耳朵裏。

尤其是在後來遇到的幾波人中,更加的氣人,一個比一個說話難聽。氣的程普三尸神暴跳,就差沒有讓自己長一對兒翅膀飛上去了,把那些嘴巴超級臭的傢伙打個滿地找牙了。

一直追到了一片好像是軍營的地方,發現很多人都大包小裹的走向了一個深潭中。一下子讓他身後的衆將士都愣住了。聽說過自殺的,很多人還親眼看到過自殺的,但是還從來沒有見到過幾百上千人集體自殺的。

眼看着那些人都進入到了深潭中,無論是男女老幼,臉上都是一副的坦然。看他們的樣子,好像不是去尋死的,而是去尋找極樂之地一般。

“程將軍,他們,他們是不是瘋了?”

身邊的偏將張大的嘴巴,輕聲的玩弄到,任何人都無法面對這樣的事情。感覺是在親眼見證着一場恐怖的噩夢。

最後進入到深潭中的竟然是孟落日,回頭正好看到了程普,嘻嘻一笑。臉上充滿了嘲笑的意味,好像是在諷刺程普的不自量力。

看到了孟落日的笑容,程普的火氣再次上來了:

“媽的,想要自殺也沒有那麼容易,我一定要親手將你碎屍萬段,才能夠解除我的心頭之恨!”

程普一聲大喊,如同發瘋一樣的衝向了深潭,身後幾個人連忙攔阻,有人還大聲的喊着:

“將軍!”

但是沒有任何作用,十幾個多年一直追隨着程普的士卒也快步的衝了上去。另外幾十人都站在深潭的周圍看着發瘋一樣衝進去的衆人,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水面上還沒有消失的一些士卒,看到程普衝過來,自然也不甘示弱,紛紛拔出自己的兵刃,雙方就在深潭中展開了一場***。可是在人數上,這個時候的軍營將士明顯有着巨大的優勢,程普左衝右突不但沒有抓到對方的一個人,反而讓自己的手下個個帶傷了。

岸邊上也有幾個人看到自己的主將吃虧,連忙進入到深潭中。

忽然一陣的天旋地轉,程普就感到自己好像被一個巨大的旋窩給吸引着,因爲他知道在身邊敵人的數量要比自己多好幾倍,所以緊緊的抓住了自己的兵刃不肯放手,隨着那個旋窩身體不受控制的翻轉。

岸邊還沒有來得及下水的士卒,怯生生的退後了幾步,一個個都吃驚的瞪大了眼睛,因爲他們看到眼前的深潭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縮小,而進入到了深潭中的衆人,即使本來還在水面上露出了腦袋的人,也好像腳下受到了什麼巨大的拉扯一樣,在瞬間就沉了下去!

“鬼啊!”

當深潭完全消失之後,其中的一個偏將大喊了一聲,扭頭就跑,眼前看到的場景,除了讓他們想到鬼魅之類的東西,真的是沒有其他的任何道理能夠說得清了。

孟落日等三個人早就已經習慣了在時間隧道中的遊走,因此在重新登陸之後,根本就沒有理會發呆的程普。而是忙着張羅他們自己的帳篷去了,每次時間隧道的穿越之後,都會重新搭建一個安身的軍營,這已經成爲了他們不需要指揮,就都明白的事情。

從前的時候還需要處心積慮的考慮他們是身在何處,現在他們已經知道了這個時間隧道的規律,自然用不着那麼大費周折了。

貂蟬就在軍營中,和呂布算是終成眷屬。按照古代十大美女的順序,現在他們依舊沒有離開三國的時期,接下來他們遇到的美女,將是甄洛,傳說中的洛水之神!

程普也顧不得找孟落日拼命了,在旋轉的時候,他爲自己感到惋惜,沒想到自己征戰殺場這麼多年,最後竟然是因爲一時衝動,變成了一個水鬼,估計到了陰間,他都不會放下心中的怨氣和不甘。

可是沒想到,在一陣天旋地轉之後,他竟然發現周圍和人間沒有任何的區別。

“這是,這是什麼情況?”

……

(本章完) 第3087章

不僅得到十枚一等城池的令牌,還得到十枚二等城池的令牌!

蕭雨荷把自己想先去二等城池的跟蕭會長一說,蕭會長都沒問什麼,就直接給了墨九狸十枚二等城池的令牌,讓墨九狸自己也沒有想到!

所以,墨九狸走的時候,給蕭雨荷,蕭會長,還有蕭雨荷的大伯,三個人都留了一些丹藥,這也是和蕭雨荷聊天時,知道令牌公會她只有兩個親人!

既然蕭會長仗義,墨九狸也不吝嗇!

而蕭會長一家三口也想很久以後遇到危險的時候,才因為墨九狸留下的丹藥再次救命,讓他們都唏噓不已,也因為墨九狸留下的丹藥,蕭家從此穩穩做住了令牌公會會長的位置……

墨九狸回到客棧后,第二天因為沒有他們要乘坐的傳送陣,所以打算晚一天再離開!

幾個人吃完東西后,墨九狸回到屋內,拿出一張地圖,擺在桌上,讓幾個人看!

「小師父這是?」安老好奇的問道。

「這是天空之城所有城池的地圖,蕭會長給我的!」墨九狸看著幾人說道。

「這麼一看,著天空之城不僅地大物博,這城池還真的是不少啊!」安老看著地圖上面密密麻麻的城池名字說道。

「確實不少!」墨九狸也贊同的說道。

「對了,萬虎,你們可知道之前有個城池不是沒有城主嗎?現在如何了?」墨九狸想到什麼的問道。

「主子,你說百香城嗎?我們之前聽聞百香城已經選出城主了,姓陸是一名至尊九階的強者!」萬虎聞言說道。

墨九狸聞言直接不考慮百香城了,至尊九階的強者沒必要為敵!

「小師父你是不是有什麼打算了?」安老看著墨九狸問道。

「原本我想明天我們直接去二等城池千葉城的,但是我仔細看了地圖,打算明天去這裡……」墨九狸指著地圖上一個地方說道。

萬虎兄弟一看就愣住了!

「主子,你……你想去聖……聖獸城城嗎?」萬虎有些結巴的問道。

「恩,怎麼了?你們兩個是知道什麼?」墨九狸看著臉色都變了的萬虎兄弟問道。

「主子,你知道聖獸城,為什麼叫做聖獸城嗎?」萬虎咽了咽口水看著墨九狸和安老問道。

「不知道!」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主子,因為聖獸城的城主是一隻化形的神獸啊!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聖獸城到處都是聖獸,一個不小心就容易被吃掉啊!」萬虎有些害怕的說道。

「切……你們兩個小子怎麼這麼完蛋啊!只是聖獸而已,又不全是神獸,怕是鳥啊!」安老無語的瞪著兩人說道。

「主子,安老不是的,那是因為你們不了解啊!」萬山也急忙說道。

「那你們就好好說說,也好讓我們明白啊!」墨九狸笑看著兄弟兩人說道。

這段時間的相處,她也算是了解這對兄弟的,雖然實力不強悍,但是打探消息卻是好手,更不是貪生怕死之輩, 程普呆若木雞的站在那裏,身邊的一個士卒輕輕的拉了拉他:

“程將軍,你,你知道剛纔是怎麼回事麼?”

程普傻傻的搖了搖頭,他感到自己現在的樣子就好像是一隻呆頭鵝一樣。

“過來人了!”

一個士卒一聲大喊,程普感覺自己現在反應速度比手下的這些士卒還要吵很多,果然一個精瘦的男子晃晃悠悠的向他們走過來。在這個男子一雙不大的眼睛中,精芒閃爍,顯露出了無限的智慧。

軍營中的其他人都在忙着自己手上的事情,只有馬前卒無所事事,所以纔有心思理會他們,程普看到馬前卒孤身一人走過來,而自己手下的那些士卒們,還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不由得感到一陣的臉紅。

馬前卒哈哈一笑,衝着這些人擺了擺手:

“各位,用不着這麼緊張吧,哈哈!”

程普狠狠的瞪了一眼身後的這些手下,低聲的說道:

“都不兵器給我收起來,真夠丟人的!”

雖然深潭是時間隧道,但是畢竟也是水,經過了清涼的湖水的沖洗,程普的腦子也冷靜了下來,重新恢復了自己名將的本色。

看到那些士卒都收起了各自的兵刃,但是臉上依舊帶着戒備的神色,馬前卒再次輕聲的笑了笑:

“剛纔你們不小心和我們一起進入到了時間隧道中了,呵呵,所以現在的時間應該已經是比你們進入到湖泊的時候要晚一些的日子了,不過好在我們這次穿梭在時間隧道中相隔的時間不長,應該還是在三國時期,你依舊可以沿着原路找到江東孫家,不過相信孫家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了。”

對方明明說的是普通漢人的語言,可是不知道爲什麼,程普感到一句話都聽不懂。過了好一會兒看到馬前卒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意思,他才低聲的說道:

“那個,你剛纔說的是什麼意思,什麼時間隧道?”

馬前卒知道和他也沒有辦法詳細的解釋,想要和他把事情都解釋清楚,估計要把

嘴皮子磨碎了不可:

“我之前看到在深潭的岸上,還有一些i的士卒沒有進入到湖水中,你應該還能夠找到他們。等你找到他們了,問問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就明白了。”

就在這個時候,在遠處了軍營中忽然傳來了一個士兵的喊聲:

“小財迷,伍子胥叫你!”

馬前卒答應了一聲,然後轉身走開了,他知道程普想要從震驚中清醒過來估計還需要一段的時間呢。自己根本就沒有必要在這裏陪着他。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