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柳雪點點頭,和葉知秋一起,在青牛鎮閒逛。

不知不覺中,兩人走到鎮東的空曠地帶。

葉知秋眺望着南方的將軍嶺方向,屈指唸咒,召喚鬼童子。

鬼童子很快趕到,向葉知秋施禮。

“你們也打聽半天了,怎麼樣,有沒有什麼消息?”葉知秋問道。

許兆麟上前,說道:“我們四個分開,各自隱身,偷聽了一些鄉民們的議論。但是,沒有一個說五通神壞話的。相反,卻聽到了很多五通神的好事和善行。”

葉知秋皺眉,又問道:“五通廟香火如何?”

“香火旺盛。”許兆麟說道。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你們繼續潛伏在五通廟四周,暗中監視。如果形跡暴露,就說是孤魂野鬼,千萬補不可露身份。”

“明白。”鬼童子領命而去。

柳雪搖搖頭:“難不成這裏的四通,還真的造福一方?”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五通神向來就不是正經牲口,我就不信他們沒有惡行。”葉知秋說道。

“那我們怎麼辦,明天先去五通廟,還是先去找朱醫生?”柳雪問道。

“先找朱醫生吧。”葉知秋說道。

柳雪點頭,和葉知秋一起回旅館,吃飯休息。

次日一早,葉知秋和柳雪起牀,洗漱以後,直奔回春堂。

蘇珍幼藍和蔡光輝,都留在賓館裏。

一進老街,葉知秋和柳雪就被震撼了。

只見回春堂門前,擺起了長長的隊伍,幾乎延續了半條街!

至少有三百人在排隊!

“我去,這麼多人,要排隊到什麼時候?”葉知秋皺眉。

特地趕了個早,六點就來,誰知道更有早行人。看眼前的長隊,就知道朱醫生的生意有多麼火爆了。

“是啊,這麼多人,還要不要去看了?”柳雪也頭大。

看這架勢,排隊過去的話,今天輪不輪得到,都難說。

一個精瘦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扯了葉知秋一把,低聲問道:“兄弟,是不是找朱醫生看病的?有黃牛票,要不要?”

日狗,一個朱醫生,竟然催生了小鎮的黃牛產業?

葉知秋哭笑不得,問道:“黃牛票,多少錢?”

黃牛大叔嘻嘻一笑,手指隊伍的前方:“只要你有錢,我可以立刻安排你去看病。你看前面排隊的,都是我們本地人。大家都是昨晚上開始排隊領號的,辛苦費嘛……”

葉知秋向前一看,隊伍前面的,果然都是一些大爺大媽。想必這些本地人看見了商機,連夜排隊,做票販子掙錢。

柳雪說道:“這樣吧,等到八點鐘我再過來,買你最前面的號。錢好說。”

有黃牛就行,省了排隊的功夫。

“好好好,過來的時候記得找我啊!”黃牛大叔滿臉奸笑。

葉知秋和柳雪避開人羣,找了一個安靜的小店吃早點。

早餐過後,葉知秋和柳雪又閒逛了很久,八點過後,這才前往回春堂。

回春堂門前,又看見了那個黃牛大叔。

葉知秋問道:“最前面的號頭,多少錢?”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爲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頂部“加入書籤“記錄本次的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推薦本書,蘭嵐謝謝您的支持!! “現在排在最前面的十個號頭,每個售價一千,不還價。”黃牛說道。

“行,給我拿一個來。”葉知秋數了十張大鈔,遞給黃牛。

黃牛一轉身,帶着葉知秋和柳雪擠到隊伍前面,從一個老太太手裏接過號頭。

那個老太太得了兩百塊,喜滋滋地去了。

黃牛舉手之勞,賺了八百。

你妹的,比朱醫生還賺錢啊!葉知秋心裏大罵這個死黃牛。

“奇怪了,朱醫生看病很快的嗎?”柳雪看着手裏的號頭,說道。

柳雪拿到的是五十八號,這說明,前面已經有很多病人看過病了。

“正常啊,朱醫生看病,只挑選一部分,不是每個人都看病的。”身邊的人說道。

說話間,回春堂門前,一個大漢高聲喊號:“五十八號,進屋裏看病了,只能一個病人加一個家屬,不能進去太多人!”

葉知秋拉着柳雪的手,大步而進。

喊號的大漢驗過號頭,開閘放人。

回春堂的樓下,空蕩蕩的,只有一個大媽引導員。

“朱醫生在樓上坐堂,請上樓。”引導員指着樓梯說道。

葉知秋在樓下掃了一眼,帶着柳雪上樓。

二樓佈置的很神祕,有一道木屏風擋住了朱醫生的診室。

屏風旁邊還有個觀音像,是一個託瓶觀音。不過觀音的手裏沒有寶瓶,手掌張開,微微向下傾斜。

這裏也有引導員,指着屏風上面的字,說道:“朱醫生說,看病治病也講究一個緣字,就是醫緣。有緣者藥到病除,無緣者一概不看。請病人伸手。”

什麼把戲?柳雪心中狐疑。

屏風後面,也伸出一隻手來,捏着一顆黑色的丹藥,玻璃球大小。

“病人接丹藥,放在觀音神像的手掌裏。如果丹藥立在上面,就有醫緣,可以留下來請朱醫生看病。如果丹藥滾了下來,那就是沒有醫緣,可以回去了。”一邊的引導員說道。

裝神弄鬼,絕非正道!

這種下三濫的江湖把戲,也被稱作神醫?葉知秋心裏冷笑。

觀音手掌傾斜向下,根據常識來說,圓球形的丹藥,是不可能立在上面的。

我只想做藥師啊 如果可以立住,那就一定有古怪。

全球諸天在線 曾經有江湖騙子,在觀音手掌中暗藏磁鐵,在丹藥中加入鐵粉,然後讓手掌吸住丹藥,說是觀音的指示,藥丸可治百病云云。

柳雪微微一笑,接過丹藥,輕輕放在觀音手掌上。

丹藥向下一滾,卻在觀音大士的手指間停住了。

“好了,恭喜你有醫緣,可以留下來看病了。姑娘,把手送進屏風裏,讓朱醫生給你看病。”引導員說道。

屏風上面,有個碗口大的圓形洞口,剛纔的丹藥,也是從那裏出來的。

柳雪在屏風前坐了下來,伸出纖纖素手。

葉知秋忽然一笑,擋住了柳雪,把自己的手伸了進去。

雪兒的手,怎麼能讓妖人亂摸?

引導員在一邊看着,大叫:“喂,你把手放進去幹什麼?朱醫生不給男子看病的,快把手拿回來,胡鬧!”

“我沒打算讓朱醫生看病,只是想跟他握個手。”葉知秋哈哈大笑,衝着屏風說道:“朱醫生,觀音手掌裏藏了磁鐵,丹藥裏藏了鐵粉,這把戲不新鮮吧?咱們可是江湖同道,我也靠這個吃飯的!”

“一派胡言。”屏風那邊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說道:“我朱某人懸壺濟世,坐堂行醫,救死扶傷,豈能跟你們江湖騙子相提並論?”

說罷,吱呀一聲響,屏風被拉開了,一個戴眼鏡的黑矮胖子,出現在葉知秋的面前。

我靠,原來是二師兄啊,怪不得叫朱醫生!

葉知秋一眼掃過,便已經知道了對方的身份!

朱者,豬也!

柳雪自帶超能力,也一眼識破朱醫生的本相,心中吃驚,卻不動聲色。

朱醫生也在打量着葉知秋和柳雪,緩緩開口:“二位是來這裏踢館的嗎?”

葉知秋嘻嘻一笑,也不急着點破對方身份,說道:“也不是踢館,就是覺得觀音手掌上面,有些玄機。所以,我懷疑你是玩魔術的,醫術不靠譜,不敢叫你看病。”

朱醫生淡定地一笑:“你懷疑觀音手掌上面有磁鐵,可以用鐵器試驗一下。”

葉知秋點點頭,果然用鐵鑰匙扣來試探。

可是邪門了,觀音手掌上面,並沒有磁性。

葉知秋猜錯了,人家不是用磁鐵,而是用妖力控制藥丸的。

“抱歉,我猜錯了,向朱醫生賠禮。”葉知秋順勢作戲,向朱醫生一拱手。

“不知者不怪,現在還要我看病嗎?”朱醫生很大度,居然一點不生氣。

葉知秋嘿嘿一笑,抱拳道:“實不相瞞,我朋友沒有病,有病的是我。我千辛萬苦地混進來,朱醫生可以給我看看嗎?”

既然識破了朱醫生的身份,葉知秋更不願他給雪兒看病了。

讓他看一眼,都是對雪兒的褻瀆!

朱醫生打量着葉知秋的氣色,坐了下來,點頭道:“好,我給你把脈。”

“多謝朱神醫!”葉知秋道謝,在朱醫生的桌子對面坐下,伸出了手腕。

朱醫生伸出三根手指,按在葉知秋的脈搏上。

葉知秋故意岔開體內一股真氣,在四肢百骸亂竄,冒稱病人。

朱醫生的眉頭微皺,說道:“你的病症很奇怪,體內陰陽二氣失調,且有一股陽氣亂竄,不入氣海。平時是不是心痛之兆?”

“是啊是啊,經常突發心絞痛。”葉知秋說道。

朱醫生鬆開手,緩緩問道:“最近吃過一些很特殊的東西吧?那東西火力很大,吃了以後燥熱無比,對不對?”

死妖精有兩下子!還能查探出火龍蛛遺留下來的那股熱力。

“沒有吧,我想想……”葉知秋故作沉思狀,忽然眼神一亮:“對了,我睡覺的時候,誤食了一個蜘蛛。然後就開始生病了,身體忽冷忽熱。”

“蜘蛛?怎麼會誤食蜘蛛呢?”朱醫生也一愣,站起來走了幾步,說道:“你的病我治不了,但是可以給你指一條路。”

小嬌妻懟天懟地懟霸總 “什麼路,朱醫生請說。”葉知秋急忙問道。

朱醫生伸手向南一指:“南方三十里外,將軍嶺上,有一座五郎廟。你們去廟裏上香試試,或許還有救。”

四個多月的堅持,茅山鬼捕,今天突破一百萬字了!有沒有打賞祝賀的?哈哈。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爲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頂部“加入書籤“記錄本次的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推薦本書,蘭嵐謝謝您的支持!! 孽障,露出狐狸尾巴了!

葉知秋心中冷笑,臉上卻故意露出迷茫之色,問道:“五郎廟……是什麼東西?”

朱醫生板起臉來,冷冷地說道:“是當地的神廟,很有靈驗,不是什麼東西。年輕人,你口不擇言,當心禍從口出。”

“對不起,我不知道是神廟。”葉知秋故作惶恐,賠禮道歉,又問道:“五郎廟怎麼走?我們去那裏上香,需要準備什麼嗎?”

“心誠則靈,香燭祭品,隨意就好。你們二位可以走了,我還要給其他的病人看病。”朱醫生說道。

“多謝朱醫生。”葉知秋和柳雪一起道謝,轉身下樓。

引導員陪伴,一直將葉知秋二人送出樓下大門。

離開回春堂,走到偏僻無人之處,葉知秋這才笑道:“那個朱醫生是什麼貨色,雪兒看出來了吧?”

“看到了,朱醫生的本相,是個黑毛大豬。可是我不明白,他明明是妖怪,爲什麼身上沒有妖氣?”柳雪不解地問。

“雪兒絕頂聰明,怎麼就想不到此中關節?”葉知秋嘿嘿一笑,攬着雪兒的肩頭,附耳說道:

“朱醫生就是五通廟的五通之一,他是陰司敕封的正神,享受人間香火血食,身上自然沒有妖氣了。好比豬八戒,取經成功,做了淨壇使者,自帶佛家光環,也就有了點寶相莊嚴的味道。”

“原來如此!”柳雪恍然大悟,說道:“怪道將軍嶺只有四通,原來還有一個冒充醫生,在青牛鎮!”

葉知秋點頭,說道:“朱醫生可以白日現形,常住青牛鎮回春堂,看病行醫,可見道行深厚。他的兄弟們,想必都不差。我們還得小心點,別偷雞不成蝕把米,陰溝裏翻了豪華客輪。”

柳雪笑着點頭:“有你這個弄潮兒,不擔心翻船。”

兩人說說笑笑,向街道上熱鬧處走去,購買一些香燭祭品,準備前往將軍嶺五通廟。

買了祭品以後,葉知秋二人回到旅館,收拾了法器,直奔將軍嶺。

蔡光輝和蘇珍幼藍,依舊留在賓館裏。

因爲葉知秋和柳雪,這次只是去試探,沒打算立刻動手。

帶上蔡光輝和蘇珍幼藍的話,會引起五通廟的警覺。

沿着山路徑直向南,來到將軍嶺上,已經是午後了。

五通廟建在將軍嶺的南坡,坐北朝南,五間大瓦房一路鋪開,粉牆紅瓦,門前有高大的長青松柏。

一般來說,上香都是上午,沒有下午來燒香的。趕早來燒香,代表着誠意。下午來燒香,那就是不敬。

所以,這時候的五通廟前,已經沒有了一個香客,空蕩蕩的。

廟門敞開着,裏面並無童子或者主持。

葉知秋和柳雪站在廟前看了看,只見廟頂上紫氣隱隱,一片祥和,絕無妖氣。

站在門外就能看見,廟裏供奉着四尊神像。

神像並排而立,泥塑的坯子,峨冠道袍的形象,上面刷了紅漆。

柳雪放下竹籃,將祭品一一取出,放在神像前的供臺上,說道:“好奇怪,這裏明明叫做五郎廟,卻爲什麼只有四個神像?”

“想必那個神像,溜出去喝花酒了。”葉知秋笑道。

“在神廟裏別亂說話,防止神靈怪罪。”柳雪說道。

“幾個大一點的泥人罷了,你還正拿他們當神仙?迷信!”葉知秋故意口出不敬之言,和柳雪一唱一和。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嘛。”柳雪已經擺好了祭品,點上香燭,站在神像前合掌而拜。

葉知秋傲立不拜,斜眼看着神像。

柳雪拜了三拜,扯着葉知秋,說道:“既然來了,你也拜一拜嘛。”

葉知秋聳肩:“我不相信這些,幹嘛拜他?除非這泥菩薩開口說話,顯靈給我看,我才相信。”

“你呀,就是太固執。”柳雪搖搖頭,轉到東廂去參觀。

我的1982 不知不覺間,天色陰沉下來。

門外冷風陣陣,烏雲低垂。

葉知秋看着門外,說道:“不好了雪兒,天色變了,恐怕要下雨,我們趕緊回去!”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