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秦巖準備對付秦廣王,讓周小雨和慕容雪菡對付陰兵陰將。

看到秦巖動手了,秦廣王身形一閃逃了出去,繼續讓陰兵陰將攻擊秦巖他們。

秦廣王就是要玩無賴戰術,他就是不讓秦巖休息。

“秦巖,你是抓不住我的!哈哈哈!”秦廣王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樣子奸詐無比。

“主人,不如咱們三個一起動手吧?這樣也不能分擔一些你的壓力。”周小雨不忍心秦巖耗盡魂力,心疼無比的說。

“對啊,主人,讓我們幫你分擔一些壓力吧!”慕容雪菡也跟着說,他看到秦巖的樣子也十分心疼。

其實此刻葉曉倩也特別心疼秦巖,只是她身懷六甲,不能催動魂力,否則極有可能小產。

這一刻,葉曉倩看到秦巖爲了自己奮不顧身的和陰兵陰將鬥法,她心中自責無比,特別後悔當初沒有聽秦昌齡的話。

之前葉曉倩他們去衆閣派,秦昌齡並不同意,但是在她們的一再堅持下,秦昌齡才默許了這件事。

誰能想到這件事情卻直接導致了今天的困境。

秦巖點了點頭:“好吧!”

他們一人兩鬼,將葉曉倩圍在中間,開始拼命地擊殺向他們衝來的陰兵陰將。

不知不覺中,二十分鐘過去了。

就在這時,陣法外響起了驚天動地的戰鼓聲,戰鼓聲高亢激昂,穿透陣法的保護罩傳到了秦巖等人的耳中。 聽到戰鼓聲,秦岩心中十分激動,這是他們秦家特有的戰鼓聲。

但是秦廣王聽到戰鼓聲後,臉上卻露出了驚駭無比的表情,他沒有想到秦家的救援居然到了。

“秦廣王,你的死期到了!”秦巖大喝一聲,飛身而起向陣法的上空飛去。

與此同時,秦廣王佈下的陣法響起了“噼裏啪啦”的碎裂聲。

等秦巖飛到陣法上空的時候,陣法也徹底破碎了。

在陣法碎裂的那一刻,陰兵陰將們停止了衝殺,全部恢復了神智,站在原地不知所以地看着四周。

可是此刻慕容雪菡和周小雨卻依舊在不停的斬殺陰兵陰將。

恢復神智的陰兵陰將嚇得四散而逃。

看到這些陰兵陰將恢復了神智,秦巖的腦海中突然閃現出一個想法:如果我能將他們收到我的麾下,變成我的陰兵陰將那該多好。

想到這裏,秦巖顧不上去追秦廣王,他大喝一聲張開手向陰兵陰將們罩去。

一個巨大的透明罩子將所有的陰兵陰將都罩起來。

這些陰兵陰將撞在罩子上,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秦巖掃了一眼這些陰兵陰將,對他們大聲說:“各位,我是隱祕世家秦家的家主秦巖,我想將你們收在我們秦家的麾下,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

這些陰兵陰將之前雖然被秦廣王控制住了,但是他們恢復神智後依舊記得剛纔發生的事情。

他們都知道秦巖是秦廣王都害怕的人,如果他們不答應,秦巖極可能對他們動手。

大家互相對視了一眼,紛紛跪倒在地,對秦巖說:“大人,我們願意。”

秦巖滿意的點了點頭:“太好了,有了你們,我們秦家就又多了一份力量。”

雖然讓秦廣王跑了,但是卻收到了上萬名陰兵陰將,秦巖覺得這個買賣沒有白做。

看到秦巖一下接收了上萬名陰兵陰將,無論是周小雨他們,還是前來接應秦巖的秦家人,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這麼厲害,居然走到哪裏都能左右逢源,做出讓他們意想不到的事情。

“你們這裏誰是管事的?給我站出來!”秦巖掃了一眼腳下的陰兵陰將,笑眯眯的問。

兩個萬夫長走出來,他們對秦巖大聲說:“家主,我們是統領這支陰兵的將軍。”

秦巖點了點頭,笑着說:“太好了,現在你們兩個繼續領導他們,不過以後你們兩個的頂頭上司是我,不再是秦廣王了。”

這兩個將軍屬於萬夫長,每人的麾下都有一萬名陰兵陰將,其中一個將軍大聲說:“家主,我有個建議,不知道您有沒有時間聽?”

“你說!”秦巖特別想聽聽對方有什麼建議。

“家主,是這樣的,我們兩人手中原本都有上萬名陰兵陰將,但是剛纔您大顯神威,殺掉了將近五分之三的陰兵陰將。我們想請您容許我們招滿相應的人數。”

聽到對方的話,秦巖點了點頭:“好!你們如果能招滿,我會大大獎賞你們的。”

秦巖特別高興他們能招兵買馬。

如果真是那樣,那麼他擁有的將不再是不到萬人的陰兵軍團,而是兩萬陰兵的軍團。

以後如果和鬼域開戰,秦巖也就不會再被秦廣王的人海戰術淹沒了。

“主人,恭喜你又收編了一個陰兵軍團。”慕容雪菡高興的對秦巖說。

之前秦巖收編了一個骷髏邪靈軍團,軍團的負責人是戰孤城。

不過戰孤城的邪靈軍團只有幾百人。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秦巖又收編了一個陰兵軍團,這個陰兵軍團比邪靈軍團的人數多多了。

這可是上萬陰兵陰將。

如果這兩個萬夫長能將陰兵陰將招募到兩萬多,秦巖就相當於擁有了一支大兵團。

唯一不足的是,這些陰兵陰將和骷髏邪靈沒法比,骷髏邪靈最低的實力都是邪靈之王。

而這些陰兵陰將最高的也不過是鬼王。

與此同時,秦戰和秦夢也紛紛走上前向秦巖道賀:“家主,恭喜你!”

秦巖擺了擺手笑着說:“我只不過是因禍得福而已,我也沒有想到會有意外的收穫。”

緊接着,秦巖對秦戰他們說:“走,我們回去吧!”

“家主,那我們去哪裏?”其中一個萬夫長小心翼翼的問秦巖。

秦巖撓了撓頭,他突然想起來這上萬名陰兵陰將現在還沒有地方安排。

秦巖他記得秦家有一片上百畝的竹林,可以給這些陰兵陰將安家。

“你們跟我來。我給你們找地方。”

秦巖帶着這些陰兵陰將和秦戰他們一起進了秦家。

此刻秦廣王還沒有走遠,他看到秦巖收編了他的陰兵陰將後,氣得差點吐血。

這可是他徵了一個月的兵才徵到的,但是現在被秦巖殺了一多半,剩下的一少半還被秦巖帶走了。

“秦巖,你等着,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回到秦家,秦巖沒有先去見秦昌齡他們,而是帶着陰兵陰將來到秦家的竹林中。

這片竹林陰氣充裕,特別適合鬼魅居住。

秦巖指着這片竹林對兩個萬夫長說:“從今以後,這就是你們的家了。你們可以在這裏安營紮寨,也可以在這裏操練兵馬。”

wωω ◆тtkan ◆¢O

“多謝家主的賞賜,我們肯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說罷,兩個萬夫長跪在了秦巖面前。

其他陰兵陰將看到這裏,也紛紛跪下。

秦巖將兩個萬夫長拉起來,笑眯眯的說:“現在我們都是一家人了,沒有必要這麼客氣。”

說罷,秦巖轉過身準備走。

就在這時,秦昌齡帶着秦家其他長老來了。

他們聽說秦巖居然收服了上萬名陰兵陰將,一個個都新奇無比,特別想看看這些陰兵陰將有多少。

當他們看到成千上萬個陰兵陰將黑壓壓的站在秦巖面前時,他們心中十分震撼。

“昌齡長老,真沒有想到我們家主這麼厲害,居然一下就給我們秦家帶來這麼多陰兵陰將。”其中一個秦家長老感慨的說。

秦昌齡非常得意,他摸着鬍子笑着說:“當初我想禪位家主,你們還不讓,現在你們知道我當初的決定是多麼英明瞭吧!” 聽到秦昌齡的話,其他幾位長老十分汗顏。

他們當初可都不願意秦昌齡這樣做。

在他們看來,秦巖就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年輕,說不好聽一點,除了是個男人簡直是一事無成,怎麼可能領導整個秦家。

但是現在他們才發現,秦巖並不是他們想象的那樣。

自從秦巖掌管了秦家,爲秦家帶來了非常多的好處,這些好處是秦昌齡一輩子都做不到的。

“家主!”秦昌齡伸出手和秦巖打招呼。

雖然秦昌齡是秦巖的爺爺,但是他爲了起到表率作用卻稱呼秦巖爲家主。

如果他不叫秦巖家主,一旦其他人效仿,對秦巖直呼其名,那秦巖的威嚴就無從談起。

看到秦昌齡他們來了,秦巖立即轉過身走到秦昌齡面前:“爺爺,你們來了。”

“家主,這些都是你新收的陰兵陰將嗎?”

“是的,爺爺!大戰馬上就要開始了,有了這些陰兵陰將,我們再和鬼域打起來就不怕了。”

秦昌齡點了點頭,非常高興的說:“是啊,有了這些陰兵陰將,我們秦家的實力將再次登上一個臺階。看來我們秦家想恢復當年的輝煌指日可待了。”

說到最後,秦昌齡的雙眼中綻放出道道精光,他似乎看到了秦家未來的輝煌。

“對了,爺爺,咱們秦家有沒有適合種植靈花靈草的靈地?我這次從妖族聖地帶回來不少靈花靈草。”秦巖一邊說着一邊拿出幾株靈花靈草,讓秦昌齡他們看。

這些靈花靈草剛剛被秦巖拿出來,它們就幻化成人形。

看到這些靈花靈草,秦昌齡他們全都驚呆了。

他們雖然已經聽說秦巖從妖族聖地中帶回來很多靈花靈草,但是卻沒有想到這些靈花靈草居然這麼好。

就連他們都沒有見過這麼好的靈花靈草。

“真是太好了,有了這麼靈花靈草,我們秦家以後煉製出來的靈藥,效果肯定更好。”

“是啊,想不到我們秦家還有這一天。”

這些長老紛紛興奮的議論起來,一邊誇讚這些靈花靈草,一邊誇讚秦巖。

“我找了一塊靈地,不過這塊靈地靈力太稀薄,肯定無法養活它們。我估計最多夠它們吸食一個月的靈氣。”

在得知秦巖拿到靈花靈草後,秦昌齡就在秦家的一處山谷中找了一塊靈地。

“沒事,先把它們寄養在這塊地上,我準備馬上出去尋找一些靈地,將那裏的土壤帶回來,同時我再煉製幾件可以滋養靈力的法器,這樣我們家的靈地就能供應它們吸收了。”

“這樣最好了,不過你又要走了?我有些捨不得啊!”秦昌齡嘆了口氣。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尋找靈地我最在行,如果讓別人去找,我還不放心。”

“說的也對!可是,我特別擔心你的安全。”

秦巖剛剛經歷了被秦廣王圍困的事情,秦昌齡十分擔心秦巖的安危。

他可不希望秦巖再遇到這種事情。

如果秦巖真的死在了被人的陰謀詭計下,那麼秦家將陷入萬劫不復中。

“爺爺,你放心吧,等我今天晚上將千年血玉的魂力吸收一些後,我的實力將處於天尊後期的最頂端,到時候別說是一個秦廣王,就是兩個秦廣王也不是我的對手。”

秦巖自信滿滿的說。

聽到秦巖的話,秦昌齡睜大了眼睛,他沒有想到秦巖融合千年血玉融合的這麼快,他以爲秦巖至少需要幾個月甚至是一年的時間。

“那好吧,不過我還是給你再派兩個人吧,這樣我也放心。”

秦巖想了想,覺得這樣也好。

俗話說的好,一個好漢三個幫,他一個人雖然強大,但是畢竟只有一顆腦袋兩隻手,如果能給他再派兩個幫手,那就更完美了。

“好!那就按照爺爺你說的來。”

接下來,秦巖在秦昌齡的帶領下,來到了秦家的靈花谷。

秦巖將這些靈花靈草立即種在了靈花谷裏。

中午的時候,爲了迎接秦巖歸來,秦家舉行了盛大的歡迎儀式。

就在秦家爲秦巖接風洗塵的時候,遠在衆閣派的高長老聽說秦巖收服了上萬名陰兵陰將,他激動無比的從椅子上跳起來。

可是當他聽說秦巖將這些陰兵陰將都納入到秦家的麾下後,他失落無比,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

不行,我必須要回一些陰兵陰將,這可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啊!

想到這裏,高長老立即給秦巖傳去一張通信符。

此刻的秦巖正在喝酒,他的手中突然“嗖”的一聲多了一張通信符。

拿到這張通信符,秦巖有些懵圈,不知道是誰給他傳送來的。

他打開通信符向上面看去。

當他得知高長老向他索要陰兵陰將時,他有點哭笑不得。

如果秦巖沒有將這些陰兵陰將納入秦家,他肯定能撥出幾千陰兵陰將交給衆閣派。

但是現在他已經將這些陰兵陰將納入到秦家了,如果再從秦家劃出一半來,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秦巖想了想,立即給高長老回了一張通信符。

他對高長老說:等下次再接收陰兵陰將的時候,就將那些陰兵陰將納入到衆閣派的麾下。

高長老接到信後特別失落,他覺得秦巖在偏袒秦家。

不過高長老後來想了想,覺得秦巖已經對他們衆閣派非常好了。

秦巖能對他們做到這一步那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他不應該心懷不滿,反而應該感恩戴德。

想到這裏,高長老立即又給秦巖回了一封信,讓秦巖不要太在意。

秦巖收到信後,覺得高長老比以前善解人意了。

吃完飯,秦巖打算馬上離開秦家,他覺得應該儘快找到靈地,然後將靈地上的靈土帶回來。

可是秦昌齡卻不願意秦巖剛剛進門就走,他想讓秦巖多住一個晚上,同時也見一見秦家新誕生的一些高手。

經過秦巖靈藥的培養,不但秦戰和秦夢實力提高了一個層次,就連家族中的其他幾個弟子也提高了一個層次。

現在這些人已經都達到了長老級別的水平,而這全是秦巖的功勞。 “我覺得沒有這個必要吧?”秦巖覺得他沒有必要見這些秦家的弟子。

“怎麼沒有必要,你知不知道他們現在都把你當成偶像,你如果能見他們並且給他麼一些鼓勵,他們就會更加的奮發圖強,我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們就會更上一層樓。難道你不希望看到我們秦家崛起一股新勢力嗎?”

聽到秦昌齡的話,秦巖認爲非常有道理。

他點了點頭:“既然這樣,那就見一見吧!”

秦昌齡點了點頭,拍這秦巖的肩膀說:“這就對了。”

下午三點鐘,秦家的弟子全部站在了秦家的廣場上。

秦巖猶如衆心捧月般在長老們的簇擁下走上了主席臺,坐在了家主的位置上。

看到秦巖後,秦家的弟子們激動萬分,紛紛高聲吶喊起來:“家主!家主!家主!”

秦巖沒有想到這些弟子們居然將他視作神靈。

他記得他第一次來秦家的時候,這些秦家弟子沒有一個對他有好感。

promocarrie